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LG投资、乘新能源东风,浙商夫妇做电池供应商冲刺港股

2022-09-30 10:15:22
野马财经
关注
2022-09-30

新能源还能捧出几家上市公司?

作者/刘钦文 编辑/武丽娟 来源/野马财经

一辆新能源汽车有多少宝?从整车的特斯拉、蔚来,到做电池的宁德时代、中创新航,再到提供原料的赣锋锂业、天齐锂业,新能源赛道上捧出了许多富豪和上市公司。

钴作为一种稀有金属材料,是新能源汽车电池的重要组成材料。随着新能源汽车发展越来越迅猛,对稀有金属钴的需求也越来越大。从事加工及销售精炼钴产品的上海格派鎳鈷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格派镍钴”)营收三年翻三倍有余,曹栋强、龚丽锋夫妇也欲乘机将格派镍钴送上资本市场,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要通过募资进行扩产,以提升市场竞争力。

作为新能源电池供应商,

净利润受原材料价格影响大

钴有多吃香?伦敦的钴研究所(Cobalt Institute)在最新发布的《2021年钴市场报告》中指出,去年全球钴市场规模达到84亿美元,比2020年暴涨90%。

暴涨原因首先和电动汽车有关。“钴用于锂离子电池的各种终端用途,包括电动汽车、能源存储和便携式电子产品。随着全球经济寻求减少运输行业的碳排放,其中对能源转型最重要的当然是电动汽车。电动汽车是钴需求前景的关键,到2026年,电动汽车将占钴总需求量至少50%。”英国商品研究所CRU Group高级分析师哈里·费舍尔对《财经》记者表示。

与国内新能源市场的火热相比,国内钴的产量并不“火热”,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基本没有。《2021年钴市场报告》指出,2021年刚果(金)占全球钴出产量74%,超出第二名澳大利亚11.8万吨,澳大利亚产量为5600吨,占总比重3%,古巴、菲律宾、俄罗斯和加拿大等其他国家占据剩余的13%产量。因此国内的不少企业都走上了“全球寻钴”之路。

格派镍钴也不例外,在刚果(金)、南非、俄罗斯、加拿大等多地采购钴、镍等原材料。《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格派镍钴的第一大供应商为一家在俄罗斯上市的领先金属及矿业公司,2021年、2022年1-6月为国际商品产品贸易公司TELF AG,采购额分别为5.5亿元、15.12亿元、11.02亿元和6.88亿元,分别占总采购额的48.6%、55.6%、30.5%及36.8%。前五大供应商分别占总采购额的81.6%、85.3%、80.8%及76.7%。

其次,“海外采、国内炼、国内卖”也成为常态。据统计,中国精炼镍的销量约为1.7百万金属吨,占2021年全球总销量59.2%。格派镍钴的客户主要在国内,为下游新能源汽车、消费电子产品或锂离子电池制造商的主要供应商。部分供应商的客户包括三星、宁德时代、比亚迪、LG及特斯拉等企业。

格派镍钴的发展也和下游需求息息相关。2019年至2021年,钴价格从约26万元/每金属吨上涨至约54万元/每金属吨,格派镍钴的营收也同步上涨,分别为10.65亿元、24.49亿元、35.55亿元,相应的净利润分别为0.27 亿元、1.05亿元、3.09亿元。

但2022年进入第二季度后,钴的价格下跌。据SMM数据分析,主要因为二季度终端市场需求疲软,动力电池去库较多,叠加数码市场持续减量,三元前驱体及四钴市场对钴需求大幅减少,钴市场供大于求,价格大幅下降。

截至2022年9月,钴价跌为约35万元/每金属吨,而格派镍钴2020年上半年从盈利变为亏损9880万元,整体毛利率从15.6%跌至0.7%,加工及销售毛利率更是从18.9%跌至-14.9%。

对此格派镍钴解释,“考虑到2022年第二季度钴价格下跌,我们清理了若干钴相关的存货,并产生减值亏损人民币3.57亿元;部分产品的平均采购成本增长高于平均销售价格的增长;以及销量下降。”

获LG、盈科资本投资,

在四地建厂扩产

虽然钴的价格出现下跌,格派镍钴也出现亏损,但格派镍钴对于未来的预期显然依旧看好,仍在不断进行扩产,看好格派镍钴的机构也不少。

《招股书》显示,格派镍钴从2019年开始,密集完成六轮融资,融资总金额达到约20.78亿元。

图源:《招股书》

其中2021年10月获得了包括LGES在内的多家机构投资,金额共计7.54亿元,LGES的最终受益人为LG集团,在韩国它是和三星集团、现代集团、SK集团相提并论的四大财团之一,目前持股4.02%。双方还达成合作,订立了长期销售协议,拟自2023年起六年内采购合共2万金属吨硫酸镍。

