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趣用品这门生意有多暴利?养活一个贫困县,龙头企业年入十亿

2021-08-23 11:11:57
野马财经
关注
2021-08-23

隐秘需求撑起1188亿市场。


作者 / 刘钦文  编辑 / 高岩   来源 / 野马财经


食色,性也。

 

以前,性似乎总是一个讳莫如深的话题,任何事情和性沾上了边,总会容易被旁人带些别样的眼光。

 

事实上,无论是单身还是情侣,性需求都必不可少。随着社会对于性观念的逐步开放,针对性需求展开的情趣用品市场也正“妙不可言”,飞速发展着。

 

据艾媒数据中心统计,从2016年的440.5亿元到2019年的1188.7亿元,我国情趣用品市场规模扩大了超过一倍。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投入这个行业,天眼查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共新增4.5万家情趣用品相关企业,增速高达48.5%。


街边成人用品店 野马财经摄


除此之外,成人用品也逐渐从原本的以计生用品为主,逐渐扩展到各类情趣用品。例如硅胶娃娃、震动棒、情趣内衣等。

 

性爱娃娃——“走不出房间的爱情”


前不久,一则#硅胶娃娃误当藏尸房东报警#的话题引起讨论,事件起因是报警人赵先生称,自己偶然发现租客房间里藏有一具“女性尸体”,需要警方尽快到现场处置。

 

经确认,赵先生看到的床下的“女尸”实际上只是一具一比一仿真的硅胶娃娃。网友评论,“简直大型社死现场”。

 

误解的背后,是一个鲜为人知的群体和巨大的市场。据统计,全球实体性爱娃娃市场,从2015年的年销售不足10万个,快速增长到2020年的200万个。

 

性爱娃娃主要分为充气娃娃和实体娃娃,实体娃娃根据材质不同又分为TPE娃娃和硅胶娃娃。号称“娃届小米”的春水堂,是国内实体硅胶娃娃的品牌之一,其从2017年5月开始硅胶娃娃制造工艺的研发,多番试验后直到2020年10月,产品才正式上市,上市后也获得了不少用户的好评。


春水堂硅胶娃娃 野马财经摄


谁在买?据春水堂购买硅胶娃娃的用户画像显示,其消费者以25岁到40岁的单身男性为主,也会有部分已婚的男性。春水堂创始人蔺德刚针对已婚男性的用户告诉我们,“也会有老婆给老公买,为什么?据她说这个事情可以叫缓解掉老婆自身尽义务的压力,给你一个娃娃,别烦我,因为性压力还是一个蛮大的压力,给老公用这个东西就消停了。”

 

做什么用?据春水堂用户分析,大致有三个方面:性工具、恋人和手办。


春水堂提供


性工具是基本需求,占比达到40%。“娃友”燃烧(化名)接近40岁,事业小有所成,但因为疫情妻子被困在台湾,两人分隔两地的时间已经快两年,“人都有需求,我觉得不管是从道德的范畴上来说还是从法律上来讲,一个娃娃要比我自己到外面去搞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要好。”

 

燃烧进入“娃圈”的时间并不久,至今大约三个月左右。但却已经为他们花了不少钱,燃烧前前后后购买过8个娃娃,花费大约2.5万元,均价为3000元左右,这还不包括给娃娃购买衣服等周边的价格。

 

除了满足基本生理需求外,燃烧还有进一层考虑,“说出来不怕您笑话,有一些和太太不好做,或者说她不是太愿意的事情,娃娃也是一个选择。”

 

令燃烧感到很奇妙的是,在一段时间的使用后,除了生理需求,和娃娃也产生了一些情感羁绊,“一开始确实是出于生理需求才购买的,但慢慢的,我发现了除此之外我更希望有人能够陪伴我,他们很安静,不吵也不闹,现在我一想到家里有娃娃在等着我就很开心,不再是空落落的感觉。”

 

“哪怕是走不出房间的爱情,我都觉得很满足了。”燃烧表示。

 

