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鼎纺织IPO:给阿玛尼供货年入8亿,实控人家族还搞房地产和民间放贷

2023-03-10 10:10:19
野马财经
关注
2023-03-10

一根纺线背后的生意。

作者/刘钦文 编辑/武丽娟 来源/野马财经

桐乡濮院镇,位于长三角的一个小镇,是全国最大的羊毛衫集散中心,被称为“中国羊毛衫名镇”。这里出产的羊毛衫几乎占据了整个中国羊毛衫销量的70%。

在这里集聚着5000多家羊毛衫企业,构成了完整的毛衫产业链。浙江中鼎纺织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鼎纺织”)也是其中之一,主要负责生产各类毛纺纱线及染整加工,产品运用到Burberry、GIORGIO ARMANI、Calvin Klein、MO&Co.、雅戈尔、劲霸男装等多个知名品牌。

给各大品牌供货,不仅让中鼎纺织在行业内有了一席之地,背后的朱氏父子也将版图越做越大,延伸到了金融、房地产等领域,如今中鼎纺织又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刺。

年入8亿,服务Burberry、阿玛尼

面料作为服装的表现形式之一,品类可谓五花八门。例如针织、丝绸、棉麻、牛仔、羊绒等。其中羊毛及羊绒制品以其100%纯天然、透气亲肤等优点深得许多消费者喜爱,其中85后、90后中青年群体为羊毛、羊绒服饰的核心消费力量。

但随着新消费、新国货的兴起,越来越多的95后、00后等年轻群体也加入其中。根据天猫数据,2020年7月1日至2021年6月30日,电商平台羊毛服饰00后消费人数增速超50%。羊毛及羊绒制品显然具有着十分广阔的市场。

中鼎纺织便主要生产各类羊毛、羊绒、棉等加工制成的纱线,再销售给下游纺织服装企业。此外,中鼎纺织还做染整加工业务。染整加工是赋予纺织面料功能、提升纺织品档次、提高附加值的重要环节,负责衔接上游纺织纤维和下游纺织品、服装产业。

不过,从营收结构来看,中鼎纺织仍以毛纺纱线业务为主,2019年-2021年、2022年1-6月(下称“报告期”),毛纺纱线营收占比分别为97.21%、93.32%、90.52%和91.44%。

图源:《招股书》

纺织行业是我国国际竞争优势明显的产业之一,我国纺织品及服装的出口总额一直稳居全球首位。中鼎纺织的产品也随之走向海外,报告期内,其境外营收占比分别为14.09%、13.79%、15.11%、24.52%,还运用到了Burberry、MaxMara、GIORGIO ARMANI、Theory、Sandro、HUGO BOSS、Calvin Klein等海外品牌。国内品牌则包括雅莹、MO&Co.、雅戈尔、播 Broadcast、劲霸男装等。

最终,中鼎纺织在报告期内,分别实现营收6.85亿元、6.95亿元、8.36亿元和4.58亿元,净利波动明显,分别为0.45亿元、0.14亿元、1.19亿元和0.47亿元。

2020年主营业务毛利率及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下降幅度较大,中鼎纺织称,主要原因系2020年度羊毛、羊绒等主要原材料价格下降幅度较大,带动毛纺纱线产品销售价格下降,而生产成本相对于产品销售价格变动具有一定的滞后性。

浙江越秀外国语学院现代经济管理研究院首席专家洪涛表示,2019年至2021年,疫情的影响,以及国内循环与国际贸易内外形势下,我国纺织服装行业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和机遇。影响纺织服装行业的因素主要有全球遵守疫情持续演变、国际物流成本攀升、上游原料价格上涨、限电限产压力、劳动生产率、生产成本、利润的变化等,都对行业发展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响。

存货与在建工程之谜

除了外部环境影响外,中鼎纺织净利波动明显背后还存在许多疑点。

2019年-2021年,中鼎纺织的净利润为0.45亿元、0.14亿元、1.19亿元,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17.36%、12.47%、20.88%。一般而言,毛利率上升意味着产品的销售价格上涨,销售情况变好。相应的,还伴随存货减少,存货周转率上升的情况。

但中鼎纺织相反。《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1年,中鼎纺织的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2.51亿元、2.28亿元、4.83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61.42%、51.87%、63.99%。可以看出,在毛利大幅上升的2021年,中鼎纺织存货金额大幅增加2.78亿元,同比增长111%。

图源:罐头图库

且伴随着毛利率的上升,中鼎纺织存货周转率有所下降。2019年-2021年存货周转率分别为1.81次/年、2.49次/年、1.85次/年。“存货周转率是衡量企业销售能力及存货管理水平的综合指标。存货周转率下降表明公司存货项目的资金占用增长过快、销售能力下降、公司的产品滞销,说明产品竞争力下降或者说供大于求。毛利率与存货周转率一般为正相关关系,如果企业的毛利率升高,而其存货周转率却在下降,那么就有悖于常理。”财税专家马靖昊表示。

中鼎纺织的存货与同行业相比,同样略高。2021年,南山智尚、如意集团、新澳股份、浙文影业、江苏阳光占比分别为27%、44%、57%、40%、37%,平均为41%。而中鼎纺织为63.99%。