2021年12月,格派镍钴的C轮融资由盈科资本领投,目前盈科资本的股权由机构和个人组成,大股东为公司法人、董事长钱明飞,机构股东包括泰格医药(300347.SZ)、东富龙(300171.SZ)、百润股份(002568.SZ)、浦发银行(600000.SH)、海瀛集团、金水集团、青岛财富等国企、上市公司。

沙钢集团创始人沈文荣控制的张家港投资在B、B+、C、D轮中四次连续投资,目前持股1.31%。沈文荣曾进入《2019年胡润百富榜》,以260亿元人民币财富位列120名。

与募资同步进行的,是格派镍钴不断进行的扩产计划。其计划改造并扩充已有的部分浙江厂房以生产精炼钴,新增计划年产能为6000金属吨,使精炼钴的总设计产能将达每年1.3万金属吨及生产硫酸镍。

格派镍钴还计划在安徽、广西、安徽省庐江新建工厂厂房,生产锰酸锂正极材料、硫酸镍及高镍三元前驱体,黑色物质及碳酸锂,进一步扩大于镍、钴及锂的覆盖范围以提升市场竞争力。

此次上市募资,格派镍钴拟使用募集资金用于生产相关支出、提高研发能力及营运资本和一般公司用途。其中,生产相关支出方面包括:资助浙江工厂生产线的扩建;资助广西工厂的建立。

格林镍钴董事长曹栋强在接受“OFweek锂电网”采访时表示,“格派目前基本都是在围绕整个产业的大方向来做布局,所以未来格派将在夯实镍钴锂盐的基础原料的同时再往下一步延伸。”

从校友变夫妻,

接手妻子姐夫的公司

格派镍钴的控股股东为曹栋强、龚丽锋夫妇。两人早年还是校友,均在2004年6月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

实际上,格派镍钴最初是由龚丽锋的姐夫何大立在2006年11月创立,当时的曹栋强还在快消品行业做市场分析,其发现朋友从事的铜、钴贸易业务有很好的商机,于是曹栋强、龚丽锋于2007年2月加入格派镍钴。由于初期公司营运困难及业务发展缓慢,何大立于2007年8月离开。曹栋强收购20%股权,将公司定位于钴贸易业务,但很快遇到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

“当时创业遇到一个很大的风险,我们第一年赚了1000万,第二年赔了2000万。当时我家里人说我们不能干了,我们赶紧把房子卖了去打工吧。我要求再给我一年时间。”曹栋强在接受《风云浙商面对面》采访时表示。

图源:罐头图库

曹栋强就这样硬是扛过了一年,2009年曹栋强股权增加至90%,成为最大股东,余下10%的股权由龚丽锋持有。2021年8月,格派镍钴更名为上海格派镍钴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经过多次股权变更,目前夫妻俩共同持股56.21%。

前期的格派镍钴都是从事贸易业务,直到2016年通过对浙江嘉利珂钴镍材料公司的成功收购,从贸易商转型为制造业企业。2016年,格派镍钴以司法拍卖的方式取得浙江嘉利珂钴镍材料公司所有权,其中包括存货:氧化钴19.725吨、碳酸钴8.8吨、硫酸钴4.8吨、硫酸镍6吨,支付对价为1.5亿元,交易完成后浙江嘉利珂改名为浙江格派,目前已经发展为格派主要的生产基地之一。

到现在,格派镍钴又抓住新能源风口,营收迅速增长至2021年的35亿元,多轮融资后估值增至103亿元。曹栋强在接受《风云浙商面对面》采访时畅想,“能够达到500亿元以上的营收规模,这是我们2025年所期待的目标。10辆电动车里,能有两辆电动车的材料是由我们格派提供的。”

但是显然格派镍钴目前的营收规模距离畅想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作为新能源的上游行业,格派镍钴发展前景虽不可估量,但明显受制于下游企业也是不争的事实。你对新能源行业有何了解?对于格派镍钴怎么看?欢迎下方留言讨论。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野马财经
2012文章
·
0评论
·
106粉丝
野马财经——穿透资本迷雾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