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小理处境越发尴尬了?

2022-09-16 18:02:49
刘旷
关注
2022-09-16

蔚小理处境越发尴尬了?

来源/刘旷


“蔚小理”现状不容乐观。8月交付量方面,蔚来环比微涨,小鹏、理想环比分别下降约17%、56%。月总量维度,蔚小理则被哪吒、零跑压制,月增量维度,蔚小理逐渐被问界、极氪、岚图等甩开。

仅半年时间,新势力汽车的赛道格局已经大变,哪吒、零跑靠中低端车型强势插队,问界、极氪背靠华为、吉利让蔚小理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当然,蔚小理总体来说暂时没有掉队,只是优势越来越不明显了。

Q2财报里也多是坏消息。营收方面,蔚来环比增长3.9%,小鹏环比基本持平,理想环比下滑8.7%;毛利率方面,蔚来环比下降1.6个百分点,小鹏环比下降1.3个百分点,理想环比下降1.1个百分点;利润方面,蔚来Q2经调整净亏损22.7亿,同比增长超5倍,小鹏2022H1经调整净亏损39.9亿,理想2022H1经调整经营亏损4.5亿。

靠提价、推高端车型、降低权益等方式,亏钱卖车的问题依旧没有解决,这是蔚小理短期内最大的焦虑。不过环顾新势力赛道,哪吒、零跑、威马、问界、极狐、极氪当前也处于类似处境,在亏钱和份额之间,大家都不约而同选择了后者。

如此境况下,格局的大变也在强烈刺激着蔚小理的神经,逼着它们作出一些不得不的选择,比如理想正在考虑停产理想ONE,蔚来考虑推出下沉品牌甚至进军智能手机,小鹏则和阿里云合建了自动驾驶智算中心。

留给蔚小理的时间不多了

2021年之前,蔚小理基本在独享智能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的一段蓝海期,一方面是传统车企、互联网巨头还处于找资本、立品牌的初级阶段,赛道的新势力品牌还不算多,另一方面是包括自动驾驶、智能车机等在内的智能技术应用没有大面积成熟可靠的案例,至少没有明显领先的唯一头部玩家。

今年以来,随着更多新势力品牌步入商业化量产交付期,华为等科技巨头的变相切入,以及比亚迪、广汽、吉利等传统头部车企拉长战线,市场的拥挤度一下子爆棚,蔚小理需要直面更多强敌。

从整个赛道的交付量对比来看,留给蔚小理的时间真的不多了。或者说,留给蔚小理夯实地基、砌好城墙以御外敌的机会已经越来越少了。

第一,比亚迪、AITO们新车上市速度快于蔚小理。

进入2022年,传统车企推新车速度明显加快,特别是比亚迪、长城汽车等,新车推出的周期已经缩短到季度甚至月度;新势力方面,AITO的新车周期定格在半年左右,哪吒今年已经上市三款新车。

反观蔚小理,新车上市周期仍维持在一年甚至更长时间,虽然蔚小理有意加速新车推出速度,但是和强势传统车企或新势力相比,还是存在不小差距。

对蔚小理来说,老车虽然有市场,但由于产品矩阵比较单薄,没有新车就没有更多的目标市场。更重要的是,其他车企正在通过更快发布细分赛道新车来提前抢位,尤其是高端车市场,比亚迪、AITO、极氪、长安都对此虎视眈眈,没有更多新车的蔚小理某种程度上已经不再具备先发优势,成了后来者。

第二,BBA们新能源化、智能化改革显著提速。

BBA一直是蔚小理的核心对手,虽然BBA们在智能化、电动化、网联化方面有所迟滞,甚至国内市场也被蔚小理抢去不少,但是目前BBA等高端品牌已经加速改革以适应剧变的市场。

一方面,BBA们加速推出新能源车型,并加速智能化技术的应用,另一方面,BBA们正在全球加码生产、电池、技术平台端的转型布局。目前从BBA们推出的新能源车型来看,部分车型已经具备一定的市场效应,比如奔驰EQC、保时捷Taycan。

随着BBA们发布更多新能源智能车型,处于品牌力建设期的蔚小理如果没有更具创新力的竞品,可能会被BBA反抢市场,在高端市场处于更加被动的地位。

第三,百度、小米们商业化提速。

从现有消息看,百度、小米的汽车业务都在战略提速,而且等待进场的它们推出的首款新车很大可能与蔚来、小鹏产生非常直接的竞争,基于百度、小米在移动智能设备领域建立的品牌效应,届时消费者的选择也会变多,如果百度小米像现在的华为一样释放品牌红利,蔚小理向前迈步子的难度将进一步变大。

高端市场不再诱人

这半年多时间来,蔚小理收获了一个最大的教训,恐怕就是高端市场不再如从前那般美丽了。

在没有那么多新势力的年代,蔚小理直接以中高端市场为起点开启造车之路,一路虽有曲折,但量产交付后,也过了一段比较高光的日子,比如小鹏P7、蔚来ES8、理想ONE这些车型,都有非常不错的交付成绩。

