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滴灌乌市“陪诊”新业态,美团如何连接商户与金融机构?

2022-09-29 21:08:52
野马商业实验室
关注
2022-09-29

一位高龄的独居老人,想要去医院看病有多难?

作者 | 周若涵

来源 | 独角金融

一位高龄的独居老人,想要去医院看病有多难?

即使排除语言、文字的沟通不畅,老人也还需要克服挂号检查的长队、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的焦虑、到处奔波的疲劳、情绪方面的孤独……这些因素甚至让部分老人放弃就诊,选择在家“硬扛”。而随着我国老龄化人口的增长,这类现实问题正愈发普遍。

在此背景下,“陪诊员”作为养老服务中的新业态应运而生。小到提前排队、取送病历,大到陪人看病、跨城市代问诊,陪诊员不仅能满足老人的生活服务需求,还能解放家属的时间和精力,减轻儿女们的后顾之忧。

不过,身处新兴行业,陪诊机构也有自己的烦恼。陪诊小卫士的创始人胡先生透露,一方面间歇扩散的疫情抑制了问诊需求,降低了公司盈利能力,另一方面开拓市场期间还需要重金投入宣传,两相结合下,机构身背不小的资金压力。

老人们遇到困难,有陪诊机构帮忙,陪诊机构有了难处,又该寻求谁的帮助?

1

90岁独居老人如何不孤独地看病?

作为一门生意,陪诊目前已在全国多地初具规模,但不同地域的陪诊,事实上有着不同的痛点。

陪诊小卫士的主要经营范围位于新疆乌鲁木齐市。据胡先生回忆,一次一个来自南疆的少数民族老人想来检查眼睛,老人不懂汉语,性格内向,孩子也远在浙江,这给陪诊增加了一定难度。

“必须派我们的少数民族员工去跟老人沟通,提前把号挂好,当天去火车站接完老人之后员工一路陪着老人,带着他做检查。”胡先生表示。

还有一次,一位90多岁的高龄独居老人某天突然感到肚子疼,十分焦虑,正巧此时保姆因为疫情没在家,女儿也不在身旁。接到需求后,陪诊小卫士从挂号缴费开始介入,逐渐延伸到取检查报告、陪聊、取药,所幸老人身体并无大碍。而看完病后老人的感激之情,也给胡先生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这些片段,便是陪诊机构的日常。年迈的老人、工作繁忙的白领、需要陪伴的孕妇、年幼的儿童、行动不便的伤残人士以及异地就医者都是陪诊小卫士的主要服务对象,而在新疆,还要加上不懂汉语、汉字的少数民族。如果没有专业服务人士的指导,那么这些患者中的多数来到医院后将寸步难行。

而为患者们下单的人群则集中在20岁-50岁之间。胡先生表示,首先下单的人要对手机熟练;二是能想通在看病服务上花一些钱。“他们有给自己子女点的,有给自己妻子点的,也有给老人点的,甚至有些是给自己点的。”

值得注意的是,看似简单的陪伴工作,需要整个部门的通力配合。

图源:易维视

如陪诊小卫士的陪诊部门,就分为陪诊员、陪诊专员、经理等职位。其中专员要求一定的专业知识储备,用以保持与医生的顺畅交流,通常是退休老医生、辞职护士等有医学专业背景的人来担任,也有在医院受过培训的应届毕业生。其不仅要一人同时负责多个患者见医生的环节,还要如实转达医嘱,帮患者解决问题。如果转达错误,需要负担较重的医疗责任。

而普通的陪诊员,也需要提前进行培训,大概了解医院的情况,做到让客户省心省力、省时省钱。从全国范围内来看,这部分工作及客服人员通常是一些兼职大学生、待业青年和宝妈。

事实上,胡先生本就是医院的骨科医生,正是在工作时发现了很多病人看病茫然、不知所措的痛点后,才在2021年6月成立了陪诊小卫士,想要解决市场就医难的问题。

虽然仅创立一年有余,但据胡先生介绍,陪诊小卫士已经是新疆地区规模最大、单量最多的陪诊机构,也与新疆本地一些大的康养集团建立了合作关系。“刚开始做一体化医疗的时候,主营业务不是陪诊,到今年年初才把陪诊部门单拎出来,方便客户下单。接单量来说,从刚开始几天一单,第一个月十来单,到现在一天几十单,疫情之前一个月几百单。”

商业模式方面,陪诊小卫士则是在通过陪诊积累客户资源、口碑的基础上,带动后端一体化医疗的产业链。“看病只是一个部分,从生病到彻底康复,是有很多过程的。”胡先生表示。

2

陪诊机构帮病患

谁帮陪诊机构?

