威马汽车去年亏82亿 创始人沈晖年薪12亿?本人疑发文称:不值得解释

2022-09-28 15:09:23
黑池财经
关注
2022-09-28

同样作为造车新势力公司,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2021年的薪酬总额是150.4万元,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2021年的薪酬为135.2万元。

来源/黑池财经

去年巨亏82亿元,但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却拿超12亿元的年薪,这种事情发生在了亏钱造车,想要上市融资的威马汽车身上。

据威马汽车披露的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威马汽车累计亏损174.31亿元,在威马汽车愈发严峻的亏损状况下,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沈晖的在2021年拿到的12.6亿元薪酬显得格外刺眼。

要知道,威马汽车2021年全年的营收,也不过才47.43亿元,亏损更是高达82.06亿元,这还不算,2021年威马汽车行政费用同比大涨57%至27亿元,这其中,2021年威马汽车向主要管理层支付的薪酬总额为17.5亿元,而沈晖则一人独占72%。

作为对比,同样作为造车新势力公司,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2021年的薪酬总额是150.4万元,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2021年的薪酬为135.2万元。

这也让网友们炸了锅,有网友直言“赚了是我的,亏了是公司的,资本常态”,还有网友调侃道“把融资的钱花完,我就回家不干了”......

今日午后,威马CEO沈晖疑似在朋友圈发文回应此事,称“有些事情,脚趾头想想就知道真假,不值得花时间解释”。

图片


曾和美团创始人王兴打赌 威马一定是TOP3

董事长年薪虽然最高,但威马汽车的发展却不尽如人意,可以说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据车圈能见度报道,创始人沈晖曾在吉利带领团队完成了中国汽车工业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海外并购——吉利汽车收购沃尔沃汽车。

2014年底,沈晖离开了吉利和沃尔沃,开始创业,中途以“博泰”联合创始人的身份短暂出现过,到了2015年,正式创立威马,致力于智能电动车领域产品研发及价值链构建,理想也正是在这一年创立。

在车圈备有名气的沈晖,备受资本青睐,成立至今,威马已获得红杉中国、成为资本、SIG海纳亚洲、远翼投资、新鼎资本等财务投资方、以及百度、腾讯、雅居乐等战略投资方的支持,累计融资规模约350亿元,这不仅超过哪吒和零跑,也超过了IPO前的“蔚小理”。

2019年,威马汽车前半年以8536辆的交付成绩(上险数)获得新势力第一,全年累计销量16876辆,排名第二,仅次于蔚来,基于这个成绩,2020年1月,沈晖在个人微博上和美团的王兴打了个赌,称威马一定会是中国未来造车新势力TOP3之一,自信满满地反驳了王兴之前“TOP3将会是理想、小鹏和蔚来”的观点。

那时候,沈晖信心满满。

图片


曾折戟科创板,三年亏超174亿

彼时的威马,还是造车第一梯队“F4”中的一员,时间来到2020年,就在小鹏汽车IPO不到一个月后,威马汽车官宣完成100亿元D轮融资,由上海国资投资平台及上汽集团联合领投,“国家队”阵容的加持下,威马一度打出“新势力最大单轮融资”的宣传,这让市场认为威马距离冲刺科创板仅剩一步之遥。

德意志银行的一份行研报告中,有分析师将其与蔚小理统称为“新造车四小龙”,2021年1月,威马宣布完成上市辅导,紧接着上海证监局公告称,威马汽车具备辅导验收及科创板上市申请条件,并公开了威马详细的股东阵容。

其中,百度系累计持股10.22%,是威马最大的机构股东,腾讯则持股1.54%,除两家互联网巨头外,还有红杉、阿米巴、新鼎投资、五矿资本、天奇创投等众多知名资本的身影。

按照流程,威马汽车本该公布招股书,但此后威马与科创板的缘分却戛然而止,冲刺科创板失利原因虽然无法明确得知,但业内普遍认为与其科技含量不足、财务数据不理想等因素有关。

2019-2021年,威马汽车的收入分别是17.6亿元、26.7亿元、47.4亿元,年内亏损分别达到41.45亿元、50.84亿元和82.06亿元,近3年亏损累计174.35亿元;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亏损40.44亿元、42.25亿元和53.63亿元;同一时期,毛利率分别为-58.3%、-43.5%和-41.1%。

与所有的造车新势力一样,威马现在是卖一辆亏一辆。摆在沈晖面前更大的难题,是如何填补威马汽车的巨额亏损,上市融资是一个好方法,科创板不行,那就换港交所。

对比来看,同样是在今年上半年在港股递交上市申请书的零跑汽车,近3年亏损分别为9.01亿元、11亿元和28.46亿元,累计亏损48.47亿元,还比不上威马汽车一年的亏损额,蔚来、小鹏、理想2021年净亏损同样低于威马汽车,分别为40.17亿元、48.63亿元和3.22亿元。

创始人沈晖年薪12亿,若上市失败或将仅拿200万

钱都“烧”哪里去了?除了逐年减少的研发投入之外,还有高昂的销售及营销开支,2019年至2021年分别达到9.02亿元、9.21亿元和9.85亿元,占同期营收比分别为51.2%、34.5%和20.8%,由此可见,2019年和2021年,威马的销售及营销开支甚至高于研发投入。

同样地,威马汽车还把大笔费用用在了行政开支,2021年,威马汽车的行政开支有27亿元,占到总收入的57%,据威马解释称,行政费用大幅增长的主要原因有向管理层成员授予股份奖励导致以股份为基础的付款开支大幅增加,以及向C+系列境内投资者支付以股份为基础的付款。

其中,威马汽车向主要管理层支付的薪资总额为17.5亿元,沈晖一人的薪资就占据了主要管理层薪资的72%。

但另一方面,12.6亿元的薪资很可能不是沈晖实际到手的薪酬数额,目前沈晖的薪资由普通薪金与受限制股份两部分组成,其中实际薪酬仅有200万左右,剩下薪资部分以受限制股份形式发放,折合人民币约为12.59亿。

这部分钱只有在企业上市后沈晖才能真正收入囊中,而在上市前向高管派发股份也是不少公司在准备上市前的一贯做法。

图片


融资高达350亿,为何还是不够花?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威马已经累计融资高达350亿元,远高于IPO前的“蔚小理”,但由于持续亏损不断烧钱,手上现金捉襟见肘,截至2021年末,威马流动负债总额已经达94.77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只有41.56亿元。

没办法,为了“活下去”,威马开始到处借钱,截至2019年、2020年及2021年12月31日,威马的借款分别为24.20亿元、64.10亿元和99.53亿元。今年4月,威马又向银行借入两笔贷款,本金总额10亿元,用作营运资金。

屋漏偏逢连夜雨,2021年,威马一共卖出了44152辆汽车,在造车新势力中排第五,比2020年掉了一个名次,排在它前面的,除了“蔚小理”三兄弟,还多了个哪吒。

今年,要保住这个第五,目前看也没那么容易,去年,零跑与威马的销量差距,已经缩小至1031辆,今年3月,零跑的月销量已经过万,且连续几个月超过威马。

如何卖出更多的车,是威马更重要,也是更难的事情,现在,威马一共发布了五款车型,已经交付的有四款——纯电SUV车型EX5、EX6及W6,纯电轿车E5及升級版E5 Pro,即将交付的智能纯电轿车M7。

作为新势力中第一个建厂、交付量产车的车企,去港股上市,融到更多的钱,是威马汽车在当下最紧迫的事情。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黑池财经
186文章
·
0评论
·
1粉丝
聚焦资本市场,为你轻松解读财报,帮你看清表象背后的商业价值。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