“恋人”便是性爱娃娃的第二种用途,该部分占比同样达到了40%。

 

“男性里面大概有四成会把她当成女朋友,具体做什么?据很多男用户反馈,谈恋爱的时候给女朋友买衣服很少,甚至没买过,也从来没有给女朋友化过妆,但买娃娃之后会经常去网上淘各种漂亮的衣服,以及学怎么做发型,怎么打扮,怎么梳头。我们叫灵和肉,就是情感加欲望,这是第二类人占了四成,当做女朋友。”蔺德刚表示。

 

另一位“娃友”小酷(化名),1994年生人,购买的时候更多是出于陪伴需求。“很孤独。平时吃饭、看电影、玩游戏都是一个人,买了青木(娃娃名称)后,就感觉有个人陪着会好很多,其实买回来到现在我只使用过一次,我觉得她情感上带给我的满足感会更强。”



出于喜爱,小酷也会给娃娃做各种装扮,还以青木为主角编成剧情向故事,分享在娃友平台,收到了许多用户的赞美。

 

娃友平台还会举办摄影比赛等活动,邀请娃友发帖,共同分享和娃娃的故事。



第三种则是把娃娃当成手办,无性也无爱,把它当成一个大手办,等身手办。

 

无论出于何种需求,娃友们撑起了年均200万个的销量,目前,市面上实体娃娃价格普遍较高,大多在6000-8000元左右,硅胶仿真人偶的市场价则为2-5万元左右,即使是较便宜的TPE娃娃,也要2000-3000元左右,以此测算,实体性爱娃娃的市场规模在千亿以上。

 

但由于发展良莠不齐,性爱娃娃行业也面临着山寨横行,假冒伪劣产品多发的情况。“现在98%的消费者买到的是山寨硅胶娃娃,大部分人是因为无知,误买了TPE娃娃,以为TPE娃娃就是硅胶娃娃,实则大有不同,TPE娃娃易臭,且表面主要为矿物油成分,亲舔容易致癌。真正的硅胶娃娃不会有这种问题。”蔺德刚告诉我们。

 

燃烧便是踩了无数坑的人其中之一,“八个实体娃娃里我目前只留下了3-4个,一开始买到的几个说是硅胶娃娃,但其实是TPE娃娃,不仅味道大,还十分笨重,实物和图片相差很多,直到我买到春水堂的娃娃才知道两者的区别,他家娃娃也是我目前买到最满意的,不仅好看,触感也最好。”

 

除了材质的区别之外,TPE娃娃和硅胶娃娃的价格差异也很大,TPE娃娃的售价为2000-3000元左右,硅胶娃娃售价达2-5万元左右。“实体性爱娃娃一直面临一个‘有钱的人不需要,没钱的人买不起’的困境,因此目前山寨硅胶娃娃(tpe娃娃)占市场份额98%,硅胶娃娃仅占比2%。”蔺德刚表示。

 

为了让实体性爱娃娃从奢侈品到大众品,春水堂努力将其产业化、量产化,其在东莞的工厂,面积高达8000平米,是全球面积最大的硅胶娃娃工厂。

 

目前春水堂的硅胶娃娃国内价格最低为2999元,被称为“娃届小米”。“让广大性爱娃娃用户,可以用2999元这个真正付得起的价格,买到真正的硅胶娃娃,而不是山寨的硅胶娃娃,这将促使硅胶娃娃市场快速增长,从奢侈品成为大众消费品。”蔺德刚表示。

 

震动棒——从医疗工具到情趣用品

 

“baby,我忍不住!”“baby,我也快不行了!”

 

“演技就别用在这种地方吧。你主动点,老是配合,他以为你享受的嘞。”


大人糖广告片截图


 以上对话来自情趣用品大人糖的广告片“超敢性日记”,常规印象中,两性关系似乎总是被男性主导,而女性多是压抑、配合的一方。


但你知道,震动棒作为女性的自慰工具,最初并非是情趣用具,而是医疗工具吗?

