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演讲第三年,雷军不再高谈“梦想”

2022-08-12 10:33:22
野马财经
关注
2022-08-12

2022年8月11日晚,身着一袭蓝色衬衫搭配黑色牛仔裤的雷军站在小米科技园篮球馆,动情地讲述着自己在创立小米前遇到的三个人生低谷的故事。

作者/张凯旌  来源/野马财经

“你所经历的所有挫折、失败,甚至那些毫无意义消磨时间的事情,都将成为你最重要的、最宝贵的财富。”

2022年8月11日晚,身着一袭蓝色衬衫搭配黑色牛仔裤的雷军站在小米科技园篮球馆,动情地讲述着自己在创立小米前遇到的三个人生低谷的故事。

连续第三年的年度演讲,雷军以“穿越人生低谷的感悟”为主题,希望借自己为金山“盘古”软件站店、在盘古失败后泡吧、沉迷BBS和卓越网创业失败的经历,鼓励年轻人勇敢面对困难和挫折。

雷军一直是个有梦想的人。

2007年,雷军率领金山公司完成上市,但他却辞去了CEO一职,自此堕入虚无,甚至感到自己是一个“尚未真正获得成功的人”、“除了钱,一无所有”。短暂的思虑后,一个有关手机的梦想诞生了。

2011年8月16日,在798艺术中心北京会所的舞台上,雷军身穿一件乔布斯式的黑色T恤和深蓝色牛仔裤,对着台下数百名观众讲述一款“顶级智能手机”的诞生史,伴随着观众们“雷布斯”的呼喊,小米第一代手机正式发布。

“做全球最好的手机,只卖一半的价钱,让每个人都买得起。”小米十周年的那天,雷军在演讲的开头就回忆起了创办公司时的梦想;一年后的小米手机十周年现场,雷军更是干脆直接以“我的梦想,我的选择”为演讲主题,聊起了小米的追梦道路。他还高调宣布了小米的下一个目标:三年时间,拿下全球第一。

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的雷军更多聊起了自己。而与他相似的是,小米创立十二年来,也曾设法扛过了不少“低谷”,公司一度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销量方面反超了苹果,股价也重回发行价之上。

但随着国内外环境不确定性的日益增加,小米又站上了十字路口。面对高端化和造车的新课题,以及智能手机出货量下降的难题,公司会交出怎样的答卷?

雷军谈“低谷”:泡论坛认识马化腾丁磊,没投QQ和阿里是谣言

过去两次的年度演讲中,雷军分享了很多有趣的故事。

比如2020年,雷军称自己和董明珠的10亿赌约是“蠢事”,每次想起来都“后悔得不得了”;2021年,雷军回忆小米上市后股价一路跌到8.28港元,自己被一位投资者数落了一个多小时,衬衣都湿了,会后“非常绝望”。

其中,第二个故事还被一位互联网圈内人士进行了二次加工,称这位投资者是阿里的M11、马云妻子张瑛。不过,对此雷军很快进行了辟谣。

整体上来看,前两年雷军演讲的内容还是围绕小米公司创业过程中的经历,加以自己的故事进行点缀。而今年,主角则变成了雷军自己。

此次雷军的分享,从金山创立之初面对的挑战开始。

来源:直播截屏

1992年,微软、Windows和office陆续进入了中国市场,这家全球“巨无霸”对当初还是小公司的金山造成了巨大的威胁。为了生存下去,金山几乎押上了公司的全部家底,闭关三年研究出了一款名为“盘古”的新软件,用以抗衡微软的office。

然而盘古上市后,销量却惨不忍睹。1996年,WPS也卖不动了,公司收入锐减,“最惨的一个月,账上只有十几万人民币,连发下个月的工资都很困难。”

危机关头,为了弄清楚盘古滞销的原因,雷军决定亲自到中关村去站店。经历了七天的一线学习后,雷军明白了盘古的问题在于脱离群众、闭门造车。

但盘古还是失败了,那段时间里,雷军一度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中无法自拔,这也就有了第二个小故事。

彼时,雷军感到面对微软,看不到胜利的希望,于是干脆躺平,递交了辞职信,并回家歇了半年。那段时间,雷军用来发泄自己情绪的方式是泡吧和蹦迪,“我和几个朋友一蹦一晚上都不歇。”

此外,雷军还沉迷于当时的一款名为“CFIDO”(中国惠多网)的BBS论坛,并通过海量的发帖和回帖升为了版主,经常早上7点起床就开始忙,忙到后半夜,一度被朋友觉得是在“不务正业”、“浪费生命”。

