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年收百亿到不足两亿,“中国版zara”退市后卖房还债

2023-01-09 10:25:16
债市观察
关注
2023-01-09

退市后的拉夏贝尔仍在债务漩涡中艰难前行。

作者/蒲肃 来源/债市观察

近日,曾被称为“中国版zara”的拉夏贝尔卖房还债的消息成为快消行业的热议话题。

由于无力偿还欠付光大银行的超4000万元借款,拉夏贝尔全资子公司将持有的一处天津工业房产摆上阿里拍卖的货架,起拍价2.28亿元,较资产评估价3.25亿元打了七折。这次拍卖将于2023年2月14日10时起拍,至2023年2月17日10时停止。

拉夏贝尔曾经是国内首家“A+H”双上市的服装企业,巅峰时期在全国有9000多家线下门店,但由于飞速扩张、疫情打击等多方因素影响,这位曾营收破百亿的“女装大佬”自2018年后连年亏损,并在2022年5月从A股退市。

退市后,拉夏贝尔仍有大量借款无法偿还,如今只能靠卖房还债。上述光大银行这笔欠款只是众多借款中的一笔,拉夏贝尔作为被告,累计有超600起司法案件,还多次被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

超2亿卖房,还有未完工建筑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拉夏贝尔向光大银行上海漕河泾开发区支行贷款4000万元,利息217.17万元,需分13期偿还。但拉夏贝尔未能按期足额履行还款义务,因此上述银行申请拍卖拉夏贝尔天津公司的抵押房产。

据阿里拍卖网页显示,拉夏贝尔这处作价2.28亿元拍卖的工业房产,位于天津市西青区大寺镇兴华四支路24号,建筑面积约4.48万平米,土地面积约6.67万平米,使用期限自2014年7月10日至2064年7月9日。

来源:阿里拍卖官网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标的资产目前还有在建建筑,为“新建项目(二期)车间二期、宿舍2、宿舍3、门卫2、门卫3”,建设规模约4.68万平米,车间二期目前结构封顶,还有剩余建筑未完工,现已停工。

据了解,拉夏贝尔这处房产共有5幢工业厂房,有2幢总高2层,目前出租用作售楼。截至2022年11月21日,上述标的部分被执行人使用中,部分区域有租赁。

竞买公告显示,阿里本次拍卖按现状带租约整体拍卖。各承租人均对此次整体拍卖享有优先购买权(即:必须竞拍整个标的,而不是各自承租部分)。

共有六家承租人享有优先购买权,包括天津日进物流有限公司、天津启辰物流有限公司、天津西松屋商贸有限公司、唯尚一品(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天津市佳弘物业管理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和天津陆路港欧凯储运有限公司。

上述标的资产曾被法院多次查封,目前尚未有人报名竞拍。截至2022年11月21日,该标的资产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查、上海金融法院、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等4家法院轮候查封8次。

被诉讼超600起,被执行金额已超10亿元

拉夏贝尔自2022年5月从A股退市,目前仅在港股留有上市公司新疆拉夏贝尔服饰有限公司(6116.HK),但该上市公司日前表示,将暂停刊发季度财务报告。

目前,拉夏贝尔的最新公开消息仍可以通过港股上市公司查阅,其中关于新增诉讼和累计资产冻结的消息尤其收投资人关注。

据了解,因为涉及诉讼,截至2022年12月底,拉夏贝尔公司及下属公司共计127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冻结金额约5400万元;而2022年12月,拉夏贝尔新增诉讼案件2起,新增诉讼涉案金额约2.09亿元。

来源:拉夏贝尔公告

更引人注意的是,天津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西青分局(简称“西青分局”)也将拉夏贝尔告上了法庭,此外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也对拉夏贝尔提起了诉讼,案由分别是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纠纷和金融借款。

其中,拉夏贝尔关于建设用地使用权的纠纷,主要是拉夏贝尔获取土地后迟迟不肯动工,导致逾期。

据了解,拉夏贝尔早在2014年就获取了西青区一宗土地,最终约定竣工日期2019年10月20日。但自建设项目开始,至今尚未动工,因此西青分局要求拉夏贝尔赔付逾期竣工违约金约4396.13万元。值得注意的是,这笔违约金已经超出原土地出让金(4048万元)。

