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票逾期如潮!房企两年前设的局,在供应商这爆了

2021-07-30 09:57:41
金角财经
关注
2021-07-30

7月25日,广州天河白天气温到了37度,太阳当头,热风滚滚。

图片


原创首发 | 金角财经

作者丨吴刚


7月25日,广州天河白天气温到了37度,太阳当头,热风滚滚。


在走出门都怕蒸发,回趟家都像洗过澡的这天,实地商业承兑汇票的持有人,依然冲到了广州富力盈凯大厦现场,拉起了白底黑字的横幅。


但其实,同样想维权拿钱的商票持有人并不止这一家。从去年到今年,从华夏幸福、泰禾,到实地中梁阳光城,甚至是一些头部房企,数不清的供应商们举着各自的商票,屡屡要求房企们及时兑付及时还钱。

 

地产寒冬里,商票的雷已经陆续开始爆了。被拖垮的供应商,深受煎熬;欠下大量货款的房企,如履薄冰。

 

事实上,不少商票是当年去杠杆时,房企设下的圈套。

 

潮水一般涌来的逾期商票,正在将这些房企卷向冰块底下的深渊。


地产商票逾期拒付的潮水

 

7月25日这天,这批持票人们身着印有“实地还钱”字样的衣服,在往日白领出没的富力盈凯大厦门口,开始了维权。现场情况一度混乱,保安竭力制止与驱逐,期间甚至把一个女孩摁在地上抢夺横幅。

   

有持票人拿到录音,实地方面称要和持票人谈7折回收票据,打折清偿债务。据知情人士齐生称,获得的反馈答复是“需要等待资金危机结束”,闹得厉害的可以支付3成,剩余7成展期,重新开具商票进入漫长等待。

 

短短两个月,实地已经是第三次因为商票兑付引起了公众关注。

 

5月初,实地地产两家子公司去年签发的、市场传言总规模达12亿的商票,出现逾期拒付。一开始,实地称逾期未兑付商票款实为5700万元,且收款人山西富兴涉嫌诈骗,相关款项暂缓支付,但第二天实地又宣布已100%兑付;

5月底,实地再被曝出商票逾期兑付,实地地产回复称:“因小额商票的持票人较多,银行系统完成商票兑付的相关流程需要时间。”


图片

5月,实地出现商票逾期后的说明公告 


放眼全行业,卷入商票兑付风波的并不止实地一家。去年以来,华夏幸福、阳光城、泰禾、荣盛、协信等十多家房企,都相继爆发债券违约事件。

两千亿房企阳光城去年年底就已被传“商票成批拒付”,今年1月回应称相关商票涉及刑事案件,并将先行全额兑付该笔商业承兑汇票。

 

同在今年5月,中梁地产旗下公司被曝出6.78亿元商业承兑汇票将陆续到期,欲兑付“得打8折”,中梁开始时同样以收款人涉及刑事犯罪为由暂不兑付,但在市场哗然后,其亦迅速表示,已按期100%兑付,不存在打折或逾期。

 

同样,在这半年以来,一家头部房企,也在全国各地面临商票逾期无法兑付的情况。

 

这年头,连商票兑付逾期都开始公司传公司了,这张商票到底是被什么魔力控制的?


良心不多的,直接给你商业承兑汇票

 

商票,是由出票人签发的,受委托人在委托付款人在指定日期无条件支付确定的金额给收款人或者持票人的票据。

 

说人话,商票就是买方获得货物,付给卖方的一张票,卖方凭这张票在半年或者一年后能收到现金货款。

 

在地产业,房企们非常喜欢这种工具。商票的延期付款特性,拉长了账期,对房企来说,这笔本应付出去的资金腾了出来,可以优先用于更紧急的事务,变相达到融资的目的,这种以时间换资金空间的游戏,也让房企尝足了甜头。

 

更关键的是,这种商票尽管被计入负债科目下的应付账款、应付票据,但不属于有息负债,也就避开了“三道红线”对有息负债的监管。因此,商票也就成为房企们财技的一部分。有一家中型房企的财务总甚至说,最近两年,老板都直接指示,所有付款,除了土地出让金,能让银行承兑汇票的就用银行承兑汇票。

 

具体来说,商票分两种,商业承兑汇票和银行承兑汇票。有建材企业老板讲过一句实在话,“有点良心的,给你银行承兑汇票,良心不太多的,就直接给你商业承兑汇票。”

 

无他,商业承兑汇票,仅以企业自身信用背书,供应商们拿着这张票要不要到钱,全凭房企自觉;银行承兑汇票,则以开票银行的信用来背书,汇票到期后银行即率先给供应商打款,过后银行再从房企端集中清算扣款。

 

一般来说,银行对开票人会要求其在银行账户内,具有100%的保证金,来保证银行能按期及时偿付。但是,房企作为拥有强资金周转能力的企业,银行也一般会给予其授信额度,银行在做银行承兑汇票业务时,用授信额度来充当保证金,这样一来,房企开出这种票,就更没有额外的成本负担了。

 

无论哪种商票,如果按时兑付那肯定皆大欢喜,但最怕的是最近出现的状况,像实地、阳光城们被曝出的商票逾期、拒付。


图片

社交平台上仍有实地持票人反映逾期


首先难受的肯定是供应商们,收货的时候,房企不给钱,说一年后给。结果一年后还是不给钱。相比房企,他们相对弱势,议价能力弱,房企们拖着不兑付,或者拖久了说再另给你一张票,钱下年再给也往往毫无办法,越是小、越是下游的供应商企业越是没得选择。

 

