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部背叛、遭遇诽谤?昔日地产大佬为何走到这一步?

2021-08-26 09:35:31
无冕财经
关注
2021-08-26

冯仑曾说过,自己2010年前后就对财富看透了,不追求了,如今却卷入挪用资金疑案,这位昔日地产大佬,真的远离财富和生意了吗?

图片


来源/无冕财经  作者/陈欣苗  编辑/陈涧

地产界老大哥冯仑怎么也没想到,都年过花甲了,还陷入“被立案”风波。

8月17日,以冯仑为核心的自媒体品牌“冯仑风马牛”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关于冯仑先生遭遇诽谤的有关事宜,冯仑先生已经向警方报案,案件已受理,后续事宜交由公安机关处理。

话中所指诽谤事宜,即8月13日,自媒体“巴蜀独立评论”爆料称,三亚万通健康开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三亚万通”)董事长冯仑涉嫌合同诈骗、挪用资金4248万元,已被三亚警方于2020年12月19日立案调查,并附有立案告知书。

可冯仑随即否认,并将矛头指向下属庄某的“背叛和诬陷”。双方各执一词,俨然成为“罗生门”。但此事之前,三亚万通股东间早已对簿公堂,冯仑、庄东辉牵扯其中,而后者已跟随冯仑近30年。

现在的冯仑,已经62岁了。回望半生,他曾感慨,在中国社会群众普遍浮躁地去追求金钱和物质的时候,万通六君子都坚守着一个基本的底线,“我们形象地称自己为‘夜总会里的处女’,不管别人怎么乱,我们得守规矩。”

他创办的万通地产曾显赫一时,却也算不得大鳄,在各类富豪榜上,他亦名声不显。离开万通的这些年,他仍在不断“折腾”,发卫星、做文创、玩自媒体、出书、办脱口秀,努力维持他的影响力和知名度。

此番遭遇风波,想来他是极为不悦的。

30年旧部对簿公堂

地产商,始终是冯仑撕不去的标签。海南则是他的发家福地,1991年,以冯仑为首的“万通六君子”创办了万通地产,在商业规则一片混沌的海南淘金潮中,赚得第一桶金。

兜兜转转,回到起点。但于冯仑而言,福地不再,涉案项目是位于海南三亚海棠湾的“国寿嘉园·逸境”项目。若非此次风波,外界也鲜少知道,冯仑在海南还有这么个项目。

综合媒体报道,该笔款项,本是国寿嘉园·逸境的项目公司国寿(三亚)健康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国寿三亚”)委托三亚万通收取的,但冯仑擅自将三亚万通账上的这4248万元,挪用给上海中城涌馨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中城涌馨”)。

据天眼查,中城涌馨、三亚万通分别持有海南万通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海南万通”)99%、1%股权;海南万通、中国人寿分别持有国寿三亚49%、51%股权。也即,国寿三亚是三亚万通的“孙”公司。

图片

▲海南万通股权结构。

而据冯仑所说,4248万元是归还中城涌馨的投资收益,且他对国寿三亚的收款委托并不知情。2019年中,冯仑发现三亚万通已处于“失控状态”,无法从庄某处接管该公司;警方立案后,他曾反告庄某等涉嫌“诬告陷害罪”,但未获受理。

案件详情究竟如何,还有待警方查证和法院裁判。但从高管信息、股权结构、法律诉讼等相关信息来看,三亚万通的内部矛盾早已显现。

据天眼查,新氧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新氧置业”)、润汉辉(海口)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润汉辉”)、北京方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分别持有三亚万通60%、30%、10%的股份。

冯仑、庄东辉,分别是新氧置业、润汉辉的实控人。冯仑是三亚万通的法人兼董事长,符彪是董事兼总经理,庄东辉未出现在高管行列。不过,符彪与庄东辉分别持有润汉辉1%、99%股权。此外,庄东辉是项目公司国寿三亚的董事兼总经理。

巧的是,据三亚市城郊人民法院(2020)琼0271民初12577号案件,三亚万通以“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为由,将庄东辉、符彪告上法庭,该案于今年6月28日开庭。

更早之前,三亚万通以“返还原物纠纷”为由,对庄东辉提起诉讼,要求其返还公司公章、财会专用章、合同专用章、营业执照,开庭日2020年9月28日,最终判定“庄某确实使用万通公司的印章在三亚市签订合同”。此后庄东辉不满裁定并上诉,但被驳回。

此外,因相关股权转让的裁决,三亚万通还将冯仑告上法庭。

2020年11月30日,海南省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琼02民辖终111号裁定书显示,三亚万通起诉冯仑,称冯仑通过参加仲裁,将三亚万通持有的海南万通股权转让给案外人,其侵权结果为三亚万通持有的海南万通股权转移登记至案外人名下和三亚万通的合法资产流失。

