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安水务挪用债券募集资金,干啥了?

2022-04-15 10:58:23
债市观察
关注
2022-04-15

深交所对巴安水务出具了书面警示。

巴安水务挪用债券募集资金,干啥了?

作者 | 丁一  来源 | 债市观察

本该用来偿还巴安水务借款及补充资金的“17巴安债”,因未严格按核准用途使用募集资金,近日,深交所对巴安水务出具了书面警示。

屋漏偏逢连阴雨。4月12日,因个人原因,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创办巴安水务的张春霖,申请辞任副董事长及董事的职务。在此之前,该公司及张春霖因涉嫌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此次张春霖辞职又是否与遭调查有直接关联?对此,巴安水务回复称,立案调查目前还没有出具结果,副董事长辞职与此无直接关系。

雪上加霜的是,近年公司业绩下滑、资产负债率攀升,巴安水务如何破局?

“17巴安债”困局

巴安水务至今仅存的唯一一只债券“17巴安债”,经历可谓是一波三折。

披露信息显示,17巴安债发行于2017年10月,发行规模 5 亿元,期限为5年,年利率6.5%,资金用途为偿还巴安水务借款及补充资金。2020年9月17日,上述债券持有人在存续期第3年末均选择了回售。

2020年10月份,巴安水务却提示“17巴安债”可用资金无法覆盖兑付所需资金,因此仅兑付了约1.32亿元。

评级方面,中诚信将巴安水务的债项评级从AA降至BB,此后公司经营出现恶化,该债券又被降为C级。

巴安水务挪用债券募集资金,干啥了?

图片来源:中诚信评级

债券违约与巴安水务易主落空或也有些许关系。

2020年9月份,巴安水务拟向珠海水务环境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水务”)转让股权,双方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及《股份转让协议》。协议一旦生效,巴安水务的控股权将发生变更。

除此之外,珠海水务还拟认购“17巴安债”的持有人申请回售的3亿元债券。这意味着,如果巴安水务易主顺利,那么“17巴安债”的回售兑付资金也将由珠海水务认购兑付。

但人算不如天算,最终投资者等来的是巴安水务易主“落空”的消息。

截至2021年8月31日,尚未兑付的“17巴安债”本金金额2.7亿元,利息金额为1254.9万元,合计2.83亿元。

一直到2021年10月中国银河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出手,从“17巴安债”各持有人处收购全部剩余“17巴安债”本息金额,成为“17巴安债”的唯一持有人。巴安水务称,截至目前,该债券剩余兑付款均已处置完毕。

从违约开始,这只债券就透着些许诡异。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20年6月底,巴安水务账面尚有货币资金3.6亿元,而仅仅在四个月之后,发生违约时只剩6152万元,其中5000万元还是来自张春霖的财务资助,剩余3.5亿元货币资金,究竟去哪里了?账上是不是真的有这笔钱?

答案从深交所《关注函》中或可窥见端倪。

隐秘的交易

“17巴安债”违约之后,巴安水务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关注函》中,监管机构要求巴安水务补充说明自2020年7月1日以来货币资金大幅减少的原因、公司与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的资金往来情况以及是否存在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情形。

值得注意的是,这封《关注函》还特别提及了江西省鄱湖低碳环保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鄱湖环保”)和北京龙源环保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源环保”)两起关联并购案。2018年和2019年,巴安水务分别以8850万元、4.606亿元的交易作价收购鄱湖环保30%股权和龙源工程49%股权。

鄱湖环保的股东,分别是上海应肃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应肃环保”)、南昌巴安博宁环保产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巴安博宇”)。

巴安博宇是巴安水务、上海博纳世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基金管理人)于2017年8月共同成立的产业基金,并在该年末收购了鄱湖环保70%的股份,而应肃环保是巴安水务的实控人和总经理共同成立的公司,于2018年4月从江西省城建投手上以作价7800万竞得鄱湖环保30%股份。也就是说,这两个股东本就和巴安水务有关联。

巴安水务挪用债券募集资金,干啥了?

