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椒直播运营主体赴港IPO:高度依赖主播,九成以上收入来自虚拟代币

2021-10-29 09:43:04
柒财经
关注
2021-10-29

因主播动作、言语低俗,花房集团旗下公司曾被多次行政罚款。

图片

来源/柒财经

10月25日,花椒直播和六间房运营主体花房集团公司(下称花房集团)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建银国际、海通国际担任联席保荐人。

今年前8个月,花房集团收入、归属于公司股东的溢利分别为29.6亿元(人民币,下同)、2.32亿元,其中九成以上收入源自直播,即通过向用户销售虚拟代币产生收益。

截至今年8月末,花房集团约有3.72亿名注册用户,其中花椒直播2.07亿名、六间房7730万名,集团累计注册主播1070万名。

值得注意的是,花房集团背靠360、宋城演艺两大上市公司。截至今年8月末,360创始人周鸿祎间接持有花房集团约38.21%的股权,宋城演艺则间接持股约37.06%。

变现渠道单一,依赖虚拟代币销售

在花房集团,花椒直播侧重于移动端,六间房侧重于PC端,两者均以视频直播为主。HOLLA及Monkey则是集团海外视频社交产品,截至今年8月末拥有注册用户8530万名。

截至今年8月末,花椒直播、六间房分别拥有注册主播约1010万名、50万名,其中大部分来自一二线城市,且年龄在35岁及以下。每名活跃主播的平均每天直播时间约为220分钟。

从活跃度看,今年1-8月,花椒直播、六间房平均月活跃用户分别为2950万名、2500万名,前者平均月活跃主播超过20万名。

2018年、2019年、2020年,花房集团分别实现收入19.93亿元、28.31亿元、36.83亿元。今年前8个月,其收入为29.6亿元,同比增长25.21%。

花房集团高度依赖音视频直播业务,2018年、2019年、2020年及今年前8个月,集团自直播服务中产生的收入分别占同期总收入的99.2%、99.6%、99.6%、97.5%。

图片

▲ 不同业务线的收入及占总收入比重

从平台看,2019年、2020年、今年前8个月,花椒直播的直播服务收入分别为21.66亿元、28.26亿元、22.3亿元,占总收入比重均超过75%,其余的直播服务收入来自于六间房。

花房集团的音视频直播业务通过向用户销售虚拟代币产生收益,用户使用虚拟代币兑换虚拟物品及其他服务,并将虚拟物品送给主播。招股书显示,集团几乎所有收益源于虚拟代币。

花房集团其他业务如社交网络、广告、技术服务的收入较少。今年前8个月,其自社交网络服务产生收入7180万元,仅占总收入的2.4%。

柒财经注意到,花房集团自2018年起在花椒直播推出语音直播产品,2019年推出语音应用程序花吱,语音直播服务收入进而高速增长。

2019年、2020年、今年前8个月,花房集团语音直播服务产生的收益分别为1.93亿元、5.23亿元、6.55亿元,分别占同期总收入的6.8%、14.2%、22.1%。

主播成本高,毛利率长期低于30%

招股书显示,花房集团很大程度上依赖主播创作的高质量视听直播及社交网络内容。相应地,主播成本占了集团销售成本的绝大部分。

图片

▲ 花椒直播首页主播

主播成本,即花房集团与主播及主播经纪公司分成的收益,包括虚拟打赏分成、向主播经纪公司支付的佣金及税项。主播可将虚拟物品兑换成虚拟代币,然后按预先厘定的比例兑换为现金。

2018年、2019年、2020年,花房集团主播成本分别为14.87亿元、19.2亿元、24.46亿元,分别占同期总收入的74.6%、67.8%、66.4%。

今年前8个月,花房集团主播成本为19.56亿元,同比上涨26.6%,占同期总收入66.1%,因此推高了同期销售成本,导致毛利率、溢利缩水。

具体来看,2019年、2020年、今年前8个月,花房集团销售成本分别为21.25亿元、26.72亿元、21.4亿元,占同期总收入的比重均超70%。

进而,花房集团毛利率、溢利有限。2018年、2019年、2020年,其毛利率分别为15.1%、24.9%、27.5%。今年前8个月,该财务数据为27.7%,同比下降0.8个百分点。

从利润看,2018年、2019年、2020年,花房集团归属于公司股东的溢利分别为-1.87亿元、1.91亿元、-15.25亿元。今年前8个月,该财务数据为2.32亿元,同比下滑7.93%。

营销开支亦压缩花房集团的溢利。今年前8个月,集团销售及营销开支为3.67亿元,占同期总收入的12.4%。其中,推广及广告费用为3.37亿元。

相较之下,花房集团研发开支较少。今年前8个月,该财务数据为1.32亿元,占同期总收入的4.5%,约为销售及营销开支的三分之一。

另外,在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计量下,花房集团2019年、2020年、今年前8个月经调整净溢利分别为2.11亿元、3.67亿元、2.6亿元,剔除了商誉及无形资产减值亏损以及股份为基础的薪酬开支的影响。

招股书显示,2019年,花房集团完成花椒-六间房合并,确认商誉约24.6亿元。2020年,六间房受疫情影响业绩下滑,集团确认商誉减值亏损17.78亿元。

因主播低俗表演,多次被行政罚款

在招股书中,花房集团在“风险因素”一节中提到,用户及主播的不当行为及不当内容可能会对集团品牌形象、业务及经营业绩有不利影响。

花椒直播、六间房直播内容主要有音乐、舞蹈、脱口秀、户外活动、游戏等,主打娱乐直播。

信用中国显示,2020年以来,花房集团综合联属实体之一北京花房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花房科技)因主播动作、言语低俗等原因,被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三次行政罚款。

图片

▲ 信用中国网站

2020年9月末,花房科技被行政罚款1万元,此事因六间房主播而起:有主播存在整理胸罩及扭动臀部等不雅舞蹈动作,另有主播说了“骚气一点,还是正常一点的”等低俗言语。

今年6月,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再度对花房科技处以罚款1万元,原因是六间房三名主播在直播表演中存在低俗的表演行为,属含有禁止内容的互联网文化产品。

招股书显示,花房集团已为花椒、六间房及HOLLA集团建立独立的内容审查中心。截至今年8月末,集团专门内容审查团队包括逾240名雇员及承包商,负责检测及防止平台发布不当或违法内容。

值得注意的是,花房集团主要股东有周鸿祎、宋城演艺。周鸿祎于2019年加入花房集团,目前是集团董事会主席,截至今年8月末以其拥有多数股权的实体持有集团约38.21%的股份。

宋城演艺则于2015年投资花房集团,截至今年8月末通过控制全资附属公司持股约37.06%。其主要从事主题公园、旅游及文化演艺的投资、开发与运营,旗下拥有杭州宋城、西安千古情等景区。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柒财经
100文章
·
0评论
·
0粉丝
新锐财经消费内容服务机构,深度透析新金融、新消费、新科技等新兴领域。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