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真实生物:老板采矿起家 收入不足千万

2022-08-10 09:59:17
大摩财经
关注
2022-08-10

目前,真实生物还未披露本次IPO的股份发行数量和募资规模。

图片

出品|大摩财经

8月4日,真实生物在港交所主板递表。真实生物的核心产品是阿兹夫定,后者是首个获批上市的国产新冠肺炎口服药,这也使得真实生物此次冲刺港股备受关注。

一个月的时间里,真实生物先后实现了阿兹夫定获批上市,授权复星医药独家商业化、正式投产和赴港上市,可谓紧锣密鼓。

招股书显示,真实生物本次上市募集的资金,就是用于阿兹夫定的制造及商业化,此外,还包括用于治疗HIV感染、HFMD及若干类型血液肿瘤的临床开发等。

目前,真实生物还未披露本次IPO的股份发行数量和募资规模。IPO之前,真实生物已经完成了两轮融资,2022年4月,真实生物完成B轮融资后的投后估值约35.6亿元。

实控人上市前退出董事会

IPO前,真实生物创始人王朝阳持股48.61%,为实际控制人,真实生物董事长兼CEO杜锦发持股17.55%。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公司实控人,王朝阳目前并未在真实生物担任董监高职务。2019年9月起,王朝阳曾担任非执行董事,但在真实生物赴港上市前已经辞任。

真实生物并未披露王朝阳的具体履历,公开报道显示,王朝阳是河南平顶山人,早前曾在采矿、房地产等多个领域创业。

在真实生物成立之前,王朝阳于2009年创立北京兴宇中科。真实生物的阿兹夫定知识产权,就是由兴宇中科最早从研发团队手中买下。

阿兹夫定最初由郑州大学和河南省分析测试研究中心联合研制,最终由河南师范大学教授常俊标率领团队研制成功。2011年,兴宇中科收购了阿兹夫定的知识产权,2012年真实生物成立后,兴宇中科及郑州大学于2013年5月进一步订立补充协议,并将相关知识产权转让予真实生物。

王朝阳起家于矿业。2003年,王朝阳出资成立了平顶山市宝源焦化,后者一度持有平顶山市石龙区金井煤业和平顶山裕隆金井煤业两家煤业公司,目前石龙区金井煤业仍在正常运营,裕隆金井煤业已于2019年注销。2007年,王朝阳还与人合伙成立了嵩县聚鑫矿业,该公司目前也已经注销。

2010年之后,王朝阳开始涉足地产生意,先后成立了河南照邦置业和朝阳置业。照邦置业曾在2016年拿下平顶山市西高皇村城中村改造项目,但6年过去了,该项目至今仍未完成。在此期间,照邦置业因未偿还供应商工程款、金融机构借款、村民的拆迁补偿款,一度被列为失信公司,且被限制高消费。王朝阳的另一家地产公司朝阳置业也多次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当前被执行总金额约2.74亿元。

王朝阳持有的真实生物股权,曾在2018年和2019年两次被冻结,但随后就被解除冻结。

真实生物董监高队伍中,王朝阳麾下“老人”、现真实生物执行董事王琳的履历有些不同寻常。招股书显示,王琳2015年8月通过网络学习毕业于郑州大学会计专业,几乎同一时期,王琳进入兴宇中科,先后担任多个职务。

在此之前,王琳从事的主要是食品类小生意,曾开过两家蛋糕房和一家面包店。在真实生物任职之前,王琳从未在生物医药公司工作。从蛋糕房老板“跨界”成为新兴医药公司执行董事兼法人代表,王琳的职业跨越令人咂舌。

工商信息显示,王琳关联的多家公司处于风险中,包括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限制高消费、存在清算信息、正处于诉讼中等。

产品管线单一

除了阿兹夫定,真实生物处于临床阶段的管线仅有一个第三代EGFR-TKI抑制剂,其余管线均在临床前。这意味着,如果真实生物成功上市,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业绩能依靠的只有阿兹夫定,后者的商业化将对真实生物的股价影响巨大。

阿兹夫定作为广谱抗病毒活性的创新药物,最初的用途是治疗HIV感染,真实生物早在2013年就获批进行阿兹夫定用于治疗 HIV感染的一期临床试验。经研发团队后续研究,阿兹夫定被认为对于新冠病毒具有治疗效果。

新冠疫情发生后,阿兹夫定作为特批药物,在2020年4月获批直接进行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的三期临床试验。

此后,阿兹夫定在新冠治疗领域的推进就进入了高速路。2022年7月15日,真实生物宣布阿兹夫定片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适应症注册三期临床试验结果达到预期,病毒清除时间为5天左右,已正式向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提交上市申请。10天之后,国家药监局附条件批准阿兹夫定片增加治疗新冠病毒肺炎适应症注册申请。

2022年8月2日,真实生物的阿兹夫定片正式投产。目前,真实生物自有厂房阿兹夫定片的年产能约为10亿片。根据计划,真实生物已经筹划再建一条阿兹夫定生产线,建成后规划年产能将达到30亿片。

两天之后,也就是8月4日,真实生物在港交所递表上市。

早在三期临床阶段,真实生物就传出与新华制药、华润双鹤和奥翔药业达成委托生产协议。这番“一女三嫁”,曾让合作方经历了一波上涨行情。但阿兹夫定的独家商业化合作,真实药业却在获批上市后交给了复星医药。7月25日,复星医药发布公告,将在全球大部分国家和地区,与真实生物就阿兹夫定在新冠病毒、HIV治疗及预防领域展开商业化合作。

由于阿兹夫定是应急附条件批准上市,后续真实生物需要“继续开展相关研究工作,限期完成附条件的要求,及时提交后续研究结果”。根据双方的合作协议规定,后续临床试验的开展以及费用承担,都由复星医药完成。

仅有一款产品获批上市,且刚刚正式投产,真实生物几乎没有什么业务线收入。2020年至2022年前五个月,真实生物累计亏损5.66亿元。而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真实生物累计收入不足一千万元。

真实生物的员工规模并不大。截至2022年5月底,真实生物共有173名在职员工,其中人数最多的是商业化及供应链板块,共有88人,研发以41人紧随其后。

作为一家创新药企,2020年至2022年前五个月,真实生物的研发投入分别为1.06亿元、0.64亿元和1.14亿元。真实生物的研发工作由杜锦发和党群负责,杜锦发为真实生物的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及首席科学官,党群为真实生物的总裁兼首席商务官。

价格优势明显

目前,全球范围内共有3款小分子新冠口服药进入量产阶段,但真实生物的阿兹夫定具有明显的价格优势。

8月7日,真实生物公布了用于治疗新冠肺炎的阿兹夫定片规格和初定价格,每瓶35片,每片1毫克,每瓶价格不超过300元。此前,真实生物曾在电话会上透露,阿兹夫定治疗新冠的用量是每天5毫克,7天一个疗程。

相比之下,默沙东的molnupiravir一个疗程的售价约为700美元(约合人民币4730元),辉瑞的paxlovid在美国地区的采购价格,为每疗程529美元(约合人民币3575元),今年2月paxlovid被中国临时性纳入医保后,采购价格为每疗程2300元。

截至2021年底,全球已经有50家公司将治疗新冠的抗病毒候选药物推进至临床开发阶段。随着时间推移,新冠治疗药物赛道竞争将日趋激烈。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大摩财经
227文章
·
0评论
·
2粉丝
关注资本市场人与事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