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之后,网易云音乐如何游走在月亮与六便士之间?

对于丁磊来说,云村带给他的425亿港元估值让音乐梦光芒重现,IPO之后他将如何带领网易云在六便士与月光间游走呢?




来源/蓝鲸财经  作者/王雅迪


“在满地都是六便士的街上,他抬起头看到了月光……”

12月2日9点30分,网易云音乐以“云敲锣”方式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股票代码“9899”。作为全球音乐社区第一股,网易云音乐开盘报价205港元,对应市值425.9亿港元。

对于丁磊来说,云村带给他的425亿港元估值让音乐梦光芒重现,IPO之后他将如何带领网易云在六便士与月光间游走呢?

网易云音乐带领1.8亿“村民”IPO,2018年至今亏损54.9亿元

昨日,一声钟响让网易云推开了资本市场的大门,跟随在它身后的还有1.8亿云村“村民”。

这些“村民”给了网易云冲击IPO的勇气,根据招股书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网易云MAU从2020年同期的1.80亿增至1.84亿;在线音乐付费用户数为2752万,同比增长超93%。其中,每名日活跃用户在网易云每天平均花费约76.9分钟听歌。

2021年前三季度,网易云音乐总营收51亿元,同比增长52%。值得注意的是,从2018年到2020年,网易云音乐净亏损分别为18.1亿元、15.8亿元和15.7亿元。截至6月30日的2021年上半年,网易云音乐净亏损5.3亿元,显著收窄。

从财务数据上看,不断亏损的网易云日子或许并不好过,但收窄的趋向依旧为市场带来了信心。

艾媒咨询CEO张毅接受蓝鲸TMT采访时指出,资本其实在做一个假设,市场上除了腾讯音乐能不能有另外一个网易云。目前网易云亏损虽然有所收窄,但依然还处于亏损状态,这为投资者带来不确定性,因为持续亏损能不能带来持续经营和持续发展,是需要思考的。但营收增大,亏损收窄,也是一个向好的增长,要看后续发展。

招股书显示,网易公司、索尼音乐娱乐、奥比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Orbis)将担任基石投资人,总计认购3.5亿美元(约合27.3亿港元)。其中,网易认购2亿美元,索尼音乐娱乐认购1亿美元股份,而Orbis认购5000万美元股份。

据了解,网易云音乐计划将此次募集所得款项主要用于继续深耕音乐社区,丰富多元音乐内容,继续创新并提高技术能力;以及用于甄选合并、收购及战略投资,运营及一般企业用途。

30万独立注册音乐人入驻云村,版权回归喜忧参半

据有关媒体报道,丁磊曾在网易云音乐的第一场发布会上说:“年轻时候的理想就是开一家唱片公司,理想破灭了,现在就做一个音乐产品吧。”

如今村龄八年的丁磊,依旧会时不时在云村中分享自己喜爱的歌曲,带着对音乐独有的情怀,网易云在这里召集了一批同样拥抱情怀的原创音乐人。


对于许多独立音乐人来说,云村或许让他们挣脱了囚禁的铁塔,在这里找到了具有共同价值的音乐符号。据悉,截至2021年6月30日,网易云累积了共超过6000万首音乐曲目,当中140万首原创音乐曲目由注册独立音乐人制作。此外,拥有超30万名独立注册音乐人。


独立音乐人已成为网易云平台上社区参与和内容创作的支柱,2021年6月,注册独立音乐人的音乐曲目占平台所有音乐流媒体播放量的47%以上。

评论区则成为用户生成内容的来源,2021年6月,网易云听众中超过48%会浏览评论区,从同为音乐爱好者的伙伴中寻求关联性和灵感,音乐服务月活跃用户约27%已在网易云平台创造内容。

网易云的这一社交功能成为它的标志,继续深耕音乐社区亦是其募资主要用途之一,占总募资40%;包括丰富多元音乐内容、挖掘及扶持原创音乐人、提升社区活跃度及粘性等多方面。

值得注意的是,在线音乐服务月活跃用户数中,1990年或之后出生的用户占比超过90%。据了解,该快速增长的年龄段群体占在线音乐娱乐市场近50%。


张毅指出,网易云音乐相对比较小众聚集,这是之前做得比较不错的,但现在逐步向综合方面发展,也就意味着某种程度上讲,同质化方向越来越明显,版权门槛降低后,用户运营方面的竞争会更加激烈。

今年7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责令腾讯解除网络音乐独家版权。8月31日,腾讯发布关于放弃音乐版权独家授权权利的声明称,截至2021年8月23日,针对已达成的独家协议全部上游版权方发送相关函件,告知其需按期解约,其中绝大部分独家协议已按期解约。

