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陈霄华凌晨闯女子住宅,已被刑拘,“德云男团”塌房不断

2022-06-28 17:51:40
雷达财经
关注
2022-06-28

根据网友的不完全统计,除陈霄华外,张九南、靳鹤岚、王九龙、于子淇、张云雷等人都曾发生负面舆情。而背后的德云社,在疫情影响下吸金能力也已大不如前。


图片


来源/雷达财经 作者/张凯旌


德云社又双叒叕出事了。


6月27日上午,德云社官方微博发布一封情况说明称,目前根据与警方的配合,已基本确定原旗下艺人陈某(艺名:陈霄华)涉嫌擅闯他人住宅。德云社第一时间做出了对陈某的辞退决定。


与此同时,网络上还流传一封被闯入住宅的租客的自白。其表示陈霄华是在凌晨五点十分左右,一丝不挂地闯进了自己的卧室,口中的碎碎念和逐渐靠近的行为有明显强迫自己进行性行为的意图,直至其喊醒隔壁室友,陈霄华才开始恐慌并停止了行动。


6月27日晚,平安北京朝阳通报称,租住在朝阳区常营某小区三层的陈某,酒后在租住地一层电梯口脱光衣服,乘电梯上楼,进入五层未锁门的某住户卧室内,将正在休息的女事主惊醒,后报警。目前,陈某已被朝阳公安分局刑事拘留。


图片


“德云社这是怎么了?”雷达财经注意到,相关舆情发酵后,不少网友发出了类似的感叹,而这种印象离不开过去一段时间来德云社旗下艺人频繁“翻车”的历史。


根据网友的不完全统计,除陈霄华外,张九南、靳鹤岚、王九龙、于子淇、张云雷等人都曾发生负面舆情。而背后的德云社,在疫情影响下吸金能力也已大不如前。


而在多年的发展过程中,郭德纲及其妻子王惠,也建立了庞大的资本版图。


陈霄华酒后私闯民宅,两周前刚公布恋情


早在德云社官微发布情况说明前,涉事女子小北(化名)就已经发出了详细描述此事的长文,并晒出了在小区邻居互助群内,与大家交流的聊天记录截图。


据小北所述,6月25日早晨五点十分左右,一位全身赤裸未着寸缕的陌生男子闯进了自己的卧室,惊醒了刚入睡的自己。该男子口中碎碎念“在这儿等着我呢”、“真不错啊”等具有猥亵意味的话,并逐渐向自己靠近。


“行为侵犯性很明显,被吓醒的我判断其有明显强迫我进行性行为的意图,慌乱中赶紧戴上眼镜、拿起床上的筋膜按摩滚轴进行防御并大声质问。”


小北称,彼时男子的口齿表述咬字发声以及肢体行动都十分流畅,无醉倒迹象、没有浓烈酒味,说话表意明确只是内容很碎片化,判断其可能处于某种精神兴奋状态中。


不过,按照小北的说法,该男子最后也并未实施猥亵行为。小北先是多次高喊“妈妈,救命!”意图震慑对方提醒其家里有人并喊醒隔壁室友,隔壁有声音后小北又套上衣服快速拿手机对准男子。“当隔壁传来开门声,他突然蹲下缩在门后表现出醉汉神志不清及受害者姿态开始胡言乱语。随后室友进来帮我报警。”


为何男子可以在半夜畅通无阻地闯入小北房间?对此小北解释称,自己家门之前有故障,门把手被掰断了,中介一直没来得及修;而楼下防盗门即使是反锁状态也是一撞就开;同时由于前一天晚上自己通宵工作+追剧,并没有维持往常休息时反锁卧室门的习惯。


目前,德云社方面已确认该男子为前旗下艺人陈霄华。在情况说明中,德云社提到,6月26日,德云社经陈某朋友处电话得知陈某于6月25日凌晨酒后擅自闯入他人住宅并被警方带走的情况,且当时德云社与陈霄华已无法取得直接联系。26日下午,德云社接到警方协助调查电话并积极给予配合,进而可基本确定陈霄华涉嫌擅闯他人住宅。


