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发经济“秃然”崛起,任泽平也插上一脚

2023-06-01 20:05:49
达摩财经
关注
2023-06-01

近日,著名经济学家任泽平在其微博上公开为某生发水站台,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出品|达摩财经

5月29日,任泽平在抒发了健身感想后,明文打出“仁生泽发,专注头皮头发健康管理,6月8日全网开售,土壤好苗才能好”的广告。

图片

大V的尽头是带货

因言论高调且富有争议,更是国内首位年薪千万的经济学家,任泽平一直自带流量。

2017年,任泽平以1500万元年薪加入恒大,彼时恒大仍享受着地产红利,公司发展如日中天。

2021年,任泽平在恒大爆雷前离职,火速加入了东吴证券,职位仍是首席经济学家。彼时,东吴证券并非处于第一梯队,常年排名在20名开外。

坊间传闻,任泽平和东吴证券实为编外合作。任泽平并未在东吴证券登记,后续由于监管规定,任泽平最终离开了东吴证券。

2023年2月,中原银行宣布计划聘任任泽平为首席经济学家。不过,这份聘书至今没有下文。截至目前,任泽平的微博认证仍为“经济学家”,粉丝量达到473万。

相比之下,任泽平的“副业”倒是风生水起。早在今年二月,任泽平就在微博预热,称“三个月头发变多变粗变黑,没有植发,用的一种营养液科学方案。”随后,任泽平还发起微博投票,询问“你有生发养发需求吗?”

此后,任泽平多次在微博直接“带货”。不少网友在任泽平的微博上求购买链接,但也有更多人对于经济学大V卖生发水表示不理解:“经济学家的尽头也是带货?”

5月30日,“任泽平带货生发液”相关舆论发酵后,任泽平在微博回应称,其做生发液是自身需要,且“亲测有效”。并称,其采用的是“中科院科学家研发了十多年的技术”,拥有“几十项国家级专利”。当然,任泽平也不忘玩起饥饿营销,表示“因为产能有限,每人限量销售”。

随后,任泽平再度发文继续做起广告,表示推荐生发液的理由是“确实有效果,可以帮助很多人”,并称自己“正心正念”。

图片


目前,“仁生泽发”在淘宝已经有了店铺,目前处于预售中,标价398元,包括2瓶100毫升的仁生泽发头皮调理洗发水和2瓶100毫升的精华液。

从详情页来看,该产品虽然提到了富勒烯,和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技术支持,但并未提到生发功效。

值得一提的是,仁生泽发头皮调理洗发水和精华液的备案号都是“妆”字号,这意味着其拿到的是化妆品许可。而目前流行的生发产品如米诺地尔类和非那雄胺片分别为非处方药和处方药。

图片


大佬带货早已不是新鲜事,但对于任泽平亲自上阵卖生发液,业内更多认为,这是其中年创业。

工商资料显示,“仁生泽发”关联公司共有三家,分别为北京仁生泽发、苏州仁生泽发(有限合伙)和苏州仁生泽发科技,均在今年四、五月份成立。股权穿透后,北京仁生泽发最终受益人为任泽平。苏州仁生泽发(有限合伙)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任泽平,且持股99%的大股东也是任泽平。另一家苏州仁生泽发科技的股东方不仅包括任泽平,还包括苏州仁生泽发(有限合伙)。也就是说,任泽平在微博打广告卖的其实是自家产品。

这已经不是任泽平第一次创业,离职恒大后,任泽平就进行了卖课和高净值人群的游学项目的尝试。据公开媒体报道,其本次创业售卖的生发水已经开启了代理模式,任泽平宏观私董会以及商学院成员可以优先代理。

脱发经济

有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脱发患病人数已达到2.52亿人,其中过半数均为雄激素性脱发。

这也导致当前脱发治疗市场,近年来规模急速扩张。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中国毛发医疗服务市场2020年的规模为184亿元,预计到2030年将增长至1381亿元。

