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大佬回归一线,江山还得靠创始人打?

2022-12-04 20:08:12
野马财经
关注
2022-12-04

火线回归、率部奋战,成功过的大佬们能再杀出重围吗?

作者/张凯旌 编辑/高岩 来源/ 野马财经

如果说过去两年互联网世界的主旋律是归隐,那么今年的主旋律正在变成回归。

11月30日,小鹏汽车公布了一份透露着“危险”气息的三季报,交付量走低、营收环比下滑、亏损同比扩大,且四季度预计营收仍将继续下滑态势。截至今年10月底,小鹏只完成了自己定下年销量目标的40%出头。

“我们正在经历一段充满挑战的时期。”基于这个判断,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表示自己将更聚焦小鹏的主业,大幅减少对生态企业鹏行智能和小鹏汇天的参与度。同时,联合创始人夏珩也将辞去执行董事职务,将更多精力放在产品方面。

创始人的表态,给市场注入了一针强心剂。11月30日,小鹏汽车美股单日飙涨47.28%,即使考虑到“新能源汽车补贴延续”传闻的影响,仅对比业内同行,公司的涨幅也依旧遥遥领先。

值得一提的是,历史上企业创始人“游离”或放权后重新掌舵的剧本并不鲜见,甚至仅在今年就已经在陌陌唐岩、巨人网络史玉柱等人中反复上演。

事实上,如果将市值或估值排名前十的互联网企业算作“大厂”,那么这些市值数百亿,已经跻身市场小独角兽或被媒体频频关注的明星企业无疑属于“中厂”行列。当寒气袭来,一批“中厂”创始人已经顶上前排,选择带队“过冬”。

不过,剧本并非只有美好的结局。什么样的企业,才能成功走出泥沼?

“老大”集体复出

严格意义上来说,2017年空降到小鹏汽车的何小鹏并非公司创始人,此前公司已经在其他三个合伙人的带领下走过了三年,并造出了小鹏第一款量产车G3的前身。

但何小鹏的到来,确实让公司发生了质变。他不仅花一年把G3重做了一遍,还规划出了迄今为止小鹏卖得最好的轿车产品。何小鹏加入时,团队只有300人,至2021年末,小鹏汽车的员工数量已膨胀至近1.4万人,公司销量是造车新势力之最,前景看上去一片大好。

在此背景下,何小鹏本人开始有意识地将更多权力交给何涛和夏珩,自己则分一部分精力在新能源汽车的衍生业务上。

在何小鹏的微博历史中搜索“飞行”,可以找到自2020年至今年8月的26条结果,内容几乎全部集中在飞行汽车公司小鹏汇天。其甚至还有过连续几天体验低空飞行的经历。前不久,小鹏汇天已经发布了第二代飞行汽车,2吨重的车身可以飞上10米的高空。

来源:微博

除此之外,同期还有17条微博是关于“机器人”的,这背后是小鹏的另一家生态公司鹏行智能。何小鹏坚信,智能机器人将是机器智能的皇冠,而鹏行智能的产品则是机器马。

来源:微博

不过,在何小鹏“三头并进”时,小鹏汽车的销量却开始逐渐掉出第一梯队。特别是肩负突围高端市场使命的G9刚一上市就深陷“减配门”,这让何小鹏开始反思公司内部管理混乱、执行效率低下等问题。此刻的“回归”,既是重新集权,也是拨乱反正。

事实上,何小鹏的故事在“回归”的大佬中具备普遍性,他们都是在企业面临危机时赶来“救场”,只不过有的大佬比何小鹏歇得更彻底,有的企业则比小鹏汽车更着急。

巨人网络的史玉柱,早在2013年就辞任CEO并开始了退休生活,就连微博名称也改成了“史玉柱大闲人”。不过从微博上的更新来看,史玉柱并没减少和网友们互动的频率,只不过所发的具体内容多是对时事的评论和退休生活的分享,很少涉及巨人网络的业务本身。

陌陌的创始人唐岩也是类似,其在陌陌上市后就将自己隐藏了起来,并在2020年辞去CEO一职,几乎不再公开露面。

“很久没抓巨人网络的具体业务了。”情况在今年9月发生了变化,60岁的史玉柱给正在迭代的新产品《原始征途》提了不少中肯的意见。而效果也是立竿见影,当天游戏团队就发布了致歉公告,宣布推迟上线时间。

来源:微博

如果说史玉柱更多针对产品本身,那么唐岩回归CEO本职,则更有“救火”的意味。

两家公司原本赖以成名的业务都遭遇了增长瓶颈,同时新业务的尝试也还未有所起色。巨人网络这边仍在吃18年前推出的“征途IP”的老本,而陌陌虽然已经改名“挚文集团”,但本质还是一家靠直播和增值服务贡献收入的公司。在此背景下,两家公司股价较上市后巅峰时期均已蒸发近九成。

除此之外,还有一批本就奋战在一线的掌舵者,还在为自己加码。比如搜狐张朝阳,其在去年11月推出的物理课曾数度出圈;又如B站陈睿,其始终把握着B站主站的一系列业务,但不久前还是重新挂帅游戏业务,市场将此视为寒冬中,B站坚定游戏业务主业定位的信号。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表示,创始人回归常常意味着公司遇到了重大挑战,这种挑战可能来自市场竞争压力、行业环境变化、公司内部运营等等。如果单纯依赖经理人团队,就会让公司面临发展瓶颈,甚至生存危机。

