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当内陆“洼地”不安现状

2022-05-25 11:28:36
螳螂观察
关注
2022-05-25

湖南:从中部洼地,到开放高地

2.jpg


来源 | 螳螂观察   文 | 易不二


盯着内陆开放高地这个建设目标,中部六省都在争相发力。

中部地区覆盖湖北、湖南、河南、安徽、江西、山西六省,拥有10.7%的国土面积,26.6%的常住人口,是中国经济版图中承东启西,联接南北的“腰板”。

从2009年国务院出台中部崛起规划,并在第一个十年的节点上,取得了重大发展成绩后,如今在高质量发展战略的引领下,中部六省正在加速对外开放,不断扩容朋友圈,拉动GDP高速增长。

据海关总署数据统计,2021年全年,我国进出口贸易规模达到了39.1万亿,同比增长了21.4%。按照2021年全年进出口总额,中国贸易十强省份中,中部六省占座3席,依次为:河南、安徽、湖南。

没有列席的湖北,尚处于疫情重创的恢复期。但湖南以比上年增长22.6%的成绩,进入了十强榜单,使得中部加速崛起又有了新看点。

与其他中部省份相比,近年来,湖南对外开放的水平,称得上突飞猛进。“十三五”期间,湖南省进出口总额年均增长21.7%,增速居全国第一,总量连续突破“234”千亿大关。

2021年,湖南省进出口总额更是达到5988.5亿元,首次逼近6000亿元关口。

湖南是怎样一步步加速对外开放的?而湖南“年年刷新”的对外开放成绩,在中部地区内陆开放高地争夺赛中,又会带来怎样的变局?

找老天爷抢饭吃

身处内陆,要想更多地连接外部,除了有先天性“老天爷赏饭吃”的通江达海地理位置,后天立体化交通网络的构建更是必不可少。但很多靠搭建交通挣得的“后天优势”,却又必须靠“先天条件”来决定。

可以说,地理位置不仅决定了一个省份在经济发展中的起跑线,更是限定了其发展速度。

在这一点上,湖南的处境只比山西好一点,和江西差不多,“天生”天花板就比别人低,需要自己找“老天爷抢饭吃”。而河南、安徽、湖北三省,算得上是“老天爷赏饭吃”的命。当然,东部地区那叫“老天爷追着喂饭吃”。

河南地理位置的优越性,贯穿古今。这也注定了郑州能靠东西贯通、南北纵横的“米”字铁路网络拿下“中国铁路心脏”的称谓。截至目前,郑州是中国铁路线路最多、规模最大、覆盖最广的交通枢纽城市。其中,郑州枢纽中的郑州北站、郑州北编组站,是亚洲最繁忙的铁路客货运枢纽编组站。

而靠着广袤的中原腹地的优势,郑州除了是铁路运输枢纽,还是全国公路、航空主枢纽城市之一。目前,郑州有11条过境高速与162条航线。郑州的两个半小时航空圈,能覆盖全国九成的人口数量。

这也是为什么,郑州能成为全国最大的贸易集散地之一。

河南的交通优势,湖北并不羡慕。尤其是在高铁兴起后。

武汉地处长江黄金水道与京广铁路大动脉的十字交汇点,历来被称为“九省通衢”之地,是中国内陆最大的水陆空交通枢纽。

汉江与长江穿城而过,切割出隔江鼎立的武汉三镇,也催生了连通南北、维系四方的航运。从武汉出发,可西上巴蜀,东下吴越,向北溯汉水而至豫陕,经洞庭湖南达湘桂。武汉航运交易所是继上海、重庆、广州后成立的中国第四个航交所。

高铁兴起后,所有开通高铁的城市,都加入了武汉“7小时可达朋友圈”。其中,武汉与武汉城市圈“1小时可达”、与长江中游城市群其他城市“2小时可达”、与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成渝城市群城市“5小时可以”。

河南、武湖北的铁路交通已经发达到这个程度了,但意想不到的是,全国高铁运营里程排行榜上,安徽才是多年排名第一的省份。直到2021年底,赣深高铁的通车运营,安徽才被广东超越,居于榜单亚军。

安徽虽然没有位于中原腹地,但地处长江中下游平原,平坦的地势十分有利于修桥铺路。从而,安徽目前的运营铁路里程有2399公里,高于河南的1886公里、湖北的1679公里。同时,长江、淮河流经安徽,使得安徽境内遍布大型内河港,比如合肥港、安庆港、蚌埠港等,水运四通八达。

所以,不管是连接江浙沪,还是贯通中部其他城市,安徽都得享便利。这也是为什么,合肥都市圈能够同时加入长江中游城市群与长三角城市群,成为长江中下游一体化的粘合剂。

对比河南、湖北、安徽三个兄弟省份的天生好命,湖南所处的地理位置,唯一能拿出来说说的,也只有比江西鄱阳湖小一点的洞庭湖。

作为长江流域重要的调蓄湖泊,洞庭湖是湖南的“母亲湖”,南和西接湘、资、沅、澧四水及汨罗江等小支流,由岳阳市城陵矶注入长江。这也就使得湖南有了“长江八大良港”之一的岳阳城陵矶,唯一一个能通江达海的港口。

