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爆炒安奈儿?

2022-12-05 16:16:14
斑马消费
关注
2022-12-05

它的故事,围绕着一款号称拥有抗病毒抗菌功能的面料展开。

来源/斑马消费


近期,女版乔布斯、血液检测公司Theranos创始人伊丽莎白·霍姆斯因欺诈投资者罪名被判入狱11年3个月,“传奇”陨落。

Theranos号称只用一滴血就能检测上百种疾病,甚至包括癌症。这张“大饼”让公司获得最高90亿美元的估值,并吸引一众社会名流来担任公司董事。

当伊丽莎白·霍姆斯的骗局被揭穿,人们发现这家公司宣称的颠覆式技术并不存在,才开始反思:处在市场中的人,被贪婪蒙蔽双眼,才会倾向于相信这些反常识、反直觉、反人性的商业模式。

类似的炒作,在A股市场屡见不鲜。比如说,股神的经典案例,重庆啤酒研发乙肝疫苗;獐子岛失而复得、得而复失的扇贝;改名大王岩石股份的持续变道,等等。

如今,这个名单,可能要加入一家以童装为主营业务的公司,安奈儿。它的故事,围绕着一款号称拥有抗病毒抗菌功能的面料展开。

炒作

妖股时时有,年底安奈儿。

从11月18日到12月2日的11个交易日,童装上市公司安奈儿(002875.SZ),迎来了9个涨停。半个月时间,公司股价累计上涨了127.08%。

到底发生了什么?

故事,其实从今年7月下旬就开始酝酿了。当时,公司投入现金9500万元,对全资子公司深圳市安奈儿研发设计有限公司增资,该公司注册资本从500万元提升至1亿元。

8月中旬,研发设计公司与清华大学天津高端装备研究院合作,3年投入1000万元,研发电子束接枝改性面料。

几天之后,研发设计公司与水木聚力接枝新技术(深圳)有限责任公司合资设立安奈儿水木科技,研发抗病毒抗菌功能纺织面料,公司持股51%。

尽管当时公司极力对外推介抗病毒抗菌功能面料的预期,但市场并未重视,股价仍然如死水一潭。

10月26日,公司对外披露,其电子束接枝改性面料通过了武汉大学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检测,该面料对痘病毒抑制率超过99%。

之后,安奈儿不断“放料”,介绍了抗病毒抗菌功能面料的应用场景,并表示“明年年初能够量产”,市场的热情从11月18日开始,瞬间被点燃。

11月22日,安奈儿及相关方与深圳市校服行业协会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共同促进抗病毒抗菌功能面料在校服领域的应用。

技术、场景、应用都有了,安奈儿步步为营,在当下防疫政策切换的关键时刻,充分调动了市场情绪,这才有了11天九板的惊人战绩——尽管,公司在风险提示中表示,产品仍处于测试阶段、效果需经市场检验、经济效益存在不确定性。

撤离

安奈儿受到市场的强烈关注,其背后存在着明暗两条主线。

明线是公司对抗病毒抗菌功能面料的投入,试图在万马齐喑的童装市场中走出一条科技化的突围路线。

另一条暗线,则是创始人对公司价值认同的博弈。今年以来,一边是公司因股价持续低迷而回购,另一边是创始人减持及辞去职务。

毕业于纺织行业最高学府中国纺织大学(东华大学)的曹璋、王建青夫妇,1996年在深圳创立“安尼尔童装店”。他们以此为基础,通过不断积累,创立童装品牌安奈儿。

公司2017年登陆深交所,成为“A股童装第一股”。曹璋和王建青是实际控制人,为第一和第二大股东;第三大股东徐文利是王建青哥哥的配偶。这前三大股东很早就取得了冈比亚共和国永久居留权。

近30年创立历程后,创始人终于开始萌生退意。今年4月中旬,曹璋辞去总经理一职,只担任董事长。CEO职务由曾在赫基集团和百丽国际担任高管的张翮接任。

其实,不止是总经理职务,上市之后,安奈儿经历了大规模的高层动荡。家族控制的阴影下,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等关键岗位如走马灯一般;仅最近这一年多时间,公司先后经历了三任董秘。

随后,今年4月底、5月中,第二大股东王建青和第三大股东徐文利同时宣布,拟在未来6个月内,分别减持不超过公司5.00%和2.09%股权;第四大股东,董事、副总经理龙燕也宣布减持。

随即,公司股价大跌,连续数月在谷底徘徊。即便如此,王建青仍在6月7日,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公司2%股权。

徐文利和龙燕则如蚂蚁搬家一般,根据市场状况分批减持,公司股价涨停潮后也在行动。截至目前徐文利减持了1.39%的股份,龙燕减持了0.18%的股份。

12月1日,深交所向安奈儿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抗病毒抗菌功能面料相关描述的真实性、量产计划的可行性、信息披露的准确及时和公平性,另外还重点问及“是否存在配合前述人员减持的情形”。12月4日晚间,公司回函予以否决。

突围

许多年前,童装在整个服装市场的分量,其实并不被重视。偌大的A股市场,很多年都没有一家专业的童装公司。

直到森马服饰(002563.SZ)孵化了巴拉巴拉,靠童装业务,在休闲服饰的逆周期中,成功稳住了公司基本盘。

在这一波童装行情中,品牌们在大盘增长、品牌化突出、市场集中度提升的机遇中崛起,金发拉比(002762.SZ)、安奈儿、起步股份(603557.SH)等公司扎堆上市,追赶巴拉巴拉。

但是,很快,服装行业这最后的堡垒,也被周期碾碎。近两年再加上疫情的影响、消费的整体低迷,公司进入了长期的低迷状态。

2018年-2021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2.13亿元、13.27亿元、12.57亿元、11.86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8338.67万元、4211.73万元、-4681.59万元、-302.95万元。

受制于行业性的存货危机,公司近年大规模降价去库存,今年以来毛利率大幅下降;再加上对存货跌价损失计提资产减值,导致今年亏损加剧。

2022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6.74亿元,同比下降17.17%,归母净利润-1.54亿元,同比下降1634.83%,归母净利润更是下降107924.80%至-1.68亿元。

虽然童装头部品牌的长期价值仍然被看好,但是,短期内,安奈儿仍然没有出现复苏的迹象。公司门店数量持续下滑,电商、直播带货都试过了,在IP联名上持续投入,仍然未能拉起基本盘。

不然,安奈儿哪里需要用抗病毒抗菌功能面料来给自己打强心剂?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斑马消费
55文章
·
0评论
·
3粉丝
关注消费领域的财经新媒体。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