而对房企来说,不兑付同样没多少好处。

 

首当其冲的是信用受损。央行有建立商票业务的定期交流机制,对无理拒付、拖延支付商业承兑汇票的“黑名单”企业信息在一定范围内实现共享,进了黑名单将导致其商票在市场上的流通性大大降低。

 

一位商票中介机构代理人就曾说:“一家头部房企因发生过商票逾期的情况,它的融资票价格已经从20%多上升至30%以上了。”

 

而且,一个更普通的常识是,相比房企们在资本市场上动不动就是几亿的正常借债,拖欠供应商几百几千万的货款只是小钱,连小钱都还不上,外界对房企的偿债能力、运营情况的质疑迅速就会赶到。

 

问题又来了,逾期兑付有一百个坏处,房企为何还都要被曝出才还?生存压力、资金压力已经这么大了吗?


用商票躲避债务监管?

 

一个个来看。

 

实地地产,2020年冲击IPO失败,高管在此之后频繁离职。2017年-2019年,该公司的净负债率就分别达3809%、533%和225%,再加上其他高企的负债指标,若以三条红线的监管标准来看,实地集团是三条红线全中,但负债率逐年在快速缩减;

 

中梁地产,2016年净负债率高达1790%,随后紧急收缩到2017年的340%,2018年则是令人咂舌的58%。对此,市场不仅震惊,还很疑惑。2020年,在不同券商的测算结果里,中梁都踩了两道甚至三道红线。但仔细看时间线,你会发现,2018年正式中梁递交招股书的时候,2019年成功上市;

 

阳光城,截至2020年末,其剔除预收账款后的资产负债率 79.1%,依然未达监管要求,踩中一道红线,处于黄档位置。阳光城总裁朱荣斌表示,未来会长时间保持在黄档,争取第一个五年(2020年-2024年底)实现“三道红线”全面达标难度有点大。

 

一句话概括,都是偿债困难户,资金状况都说不上好。

 

2020年8月提出的三道红线监管指标,成为了勒紧房企负债的最显眼的标志,自此之后,哪家房企出了事,大家聊起来必问负债,问负债必提三道红线。

 

三道红线是针对房企的,是供应端。而来到2020年12月,房贷集中度管理政策出台,政策限制了银行的房贷占比上限与个人住房贷款上限,这个则针对的是银行,是需求端。

 

两个政策一出,房企融资的供需两端收紧,房企融资压力陡增。

 

克而瑞的数据就显示,自去年四季度以来,国内房企的融资规模逐级下滑,从2020Q3的4582亿,Q4成了3946亿,2021Q1是3594亿,Q2则滑落至2497亿,和2020年前三季度保持4500亿的水平截然不同。


图片

2018-2021上半年房企季度融资情况


这两项政策的威力还不止于此。

 

拿地是房企们“进货”的重中之重,有地才能盖楼才有好看的业绩。中指研究院公布了2021年上半年房企拿地金额的排行。在这排行榜里,拿地金额前6位的,除了万科都是清一色的国企,在前20强里,也有11家是国企(或第一大股东为国企)。

图片

 

知名财经评论员刘晓博对此分析,三道红线建立不久,过去几年拿地凶悍的民企,大多都有着高企的负债,有了制约,民企拿地节奏自然放慢,而国企性质的房企,反而因为财务指标健康,竞争对手减少,增加了拿地的机会。

 

但我们要讲的,不是这些陈旧的故事。细心观察,你会发现,上述多家房企,负债率基本都出现了急剧的收缩。

 

在资金高周转的行业,负债能说降就降,要不就是牺牲发展为代价,减缓拿地、开发的节奏,让资金需求降下来;要不,就是把早几年抬起来的杠杆转移出去,从表内受监管的地方转移到表外,华泰证券研报就指出,近年来表外融资成为房企重要融资方式,体现为联营合营企业融资、“明股实债”融资等。

 

现在看来,转移杠杆的方法,房企们又发现了一种,就是以商票为工具,把部分杠杆转嫁到供应商头上。

 

上海票据交易所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票据市场承兑总金额22.09 万亿元,同比增长8.41%,其中商票签发金额3.62 万亿元,同比增长19.77%。

 

其中,在TOP19房企当中,其总体商票承兑余额达到3355.74亿,较2019年增长了36.59%,占全国商票承兑总量的9.27%。

 

阳光城的商票余额就从2019年的30.74亿, 攀升到2020年的56.33亿,同比增加了83%。有头部房企更是把这种工具用到极致,2020年商票余额(应付票据)超过了2000亿,是商票余额排行榜上第二名200多亿的近十倍。


图片

销售额跨2000亿房企2019-2020商票余额


今天的果有着昨天的因,实地、中梁阳光城们过去几年为求扩张,不惜大举借债,推高了规模也推高了自己的负债率。严监管未出,他们有着幸福的扩张时光,但来到2020年,中央政府为了出清房地产风险而推行的严监管出台之后,他们就不得不拼命降负债以满足监管条件。去杠杆的下半场,多动用商票这些表外工具,以减轻他们表内压力,也就顺理成章了。

 

但是,窟窿总是要补上的。

 

随着商票逾期案例越来越多,2021年6月,央行将“三道红线”试点房企商票数据纳入其监控范围,要求试点房企将商票数据每月上报,未来极有可能被正式纳入“三道红线”计算指标。

 

监管打上了补丁,有问题的房企当场呆住,看来又将寻找下一种“商票”了。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金角财经
107文章
·
0评论
·
1粉丝
城市新中产读本,拆解经济事件背后的逻辑。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