 

早在1880年的英国伦敦,女性之中流行着一种“歇斯底里症”,其症状是:情绪不稳、下腹不适、多愁善感,总是歇斯底里。检查结果显示,是由于子宫过度活跃所造成。

 

为解决病症,当时的医生自创了“盆腔按摩法”,即妇科医生们用手对女性下体进行按摩,以此满足需求,缓解症状。

 

不要以为这是医生的福利,当时的医生统统对这种疗法叫苦不迭,感到十分费时费力。直到19世纪末,约瑟夫·莫蒂默·格兰维尔医生发明了震动棒,才算解放了医生的双手,治病效率也因此大大提高。

 

但彼时的震动棒作为医疗工具,和情欲并不沾边。直到作为商品,厂商不断增加其样式和功能,才逐渐成为了情趣用品,却也成为了一个“羞于谈”的秘密。

 

但总有人持不同意见,“我觉得女性谈论性是一个非常必要的事情,因为它不仅仅是在谈性本身。可谈意味着允许,禁谈则是一定程度上的不被允许。”曾多次组织“解放自己”“探索情欲”等话题分享会的小梦(化名)对野马财经表示。

 

小梦使用情趣用品已经有一定时间,“在我有性别意识的时候,我就意识到了女性情欲自由,我们想要提倡情欲自由,当时我还走访了当地的5-10家情趣用品店,做了调研,然后和大家一起分享调研结果。”

 

在小梦看来,性是一个任意门,可以推动自身对自己的了解,“作为女性,我去使用它,更多是自我悦纳,以及我自己更懂我自己的身体,它更安全、更便捷。”

 

除了使用者小梦外,嘉文在做了一段时间性科普文化的自媒体后,最终决定加入女性情趣用品的行业,“随着现在女性意识的逐渐觉醒,很多女性不再把结婚作为必选项,对于性行为也持有更开放的态度,做了情趣用品行业以后,我和身边的女性朋友聊了我才知道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玩具”,我意识到单身人口红利也许要来了。”

 

以女性情趣用品新兴品牌大人糖为例,大人糖成立于2019年,目前仅有两款产品,分别为逗豆鸟跳蛋和小海豹跳蛋,售价为359-559元之间,淘宝页面显示,小海豹月销1万+,逗豆鸟月销3000+,评论均上万,好评无数。

 

嘉文加入情趣用品行业则仅仅十个月,目前在研产品名为兔北北,“从讨论概念到问世前前后后折腾了10个月,结构改了5版、供应商换了20几家,我感觉自己像是生了个孩子……”


图为兔北北产品


除了新兴品牌大人糖,上海醉清风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醉清风”)在今年6月向深交所递交了招股书。

 

据招股书显示,醉清风的营业收入主要来自器具、计生、护理、服饰四大类,器具类指男用和女用性生活辅助用品;计生类产品包括避孕套、测孕用品;服饰类产品为情趣内衣、丝袜等;护理类产品为润滑液等。目前主品SKU约为3700个,其中器具类和计生类的营业收入占据了总收入的七成以上。


野马财经制图


巨大的市场给醉清风带来了持续上升的营收,2018年到2020年分别实现7.61亿元、9.65亿元和10.6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63亿元、1.1亿元和0.97亿元。

 

但巨额利润背后,同样乱象频发。

 

据《招股书》显示,醉清风有一项支出为刷单费用,2018年至2020年,醉清风刷单订单金额分别为2413.73万元、742.67万元、1494.34万元,3年合计刷单4650.74万元,占销售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17%、0.77%和1.40%。

 

大量刷单下,成果显著。截止8月20日,醉清风旗舰店拥有194万粉丝,月销上万的就有7款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递交《招股书》没多久,7月4日,中国证券业协会组织了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抽查名单第30次随机抽取工作,醉清风位列其中。

 

此前,今年1月31日证监会对科创板和创业板拟上市企业进行现场检查的抽查名单。中签20家企业中,随后有16家企业主动撤回上市申请。

 

醉清风也不例外,被列入抽查名单后,于7月19日提交撤回上市申请。

 

