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告别“黄金时代”

2022-12-05 17:52:52
锌财经
关注
2022-12-05

“这将是我最后一次在财务业绩会上发言。”

图片

作者|路世明  编辑|大   风  来源|锌财经


 

在软银最新财季报告会上,65岁的孙正义郑重宣布以后不再出席软银财报会议,并将集团的日常工作交给CFO后藤芳光等软银高管。告别软银,退出风投后的孙正义将专注于芯片公司ARM。

 

这不是孙正义第一次退休,早在2014年软银高光之际,孙正义便卸任过日本软银CEO及雅虎日本董事长一职。如果八年之前的第一次退休是懂得急流勇退的人生哲学,那么八年之后的退休,则是不得已而为之。

 

八年来,软银这个庞大的资本帝国一路大幅缩水,软银愿景基金也接连遭遇惨败,“全球科技投资第一人”孙正义也从日本首富变成了全球“首负”。据软银最新财报测算,孙正义目前欠软银的负债已经达到4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35亿元)。


孙正义的离场,无论是对于软银和愿景,亦或者孙正义本人来说,都是一个新的开始。而作为风投史上最具话题性的人物,孙正义的退休也意味着一个投资时代的落幕。

 

无论资本市场如何变幻,他的传奇故事都将成为投资史上为人津津乐道的一页。

 

这些年的“接连失利”


就从始至终激进、冒险的投资风格来说,孙正义和软银的坏日子有些“迟到”,这很难说得上是孙正义及软银的幸运或者不幸。

 

辉煌40年,2020年对孙正义和软银集团来说,绝对是“刻骨”的一年,颇有大厦将倾的意思。

 

2020年4月,软银集团发布了2020财年的业绩预测,声明称基于市场环境恶化的判断,预计本财年经营亏损1.35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880亿),预计本财年净亏损7500亿日元。

 

这是软银15年来的首度亏损,而软银亏损的“罪魁祸首”,正是孙正义设立的愿景基金。

 

2017年,孙正义的第一期愿景基金诞生,引发了全球热议。这期基金不仅拥有1000亿美元的空前规模,还承载着孙正义无尽的野心。此后三年里,孙正义一口气累计投出700亿美金,因出手凌厉,碾压式的投资风格甚至改变了VC/PE圈的游戏规则。

 

然而谁曾料想,孙正义大笔一挥之后并没有出现价值连城的艺术品,反而投出了一批分文不值的“破烂”。

孙正义第一期愿景基金投资的都是刚创立不久的公司,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企业分别是ARM、Uber、滴滴出行、WeWork等。


图片

软银投资的独角兽企业


令孙正义没想到的是,这些公司的花钱程度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仅仅三年,第一期的愿景基金就已经不够用了。资金紧张,但交易还要继续。于是,2019年,孙正义成立了愿景基金二期,规模达到1080亿美元。

 

然而,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加之全球经济萎缩和利率上升等多方因素侵扰,互联网企业陷入前所未有的“寒冬”,孙正义开始为自己的“激进和冒险”买单。

 

在众多投资项目中,WeWork或许是孙正义投资生涯中的最大败笔。从2017年7月首次投资WeWork,由于误信WeWork董事长亚当·诺伊曼,孙正义不顾软银CFO后藤芳光劝阻,一路追加,直到成为了其最大股东,WeWork一度估值达470亿美元。

 

可就在上市门前,WeWork招股说明书的披露将泡沫一举戳破。在WeWork招股书爆出6个月时间内亏损9亿美元以及公司管理方面的问题后,其估值跌至78亿美元,缩水80%,IPO申请被撤回。软银作为WeWork最大股东,直接遭到重创。

 

WeWork只是一道“前菜”,孙正义和软银的坏日子才刚刚开始。

 

2020年,由于疫情原因,叫车行业使用率下降超过50%以上,备受孙正义看好的Uber,股价也开始不断下跌,滴滴的亏损也不断扩大。相比之下,2020年2月,软银集团的愿景基金迎来的成立三年来第一个死亡的项目,美版拼多多Brandless的破产宣告,更是刺痛了孙正义的“野心”。

 

2020年3月,软银投资的另一项目,“最烧钱”的近轨卫星服务商OneWeb又撑不下去了。OneWeb在申请破产之前曾向软银求助,申请20亿美元的新资金,不过,彼时的软银集团已经无力解囊了。

 

在“噩耗不断”之后,孙正义也撑不住了。2020年5月,软银出售了价值约140亿美元阿里股份进行套现来拯救公司。与此同时,孙正义宣布退出阿里董事会。虽然借助阿里,软银回了一口血,但这笔钱并不能阻挡美股科技泡沫的快速破灭,以及孙正义和软银的加速“没落”。

