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舜宇光学和小兄弟打专利战,余姚首富PK胡润富豪夫妇谁赢?

2022-12-01 17:32:49
野马财经
关注
2022-12-01

专利战背后是对手机镜头市场的争夺。

作者/刘钦文 编辑/武丽娟 来源/野马财经

超高像素、光学防抖、光学变焦,随着手机产品的竞争加剧,手机上的摄像头功能繁复多样,手机镜头生产商的竞争也越发加剧。

近日,给华为、OPPO、三星、小米等供货的舜宇光学(2382.HK)和诚瑞光学打起了诉讼战。

行业老大舜宇光学以专利侵权为由,起诉正在IPO进程中的诚瑞光学,以及诚瑞光学的3家子公司,共展开了17项诉讼程序。

2021年时舜宇光学还是诚瑞光学的第二大客户,处于友好合作期,从合作到诉讼,双方到底发生了什么?舜宇光学和诚瑞光学背后的余姚首富和深圳女富豪,又将如何应对?

被舜宇光学起诉侵犯知识产权,

诚瑞光学IPO中止

随着社会经济发展、5G等新技术的不断进步,镜头成为许多消费者购买电子设备时考虑的重要因素之一,也是手机厂商凸显优势的重要方向之一。光学镜头除了用在手机上,应用范围也在不断扩大,例如车载、AR/VR设备、工业、医疗等。

为了使手机摄像头下的景色和肉眼看见的景色更为接近、相似,以及满足消费者在不同场景下,如广角、微距、长焦等拍摄需求,镜头里面往往蕴含着复杂的算法、芯片和设计。对于镜头产商来说,技术研发自然必不可少。

舜宇光学和诚瑞光学对于研发的投入都不吝啬。截至2022年9月30日,科创板473家上市企业中,平均每家科创板上市公司专利申请量约为354件,有效专利量仅为193件。潮电智库数据显示,在镜头及相关模具和检测设备方面,诚瑞光学专利总量达到3020件,舜宇光学2089件。

但想要保证自己的技术优势,专利保护十分重要。

11月15日,舜宇光学发布公告称,诚瑞光学以及3家诚瑞光学的子公司侵犯了其发明专利及/或实用新型专利。要求诚瑞光学立即停止侵害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包括但不限于停止制造、许诺销售、销售和使用任何相关产品,以及销毁相关库存产品。并赔偿舜宇光学经济损失,承担诉讼费用。

来源:罐头图库

上述专利诉讼案件已由中国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于2022年8月22日及2022年9月8日正式受理。

公告中并未透露具体专利信息,但提到舜宇光学在中国拥有多项塑料手机镜头和玻塑混合手机镜头的发明专利和实用新型专利。

塑料手机镜头、玻塑混合手机镜头正是诚瑞光学的主营产品。《招股书》显示,塑料手机镜头、WLG 玻璃镜片及玻塑混合镜头组成的光学镜头业务,在2019年-2021年,分别实现销售收入约10.38亿元、16.01亿元、14.91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00%、96.68%、62.17%。

诚瑞光学自2022年6月递交《招股书》后,于8月31日回复了一轮问询。由于案件受理日期为2022年8月22日及9月8日。9月30日,因财务资料已过有效期,诚瑞光学未补充提交,因此被上交所中止其发行上市审核。

虽然未在《招股书》中回应诉讼信息,不过诚瑞光学的母公司瑞声科技(2018.HK)发布公告表示,目前正在就上述事项寻求法律意见。同时还表示,根据目前评估,截至11月15日,上述法律程序事项对本集团整体的日常运营并无任何重大影响。

从合作伙伴到官司之争:

行业老大PK老三

事实上,现在准备打官司的舜宇光学和诚瑞光学在2021年时还是友好合作伙伴。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1年舜宇光学位列诚瑞光学的第四大、第一大和第二大客户,诚瑞光学从舜宇光学获得的销售收入为1.25亿元、4.28亿元和3.5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达到11.63%、25.16%和14.43%。而诚瑞光学的摄像头模组业务也会采购舜宇光学的镜头产品。

对于双方的合作,诚瑞光学表示,“丘钛微、舜宇光电及欧菲光在报告期内,系诚瑞光学的光学镜头业务直接客户,主要系其作为模组厂根据终端厂商的指示,采购公司特定型号的光学镜头产品所致。该等安排与智能手机产业链的销售模式一致,具有合理性。”

