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当客户又做“债主”,美的又要“奶”出一家上市公司?

2022-06-27 10:28:10
野马财经
关注
2022-06-27

关联交易错综复杂。

既当客户又做“债主”,美的又要“奶”出一家上市公司?

作者 | 于婞 编辑丨武丽娟 来源 | 野马财经

继南王科技之后,美的集团(000333.SZ)的又一家供应商——浙江美硕电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美硕科技”)走到了资本市场门口。

美硕科技是一家做继电器类控制件的公司,主要产品通用继电器,占主营业务收入的90%左右。通用继电器是开关的一部分,即触发装置,下游主要应用场景为家电市场。

既当客户又做“债主”,美的又要“奶”出一家上市公司?

来源:罐头图库

本次IPO,美硕科技拟募资5.56亿元,其中3.3亿元用于继电器及水阀系列产品生产线扩建项目、6600万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1.6亿元用来补充流动资金。

历经三次回复问询,6月20日,美硕电器再度更新《招股书》。

美的既是客户,又是债主?

翻开《招股书》,美硕科技在第4页就提出了“大客户依赖”的风险。其中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比超过70%,向第一大客户美的集团销售收入占比在50%以上。

美硕科技指出,2019年-2021年,公司向美的集团的销售金额分别为2.39亿元、2.88亿元和 3.09亿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0.72%、62.26%和53.56%,对美的集团具有一定依赖性,但美硕科技认为,其与美的集团的相关交易稳定、具有持续性,不构成重大不利影响。

目前进入美的集团体系的继电器供应商还有宏发股份(600885.SH)和三友联众(300932.SZ)等。

其中宏发股份前五名客户销售额21.97亿元,占年度销售总额21.92%。前五名客户销售额中关联方销售为0。

三友联众前五名客户合计销售金额5.49亿元,占年度销售总额32.42%。第一大客户销售占比10.16%。

“大客户依赖供应商替代或者份额挤占的风险,就是指一个产品可以有多个供应商,别家提供的多,就挤占了他家的份额。”深圳前海红岸资本基金经理王兆江指出,“应该不会影响IPO,因为单一客户依赖的上市案例也不少,只要他的产品有竞争力,可替代性弱,还是可以过会的。大客户依赖摆脱的办法就是提高核心产品竞争力,增加市场占有率。”

美硕科技表示,公司各种产品在美的集团中供应比例存在差异,剩余份额由美的集团其他供应商如三友联众等进行供应。因此,美硕科技和三友联众向美的集团销售的产品结构存在差异,这也最终导致向美的集团销售的单价存在差异。

既当客户又做“债主”,美的又要“奶”出一家上市公司?

然而美硕科技对于美的集团的“依赖“不只在业务上,除了业务往来之外,公司还曾用应收账款进行质押向美的集团旗下金融机构宁波美的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美的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等贷款。

既当客户又做“债主”,美的又要“奶”出一家上市公司?

来源:美硕科技《招股书》

面对市场竞争和大环境压力下,家电巨头纷纷通过产业链金融业务的手段来对冲空调业萎靡的冲击。据“掌链”分析,美的、格力的供应链金融布局已久,并已延伸至其供应链上下,意在打造更具活力的价值链、产业链。

尤其是2021年后,市场持续低迷之下,供应链金融能带动资金流转和供应链上下游共生,可以降低家电企业的融资成本,同时提高经销商积极性,扩大家电厂商的市场份额。

2019年-2021年,美硕科技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1.12亿元、1.27亿元和1.64亿元,分别占当期流动资产的55.38%、50.73%和52.32%。随着营业收入增长,其应收账款规模持续增加。

美硕科技指出,未来,随着公司营业收入持续增长,应收账款还将会有一定幅度的增加。由于应收账款总额较大,公司存在一定的应收账款回收风险。

关联交易错综复杂

美硕科技应收账款不只来自美的集团,还有它的各关联方。

既当客户又做“债主”,美的又要“奶”出一家上市公司?

来源:美硕科技《招股书》

《招股书》显示,美硕科技共同实际控制人黄晓湖、刘小龙、虞彭鑫、黄正芳及陈海多合计持有公司94.44%股份。2019年-2021年,公司与关联方存在采购、销售、房产租赁、关联担保、资金拆借、关联方代收代付等多类型的关联交易。

其中,关联方朗诗德健康是黄正芳配偶的弟弟朱锦成持股并担任法人及董事长的企业。过去四年美硕科技向朗诗德健康销售产品金额分别为368.14万元、655.13万元、452.83万元及333.04万元。朱锦成还持有朗诗德电气有限公司20%股权并担任其董事长及总经理。