好在,新中国成立后湖南株洲成为了首批重点建设的八个工业城市之一,这也就有了京广铁路和沪昆铁路在株洲交汇,让株洲成为了中国重要的“十字型”铁路枢纽,一度与郑州齐名,称为“北郑南株”。

紧接着,在全国高铁网络铺开的时候,长沙又开始建设湖南高铁枢纽,并与株洲、湘潭一起融入“长株潭一体化”。

其实,湖南的地形地貌非常复杂多样,有山地、丘陵、平原等都有,但株洲的崛起让湖南深刻认识到交通网络对经济发展的拉动作用,从而,一路开山架桥,湖南干出了2137公里的高铁运营里程,截至2021年,位列全国第六,中部第二。

与此同时,对外的交通触点也同步增加。长沙黄花国际机场现已开通定期航线200余条,可通往中国一百多个(包括台湾、香港)大中城市,和全球40多个城市,成为湖南对外开放的主要门户和中国民用航空干线的重要枢纽。

更值得一提的是,湖南已经有了长沙、怀化、株洲、衡阳4个开行中欧班列的城市。据湖南省商务厅的统计数据,2021年,湖南共开行中欧班列1072列。其中,长沙共计开行1030列,跃升为全国仅有的5个中欧班列年开行量达1000列的城市(地区)之一,排名全国第四,连续三年稳居全国第一方阵。

搞交通基建、争开放资源,一步一步缩小与世界的距离,这才有了湖南一路突飞猛进的对外开放水平,位列全国贸易十强省的成绩。

内陆不保守

交通基建搞得好,是湖南拥抱开放型经济的必要条件。但并没有地理优势的湖南,能拿到如今的进出口贸易成绩,其实经历了很长时间的探索与学习。

岳阳城陵矶的涛声,回响着湖南对外开放最早的探索。

1898年,总理衙门以“以裨商务”为由,奏请光绪添设湖南岳阳(当时称岳州)为通商口岸,光绪批阅“依议”。湖南正式拉开了对外开放的序幕。

之所以选岳阳,是因为在“黄金水道”万里长江之上,有“长江三大名矶”:湖南岳阳城陵矶、安徽马鞍山采石矶、江苏南京燕子矶。而城陵矶位于洞庭湖与长江交汇处,南贯三湘,北控荆汉,是湖南水路通江达海的门户,也是中国最大的内陆港。

因此,从成为通商口岸开始,岳阳城陵矶就百舸争流,万商云集。

潮汐百年守洞庭,涛声依旧护三湘。如今,全球的眼光开始投向中国中部,焕新为现代化的港口的城陵矶,承担起了湖南对接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打造长江中游综合性航运物流中心、内陆临港经济示范区的重任。

湘南三市打开“南大门”,是湖南拥抱开放型经济最初的勇敢。

湖南紧邻广东,但千百年来,横亘在湘粤边界的南岭山脉,阻挡着湖南与广东这一沿海省份的经济联系。

直到改革开放掀起了经济飞速发展的滔天大巨浪,广东大肆兴业办厂,湖南人开始翻过南岭南下打工,湘粤两地的交流才频繁起来。

1987年,国务院决定将广东设立为综合改革试验区,一纸批复推动了广东在改革开放中先走一步,加快了广东省经济和各项事业的发展。

湖南看在眼里,学在心里。1988年,《关于加速湖南开放开发的请示》呈送了中央。不到一个月,湘南改革开放过渡试验区正式成立。湘南三市打开了湖南的“南大门”,带动全省走向进一步的开放。

正是打开“南大门”这最初的勇敢,湖南才在沿海产业向中西部地区转移的浪潮中占得了先机。2011年,湘南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正式获批,成为第四个国家级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这是继皖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获批之后,中部第2个获批的国家级产业转移示范区。

产业转移的重大发展机遇,湖南就此抓住。在湖南打造内陆开放高地的进程中,湘南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将成为中部地区承接珠三角、大湾区产业转移的新平台。近年来,湖南第一大外资来源地就是香港,而第一大内资来源地就是广东。

自贸区的正式获批,为湖南链接全球注入最强的决心。

如果岳阳城陵矶、湘南改革开放过渡试验区、湘南湘西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是湖南在对外开放道路上不断探索的缩影。那么,中国(湖南)自由贸易试验区的获批,则意味着,湖南已经走在了向更高质量、更深层次,与世界经济更宽领域、更深融合的开放高地新征程,给湖南拥抱全球、融入世界开了“直通车”。

从近的来看,获批自贸区的长沙、岳阳和郴州三座城市,均位于湖南重点打造的“岳长株潭衡郴战略新兴产业承接带”,能进一步拉近湖南与大湾区在制造业上的转移关系。为此,湖南一手推进了湘南湘西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的建设,一手发布了《湖南省对接粤港澳大湾区实施方案(2020-2025年)》,为大力承接大湾区产业转移做准备。