值得一提的是,那段时间雷军通过泡论坛认识了不少朋友,其中两位最有名的分别是在寻呼机公司做程序员的马化腾,和在宁波电信局的工程师丁磊。

很纯粹地“玩”了一段时间后,雷军的情绪和状态得到了恢复。其于1996年11月回归金山,并采取了和微软打游击的战略,一边在正面战场死磕办公软件,一边开发了金山毒霸、金山影霸、剑侠情绪等各式各样的软件,以战养战,终于在21世纪迎来了金山的崛起。

不过,在重整金山的过程中,全球已经掀起了初代互联网的浪潮,网易、腾讯、新浪等门户网站如雨后春笋般涌出。慢了半拍的雷军想通过收购直接切入赛道,但与网易丁磊的沟通最终以失败而告终。

对此雷军也对传言进行了澄清:“后来二十几年,市场上有各种各样的传言,说马化腾创业要把qq卖给我我没买,阿里创业找我投资我没投。我正式声明这两家都没找过我。真正谈过的只有网易。”

雷军对形势的判断不可谓不正确。2000年5月,雷军看准电商的机会,创立了卓越网,甚至一度自建了物流、仓储体系,用两三年的时间从零起步成为了中国最大的B2C电商。然而电商毕竟是笔烧钱的生意,泡沫的破灭让互联网进入了资本的寒冬,没能及时获得足够融资的雷军,只得在2004年饮恨将卓越网卖给了亚马逊。

仅仅半年后,互联网新一轮热潮开启,B2C电商盛世到来,而卓越网则倒在了黎明之前。

“我们真的对时机的选择太不在意了。”讲完三个故事的雷军感叹,永远不要低估风口的重要性,以及对用户需求的感知。这些收获,也被他视为是痛苦的意义、挫折的馈赠。

值得注意的是,每年演讲后都有重磅新品发布,今年也不例外。

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的第一个新品是一本名为《小米创业思考》的书,其也被视为雷军首部商业思考著作;此外,小米新一代折叠旗舰机MIX Fold2、红米K50至尊纪念版、小米平板5 Pro 12.4、小米Buds 4 Pro和小米Watch S1 Pro等7款产品也随着直播的进行陆续发布。

来源:直播截图

三年演讲,三年不同命

虽然从第一次雷军进行年度演讲至今刚刚过去了两年,但小米已几经起伏。可以说雷军是在三次不同的背景下,带着不同的心情完成了自己的演讲。

2020年7月9日是个值得小米纪念的历史性时刻,因为在这一天,公司股价终于涨回了两年前的发行价。

尽管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小米股价有小幅回调,但以雷军首次年度演讲为“引信”,小米股价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上涨,并在5个月内涨超110%,市值一度突破9000亿港元,让雷军成功兑现了“要让在上市首日买入的投资者股价翻一倍”的诺言。

资本市场上的回暖,与小米在疫情期间的出色表现有关。

彼时,智能手机增量市场的红利吃尽后,开辟高端机的第二市场正成为中国手机厂商们的集体选择,小米也不例外。

为了改变自身的“性价比”标签,2019年小米曾宣布将红米独立,并将售价2999元的小米9当成了高端机市场的敲门砖。2020年年初公司推出的小米10,更是被誉为小米高端机的“里程碑式产品”。

当年二季度,小米业绩超出市场预期,智能手机、loT及生活消费产品、互联网服务三项主业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增长,投资公司的账面总值更是同比大增近三成。三季度,小米手机出货量时隔6年重回全球智能手机排行榜的前三。

此外,美国政府针对华为发布的最严禁令,也被认为给小米在欧洲及印度市场的增长释放了一定空间。

来源:罐头图库

多重利好刺激下,雷军“相信自己,一往无前”的演讲主题格外应景。

而到了2021年,情况甚至又有了新的突破。以华为被“卡脖子”的2020年三季度为起点,一直到2021年一季度,小米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分别实现了45%、30%和69%的暴涨,以至于国内媒体特意造出了“Mi Time”这一说法,专指华为受制裁后的“小米时刻”。

这一年的7月30日,雷军迫不及待地连续分享了多条小米出货量超越苹果,晋升全球第二的好消息。而在10天后的年度演讲中,雷军也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之情。