可现在的高端新能源汽车市场,不但变得更加拥挤,而且变得更加难以把握,蔚小理们像被困在一座围城里,进退两难。

传统车企对高端梦的执着,是蔚小理想在中高端市场站稳脚跟的长期威胁。

近日广汽埃安被爆将升级品牌,推出全新高端系列产品,价格或在25万至40万,同时也可能发布一款超百万纯电超跑。不久前比亚迪也透露将要发布首个超豪华品牌,车型价格最高超百万。

除此之外,北汽的极狐、长安的阿维塔、上汽的智己、小康的AITO、吉利的极氪,都承载着传统车企的高端梦。

从品牌势能看,传统车企虽然不是高端市场的优势玩家,但是有两个利好因素加持,已经展现出相当的突围能力。一是科技血液的注入,比如长安和华为、宁德时代共造的阿维塔、小康和华为共造的AITO,二是智能电动改革比较顺利,品牌效应向上延展,典型如比亚迪、广汽等。

因此,蔚小理面对的不仅仅是传统车企的全新高端品牌和车型,更要面对传统车企集中产业化资源坚决要圆梦高端的决心。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从已交付车型来看,传统车企的确给蔚小理造成相当压力,甚至抢走了它们的客户。

高端车型的智能化能力价值占比不断提高,是蔚小理践行智能化战略的显著威胁。

从消费者需求看,自动驾驶和超级智能中控将是高端车型逐步标配且主打的两项核心智能化能力。特别是自动驾驶方面,法规的逐步放开正在使得L4及以上高阶自动驾驶的普及率不断提高。

车企会越来越重视智能技术,对于高端品牌车型,即使车企不具备全面智能化能力,也可以完全通过外采搞定,而且可以上最顶级的智能化解决方案。像现在长安和华为、北汽极狐和华为,就是极具代表性的合作模式,通过绑定华为,车企其实就已经获取华为的自动驾驶和智能中控能力。

而蔚小理虽然布局智能化多年,但眼下的事实是它们并不占优势,要么需要外采核心软硬件,要么技术力尚未成熟。可以说,如果蔚小理未来没有独具优势的自研智能技术,在高端市场基本上很难占到优势。

多元化要掌握度

面对产能、竞争方面的焦虑,蔚小理肉眼可见地在探索更多的赚钱方法。多元化是一个企业发展必经阶段,特别是在企业主营业务或核心产品面临增长困境之时。

蔚来在多元化方面较为激进,出海、换电、下沉,样样都涉及,小鹏、理想相对保守,但也在努力推出适应市场需求的新车型,比如理想L9、小鹏G9。

多元化的确是蔚小理解决发展问题的良方。从主营业务来看,蔚小理的交付量逐渐下滑,或表现剧烈波动,一大原因就是车型较少,产品线比较少,理想受此影响最大,理想ONE受竞争影响逐步退出舞台,而理想L9又处于交付初期,没有其他车型的理想只能交出不太好看的交付量成绩。

这也是蔚来要下沉,布局中低端市场的原因,哪吒、零跑,包括五菱宏光的销量表现已经证明,中低端市场具备非常大的潜力。

但是中低端市场目前和未来的竞争激烈程度不一定亚于高端市场,哪吒、零跑等新势力还处在高速放量阶段,任何新对手的进场,都必须直面令人窒息的压力。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新能源汽车赛道的拥挤度反而有越来越高的趋势,还没有看见玩家饱和的临界点。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掌握多元化的度蔚为关键。

小鹏、理想可能要吃多元化太谨慎的亏,而蔚来可能要吃多元化太激进的亏,但是它们都没有错。因为无论哪一种选择,都是可以应对当前环境的策略,谁好谁坏,要往后再看。

发力长板,拆掉短板

如果一个企业的产品因为外部竞争卖少了,大概率还是产品力不够,输给了市场上更被消费者认可的产品。这就是蔚小理当前的现状,卖车这件事,先是车,然后是服务、品牌等等,切忌病急乱投医。

虽然蔚小理已经摸爬滚打多年了,但到今天蔚小理有建立起一块独有的长板吗?品牌?服务?技术?好像都沾点边,但好像又都不是。

可是数数蔚小理的短板,实在太多了,智能技术尚难抗衡特斯拉、华为,品牌力与BBA尚有差距,产能也不如多数传统车企,即使不和优势车企比,蔚小理限于发展时间、团队基因等原因还是不够强壮。

2022年至今,蔚小理已经深切感受到周围环境的压强,后续的车型能否创造增量将决定蔚小理2023年的排位,如果表现不佳,蔚小理中的一家、两家或全部,都可能被迫退居第二梯队,走上下坡路。

当务之急是稳住自认为可以稳住的长板,并且拿掉短板,尤其是短板方面,采取合作方式造车或者吸收强大的第三方供应商,像传统车企一样放低姿态,不失为一种良策,因为一旦海浪变高了,两个人或一群人开船总比一个人开船靠谱的多。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刘旷
1605文章
·
0评论
·
1粉丝
左手资本,右手人工智能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