上述仲裁,指的是2020年6月2日,上海仲裁委员会作出(2020)沪仲案字第0438号裁决,即三亚万通将其持有的海南万通1%股权,以150万元转让至中城涌馨指定的第三方上海中城年代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城年代”)名下。

此裁决得到冯仑同意,且未提出任何抗辩。不过,因该1%的股权已被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法院冻结(2020年6月29日至2023年6月28日),仲裁未执行成功。若该裁决执行,则三亚万通将不再持有海南万通股份。

据天眼查,中城年代持有中城涌馨3.87%股权;中城涌馨的疑似实控人为房地产私募投资管理机构上海中城联盟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冯仑为该公司董事,旭辉、万科、龙湖、泰禾等房企,均是其股东。

种种迹象表明,此番风波背后的利益纠葛或更加复杂。而冯仑口中的“庄某”,与纠纷中多次出现的庄东辉,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庄东辉还是老万通人,从加入万通至今已有近30年,曾是三亚万通总经理;此前的2019年,还曾与冯仑一起为国寿嘉园·逸境站台。

实际上,自2017年彻底告别万通之后,冯仑并未在地产界消寞。他经常在公开场合传播地产理念,延续“地产思想家”的称号,并自我认同是“房地产领域的连续创业者”。

在他看来,当下房地产已进入后开发时代,拼的是资产管理。他旗下的御风集团,便主要以房地产领域的投资为主,目前资产管理规模300亿。不过,2015年成立至今,御风集团并未投出什么令人眼前一亮的项目。

涉事的国寿嘉园·逸境,便是御风集团大健康不动产板块中的一个项目。此番风波背后,旧部对簿公堂、多方利益纠葛,或可视为冯仑黯淡地产路的一个注脚。

商业“狂想”屡屡折戟

常有人将冯仑与其曾经的老板、“狂人”牟其中摆在一块。当年,牟其中就有很多“狂想”,比如,发射卫星、开发满洲里、罐头换飞机、炸开喜马拉雅山等。

冯仑是不认同的,“我跟他不像!我每件事都在地上做,普通生意他没有耐心。”用他的《泼妇原理》来解释,“人和人的差异就是既看理想,也看底线。”

冯仑的“狂想”中,最有意思的当属“上天”。

有人说冯仑像马斯克,他们都有移民火星的想法。但冯仑对马斯克将地球人直接送往火星的“真身计划”不以为然,他提出更惊世骇俗的“分身计划”。

计划分三步,第一步,建立一千万及以上的人类太空基因库,在他看来,运基因比运人轻的多;第二步,在火星上建立起包括制氧、发电、造水在内的一套工程,再利用人造子宫、基因编辑等技术,将人类基因改造为适合火星环境的”火星人“;第三步,设计火星人的交往制度,建立新的火星文明。

2018年,冯仑牵头一批科学家成立上海曼为科技,10月份便在太原卫星发射基地发射人类首个太空基因库,将8枚人体基因送向太空。

同年2月,他的私人卫星“风马牛1号”被长征二号丁运载火箭送入太空。冯仑为这颗只有鞋盒大小、重量不足的4千克的卫星,支付了100万美金。

图片

▲“风马牛一号”搭载长征二号丁火箭在酒泉发射,图片来自“中国航天科技集团”。

他想用这颗卫星创造新的媒体传播形式,让普通人有机会体验从卫星传回的太空影像,“所有手机都能接收我的信息,就能把风马牛做成最牛的内容公司”。“冯仑风马牛”是其创立的自媒体品牌。

最初,他的直播计划是每分钟收费1元,但后来因为发射时间和审批周期的缘故,直播计划泡汤。计划中的第二、第三颗卫星也随着商业化试验失败,至今未见踪影。

不过,冯仑的女儿冯碧漪也不用再担忧,父亲有一天会抛下一切,不管不顾地奔向浩瀚宇宙了。

冯仑的天马星空,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用他自己的话说,“追求理想,顺便赚钱”。

早在执掌万通时期,他便提出不少超前概念,比如学习美国模式、打造立体城市、互联网建房子、在美国世茂中心双子塔建“中国中心”等。

立体城市,是冯仑曾自诩的“人生的下半场”,王石感慨的“童话”。

所谓立体城市,指的是在一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建造起500万平方米以上的建筑集群,运营商试图通过发展产业、提供医疗、社区服务等,为数十万乃至百万人口构建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这是一个据称要花费5-7年、斥资500亿元的理想国。

图片

▲西安“立体城市”效果图,项目一期开工后不久陷入停顿。

你会发现,冯仑的这些举动,往往都可被赋予不同寻常的意义。

比如,通过火星移民,想把人类文明推向更远处;立体城市是想突破“大城市病”;“中国中心”意图成为中国官员及富商与美国人交流的商务中心,改善中美关系。

按冯仑所说,“太有理想总想改变点什么”。

他在多个场合提过,他最钦佩的企业家是张謇。无论是耗时17年建“中国中心”、做立体城市、跑到台湾去盖房子,都费时间又不挣钱,“把商业和社会的改变有结合,不是企业家该考虑的,但我为什么要做生意?以天下为己任,跟张謇这样的士大夫没两样。”

