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fer3》热播背后,从医学生到医生有多难?

在医学生漫长且艰辛的求学时光中,医学教育能否支撑这份热爱?

作者/张子悦 来源/蓝鲸财经

《令人心动的offer3》开播以来已经多次冲上热搜。

从医学专业,到陶勇、毛不易、周深等嘉宾的医学专业背景,再到学历、专业度等质疑,相关话题迅速吸引了网友目光,也展示了医学生漫长学习生涯、医生高强度工作的日常。

动辄十几年的求学时光、不分上下班的生活、巨大的学习科研压力……“学医难”再次通过综艺展现在大众眼前。要成为一名医生到底有多难?瞄准这一需求,医学教育行业又衍生出了哪些商业模式?而在“互联网+教育”流行的今天,医学教育会有新的可能吗?

“劝人学医,天打雷劈”

“你觉得当医生苦吗?”

当实习生在面试中碰到这个问题时,他们毫不犹豫地点了头。医学生刘畅考上大学后给家人打电话,爷爷只对她说:“孩子,学医很苦,也很清贫,你真的准备好了吗?”即使现在已经攻读博士后,回忆起来,她仍忍不住心酸落泪。

近年来,不少医疗题材的电视剧热播,观众也被剧中的医生形象圈粉。他们大多学识丰富、年轻有为、生活优越、光鲜体面,还有一双起死回生的妙手。

而现实中的医生呢?节目中,我们看到医护人员往往全年无休且要随时待命,工作之余还有数不清的专业培训、学术讨论及科研项目,背负着巨大的学习压力。即使已经成为主治医师的周东锴,也会在门诊时被主任医师随机提问抽查。就像浙大二院心血管内科副主任医师董樑所说,“医生没有上班和下班的区别,如果要拿一句话形容,就是没有最忙,只有更忙。”

安徽一手术室外,医生累倒喝葡萄糖

除此之外,还有他们往往不能创造奇迹的现实。陶勇在节目中说:“过去人们错把巫术当医学,现在人们错把医学当巫术。”由此引发的一系列医患矛盾和心理压力,是摆在医生面前的风险。

大概是因为这些原因,每到高考志愿填报季,一句流行语就会响起“劝人学医,天打雷劈”。调侃背后,是医学专业学习难度大,医生培养难度更大的现实。而从医学生到医生,一字之差,意味着多少距离?

学历是第一道关卡。目前,我国省级医院基本学历要求达到博士、硕士,地市级医院至少也要求是硕士。对有志于进三甲医院的学生,博士学历几乎是入门门槛。现实压力下,大部分医学生从踏入大学校门开始,就认准了读研读博的路径。

那读研需要多久呢?大部分专业最短6年就能拿到专业硕士学位,即使是学业硕士,培养时长也不会超过7年。但医生远不止如此,眼下,我国医生人才培养实行“5+3+X”制度,即“5年临床医学本科教育+3年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2至4年专科医师规范化培训”。也就是说,即使医学硕士毕业后直接工作,也需要10-12年才能成为医生。若是考研或者住培结业考试不顺利,学习战线将再次被拉长。

本科医学教材丨图片源自网络

如果选择读博,则又是重重困难。按照“5年本科、3年研究生、3年博士”的模式,拿到医学博士平均花费的时长为11-12年。即使本硕博连读且就读纳入专科医师规培试点的临床专业型博士学位,也至少需要8年才能毕业。

而拿到博士学位,医学生就能顺利进入三甲医院了吗?答案是未知的。据陶勇介绍,要成为三甲医院的医生,需要通过四道关:初筛简历——复筛简历——面试——笔试和心理测试。以朝阳医院为例,每年报名人数大概为70-80人,复筛简历淘汰90%的报名者,只选择7个人参加面试、笔试、心理测试,最终仅录取1人。

陶勇医生介绍三甲医院招录丨图片源自网络

换句话说,一个医学生若18岁开始读大一,即便一切顺利,也要经历平均11年医学学习,将近30岁才能勉强开始职业生涯。这个时候,同龄人可能已经娶妻生子,过上了稳定的生活。而就当下医学专业求职竞争激烈程度而言,付出这么多却不一定能得到想要的结果。

因此,即使一路闯关打怪顺利毕业,最终选择穿上白大褂的医学生并不多。数据显示,我国每年培养60万医学生,但真正成为医生的只有约10万人。《柳叶刀》一项研究也显示,在2005年至2015年期间,超过84%的中国医学毕业生最终不会当医生。

易立竞在节目中感慨:“我觉得医生或者即将当医生的人,真的是因为热爱这个职业。其中付出的教育成本、劳动和压力太大了,如果不是因为热爱,很难想象如何坚持下来。”而在漫长且艰辛的学习生涯中,是否有其它力量来支撑这份热爱?