这无疑为网易云提供了拓展云村边界的新机会,10月19日,网易云音乐与中国最大规模的原创音乐唱片公司摩登天空达成战略合作;11月9日,网易云音乐宣布和香港英皇娱乐达成战略合作;11月11日,网易云音乐宣布与中国唱片集团达成版权合作;11月30日,网易云音乐与国内知名音乐公司风华秋实达成战略合作……

这意味着网易云不仅让黑豹乐队、Hulu Boyz、郝云、鹿晗等众多音乐人及乐队的作品版权回归,而且还拿回了谢霆锋、容祖儿、Twins、李克勤等香港艺人的黄金时代。此外,京剧大师梅兰芳、北昆名家韩世昌、歌唱家李谷一等艺术家的经典作品让云村的月光更加明亮。

版权如同开疆辟土必需的瓦砾,而是否能真正吸引更多村民入村,则需要做好村落内部的设施搭建。易观互娱行业资深分析师廖旭华指出,版权放开会有一定的影响,但是比较有限。因为版权失去独家的性质之后,很难再引起用户迁移。

张毅也认为,版权开放以后摆在大家面前的竞争门槛几乎都是一样的,因此很难讲对谁更有利,对谁更差,版权市场的开放对于付费音乐本身也会有一定的影响和冲击,对原有竞争格局优劣是参半的。

上市之后,网易云如何脚踏六便士仰望月亮?

“我们想经营的,不只是音乐的生意,更是声音的生意”

“我们想连通的,不只是部分人心,更是大部分人心”

“我们想实现的,不只是让梦想赚到钱,更是把梦想推向一个更大的舞台”……

这是丁磊在上市当日发布的公开信——《相信音乐的力量》中对网易云未来的三大探索方向,不仅让人读到了梦想,更有丁磊在音乐上的“野心”,不止是买版权。

2021年前三季度,网易云在线音乐板块收入从2020年同期18.5亿元增至24.4亿元,社交娱乐及其他板块收入从去年同期的15.2亿元增至26.7亿元,在线音乐服务收入占比47.7%,社交娱乐服务和其他收入占比52.3%。

在线音乐服务的收入主要包括来自内容及服务组合的会员订阅销售和在线平台展示广告,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的收入主要来自虚拟物品销售,与直播服务有关。

廖旭华认为,在线音乐平台的盈利问题是全球的问题,大陆市场相对欧美有更低的付费率。短期内值得期待的还是以直播为主的社交媒体业务。

可以看到,目前网易云的收入来源有所局限,加强变现能力成为丁磊的下一步计划。他表示,未来网易云音乐,可能更像是一个声音的宇宙。音乐、播客、直播、K歌、有声剧场、电台……内容的形态,会相当丰富。场景和体验,也会相当丰富。

张毅认为,网易云的盈利点从目前商业模式看,一方面是娱乐,另一方面就是综合会员,包括付费音乐和其他会员服务,如果这套模式继续走下去,对网易云音乐来讲,在成本和开源节流方面要做很多努力。尤其在综合会员方面能不能走出更好的道路,是它上市以后需要思考的问题。

根据招股书显示,网易云将在AI、机器学习和数据分析的研发方面投入,以更深入了解用户的需求和喜好,完善个性化内容推荐能力。同时,还将继续投入和升级AI辅助创作科技,如自动作曲,使独立音乐人和用户能夠进行创作。此外,还可能探索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科技,尤其是在如直播、Mlog和线上K歌等音乐衍生社交娱乐服务方面。

在Q3财报电话会上,丁磊表示,网易在元宇宙相关技术和规则上,都做好了准备。我们相信,元宇宙真正降临的那一天,网易有能力快速抢跑。IPO当天,网易云音乐便通过网易伏羲沉浸式活动系统“瑶台”,举办“元宇宙”上市仪式。

或许丁磊有心要用梦想打造音乐“元宇宙”,他在敲钟仪式上用四首歌表达自己的心境,第一首,是《领悟》,痛过之后,才有收获;第二首,是《海阔天空》,放手有道,去纵情⼀搏;第三首,是《回家》,回国上市,相见恨晚;第四首,是《追梦赤子心》,向前跑,才有无限可能。

月亮之所以让人感到宁静而平和,是因为脚踏坚实的地面,为了让梦想赚到钱,等待网易云的挑战不止六便士……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蓝鲸财经记者工作平台
350文章
·
0评论
·
1粉丝
中国最大的财经记者社区,是财经记者写作的重要工具,目前注册记者近4000名,在线率90%以上。平台拥有财经记者写作需要的通讯录、新闻时间轴、线索选题、重要独家、发布会、活动以及通知。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