截至2022年底,拉夏贝尔下属12家子公司股权被冻结,涉及案件执行金额约2.2亿元;因涉及11项诉讼案件影响,导致公司2出不动产(账面价值约3.3亿元)被查封。

上述数据中,并不包括已经被法院裁决破产清算的上海微乐服饰有限公司、上海乐鸥服饰有限公司以及拉夏贝尔服饰(太仓)有限公司。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目前为止,拉夏贝尔作为被告身份的司法案件共有617个,历史被执行总金额超10.91亿元,209次被限制高消费。

就在1月5日,拉夏贝尔又新增了一条被执行人信息,由河南省开封市龙亭区人民法院执行,执行标的约7.02万元。

财报显示,拉夏贝尔总资产从2020年开始就已经低于总负债,处于资不抵债情况。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第三季度,拉夏贝尔总负债约36.21亿元,总资产仅14.78亿元。而2022年的前三个季度,拉夏贝尔总营收仅为1.51亿元,相比2018年超过百亿元的营收,如今的财务数据令人唏嘘不已。

何时成为一家“干净的公司?”

拉夏贝尔总裁张莹曾在接受“中国新闻网”采访时表示,退市后如能迅速引进新的产业投资人将债务化解,拉夏贝尔“将成为一个干净的公司,之前管理团队的错误决策与这个品牌没有关系,我们会重新把品牌做起来。”

但目前并没有“白马骑士”驰援拉夏贝尔,反而是诉讼越来越多,让曾经的“中国版zara”走下“神坛”的原因很多,但内部因素肯定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

公开信息显示,拉夏贝尔成立于2001年3月14日,是一家多品牌运营的自有品牌服装连锁零售企业,主要从事服装自主设计与研发、外包生产、品牌推广和直营销售。

创始人邢加兴1972年出生于福建,在他筹备创业时,曾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来到一个叫La Chapelle(拉夏贝尔)的法国小镇,被当地的浪漫氛围感染,就将“拉夏贝尔”命名为自己的服装品牌。

来源:拉夏贝尔官网

2003年,服装行业受“非典”冲击,多数品牌纷纷撤销生产订单,而拉夏贝尔却逆势而上,加大马力生产,随后在市场的报复性消费中一炮而红。邢加兴立志要将拉夏贝尔打造成“中国的ZARA”,对款式、设计和潮流的迅速反应,一度受到年轻女孩的追捧,是80后、90后女生的集体记忆。

2007年,拉夏贝尔拿到第一轮融资,2009年又获得君联资本投资,自此飞速扩张。

2014年,拉夏贝尔赴港上市,2017年又登陆A股市场,成为国内首家“A+H”两地上市的服装企业,这一年也是拉夏贝尔的巅峰期,在全国拥有9000多家门店,十余个自有品牌,风头一时无两。

但飞速扩张也给品牌留下了隐患。2012-2018年这五年多,拉夏贝尔门店数从3000多家猛增到2018年底的9269家,2018年的营收也因此首破百亿元。但同年也首次出现业绩亏损,并开启连续亏损之路。

2019-2021年,拉夏贝尔连续亏损,门店数量也一路减少,2021年被四家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至2021年末,拉夏贝尔实体门店只剩下300家,四年时间里减少96.8%,最终在2022年5月在A股退市。

“规模之殇”之外,拉夏贝尔还曾频频陷入质量和设计争议,且缺乏创新,而公司“多品牌、直营为主”的经营模式也无法发挥预期的效果,反而导致运营成本和库存日益增加。

拉夏贝尔在年报中公开承认: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未能对外部行业环境做出正确判断,以及内部战略失当、扩张过快及成本结构失衡等原因,叠加疫情冲击,导致公司面临较重债务负担。

从门店遍布全国大小城市的快时尚品牌,到现在卖房还债,拉夏贝尔的盛衰是很多中国本土服饰品牌的缩影。待到春暖花开时,希望拉夏贝尔能引入战投,重拾昔日辉煌。

你身边有购买拉夏贝尔服饰的朋友吗?欢迎评论区留言讨论。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债市观察
408文章
·
0评论
·
98粉丝
债券市场具有影响力的新媒体平台。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