目前市面上的治疗脱发办法包括外用药物、植发等。其中,植发公司雍禾医疗(2279.HK)已登陆港交所,大麦植发则正在递交港交所递表。主打药物生发的公司,目前主要有主营米诺地尔擦剂的三生制药的蔓迪和振东制药的达霏欣。另外,主推非那雄胺喷雾剂的科笛集团也已经通过港交所聆讯。

相比之下,植发手术费高昂,且恢复期长,更多消费者选择便宜、无创的外用药物擦剂。

科笛集团目前核心产品是专注脱发的非那雄胺喷剂(CU-40102)。根据科笛集团的说法,CU-40102是全球首个亦是唯一一个获批准用于雄激素性脱发治疗的外用非那雄胺产品,也是中国唯一一个处于临床开发阶段的外用非那雄胺产品。目前,该产品已获准在海南乐城的试点项目中销售。

根据科笛集团招股书,相比市面上以口服为主的非那雄胺产品来说,科笛集团的“外用非那雄胺喷雾剂”发生鼻咽炎等不良事件概率较低。不过,或许是外用非那雄胺产品国内只有科笛集团在做,或许是非那雄胺众所周知的副作用——可能对性功能产生影响——非那雄胺产品目前比米诺地尔类产品在国内知名度明显更低,科笛集团也至今仍无法自我造血。2021年、2022年收入分别为收入分别为203.8万元、1136.6万元,同期亏损额分别为3.2亿元和5.56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外用非那雄胺喷雾剂”并非是科笛集团的原研产品。2020年11月,瑞士药企Polichem S.A.将“外用非那雄胺喷雾剂”在中国的独家商业化权利授予科笛集团。作为代价,科笛集团为此支付了不高于1380万欧元的首付款和里程碑付款,商业化后还需要支付销售分成。截至目前,科笛集团已经支付了400万欧元的首付款。

科笛集团同样布局了米诺地尔制剂,和外用非那雄胺喷雾剂一样,这一产品同样来自于外购。2022年1月,科笛集团开始在中国内地以Bailleul®品牌分销相关产品。

不过,国内米诺地尔类产品已经进入激烈竞争态势。药监局数据显示,中国米诺地尔制剂产品多达11种。

值得注意的是,米诺地尔也好,非那雄胺也好,其实都是非必须消费品,换句话说,是披着OTC外衣的医美消费品。

沾上“医美”的边儿,防脱类产品的毛利率就不会低。即使受集采影响,2022年振东制药包括达霏欣在内的化学药品毛利率仍高达42.66%。而三生制药的毛利率更高,2021年、2022年都达到82.7%。

2020年,振东制药首次在年报中提到达霏欣,2021年时已经将达霏欣称为“核心产品”,2022年在年报中表示,达霏欣米诺地尔产品2022 年销量市场排名第二。

事实上,达霏欣的生产方安特生物一度被振东制药决定剥离出上市体系,随着男性医美和脱发经济等医美题材受到广泛关注,安特生物才翻身。

根据三生制药的数据,按销售额计算,2022年,蔓迪在中国内地米诺地尔酊市场占有71.7%的市场份额,总销售额达到8.91亿元。不过,相比于中国内地2.5亿脱发人群,目前蔓迪渗透率仅占2-3%。

蔓迪的成功也只是三生制药无心插柳。2015年,三生制药收购浙江万晟时,看中的是其肾脏、肿瘤以及糖尿病管线,蔓迪仅仅是附带产品。2018年之前,三生制药的业务描述中基本没有蔓迪的身影。

在医学界,不止一位医学专家曾提醒,目前国内还没有能防脱生发的洗发水。即使目前火热的植发、米诺地尔等产品也并非能在短期内见效的产品。任泽平凭“妆”字号的洗发水和精华露能否吃下脱发经济这碗饭,还需要拭目以待。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达摩财经
348文章
·
0评论
·
2粉丝
关注资本市场人与事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