从远的来看,在中非经贸博览会已经落户湖南的优势下,自贸区获批后,建设中非经贸深度合作先行区成为了自贸区的三大战略任务之一,能助力湖南形成中非地方经贸合作新高地,构建特色差异化自贸区发展模式,并全面推动中非合作高质量发展。这是其他中部省份所不具备的优势。

没有河南的中华腹地位置,没有湖北发达的水系,没有安徽广袤的平原,还被群山层层挡路。但就是在没有地利的条件下,湖南将天时、人和两个因素发挥得淋漓尽致,一步一步改写了“内陆保守”的现状,实现了“开放崛起”的跨越式发展。

紧握制造业抓手

“十四五”规划明确了“改革开放迈出新步伐”是经济社会发展主要目标。

内陆开放高地,归根结底是以改革促开放,扩充更大的发展“朋友圈”;以开放促改革,提升更高的经济“含金量”,并进一步推动城市功能和产业分布实现新格局,提升城市的国际化水平。

中部六省的进出口贸易数据在全国都能独领风骚,归根结底是在长江经济带、中部崛起等国家战略的积极推动下,沿海地区产业转移、创新研发基地相继在中部落地,以及自贸区与中欧班列的联动助推外向型经济高速增长,让中部地区迎来了新一轮的发展机遇。

其中,先进制造业是中部地区建设产业转移制造带,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这也是湖南能够利用好交通基建,一步一步加强与“外面的世界”深层次联系的根本原因。

2021年,湖南省的制造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为27.7%。39个工业大类行业全部盈利;规模以上高技术制造业增长21%;100亿元以上项目开工19个;高新技术企业突破万家;新增全国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162家;净增“四上”企业880家;三一重工、华菱集团有望进入世界500强。

其实,在2016-2020年期间,湖南工业经济就一直稳中有进,制造业的高质量发展也成效明显,形成了工程机械、先进轨道交通装备、航空动力等三大世界级产业集群。

其中,工程机械产业集群在2019年、2020、2021年连创新高,三一重工、中联重科、铁建重工、山河智能入围全球工程机械制造业企业50强;轨道交通装备产业集群是该领域全球最大的产业集群,拥有全国该领域唯一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电力机车产品占全球市场份额27%,居全球第一。航空动力产业集群主导产品国内市场占有率75%以上,第四代涡轴、涡桨发动机填补国内空白,飞机起落架及机轮刹车系统进入国产大飞机配套系统。

在湖南获批自贸区的时候,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表示,湖南装备制造业积淀深厚,能够与其他新增和扩区的自贸区,“通过科技创新从源头上补链强链,依靠产业链集成创新进一步稳链固链,提升产业链供应链先进性、稳定性和竞争力”,为加快形成‘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开展有益探索”,“有利于推动形成全方位、多层次、多元化的开放合作格局,打造国际合作与竞争新优势”。

一个更加开放的湖南,又将如何推动产业发展呢?

中央、国务院对湖南自贸试验区的战略定位,就已经做了湖南产业发展的顶层设计:着力促进制造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支持先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打造有地方特色的改革开放新高地。

对于湖南来说,这将更加强化其对接大湾区产业转移的优势。

需要指出的一点是,在对接大湾区产业转移上,湖南还有一个兄弟竞争者:江西。

随着赣深高铁的通车,江西与大湾区之间的时空距离被大大缩短。除此之外,在湖南获批自贸区之前,江西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获批。这使得本就“家里有矿”的江西,对大湾区制造企业转移的吸引力变强。

在这种情况下,湖南对外开放的加速度,能够进一步夯实先进制造业的优势,加快制造业的智能化转型,从而以更具竞争力的产业基础,获得沿海高精产业转移,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当然,中部省份对内陆开放高地的争夺,归根结底也是以良性竞争推进中部地区加速崛起与开放,日益发挥中国乃至世界经济版图的“桥头堡”作用。

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数据显示,“十三五”时期,中部地区经济年均增长达到8.6%,增速居东部、中部、西部、东北四大板块之首。

这一增速,将“中部洼地”逆袭为“开放高地”的湖南,当有首功。

如今,“十四五”已经以中部六省总量达到250132.5亿元的GDP成绩开局。随着各省迈向内陆开放高地的脚步愈发稳健而疾速,中部地区也正在成为全国经济高质量发展与区域协调发展中坚力量。

湖南,必有下一个新看点。

参考资料:

《开放潮涌逐浪高——湖南加快“开放强省”建设走笔》新湘评论

《湖南“再积一分”,江西追得上吗?》城市进化论

《湖南从内陆腹地加速迈向“开放高地”》人民网

《GDP增速十强中部占4席,中部崛起又有新看点》第一财经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此内容为【螳螂观察】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泛财经新媒体。

•微信十万+曝文《“维密秀”被谁杀死了?》等的创作者;

•重点关注:新商业(含直播、短视频等大文娱)、新营销、新消费(含新零售)、上市公司、新金融(含金融科技)、区块链等领域。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螳螂观察
830文章
·
0评论
·
3粉丝
深度观察、灰度表达。左拎新消费、右扯新商业,横批未来科技。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