诊业务早已在市场中萌芽。

2006年,《中国商报》曾如是描述陪诊:全程陪同患者挂号、看病、交费、拿药、代取化验结果等,甚至还能帮助患者免去医生处方中“不必要”的高价药和一些检查,从而为患者降低医疗费用。

16年来,陪诊行业几经浮沉,已经诞生出不少资深人士。比如毕业于北京协和医学院继续教育学院的甘肃人白晓荣,其在过去的10年已经先后服务过100个空巢、高龄老人。

但由于难以理清的医疗服务链关系,至今还有人质疑陪诊的性质:是便民服务还是合法医托?

胡先生在拓展业务的过程中就遇到了类似的误解,也因此,其最想传达的就是“什么是陪诊”的概念。“做推广的时候,会有很多在问你们跟黄牛、医托有什么区别?甚至有客户觉得给你掏钱了,就必须给我插队怎么样的。”

在此背景下,陪诊小卫士需要在宣传、推广上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但这又给公司的资金周转带来了难题。

贷款是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但胡先生的创业公司还处于小微企业阶段,拿不出有价值的抵押物。

事实上,陪诊小卫士遇到的融资难题,在同一类新业态小微企业中颇具代表性。美团生意贷负责人张云生表示,虽然金融机构现在推出了诸如发票贷、税贷、房产抵押贷等多种贷款产品,但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大多数商家并不满足融资条件;商家经营的过程中可能需要多次贷款,市场上一些产品在“复贷”方面还不够便利。

如何才能盘活资金?入驻美团的胡先生发现,美团推出的生意贷借款流程相对简单,所有环节全部可以在线上操作完成,几分钟就能完成审批,还能随借随还。自在美团上开始借款至今,胡先生的额度逐渐提升,目前已经达到了20万的水平。

图源:易维视

拿到钱后,胡先生立即开始了下一步投入,其计划将业务拓展到乌鲁木齐外的其他城市,而在此过程中,依然少不了美团生意贷的帮助。

胡先生表示,“一些乌鲁木齐市的康养集团有在地州的业务,我们搭着他们一块去的地州县。刚开始我们只是做一些活动让地州县的人能知道我们,现在我们在其他地州有一个合伙人,已经着手准备把业务放到他那里,让这个盘子在整个新疆铺开。”

3

助力“稳就业”

美团普惠金融精准滴灌超800万商家

胡先生的经历,只是不断更迭的市场环境中,新需求催生出的万千新业态商家的缩影。

据国家卫健委测算,“十四五”时期,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总量将突破3亿,占比将超过20%,进入中度老龄化阶段;2035年左右,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将突破4亿,占比将超过30%,进入重度老龄化阶段。不仅如此,老人空巢化的趋势亦愈发明显,社会化、市场化的养老相关服务已成为显性需求。

今年2月,国务院印发《“十四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服务体系规划》,明确提出培育老年人生活服务新业态。推动“互联网+养老服务”发展,推动互联网平台企业精准对接为老服务需求,鼓励“子女网上下单、老人体验服务”。

在此背景下,美团数据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老人陪诊”等关键词搜索量同比增长达424.08%,订单量同比增长95.07%。而除陪诊员外,“老人助浴师”等新职业也在不断涌现。

值得一提的是,庞大的养老市场只是众多新业态的场景之一。教育部原副部长、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会长鲁昕认为,未来5年,我国对各类新职业的需求多达9000万名。

不过,目前这些成长为稳岗拓岗新兴力量的新行业中,小微企业众多,在金融领域尚处于薄弱环节。对此,国家已经出台了一系列支持政策。

中国人民银行、外汇局在4月出台的《关于全力做好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金融服务》中指出,要引导平台企业依法合规开展普惠金融业务。鼓励平台企业充分发挥获客、数据、风控和技术优势,加大对“三农”、小微领域的首贷、信用贷支持力度。引导平台企业稳步降低利息和收费水平,为受疫情影响的贷款客户提供延期还本付息服务,最大化惠企利民。

美团便是通过普惠金融对中小微企业进行精准滴灌的重要平台之一。据张云生透露,美团生意贷服务的对象以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为主,目前服务的整体商家数量已经超过800万。

图源:罐头图库

新业态的概念是国家近几年才提出来的,但对于各个商家的具体业态还没分那么细。如果具体到智慧养老新业态,截至今年9月末,美团金融授信人数同比增长14%,累计借款金额同比增长43%。“同时我们还针对该新业态有融资需求的商家,提供了提供了利息补贴、优惠利率等措施数百万的免息优惠,积极助力金融机构做好新业态普惠小微贷款‘量增、面扩、价降’的工作。”张云生介绍。

“在巩固经济恢复发展基础的关键期,美团作为中国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主要生长平台,将全力做好金融支持小微市场主体发展的连接器,进一步释放平台场景和数据价值,更好地协同发挥金融活水作用,助力金融机构持续拓宽小微金融服务的覆盖面,降低小微综合融资成本,以实实在在的行动助力包括新业态在内的各类小微市场主体纾困解难、加速成长。” 张云生表示。

你体验过哪些新业态的服务内容?留言区聊聊吧!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野马商业实验室
785文章
·
0评论
·
2粉丝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