 

2021年,愿景基金第二期参与了全球第二大加密货币交易平台FTX的B融资,今年也还参与了新一轮融资。屋漏偏逢连夜雨,11月11日,FTX通过官方社交媒体账号发布公告称已经按照《美国破产法》启动自愿破产程序。

 

在不少人看来,正是孙正义的冒险投资行为令他忽视了币圈行业结构性风险,短期套利的投资哲学是愿景基金的这波踩雷的根本原因。

 

在币圈被“割韭菜”之后,刚刚结束的季度中,愿景基金一期也公布了前三大亏损企业。国内AI四小龙之首的商汤科技,亏损364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84亿元),美国外卖公司Doordash亏损225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14亿元),印尼叫车和电商GoTo集团损失1082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4亿元)。


图片

来源:雪球


仅仅两三年的时间,软银便辉煌不再,孙正义也跌落神坛。

 

处于“至暗时刻”的孙正义开始反思自己。软银2022财年第一季度财报发布会上,孙正义花了一小时的时间进行公开的自我批评,他坦诚道:“我为自己过去贪图暴利而感到羞愧。”

 

那些年的“辉煌时刻”


传奇的故事里面不止胜利,投资上的巨大失败,也衬托着孙正义投资生涯里的精彩片段。

 

1957年,孙正义出生于日本九州佐贺县鸟栖市五轩道路无番地。孙正义自称出自中国春秋战国时代著名兵法家孙武一族,是从中国迁到朝鲜,到孙正义的祖父辈,又从韩国大邱迁到了日本九州。

 

16岁时,孙正义看到了一本名为《犹太人的商法》的成功学书籍,大为倾倒,还厚着脸皮专程跑到东京,拜见了该书作者——日本的麦当劳之父藤田。在短暂的15分钟对话里,孙正义问藤田:“我未来该从事什么事业?”藤田的建议简单又干脆:学好英语,接触电脑。

 

显然,孙正义十分尊崇藤田的建议。不久之后,孙正义便飞到美国西海岸,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英语短训营待了4周。也正是这短短一个月的学习生活,让孙正义打开了他精彩一生的大门。

 

1974年孙正义不顾亲朋好友的反对,从日本高中退学飞往美国,考上了奥克兰的圣名大学,后来转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1975年,还在上大学的孙正义,将日本的电子游戏引进到美国大学中来,结果这随意的一次操作,就为他赢得了100万美元的收入。

 

心潮澎湃之下,19岁的孙正义给自己定下了未来40年的人生规划:20岁,开始创业,向世界宣告我的存在;30岁,赚够千亿日元(十亿美元)的种子基金,用于投身伟大事业;40岁,成为第一;50岁,赚到一兆日元(百亿美元);60岁,退休,把事业交给接班人。

 

从此,在远大梦想的指引下,孙正义开始了腾飞之路。


第二年,孙正义在加利福利亚大学实验室,研发出来了一款翻译设备,通过不断地推销,在经过无数次碰壁后,1979年,21岁的孙正义将翻译机专利以大约17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夏普,让他赚到了人生中第二个100万美元。

 

1980年初大学毕业后,孙正义回到日本,次年便创立了软银Soft Bank。此后十年,软银的发展并不顺利,十年总共亏损了约10亿日元。然而十年的坚持不仅让孙正义积累了大量的商业经验,也让他赶上了日本发展的快车,等到了一个巨大的机会。

 

90年代初,孙正义与一家准备进军日本市场的美国互联网公司达成了合作协议。之后在不到两年的时间,软银的年营业额就达到了1.3亿美元。1992年美国思科进军日本,孙正义又拿到了思科在日本的总代理。

 

之后软银在孙正义的带领下,积极参与M&A和对it关联企业的投资,迅速扩大资本。到1994年,年仅37岁的孙正义身价就达到了10亿美元,他一手创立起来的软银,也成为了日本家喻户晓的科技企业。

 

如果说孙正义和软银的路在此前是一条直线,那么1995年收购雅虎,则彻底改变了孙正义的命运,也改变了整个软银集团的航向。

 

1995年,软银向创业公司雅虎投资200万美元,此后再投资1亿美元,收购了雅虎33%的股份。雅虎创始人杨致远一度认为孙正义疯了,但事实证明,孙正义赌对了。

 