诚瑞光学销售给舜宇光学的产品为光学镜头,与专利诉讼中涉及的产品类型相同。在合作三年后,舜宇光学为何发起诉讼,还需等待进一步信息公开。

实际上,诚瑞光学与舜宇光学虽是合作关系,但也是竞争关系。双方与市面上的许多终端手机厂商均存在合作关系,例如小米、OPPO、vivo、华为、三星、联想。其中诚瑞光学合作的主要产品为塑料镜头、玻塑混合镜头。

来源:《回复函》

诚瑞光学还得到了小米、OPPO的“青睐”。2020年7月,湖北小米、OPPO 广东、深圳惠友、南京华睿4名股东合计出资 11.5亿元认购诚瑞光学注册资本,价格约为1.99元/注册资本。截至目前,小米、OPPO并列诚瑞光学的第三大股东,分别持股3.56%。

除了是上述手机厂商的合作客户外,舜宇光学还是“果链”的一员,天风证券分析师郭明錤表示,舜宇光学的高阶广角7P镜头(用于两只高阶iPhone14Pro)与较低阶广角7P镜头(用于两只较低阶iPhone14)的出货比重分别为50–60%与55–65%。大立光与玉晶光的供应比重则约略相同。

从市占率来看,舜宇光学的手机镜头出货份额也已经做到了全球第一。根据沙利文统计,按出货量口径,2021 年舜宇光学、大立光、诚瑞光学在全球光学镜头市场的份额分别为 23%、16%、8%,分列前三甲。

诚瑞光学可以说是一路高歌,2019年-2021年的营收每年保持在50%以上的增长,分别为10.72亿元、16.99亿元和24.22亿元,但仍处于亏损,正在不断收窄,净利润分别为-6.5亿元、-3.5亿元和-2.7亿元。2021年,诚瑞光学的光学镜头出货量为5.4亿只,产品均价为3.1元/只。

舜宇光学的营收增长虽略显乏力,但从绝对值来看,远高于诚瑞光学。2019年舜宇光学实现营收379亿元,2020年小幅增长0.49%为380亿元,2021年首次出现下降,为37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9.91亿元、48.72亿元和49.88亿元。2021年,舜宇光学的光学镜头出货量为16.2亿只,产品均价为5.3元/只。

不过舜宇光学的手机镜头出货量正在下降,2022年10月,同比下降12.8%,手机摄像模组出货量同比下降13.9%,主要是因为现时整体智能手机市场需求较淡。但舜宇光学的车载镜头出货量同比上升50.5%,为782万颗,主要是因为去年同期受汽车供应链中关键零部件缺货的影响出货量基数较低。

来源:舜宇光学官网

北京市知识产权库专家董新蕊表示,“舜宇光学和诚瑞光学,均是全球光学镜头供应商巨头,专利申请数量也都不少。科创板设立三年来,因为专利侵权涉嫌纠纷的原因阻碍上市的事件频发,而在上市过程中,如果涉及主营产品专利侵权肯定会影响诚瑞光学的IPO进程。”

此外,舜宇光学起诉的除了诚瑞光学外,还包括浙江省宁波睿博计算机有限公司和宁波新远方美承数码科技有限公司。

前者为自然人徐立冲100%持股,成立时间不久,为2021年1月27日,所属行业为计算机、软件及辅助设备批发。后者则成立于1995年,早期主要从事打印机、耗材、汉王智能产品的分销。据其官网介绍,20年来,已和APPLE、SONY、佳能、三星等世界企业,和国内的联想、华为、汉王、天威、英迈等IT企业建立了长期而稳定的良好合作关系,取得了他们在国内、省内IT市场产品的授权。

不过从公开信息来看,两家公司并未有公开专利。有业内人士表示,“也有可能是他们没有专利,但是用了对方有专利权利公司的技术,构成侵权。不代表他们已有的专利与其他公司的专利相似。”

两大富豪家族的对决

实际上,舜宇光学的增长乏力不只体现在企业自身,整个行业内也是如此。作为手机镜头生产商,行业景气度与下游智能手机的需求息息相关。

但今年以来,全球多家头部手机厂商纷纷宣布大规模减产。据“日经亚洲”报道,中国三大手机厂商小米、OPPO、vivo近日已通知供应商,未来几个季度将砍单约20%。

据Canalys数据显示,2022年第三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9%。这已经是连续第三个季度下滑。据IDC预测,2022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将同比减少6.5%至12.7亿台。这意味着,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将退回到2014年水平。