“随着公司业务规模的增长及下游行业景气度回升,公司毛纺纱线产品期末在手及意向订单金额较2020年末增加较多,同时考虑到未来订单预期,公司亦提前进行生产备货。同时,羊绒、羊毛等主要原材料价格的回升,导致期末毛纺纱线各类产品的单位成本亦提升较多。”中鼎纺织对2021年存货的增加如此解释,但对于同期存货周转率的下降,并未说明原因。

图源:中鼎纺织官网

此外,在存货略高的情况下,中鼎纺织还在不停扩产。《招股书》显示,中鼎纺织在建工程余额迅速增加,报告期内分别为0.58亿元、0.8亿元、1.36亿元和1.23亿元。

在建工程主要包括两个,分别为染整项目和半精纺项目。染整项目系“年产7000吨生态毛染整、2.5万吨高档针织面料印染后整理产品技改搬迁项目”,投资预算4.07亿元,截至2022年6月,已累计投入3.6亿元,占预算金额的88.39%。2017年开工,至今仍未完工。

半精纺项目为“年产2000吨半精纺纱线生产基地建设项目”,投资预算2.17亿元,2020年开工,截至2022年6月,已累计投入8355.48万元,占预算金额的38.52%。

染整工程开展五年有余,在建工程迅速增加的情况下,中鼎纺织固定资产净值变化不大。报告期内分别为3.44亿元、3.66亿元、3.65亿元和3.98亿元。

“企业为了扩大再生产,一般是会加快在建工程完工速度的,而且在建工程结转为固定资产后,还可以通过固定资产折旧抵扣所得税。但是就有一些企业,在建工程就像三峡工程一样,几年都不完工,而且年年还在增加。这么做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工程项目是虚假的,二是迟迟不转固定资产,是便于将各种费用装进在建工程,虚增当期盈利。且在建工程无需计提折旧,但固定资产需要。这样一来,企业如果推迟将在建工程转为固定资产,相应就会推迟计提折旧,从而减少当期费用,虚增当期利润。”马靖昊分析道。

父子俩撑起一个IPO,还投资房地产、金融

中鼎纺织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招股书》显示,朱惠林、朱杰父子合计控制公司75.32%的股权,为中鼎纺织的实际控制人。

朱惠林出生于1958年,大专学历,早年在农具厂做会计,1985年到桐乡市新华羊毛衫厂任厂长,开始了与羊毛、羊绒的不解之缘。

2001年10月,朱惠林和家族成员一起创业,与朱跃文、杨明惠及沈金财共同出资设立中鼎纺织前身桐乡中远。朱跃文为朱惠林哥哥之子,现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沈金财为朱惠林连襟。杨明惠为桐乡市新华羊毛衫厂销售业务员。

随着中鼎纺织发展到现在,朱家人也越来越多的进入股权体系。朱惠林之妹朱惠芬,现任公司副总经理,直接持股0.53%;以及朱惠林哥哥之子朱跃华直接持股0.9%,朱惠林哥哥之子岑跃光、岑跃光连襟刘新明、朱惠林配偶妹妹之子沈威、朱跃文母亲的哥哥之子沈明忠、朱跃文母亲的姐姐之子徐建清等人均间接持股中鼎纺织。

图源:《招股书》

主业之外,爱企查显示,朱惠林、朱杰、朱跃文、杨明惠及沈金财持有的浙江中鼎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鼎集团”)投资了三家民间融资公司,一家已注销,另一家桐乡市民间融资服务中心有限公司投资了母婴公司贝因美(002570.SZ),持股比例0.46%。

图源:爱企查

朱惠林还与自己的竞争对手相互合作,新澳股份(603889.SH)主营业务为毛精纺纱线以及中间产品羊毛毛条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于2014年上市,和中鼎纺织一样为桐乡市企业。朱惠林在新澳股份间接持股1.99%,双方一起开展了不少金融和房地产业务。

爱企查显示,中鼎集团与新澳股份、浙江新都实业有限公司等共同成立了一家小额贷款公司:桐乡市永益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持股5%。曾因民间借贷纠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等,多次起诉他人或公司。

图源:爱企查

除此之外,中鼎集团还与桐昆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浙江豪庭灯饰有限公司等成立桐乡市汇信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持股10.6%。同样曾因民间借贷纠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等,多次起诉他人或公司。

除民间借贷公司外,朱惠林还在桐乡农商行直接持股0.44%,通过中鼎集团间接持股,合计受益股份0.47%。

朱惠林还与新澳股份董事长沈建华等人设立浙江新澳实业有限公司,投资了浙江茂森置业有限公司、桐乡市钛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多家房地产公司。钛源房地产还在2016年因税务问题被桐乡市地方税务局处以罚金6.23万元。 还因商品房预售合同与人发生纠纷。

图源:爱企查

你喜欢穿羊毛衫吗?对于朱氏家族的“副业”怎么看?欢迎下方留言讨论。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野马财经
2819文章
·
0评论
·
106粉丝
野马财经——穿透资本迷雾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