1996年,雅虎在成立仅一年后就在纳斯达克上市,上市当天,雅虎股价就突破了每股30美元,并在第二年就反超了老牌互联网公司Netscape,在市场上价值超过28亿。凭借着雅虎上市带来的177倍收益,孙正义也一举跻身世界首富圈。

 

但相比雅虎的成功,回顾孙正义的投资生涯,在杨致远将孙正义介绍给马云之后,孙正义投资阿里巴巴的故事在全球投资史上绝对是一段佳话,让孙正义直接“封神”。

 

据马云讲述,阿里举步维艰之时找到孙正义寻求投资,本来精心准备了很久的讲解,但只说了6分钟的“愿景”之后,孙正义就拍板给阿里投了3500万美元,帮阿里渡过了难关。当然,马云也没让孙正义失望,那一笔投资给首富带来了几千倍的回报。


此后,2003年孙正义再次向阿里注资5000万美元,并购买阿里3000万美元的可转票据,随后转换为普通股。2004年,软银追投阿里6000万美元,成为阿里第二大股东。

 

至2014年阿里上市,软银以超30%的股份占比成为阿里的最大股东,软银持有的阿里股份价值翻了约2900倍。孙正义本人的财富净额则达166亿美元,他在这一年成为日本首富。

 

孙正义投资阿里如同买对了一张彩票,但凭本事“赌”来的钱,也正在凭“本事”亏出去。在软银多次遭遇财务危机时,孙正义都会通过减持阿里的股份来进行套现,挽救已经深陷泥潭的软银集团。

 

分手应该体面,不要说抱歉


在巨大的成功之后上演巨大的失败,孙正义跌落了神坛,但从未想过放弃。

 

此次与软银“体面”分手后,孙正义并没有完全告别投资事业。财报发布会上,孙正义做了将近30分钟演讲,基本围绕ARM展开。退休之后,他将投身于ARM,追寻19岁那年许下的“梦”。


1976年秋天,19岁的孙正义正在美国留学深造,一天在人行道上看科学杂志时,他无意间看到一张微型计算机芯片的“看起来像几何图案的未来城市的神秘照片”。翻到下一页,他被深深地震撼住了,竟然是一块指尖大小、直径不到1厘米的微电脑芯片。

 

看完那篇文章,孙正义控制不住哭泣,他觉得自己第一次发现了可能超越人类智力活动的东西。回顾那些日子,他说:“我很感动,因为人类可能是地球上最聪明的人,他们又创造了超过人类智慧的东西。”

 

46年间,孙正义一直将ARM视为人生的原点。

 

在他看来,在人类几万年、几十万年的历史长河中,信息革命在短短50年里迅速蔓延,人们现在已经到了离不开智能手机的境地。与此同时,CPU的核心已经从Intel转移到了ARM,ARM拥有最高效架构的地位将越来越稳固。当所有都在被数字化,ARM的舞台将会更大。

 

2016年,孙正义以310亿美元的价格现金收购了英国芯片巨头ARM。

 

但今年年初,软银为填补亏损一度希望出售ARM。不过,原本计划以400亿美金收购ARM的英伟达,因监管压力未被批准交易,这项芯片行业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交易由此落空。

 

出售不成,软银开始谋求ARM的独立上市。

 

孙正义表示,ARM将考虑在纽交所上市,且他将保留多数股权。据其预测,ARM的价值大概相当于谷歌、亚马逊、Facebook、苹果这四大巨头的水平,或者比卖给英伟达的价钱高出一个数量级。孙正义还豪言:“ARM上市将是芯片业史上最重要的IPO。”


ARM副总裁Ian Thornton此前也透露:“我们希望ARM尽快上市,但鉴于当前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ARM的IPO不太可能在2023年3月底之前发生。目前筹备工作进展顺利,或在2023年的某个时间进行IPO。”

 

有人认为,孙正义押注ARM这张“底牌”,是为了软银再度崛起。孙正义将精力全部投入到ARM项目之上,可见其在当下缺芯的大背景下,希望通过推动ARM的增长和上市来给软银注入新活力的决心。

无论是为软银的再度崛起,还是孙正义个人的“梦”,ARM能否如期顺利上市,对于软银和孙正义而言,意义非凡。

 

只是,廉颇老矣,如今已65岁的孙正义在经历了连续几年的“打击”之后,还能否保持“攻击性”?能否力挽狂澜将软银重新带回辉煌时刻?一切尚未可知。

 

但可以肯定的是,ARM一旦成功,孙正义必将越过神坛,在全球商业史上留下浓重且绝伦的一笔。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锌财经
1183文章
·
0评论
·
1粉丝
新商业的记录者,新经济的推动者。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