医学教育,曾经辉煌

在临床医生长久的学习过程中,需要大量工具、知识、资讯,这给医学教育机构带来了机会。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医学教育市场规模就达到了669.2亿元。

医生被称为“生命的工程师”,人命关天,医学考核标准自然更加严格,考试难度也随之增大。事实上,医生从学生阶段开始,到从业后的各类职称晋升,终生伴随着考试,这让医考培训服务长期存在巨大的市场,吸引了不少企业入局。

赛道内部有正保远程教育旗下的“医学教育网”、众巢医学、英腾教育等。赛道之外,新东方在线、环球网校、华图教育、中公教育、文都教育等头部教育企业开设了专门的医学频道,医学UGC平台丁香园也在医学考试、医学就业及终身学习上形成了相关产业链。

而随着众巢医学、英腾教育等公司上市,头部企业纷纷展开医学教育布局,资本市场的聚光灯似乎开始打在医学教育身上。

金英杰医学教育创始人赵鸿峰曾对蓝鲸教育表示:“医学教育连接了教育板块和医疗健康板块,所以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只要抓住上游内容,向下游就可以无限地延展。终身的医学教育,这个赛道是多个万亿市场板块的连接者,可以建立大数据中心,给医药行业人才做匹配,延展到就业,未来这会成为企业最大的卖点和核心竞争力。”

隐忧尽显

然而,市场并没有一直朝着期待的方向发展。正保远程的医学教育业务在2016年后发展陷入滞缓,今年3月,这家成立12年业绩却一直不温不火的教育公司宣布完成私有化退市。曾收购英腾教育51%股份的中国高科,业绩接连下滑,持续亏损。而主打医考培训的金英杰,至今投融资仍停留在2016年的5000万B轮融资。

医学教育赛道不仅始终没跑出独角兽企业,反而隐忧开始显露。

专业门槛高是最大的限制因素。由于专业难度大、师资培养困难、培训成本高昂等原因,资本很难进入院校教育和继续教育板块。“医学行业中尤以临床类专业门槛高,但凡涉及临床类专业,一般只能依托临床教育基地进行,资本很难进入,因此医学教育市场里很难看到校企合作或课程共建。目前拿到融资的企业大部分挤占在医考培训里,但这个市场也非常复杂。”合源医学教育总经理周键键曾对蓝鲸教育这样表示。

资本集中争抢的医考培训,市场却十分分散。医考培训包括医师、药师、护士、考研几大热门品类,但医师、药师、护士各自有不同的培养路径和专业方向。仅在医学职称考试中,按等级和专业就可以划分出超过一百个专业。

如果定位于全领域,企业则直接面临高昂的流量成本和交付成本,很可能没有一个能做起来。而如果聚焦于某个或某几个专业,企业则要面对因过分垂直而市场规模有限的问题。

参培率低也是不能被忽视的问题。今年8月,教育部在对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第8780号建议的答复中指出,医学教育的本质是精英教育,医学教育要停中职、控高职、稳步发展本科,提高生源质量。医学专业向来是高分生源聚集地,对于学习力强的高分学生,可能并不愿意,也不需要参加额外考试辅导,这让医学教育的市场再多了一重不确定性。

此外,政策影响也是医学教育行业需要考虑的。“我国医疗制度以公立医院为服务主体,医师以单点执业为主流,顶级人才多在体制内,单一资本价值对行业人才的吸引力不足。而且医学专业大部分是国控专业,对行业准入有着天然制约。政策对医学教育市场有着主导作用,对政策的研究应该是每个医教企业的必修之课。”周键键向蓝鲸教育表示。

尽管医学教育市场眼下仍处于“小而美”的状态,行业痛点似乎也未得到解决,但新风仍在吹来。11月15日,北京证券交易所开市,医学教育信息化企业数字人跻身首批81家上市公司之一。今年2月,互联网医学教育企业众巢医学在美上市,再次引发关注。

“传统医学教学方法成本高,但效率较低。如何提升效率、降低成本,并同时弥补理论与实践的差距,是未来医学教育需要思考的方向。如何实现?我认为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让专业技术与信息技术充分融合、借力发展。”周键键表示。

无论从政策支持上,还是市场需求上看,医学教育都是一个优质赛道。但如何在庞杂的细分市场中找准行业痛点,推进对应的商业模式,目前还并未出现满分答案。而互联网和医学教育的结合或许是答案之一,二者也正向着更深入的方向纵深融合。然而,探索成果如何,还须静待时间和市场检验。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蓝鲸财经记者工作平台
350文章
·
0评论
·
1粉丝
中国最大的财经记者社区,是财经记者写作的重要工具,目前注册记者近4000名,在线率90%以上。平台拥有财经记者写作需要的通讯录、新闻时间轴、线索选题、重要独家、发布会、活动以及通知。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