“情趣用品相较于其他类目产品宣传门槛要高很多,广告限制非常多,在线上各大电商、短视频平台以及线下的投放空间很小。即使当下两性观念一直在不断进步,可是仍然没有到“女孩子会毫不避讳地一起讨论情趣用品”的地步,所以情趣用品早期很难形成口碑传播。如何让更多女性觉得性不是一件“羞耻”的事情,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嘉文表示。

 

情趣内衣小镇,年销1.5亿元


除了男性、女性单独使用的需求外,两性关系的需求更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市场。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7年情趣内衣精准人群约为2亿人,情趣内衣消费量达到10亿件。

 

江苏灌云县,2017年GDP总量380亿元,人均GDP4.44万元,位列江苏全省倒数第一位,这个并不发达的小县城却曾卖出了全国一半左右的情趣内衣,2016年双十一,淘宝全网销售的情趣内衣超六成来自灌云县,2017年双11,灌云县情趣内衣在线销售额突破1.5亿元,同比增长37%,灌云县也被称为“中国情趣内衣之都”。



如果说大人糖以一线城市白领为主,江苏灌云县则是布局下沉市场。据灌云县商务局电商办公室表示,目前灌云县具有一定规模的情趣内衣生产厂家达500多家,淘宝系网店3000多个,每年销售额近20亿元,每天至少向全国乃至全球寄出2000余万件快递包裹。

 

灌云县经济和信息化局在一份报告中称,情趣内衣产业的发展,一方面可以促进灌云县经济社会的发展,另一方面是一项民生工程,惠民工程。

 

其中灌云县东王集镇的雷从瑞是其中的佼佼者,雷从瑞一直很有商业头脑,高中时便会利用网上信息寻找货源,二手倒卖赚钱,情趣用品也是他的品类之一,随着销量上涨,高考后的假期,雷从瑞就开了自己的情趣内衣加工厂,大一时就赚到了100万。



雷从瑞也曾制作过不少淘宝爆款,至少设计过上千个款式,给自己的店铺取名为“午夜魅力”,据财经天下周刊报道,雷从瑞卖的最好的一件曾占了当时淘宝情趣内衣总销量的一半,他是这样描述这件爆款的制作过程的,“晚上加班裁衣服累了,先拿出一块很大的正方形布料,中间挖个洞,头伸进去,耷拉下来四个角,不就变成一个裙子了么?吊带裙这一圈不就有了么?上一个松紧带,圈一圈蕾丝。多胡来呀!别人都说牛逼牛逼。”

 

据服饰绘报道,情趣内衣消费者的客单价在50元左右,90%以上的人只穿一次就会扔掉;绝大多数人不会认准品牌购买,主要看款式;18-35岁的年轻女性居多,但50多岁的中年女性也不少;广东地区的人比较性开放,购买的人最多;70%左右的订单都由女性购买。

 

这也符合雷从瑞售卖产品的价格范围,但逐渐扩大规模的雷从瑞已不满足于此,试图拓展高端市场,甚至想要对标维密。2017年灌云县连续三年举办了情趣用品展会,邀请全国的情趣用品器具、情趣内衣面辅料、机械和电商平台等企业或个人参加,由政府财政资金全额支持,其中也包括情趣内衣展,雷从瑞是组织者之一。



2017年时雷从瑞表示,“有一天我能到维秘上班都可以,完成那么一件伟大的事情我觉得很厉害。”

 

只是仅过去两年,2019年维密宣布维密秀取消,2020年宣布关闭250家分店,高端内衣市场又是否这么好做?

 

不论是硅胶娃娃、震动棒还是情趣内衣,面对自己的欲望,人们拉上窗帘,或是缓解孤独、或是满足身体,获得片刻的愉悦。或许这样才能面对第二天重新拉开窗帘的生活。

 

由孤独和欲望撑起的情趣用品千亿市场里有你朋友的贡献吗?欢迎下方留言讨论。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野马财经
1395文章
·
0评论
·
105粉丝
野马财经——穿透资本迷雾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