关联方乐清市熹达冲件厂(以下简称“熹达冲件”)系美硕科技共同实际控制人黄正芳配偶的妹夫林建持股100%并担任法人的企业,2018年-2020年,美硕科技向曾向熹达冲件采购冲压件,分别有90.26万元、89.91万元及174.95万元。2020年9月,熹达冲件注销。

2020年9月,美硕科技聘任施昕为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而关联方浙江容禾自动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容禾”)为施昕曾经控制的企业,已于2020年10月注销。美硕科技曾向浙江容禾采购设备,2018年-2020年采购金额分别为219.39万元、425.43万元及284.58万元。

除了与关联方业务上的往来外,2019年,美硕科技通过拓力贸易代为支付成本费用138.62万元;2019年、2020年,美硕科技通过拓盈电器代为支付成本费用214.86万元、147.25万元。上述两家公司均为施昕曾经控制的企业,已分别于2019年12月、2020年1月注销。

关联交易错综复杂,交易价格也与非关联方不同。据悉,美硕科技向关联方熹达冲件采购冲压件,价格均高于向无关联第三方的采购价格;向朗诗德销售的主要流体电磁阀产品的平均单价也高于向非关联第三方的销售价格。

针对以上问询,美硕科技表示,其向熹达冲件采购平均单价略高于非关联方,主要系相比较的非关联公司是美硕科技冲压件主要采购供应商,采购量较大,因此这几家非关联公司给予美硕科技相对优惠的价格。

至于朗诗德,美硕科技表示,差异的原因主要系朗诗德向其采购的产品在线材配置方面存在定制化要求,线材配置要求较高,因此销售单价略高,价格公允。

此外,2019年-2020年6月,美硕科技还以支付费用的形式向乐清市拓力贸易有限公司、乐清市拓盈电器商务服务部(普通合伙)、乐清市盈进贸易有限公司三家公司转账,三家公司将收取的资金用于支付公司业务相关的销售提成、奖金、业务招待费和销售佣金等。美硕科技回应称,主要支出为员工销售提成和奖金,目的是享受小微企业税收优惠政策。

曾存在“代收代付”行为

美硕科技的关联交易问题不止这些,与关联交易相伴的,还有公司不规范的个人卡代收代付公司款项等问题。

据悉,美硕科技在过去几年存在使用出纳蔡晓晓开立的个人卡用于公司业务的情形。具体表现为,2018年-2020年6月,美硕科技职工薪酬、基建零星支出、废品销售收入通过个人卡收支。

其中,2019年美硕科技通过个人账户代收款项包括代收废品收入、供应商返利、员工食堂费用等共计254.04万元;2020年为40.87万元;2021年无代收情况。

代付方面,2019年,公司通过个人账户代付款项包括代付职工奖金薪酬、员工食堂费用、基建零星费用及无票费用等共计972.74万元;2020年116.17万元;2021年无代付。

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淦俊律师指出:“首先,公司资金应通过公司对公账户统一进出,通过关联方代收代付,资金在企业体外循环,容易不受公司审批流程约束,是存在资金被个人挪用的风险,亦会给公司财务造假提供便利;其次,公司收支应该单独核算,收支两条线。通过个人卡代收代付,存在坐收坐支、成本、费用核算不准确的风险。”

“如果公司所处的行业,它的客户或者供应商多为企业,存在大量的代收代付,就不符合财务内控制度的要求。”淦俊律师认为,“但是,实践中存在不少企业(包括拟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它们处在零售行业或者个人客户较多的行业,那可能就容易发生代收代付的现象,这是行业的特性所决定的。对于后面这些行业,不能简单地以其存在代收代付为由就说公司不符合财务内控要求。如果这类企业打算进入资本市场,就应该在尽可能减少代收代付的前提下,因地制宜的制订合理的财务制度、内控制度对代收代付情况形成控制,把不可避免的代收代付行为统一纳入到公司的财务监控体系中。”

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认为:“‘代收代付’是财务处理中的一种常见方式,在合法合规的情况下并不存在公司财务内控不规范问题。通常私营公司因为公私账户不分,用个人卡代收代付非常常见,主要是可以起到一定的避税作用,而在公司要上市时就必须转为正规的账户收支或者受托支付,就需要依规纳税了,否则这部分收入在财务审计上也很难计入公司业绩。”

美硕科技解释道,上述个人卡代收代付款项均已入账。2020年6月,公司停止了个人卡代收代付行为,并且履行了个人卡代收代付相关的增值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等缴纳义务。国家税务总局乐清市税务局出具《证明》:报告期内,美硕科技无被税务机关查处的税收违法行为。

即便在公司运营上曾存在不规范的行为,但凭着美的集团的“支持”,美硕科技也走到了资本市场的门口。你了解这家公司吗?评论区聊聊吧。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野马财经
1799文章
·
0评论
·
106粉丝
野马财经——穿透资本迷雾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