图片来源:安徽省产权交易中心

2018年11月,巴安水务公告从应肃环保购入鄱湖环保30%的股份,作价8850万,短短半年,净赚1050万元。

再追溯下去,就会发现应肃环保并不简单。

早在2017年1月,国电科环(1296.HK)就公告称以3.85亿的价格,出让龙源环保51%的股份,买家即应肃环保。

到了2019年12月,应肃环保作价4.6亿将龙源环保49%的股份卖给巴安水务。剩下2%的股份是在2018年,应肃环保转让给了龙源环保现在的大股东。

更值得一提的是,在并购之前,张春霖和巴安水务总经理王贤,分别持有应肃环保90%、10%出资额,并分别担任应肃环保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监事。通过此次收购,两人获利4.6亿元。

加上收购鄱湖环保,这两笔曲折离奇的关联交易,就花掉巴安水务5.5亿元资金。

另一方面,截至2021年,巴安水务参股子公司54家,半年报显示对净利润影响达10%以上的参股公司高达41家。其中,营业收入为0的公司有26家,负净资产的子公司有9家。

这些公司大多数为工程建设类子公司,没有承包项目的时候营业收入为0或许可以理解。但如此之多的负资产子公司,不由得令人生疑。

亏损扩大

巴安水务创建于1995年,员工近一千人,公司主营业务涵盖工业水处理、市政水处理、固体废弃物处理三大板块,是一家从事环保能源领域的运营服务商。

2011年是水处理行业的黄金发展期,巴安水务在这一年成功上市。之后,巴安水务发展迅猛,2012年,其营业收入大幅提升126%至3.62亿元,业务模式也从总承包向投资建设转变,并进入大型市政环保领域。

2013年,巴安水务营业收入增长24.73%至4.51亿元。2014年,巴安水务营业收入回落至3.51亿元,但全年订单合计近30亿元,是该营业收入的8.55倍,展现了良好的业绩增长潜力。

上市之初,巴安水务的经营相对稳健,各年度也保持盈利。但近年来受市政工程、海绵城市及工业水处理板块收入下降影响,巴安水务营业收入大幅下滑,经营性业务利润亏损扩大,利润出现大额亏损,盈利能力大幅下降。

资金高度紧张的情况下持续对外投资,是巴安水务最近几年来的常态。

2016年以来,巴安水务几乎以半年一家的速度进行海外公司收购。据不完全统计,巴安水务先后收购市政水处理、工业水处理领域固液分离专家——奥地利KWI集团、控股拥有先进纳米平板陶瓷膜技术、德国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上市企业——ItN Nanovation AG。

2020年报显示,巴安水务累计对KWI公司商誉减值计提了0.32亿。ItN和SWT则持续亏损,累计亏损分别约为0.7亿和0.6亿。

这些并购举动使得巴安水务负债攀升、投资性现金流大幅流出,其中2016年投资性现金流净流出额高达4.91亿元。伴随着环保领域市场的恶化,巴安水务的业绩持续承压。

2021年业绩预告显示,巴安水务亏损继续扩大,预计亏损5.7亿元至7.3亿元,而2020年同期亏损为4.7亿元。

巴安水务挪用债券募集资金,干啥了?

图片来源:业绩预告

截至2021年三季末,巴安水务总资产为52.06亿元,总负债34.47亿元,净资产17.59亿元,资产负债率66.22%,相比于2020年末的65.2%,又创下了历史新高。

分析债务结构不难发现,巴安水务主要以流动负债为主,金额高达30.59亿元,高于2020年末的24.52亿元。具体来看,主要为应付账款和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其短期负债合计12.76亿元,占总负债的89%。

银行授信方面,截至2020年末巴安水务已无可动用授信额度,可见其财务弹性欠佳。

身陷漩涡中的巴安水务如何走出困境?欢迎留言发表你的看法。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债市观察
212文章
·
0评论
·
98粉丝
债券市场最具影响力的新媒体平台。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