德云社已向陈霄华发出《辞退通知》,要求其不得再以任何德云社艺人的名义进行任何行为、开展任何活动,不得在任何场合表演或使用德云社拥有著作权的相关作品,且不得继续使用在德云社工作期间的艺名。


资料显示,郭德纲在2015年5月公布了第一批霄字科学员名单,共26名。而在2020年年底郭德纲的相声专场演出中,其中的六位霄字科成员已通过了拜师仪式,成为了德云社正牌成员,陈霄华就是六人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6月15日,陈霄华刚刚公布恋情,其不仅在微博上发出了女方的照片,还写下“意外之喜,余生守护你了”的文案。


图片

不过,雷达财经6月27日再搜索陈霄华微博时,相关内容疑似已被删除。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耀军向雷达财经表示,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四条规定:一般的猥亵违法行为,处十五日以下的拘留。但如果行为人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他人的,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的规定,构成强制猥亵罪。


“本案当中,陈某在凌晨时分,非法侵入他人住宅,赤裸身体进入受害人独居的房间,语言中含有猥亵的意思表示,其行为可能涉嫌构成强制猥亵罪。如果陈某的行为构成强制猥亵罪,应当属于犯罪的未遂,其依法可能被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德云社艺人频繁“塌房”


“德云社在管教陈霄华上是否存在失职行为?平时是否缺乏应有的教育?这样的疑问主要是因为近年来德云社旗下不时地出现问题艺人。”人民网评论指出。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自2019年来,德云社旗下已有多人被曝存在“失德”行为。


张云雷是德云社著名相声演员,曾凭借一首《清水探河》被观众熟知,然而2019年,其却被曝演出中把汶川、玉树发生的地震当做包袱。不仅如此,张云雷还曾在表演中拿慰安妇说事,这一用历史伤痛当做笑料的行为引发了紫光阁等官媒的注意。


2019年7月,青岛文化市场行政执法局也对张云雷、杨九郎二人《大长寿》相声节目危害社会公德内容进行了查处,作为演出举办单位的天津华娱天橙文化公司被吊销许可证,德云社也被责令公开道歉,对张云雷、张九郎进行批评教育并进行严肃处理。


同样是在2019年,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突发脑溢血,其妻子遂在水滴筹上众筹100万,其中手术费15万,其他用于后期请护工、租房子、定期做理疗等。


然而网友很快扒出,在北京有一辆车、两套房产和医保的吴鹤臣,却在众筹时勾选了“贫困户”标签,且吴鹤臣妻子还在其生病后换了华为P30 pro的手机,并说房子不能卖,家里有人需要车不能卖。该事件引发热议后,水滴筹一度将该项目关闭。


2021年,德云社再次在网络上掀起了一波“吃瓜”高潮。


5月,一位自称德云社相声演员靳鹤岚女粉丝的网友爆料靳鹤岚婚内出轨,其在网络上发布了靳鹤岚一丝不挂睡觉的图片,并声称靳鹤岚一直通过微博私信与自己聊天,还在妻子结婚纪念日后去酒店找自己。之所以现在曝出来,是因为时至今日其才得知靳鹤岚的对象不止自己一个。


9月,德云社年仅19岁的于子淇被一女子曝出在和自己交往之前就有女朋友,且在和自己交往期间还曾经出轨睡粉丝。


2022年初,与德云社张九南在闹离婚的妻子发文称,2016年结婚至今,张九南对自己家暴20余次,期间有13次报警记录;且张九南在婚姻存续期间,多次出现出轨行为,仅女方知道的就有10多次,多是在外出商演期间,与女孩同住,甚至在自己上班时,张九南也会把女孩带回家中。


“只要我们发生一点意见不合,张九南就对我动手,他的朋友们都看到过只不过碍于面子不敢站出来说。”


不过,目前这些曾经发在微博上的举报记录均已被张九南前妻删除。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5月20日,张九南再遭举报。一位自称是在张九南离婚后与其恋爱的网友称张九南“玩弄感情,出轨惯犯”,曾将所有过错推到前妻身上博取自己同情,并表示自己在看到张九南被拍与其他女生约会后,才发现张九南同时在约着好几个女生。