但理想丰满,现实也是十分骨感。

投了大钱、耗时多年的立体城市项目最终仍是不了了之,万通也早从纽约世贸中心退租。这些冯仑一度痴迷的项目,多沦为外界口中的“不靠谱”的商业。万通转型也以失败告终,冯仑转身离去。

冯仑是憋着一口气的,当时万通要从开发商转型为投资商,他举了马云转型做电子商务并成为领导者的例子,“转型很累,并且有风险,但可能成为行业领导者。”

大概率,冯仑还会继续折腾,他心里有个张謇,他仍在想自己能改变些什么。

知名文化人与网红

冯仑酷爱表达。出书、做自媒体、办口秀、搞企业家对话等,这些年他一直说个不停。

早在2006年,冯仑在万通便创办了《风马牛》电子杂志。2016年紧跟新媒体发展趋势,冯仑上线了“冯仑风马牛”公众号。署名“冯仑”的文章多次在公众号上出现,他以“冯叔”自称,为粉丝答疑解惑,还做视频节目、知识付费课程和收费高昂的房地产特训营。

图片

▲冯仑视频节目“2019年风马牛年终秀”,图片来自“冯仑风马牛”。

纵观国内企业家,似冯仑一般姿态做自媒体的,可谓寥寥。

出书,则更能增加他的辨识度。他写万通创业经历和自己感悟的《野蛮生长》,成为了全国畅销书。此后,又接连出版了《岁月凶猛》、《理想丰满》、《扛住就是本事》。

他还想写本小说,把自己经历过的、看到的、听到的,民营企业发展40年(改革开放40年)的震撼、有劲、生动的一些人和事写出来。书名就叫《自由塔》,寓意“选择就是放弃,自由就是枷锁”,就如同他自己“被改革”的三十年。

“我身上传感器较多,上学多,读书多,经历多,对事物的观察和理解比一般人要丰富,又能表达,就反映出来了。”冯仑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

在国内地产商中,冯仑的学历算高的。

作为改革开放后的首批大学生,冯仑1982年从西北大学政经系考入中央党校读研,后获社科院法学博士学位。曾先后在中央党校、中宣部和国家体改委任职和牟其中的南德公司任职。此后下海创办万通,成为92派代表企业家之一。

在中央党校读书期间,他通过大量阅读,建立对外界的认知,尤其是对真实世界的了解。

他在《野蛮生长》中回忆,通过中央党校的内部资料(内参)阅览室,他看到了许多别的地方根本看不到、反映社会阴暗面和问题的资料。他逐渐习惯在内刊室里找史料,“这些资料使我知道世界原来是由两面互补的,一面是宣传,另一面是内参。”

也是在这里,他遇到了干爹马鸿模,一个“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人”。

马鸿模年轻时从武汉大学历史系毕业,闹过学运,组织过武工队,曾任解放军正师职,解放后分配到中央党校。他身上,是一种既有知识分子的逻辑与理性,又混杂着土匪气质的复杂人格。

1984年,25岁的冯仑毕业,留在中央党校任教,彼时他的理想是“胡乔木第二”,靠一支笔影响世界。

这个梦想没有实现,但冯仑仍是有文化人情节的,且要成为“知名文化人”。

“知名文化人”暂且不论,这些年,冯仑倒是金句百出,为自己贴上了“段子手”的标签。

比如,“凡是男性企业家开始追逐女明星,这家企业就离死亡不远了”,“理想就是把墙上的美人变成炕上的媳妇”,“民营企业要有‘小姐心态’,服务至上”等。

这些年来,冯仑不断通过说话来释放影响力,亦是网络红人,而他当今的名气,也有赖于这部分的加成,而仅就商业成就而言,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冯仑说,他在2010年前后就对财富看透了,不追求了,如果要写墓志铭,就四个字,“我尽力了!”

参考资料:

《冯仑与那一代企业家》,韩雨亭,南方人物周刊

《“大商人”冯仑的梦想与恐惧》,包慧,21世纪经济报道

《冯仑往事 | 从野蛮生长,到黯然离场》,何加盐

《冯仑六十,人生纠结三件事:去哪儿、和谁去、做什么》,闵杰,中国新闻周刊

《冯仑“驶向”宇宙》,财约你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无冕财经
275文章
·
0评论
·
3粉丝
九段财经媒体人创办的新媒体,奉守专业主义,为优质的商业阅读而生,作者遍布国内国际近20个热点创投城市,深度调查,一手原创采写,只为“互联网+转型,创业,投资”案例发声!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