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士IPO折戟,也有雷军带不飞的公司

2022-08-12 09:19:07
AI蓝媒汇
关注
2022-08-12

小米生态链不再万能。

图片

来源/AI蓝媒汇  ID/lanmeih001  作者/杨蕾

从递表到撤回申请,历经长达8个月时间,小米系的“电动牙刷第一股”素士科技按下了上市终止键。

8月3日,深交所披露,素士科技申请撤回发行上市申请文件,深交所决定终止对其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审核。

回溯素士的上市进程,2021年11月22日,素士科技第一次在深市创业板递交《招股书》,期间经历了一次业绩更新和两轮问询,但终究是没能征服深交所。

作为和小米生态链深度绑定的一员,素士终止IPO,也让外界唏嘘:“雷军也带不动了。”

加上此前专注于智能照明产品的易来智能和专注于智能商用硬件创新的商米科技都经历了IPO终止,万魔声学也借壳失败,给小米生态链公司埋下了“上市难”的消极伏笔。

必要提及的是,此前一些小米生态链企业却在二级市场如鱼得水,石头科技、九号公司已登上A股,华米科技、云米科技则先后在美上市,趣睡科技已在创业板IPO注册生效。

而这两年,小米生态链公司却屡屡在二级市场碰壁,是没赶上好时候?还是小米生态链失灵?

逃离不了“营销驱动”

随着近些年消费升级、口腔卫生理念深入人心,国内消费者对于电动牙刷、冲牙器等相对高价的口腔护理产品趋之若鹜。相关报告显示,国内电动牙刷渗透率从2015年的3%上升至2021年的10%,市场规模也从2015年的103.13亿元增至2021年的210亿元。

站在风口上,素士依靠小米生态链的渠道优势,成立仅7年的素士已经是搅动国内口腔个护赛道的明星公司。

在小红书搜素士,1万+篇精心制作的笔记深深地俘获了这届高举“颜值及正义”大旗的年轻人。

这正是素士所擅长的门道。翻阅素士的进化历程,其创始人孟凡迪出身工业设计师,德国IF国际设计大奖、德国红点设计大奖、日本优良设计大奖全都曾被其收入囊中。

颜值高是素士的加分项。但在更深层次的研发环节,素士的投入力度却并不大。根据招股书,2019-2021年,素士科技的研发费用分别为5003.8万元、4593.08万元、3225.26万元,研发投入仅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88%、3.35%、3.56%。

在消费端,素士牙刷的质量问题也引起了广泛讨论。素士承诺,在1年质保期内,牙刷坏了可以免费换新、以换代修。但这也成了很多用户吐槽的点,素士牙刷的寿命只能活1年多,产品多为突发性充不了电或开不了机。

陈慧在小红书发布了避雷笔记称:“用了一年三个月的牙刷,早晨突然动不了了,问客服需要85元维修费。”评论区用户跟帖称:“我的也是,用了一年半坏了,跟你的症状一模一样。”

质量问题下,素士创始人孟凡迪也回应了素士“过保就坏”,称不论在保与不在保,会第一时间给用户换新。

图片

AI蓝媒汇也就此问题咨询素士,对方称不在保修期内的问题牙刷,素士启动以旧换新服务,按照不同的型号以150元-225元换购全新的牙刷,并重新享受1年质保。

事实上,质量问题被长期诟病,代工模式就会令消费者产生不信任。根据招股书,在报告期内,素士主要采取代工生产模式,并少量采用委托加工模式生产零部件 PCBA,无自建生产工厂,这也使得其自有品牌和米家个护产品被贴上了“代工”、“贴牌”的标签。

新消费时代下,没有一家网红公司能逃离出“营销驱动”的怪圈。素士也不例外。《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素士科技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35亿元、2.61亿元和4.4亿元,销售费用率分别为13.15%、19.04%和23.54%,呈不断上升趋势,整体投入是研发投入的5倍。

比起飞利浦、欧乐B等老牌,素士在直播带货、社交平台种草、流量明星代言等营销方面用力过猛。

即便是拼营销,素士和同为“网红”的usmile相比,落了下风。申港证券2020年7月份的研报中统计,素士科技电动牙刷的市场占有率仅为1.8%,相比于竞争对手Usmile的5.2%有较大差距。

轻研发、代工、营销驱动下,素士虽生于蓝海,却长于红海,当国产个护品牌们如同“狂风中的泥点子”一样袭来,没有核心技术壁垒的素士,也在国内品牌中的先发优势也逐渐弱了下来。

放眼更宽泛的个护赛道,素士目前以性价比发力中低端,在高端市场还未有涉足。

难成第二个“石头”

纵观小米生态链的企业,其实都逃离不了轻研发、重营销的整体基调。但为何前面石头科技和九号公司能够顺利上市,并在A股搅弄一时风云。而轮到素士科技,却变得阻碍重重?

一个重要的因素是,石头科技、九号公司近些年快速和小米解绑、切割。从合作关系变成竞争对手。而素士科技不一样的是,由于其过半收入来自小米,过度依赖小米,不由得被监管质疑其关联交易的独立性。

诚然,素士从0到1成功的背后小米确实功不可没。但长期来看,与小米过高的捆绑,在后期却转变为素士的负担。

最新招股书显示,素士的分成利润取决于小米的最终销售情况。报告期内,素士科技与小米集团发生的关联销售金额分别为3.93亿元、6.28亿元、8.31亿元和 5.11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73.52%、61.31%、60.6%和56.4%。过高的占比意味着,一旦小米的分成比例发生显著变化,素士的经营业绩也会受到牵连。

对于小米渠道的过分依赖,也使得素士毛利率受到影响。2019-2021年,素士科技自有品牌“素士”的毛利率分别为33.17%、43.41%、50.22%,呈现逐年上升趋势;相比之下,为小米定制的米家品牌毛利率分别仅为17.04%、13.67%、15.6%。

除了收入分配和毛利率的影响,素士在代工厂的选择、销售渠道、共有专利等层面都脱离不了小米的制约,因此在经营上比较被动。

不过,素士也认为,“公司不存在依赖小米集团的情况”、“与小米集团之间的关联交易具有稳定性及可持续性,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风险,客户集中度较高不会对发行人持续经营能力构成重大不利影响。”目前,尽管过半营收仍来自小米,但比重已经在逐年下降。

各销售平台贡献的收入占比的变化更为明显。素士以往在线上直销中,也是主要通过小米有品来进行,在2019年来源于该渠道的收入占比达到35.95%。但在此后开始快速下降,到2021年,通过小米有品销售获得的收入占比已降至2.55%。

图片

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某一时间节点上,素士亦逃离不了像石头、九号一样同小米切割的命运。

但短期来看,素士还没有长成一个独立行走的公司,没有完全具备同小米从合作关系转向竞争关系的条件。

根据招股书来看,素士前五位大股东,小米控股的顺为科技、天津金米已占两席。

图片

但在小米生态链内部,素士不是个护赛道中小米唯一的培养对象,直白、须眉、追觅、徕芬等品牌即是素士的“兄弟联盟”,亦是竞争对手。

因此,素士未来再有启动IPO的打算,学会独立行走,或是品牌首要思考的问题。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AI蓝媒汇
70文章
·
0评论
·
0粉丝
知名AI、互联网产业报道媒体。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