除此之外,2021年11月德云社王九龙还被拍到在与友人聚餐后径直走向路边花坛随地大小便,随后不洗手吃零食还嗦手指头。


德云社一度估值20亿,线下演出受疫情影响停滞


公开资料显示,德云社成立于1995年,是中国最著名的大型专业相声社团之一。不过,作为传统文化的演绎者,德云社更为业界所关注的反而是其独特的商业化路径以及强大的吸金能力。


2013年前后,随着网红经济、粉丝经济、互联网经济等新型流量经济呈现出爆发式增长,德云社也开始在《今夜有戏》、《笑傲江湖》、《我为喜剧狂》、《欢乐喜剧人》等综艺中崭露头角。


通过重点打造个人IP,进军影视业并拓展演艺周边服务的养成模式,德云社的“名角”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这也推动了德云社演出收入的提升。各地的德云社演出几乎是一票难求,100元的“纲丝节”门票被黄牛炒到四千,仍然有众多拥趸疯抢。


除演出外,德云社还打造了餐饮品牌“德云红事会馆”、服装品牌“德云华服”、“德云制衣坊”、以及业务涵盖电商及票务运营的德云商城等衍生业务。


而与饭圈文化的融合,更是将德云社推上了新的高度。


2018年,因为一首《探清水河》,张云雷意外在抖音上走红,外表俊秀的他成为德云社最受粉丝追捧的相声演员。从线下的接机送机、演出观看到线上粉丝打投、轮播做数据,张云雷在以“流量小生”身份出圈的同时,也让德云社尝到了粉丝经济的甜头。


2019年开始,张云雷除了说相声,还拍杂志、上综艺,出品自己的音乐EP,并与多家美妆品牌达成合作。自此开始,德云社逐渐形成了一套属于自己的“云鹤九霄”练习生体系。


2020年8月,德云社自己孵化的“男团综艺”——《德云斗笑社》横空出世,节目中才第一次给郭德纲表演相声的秦霄贤,至当年11月已登上4档综艺,还成为了豪车品牌玛莎拉蒂的合作明星。


与此同时,“德云女孩”们也应运而生,她们的动员、号召能力丝毫不输“爱豆”粉丝。在此背景下,德云社已经演变为新一代“造星工厂”。有报道称,2016年就有投资机构给出德云社15亿的估值。2020年,该估值一度上浮至20亿。


作为德云社创始人,郭德纲也建立起属于自己的资本版图。


企查查资料显示,郭德纲共计在8家公司持股。其中,注册资本最多的是北京德云社影视制作有限公司,注册资本达5000万。


图片

相比郭德纲,其妻子王惠名下企业达12家,数量上超过郭德纲。


其中,王惠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北京德云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出品了《三笑之才子佳人》、《祖宗十九代》、《欢乐喜剧人》、《相声大电影之我要幸福》等影片。


不过,如今德云社也正面临诸多挑战。


一方面,近两年德云社旗下多个艺人负面舆情持续发酵,一定程度上已经让德云社尝到了被流量反噬的滋味。虽然德云社针对这些“塌房”艺人已经做出了停演处理,但这似乎并没能杜绝类似现象的发生。


“人无德不立。对于公司来说,也需要把道德放在重要位置。德云社真得好好自我检视了。”人民网就在陈霄华事件后评论称。


另一方面,疫情的反复也让线下演出举步维艰。根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数据,预计至今年3月底,全国取消或延期的场次约9000场。而郭德纲也曾在去年对话中新经纬时表示,德云社几场大型商演被迫推迟或取消对公司的经营影响“挺大”。


“我们这行就是以演出为生,就跟街头卖艺是一样的,演一天挣一天的饭钱,今天不演,今天就没有钱可挣,就这么简单。”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雷达财经
318文章
·
0评论
·
0粉丝
把脉公司全方位,扫除雷点,发现价值!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