“在这个幸福的时刻,我想起七年前难忘的一幕。”雷军在演讲中回忆道,2014年的乌镇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自己曾表示五到十年小米会做到全球第一,但在场的苹果高级副总裁布鲁斯·塞维尔却回应称,It's easy to say, it's much more difficult to do.(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真的没有想到,7年后的今天,我们超过苹果,首次成为了全球第二!”在此基础上,雷军的下一个目标是,三年时间,拿下全球第一。

不过,小米的高光并未持续太久。仅过了一个季度,公司就被苹果反超,失去了全球第二的位置;今年小米发布的一季报则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出现了上市以来首次单季度营收同比下滑;经调整后净利润更是同比大降52.9%。

另据市场数据分析机构Canalys数据,今年二季度小米在全球市场的出货量同比下降了25%;国内方面,小米出货量则同比下滑16%,市场份额排在vivo、荣耀、OPPO之后,位居第四,相比2021年下滑了一位。

与前两年相比,小米的现状确实给人以“身处低谷”之感。

高端化和造车的新故事,好讲吗?

事实上,2022年上半年,无论是放眼全球还是国内,智能手机业务大盘都出现了萎缩严重的现象。Canalys数据显示,二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下跌9%,减少至2.87亿台,是2020年第二季度后的单季度最低点。

对此小米方面表示,面对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下降,公司将从加大研发投入、进军高端市场、扩张线下渠道、实现新用户破圈、构建领先的手机*AloT战略生态五方面积极寻求突破。

其中,高端路线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雷军曾于今年2月在小米的一场战略研讨会上强调,高端之路是小米发展生死之战。不过,素来以平价俘获人心的小米想要走高端路线,并非易事。

不可否认的是,小米在冲击高端的路上已经传来了一些好消息,如2021年小米高端手机出货量占比12.7%,比2020年提高近一倍;7月发布的小米与徕卡联合研发的小米12S系列好评如潮,其中起售价5999元的12s Ultra 7月初上市后还出现了一机难求的火爆场面。

来源:罐头图库

但也有一些残酷的现实摆在小米面前。如WitDisplay分析师林芝认为,小米3000元以上机型销量的提升有部分是通过降价实现的。体现在毛利率上,2021年小米平均销售单价(ASP)最高的四季度,手机业务的毛利率却是全年最低,甚至低于2020年同期的表现。

具体而言,小米年内多款机型价格跳水严重,如Mix 4 8+256G发售价为5299元,但目前小米官网售价已降至4499元,野马财经获取的一份深圳二级手机市场报价中,该机型价格更是仅有3200元。而折叠屏新品MIX FOLD的价格也同样经历了市场价较发售价腰斩的情况。

此外,在今年的一季报中,小米高端手机出货量占比降至约10.4%;智能手机业务毛利率则为9.9%,同比下降了3个百分点。

作为至今仍在小米集团营收中占比超60%的业务,智能手机的瓶颈对于小米来说显然是个严峻的问题。与此同时,有业内人士指出,随着互联网行业步入寒冬,小米的互联网业务未来增长亦不容乐观,再加之loT业务相较此前各项增速均已放缓,能否讲好造车的故事就成为了决定小米未来的关键。

从雷军此次演讲透露出的信息来看,小米汽车在自动驾驶方面采取了全栈自研的方式,首期规划了33亿元的投入,目前进展比较顺利,目标是2024年进入行业第一阵营。

雷军为小米汽车招兵买马的工作也在持续进行中。目前已经先后有宝马iX的外饰主设计师李田、原北汽新能源执行副总经理及极狐事业部总裁于立国、原吉利研究院院长胡峥楠、原上汽通用五菱品牌与市场总监周钘几位“大将”加入了小米造车团队。

今年5月小米集团总裁王翔更是在直播中透露,目前小米涉及造车工作已经有了1200多名员工。

但一方面,雷军此前透露的小米首款车型售价,正好踩中了我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最为激烈的区间;另一方面,小米即使资金储备充足,想要在2年内完成此前造车新势力普遍需要花4-5年时间才完成的量产,也有不小的难度。

在此背景下,雷军还称,未来两年将不准备对小米造车的谣言进行辟谣,更不会介绍最新的进展,直到到了合适的时间才会向大家汇报。这意味着小米造车已经正式进入了“黑箱”阶段,不到临近交付的时刻,或许外界将无法获知项目的最新进展。

你相信小米汽车的未来吗?雷军的演讲又给你留下了怎样的触动?评论区聊聊吧!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野马财经
1898文章
·
0评论
·
106粉丝
野马财经——穿透资本迷雾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