但受益于行业红利,手机产业链上也诞生了不少富豪,舜宇光学和诚瑞光学同样不例外。两家公司背后的创始人如今一个成了余姚首富,另一对夫妇也频频登上富豪榜单。

舜宇光学的创始人为王文鉴,出生于1947年,中学毕业后,进入当地的余姚电容电器厂当质检员。到八十年代,进入改革开放初期,王文鉴也心潮澎湃,于1984年10月贷款6万元,创办了余姚市第二光学仪器厂(舜宇光学前身)。

第二光学仪器厂早期做的是相机镜头生意,王文鉴因为曾在浙江大学学习,于是与浙大光电技术开发公司建立科技生产联合体,每年为全球各大照相机生产商提供数以百万计的镜头。

随着智能手机的流行,舜宇光学开始转向手机镜头以及车载镜头业务。目前舜宇光学的产品主要分为光学零部件、光电产品和光学仪器三大类。应用领域包括手机、汽车、安防、AR/VR等。

2007年6月,舜宇光学在港交所成功上市,发行价3.82港元/股。到2021年8月,舜宇光学股价最高达到258港元/股,增长超过百倍。截至2022年12月1日,舜宇光学报收94.45港元/股,总市值1036亿港元。

2021年,王文鉴还凭借75亿元的财富值,跻身《2021胡润百富榜》第973名,成为浙江余姚首富。

2022年11月,舜宇光学还以11亿元参与了重庆蚂蚁消费金融公司的定增,持股6%,成为第四大股东。

诚瑞光学的背后则是一对夫妻的创业故事。诚瑞光学系拆分自瑞声科技,瑞声科技为一家电声元器件制造商,主要生产扬声器、受话器、无线射频、振动马达、微摄像头等产品,创始人为吴春媛、潘政民夫妇。

吴春媛毕业于常州卫校,毕业后做了一名护士,与潘政民结婚后,来到深圳以批发电子元器件为业。两人1996年创立瑞声科技,通过给摩托罗拉生产微型喇叭站稳脚跟。后2010年,瑞声科技进入苹果供应链,股价、营收一路上涨,市值达到千亿以上。

2016年,潘政民、吴春媛夫妇登上《胡润百富榜》以365亿财富排名第38位。2017年的《胡润女企业家榜》中,吴春媛以290亿元排名第7。

但2018年,瑞声科技疑似被踢出苹果供应链。野村报告称:“第三季新iPhone(iPhone XS、iPhone XS Max和iPhone XR)推出后,瑞声的竞争对手立讯精密为iPhone设计的声学和触觉设计功能优于预期,导致瑞声科技的声学和触觉功能业务将面临更多竞争。”

从当时的营收数据可见一斑。后者2018年上半年实现营收120.26亿元,同比增长45%;归母净利为8.26亿元,同比增长21%。而瑞声科技营收首次出现下降,为84.48亿元,同比下降2.39%,净利润17.78亿元,同比下降16.38%。

随后瑞声科技摘下“果链明星股”标签,从2017年底的约180港元/股跌至2022年12月1日的18.1港元/股,2018年一年便蒸发约1300亿港元市值,现今总市值218亿港元。

2022年,潘政民、吴春媛夫妇财富缩水,以110亿财富位列《2022衡昌烧坊·胡润百富榜》第564位。

拆分诚瑞光学上市,瑞声科技或是寻找可以支撑行走的第二条腿。诚瑞光学此次IPO拟募资82.1亿元,在年内科创板募资金额中排名第五。募集大额资金是要为未来发展铺路。

诚瑞光学的募资用途包括光学玻塑混合镜头研发及产业化项目、晶圆级光学玻璃镜片及超精密光学零件制造项目、光学传动、光学模组研发及产业化项目以及补流。项目与此次专利诉讼所涉方向存有交集,项目实施主体之一常州瑞泰光学也是被诉主体之一。

来源:《招股书》

专利诉讼战在科创板并不少见,例如宁德时代与中创新航、西门子与联影医疗,尽管困难重重,中创新航和联影医疗最终也带着诉讼顺利上市,但也有企业因此放弃上市。打铁还需自身硬,诉讼是否影响IPO进程关键还在于,企业究竟有没有触犯法律底线。IPO审核不以行业地位大小论英雄,唯有遵守市场秩序,符合上市规定的企业才能顺利上市。

对于两家企业的专利诉讼战你怎么看?你喜欢哪个手机品牌的摄像头?欢迎下方留言讨论。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野马财经
2123文章
·
0评论
·
106粉丝
野马财经——穿透资本迷雾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