改组织,稳军心

在多位业内观察人士看来,创始人是一个企业的灵魂人物、精神支柱,其回归最大的意义在于稳定军心。

“很多企业之所以不行,很关键的因素在于内部是一盘散沙,而创始人一旦复出,先不说做的策略对与不对,他们首先会形成凝聚力,劲儿往一处使,才有可能谈突破目前的危机。”资深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师表示。

小鹏汽车便是如此。随着过去几年的迅速壮大,公司内部的文化也发生了改变。根据财报数据,仅2021年一年,小鹏汽车的员工数量就从5084人蹿升至13978人。人员冗余、高管更迭的问题开始不断显现,初创时期令人骄傲的同学文化,也正在潜移默化地向战功文化过渡,内部甚至还出现了“山头林立”的问题。

来源:罐头图库

何小鹏自己也在今年的公开表达中,屡次提到“组织文化”问题。因此公司10月发动的“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组织架构调整”,即是围绕用户思维和收权展开。

事实上,对组织的改革和内部关系的梳理一直是创始人回归后的工作重点。现在的企业如是,十年前亦如是。

为了给年轻人机会,柳传志2000年就卸任了联想集团CEO,2004年还在联想收购IBM个人电脑业务后进一步卸任董事局主席,仅保留董事职务。

然而仅过了四年,联想集团就遭遇了历史上首次财年亏损,同时营收也大幅下降。面对挑战,65岁的柳传志重新披挂上阵,其曾在接受采访时道出了自己重回一线的几个原因。

一是提振董事会和员工的信心,二是担当CEO与董事会之间沟通的桥梁,三是在杨元庆决策时给予其必要的支持。具体而言,在接过董事长职务的两年中,柳传志帮杨元庆重新建立了一套中外高管各占一半的班子,并且制定了高管的激励制度。新班子赏罚分明、责任清晰。

在一套统一的制度下,联想迅速扭亏为盈,并跻身为全球第二大PC厂商。柳传志也在联想重回正轨后,再次功成身退。

来源:罐头图库

“创始人回归,通常会引起组织大幅度调整;同时,相应的产品和研发也会提速,以适应市场变化;往往还会伴随“降本增效”的相关动作;最终提升团队凝聚力,改变多头管理和一盘散沙。”丁道师总结称。

这也是创始人回归在多数场景下都能收到不俗效果的重要原因。

而在TMT观察人士龚进辉看来,创始人回归的核心目的是让公司重回增长,并建立良好、可传承的企业文化和价值观。待公司回归正轨,尤其是培养出能独当一面的接班人后,他们便可以放心地再次隐退。

大佬并非“灵丹妙药”

不过,也不是所有创始人都拿了逆风翻盘的剧本。

2019年1月,雨润集团创始人祝义财结束了漫长的监视居住回归公司,此后便即刻推动公司管理层调整,并在公司内部执行反腐等措施。但两年后,雨润集团仍未逃脱破产重整的命运。

2021年,同样被放出来的“前首富”黄光裕对国美进行了大刀阔斧地改革,并宣布“18个月内复兴国美”。国美内部人士称,有段时间国美上下齐心,有员工深夜回公司取文件,发现还有人在加班。

然而事与愿违,黄光裕也没能拯救国美岌岌可危的股价,公司今年业绩甚至有恶化的迹象,前不久还被曝停发工资。而在8月的一封公开信里,黄光裕承认对执行困难预料不足,但他依然期待,国美能在2023年实现较高盈利并达到以往较高水平,2024年达到历史最好水平,2025年明显超越历史最好水平。

“目前来看,行业寒冬时期,如果不能找到特殊资源和切口,即便创始人回归,恐怕也难以有妥善的结局。”张孝荣表示。

在丁道师看来,创始人能否改善现有局面,还要从企业的具体状况来具体分析。

比如巨人网络,其多次想将Playtika运作进上市公司均未能成功,去年试图收购拥有摩尔庄园、赛尔号和小花仙三大IP的淘米集团也以失败收场。如今仅靠《征途》和7年前推出的另一过气爆款《球球大作战》,很难在业绩方面实现质的突破。

而对小鹏汽车来说,智能电动汽车的比拼是一场长跑,能否在销量上实现对其他新势力的赶超还要看公司推出的后续产品。值得注意的是,公司一直以来以“自动驾驶”为标签,但目前看来,其在这方面的巨额投入能否给卖车带来足够增长还是个问号,毕竟P7最畅销的版本,是连最基本的自适应巡航功能都不具备的车型。

来源:罐头图库

分析人士指出,创始人回归能否拯救公司、公司能否稳健发展,关键还在于战略方向是否对,以及战术上是否能精细化管理。

大厂尚且如此,还未在市场站稳脚跟的中厂就更是如此。他们没有大厂那样雄厚的资金和丰富的试错机会,稍有不慎就可能会掉队;但他们也同时在业内小有成就,并且更为灵活,一个小的改善可能就让未来驶入康庄大道。

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厂创始人的回归对于投资者和员工而言,确实是最具“性价比”的回归。

你还知道哪些创始人回归力挽狂澜的例子?看好文中企业的发展吗?评论区聊聊吧!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野马财经
2123文章
·
0评论
·
106粉丝
野马财经——穿透资本迷雾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