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掉学科教育,K12教育企业盯上“素质教育”

2021-08-09 16:03:33
壹DU财经
关注
2021-08-09

“什么课都没了!除了1对1!”

图片


作者:晓加  编辑:清风

出品:壹DU财经

北京丰台的溪溪妈在周六晚上发了一条朋友圈,并贴出来了学而思培优app的截图。一直不赞成“鸡娃”的她,原本打算三年级之后再给孩子报学科类辅导班,“但感觉溪溪与辅导班无缘了。”

图片


“所有培训班周末都没课了,双减政策已经实施。”有朋友如此回复,但也有朋友支招:“周一到周五还是可以报名的,在app里找在线客服,会把课添加到购课单里。”

学而思培优,是好未来集团旗下培训机构。在北京地区的家长心目中,算得上线下培训的“标配”,线下课程尤其火爆,“如果不在幼升小时占坑,之后肯定报不上名师的班。但现在什么都没了。”

家长的体感是“没有课”,教育公司的体感则是“没有前途”。

当学科教育占比大量缩减,冗余生产力除了裁减,还能做什么?毕竟多年经营的大盘子, 任何人都不允许它一朝倾覆,那么该怎么做?

不少K12教育企业盯上了“素质教育”。

从K12转型素质教育,选手们跑步入场

7月24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家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这就是今年教培行业既期待又害怕的“双减”政策。

随着它的正式落地,教育行业开启“地震”模式——好未来、新东方、作业帮、猿辅导、高途(跟谁学)、VIPKID、掌门教育、网易有道等上市公司迎来当头一棒,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政策导向仍让不少企业措手不及。就连一直说要投入100亿元、今年员工预计突破2万人的大力教育,也在8月5日承认业务收缩、人员裁减的动作。

图片


早先的期待有多高,现在的难度就有多大。当学科教育赛道没有掘金可能,转型是必然选择。但现在教培企业就好比泰坦尼克号,明知前有冰山,却只能眼见悲剧发生——因为巨轮转向,太难。

但尝试或许还有机会。正如此前壹DU财经《K12教育企业突围的三条路:成人教育、素质赛道及学习硬件》一文所预测,素质教育成为他们的选择之一。

《K12教育企业突围的三条路:成人教育、素质赛道及学习硬件》

来看看各家的动作。

◆ 5月28日,瑞思教育率先宣布发力素质教育,推出“然点科学馆”“瑞思海芽成长空间”和“瑞思研学”三大新品牌。

◆ 6月24日,好未来旗下儿童素质教育品牌“励步英语”正式更名为“励步”,推出励步儿童成长中心和系列素质教育新产品。

◆ 7月28日,猿辅导宣布转型素质教育,推出科学启蒙教育新品牌“南瓜科学”。

◆ 7月28日,新东方南京学校官方公众号宣布上线素质课程,包括儿童美术课程“泡泡美术”和口才表达课“博文妙语”。

◆ 8月8日,北京新东方宣布成立北京新东方素质教育成长中心,下设艺术创作学院、人文发展学院、语商素养学院、自然科创空间站,智体运动训练馆、优质父母智慧馆六大板块。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未上市的教育公司也选择了素质教育赛道。如鲸鱼外教培优就一直强调自己是“在线素质教育机构”,火花思维CEO在对外沟通时也一再强烈自己是“非学科类教育”。

图片


那么,到底何为素质教育?

按照百度百科的释义,素质教育是指一种以提高教育者诸方面素质为目标的教育模式。它与应试教育相对应,但也并非对立的概念。

中科院《后疫情时代在线素质教育发展分析白皮书》认为,随着国内个性化教育需求的不断增长,在线素质教育在国内呈现出蓬勃发展态势,最为常见的三类产品为思维类、语培类、兴趣爱好类。

素质教育:想说爱你不容易

学科辅导班停了,这对于有补缺补差需要的孩子来说,是有一定影响的。但同时,这部分家庭仍然是素质教育培训的服务对象。

面对同一批学生、同一批家长,此前在K12教育做得风生风起的企业,转型素质教育似乎水到渠成。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当几乎所有K12企业蜂涌而来,不少业内人士预测,原本竞争就很激烈的素质赛道或将迎来新的格局挑战赛。

不过,短期内改变行业格局的可能性不大。

多年前从K12赛道转型素质教育的“老兵”周飞认为,“所有人都看好的市场,并不意味着所有人都有机会。毕竟素质教育和学科教育不同,不是资本烧钱就可以很快见效的。它受到地域、口碑等因素影响,所以对于已经在这个领域有一定积累的企业来说,短期内压力不会太大。相反,有了竞争才会让他们有更多的发展机会。”

反过来看,这也意味着,无论新东方、好未来 ,抑或是猿辅导,他们将面临着不小的压力。“这条路想走通还是非常艰难的。”

从事在线美术教育的杨女士表示,“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是两条不同的路子,比如我们要充分考虑孩子的兴趣和自主性,同时兼顾培养孩子的技能和艺术鉴赏能力。”在她看来,学科教育本质是学习某个知识点,再反复练习、举一反三。“与素质教育的培训路径不同。”

图片


此外,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的发展路径会有不同。后者极易标准化和规模化复制,但素质教育不行。

中国音乐学院上海考级办市场总监陈志涛在接受惊蛰研究所采访时亦表示,学科类的教培机构之所以能够获得资本青睐,并且在短短几年间快速发展起来的原因,就在于其找到了标准化生产和快速扩张的模式。但是这套方法论,在素质教育的行业体系上会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

与此同时,素质教育相对于学科类教育,本身属于高投入的教培领域。

作为海淀“鸡娃”妈,小猪则认为,素质教育和学科教育有着本质不同。首先看,素质教育的“内卷”没有学科教育那么严重,但家长如果想让孩子在素质教育方面有不错的表现,不管是经济上还是精力上,都需要付出更多。

其次,相对于学科教育,素质教育并非刚需。“在一二线教育,家长或能会选择素质教育,他们也并非让孩子有一技之长,而是作为业务爱好或消遣。但在县城之类的地方,很多家长依然认为学科才是重中之重,会让孩子把精力都放在学科学习上,甚至有的学校出现小学高年级开始,体育课大量被学科课占用的情况。”

对此,重庆家长叶辉深有感触。他的大女儿每年花在学科教育培训上的费用大概是2-3万元,这在重庆来说投入不低了,“因为孩子最终要参加中考、高考,”所以在他潜意识里,学科培训是必须的。与之相比,素质教育就显得“业余”很多,目前女儿只选择了书法课,“但肯定是排在学科培训之后的。”

“素质教育挺重要的,主要让孩子有一项可以排解压力的途径,比如学习压力大了弹琴、唱歌、跳舞、写书法都行。”叶辉说,“但升学主要看分数啊,小学低年级还有时间学些素质教育课程,但到初高中基本就放弃了,实在没时间和精力了。”

再造一个万亿市场?

数据咨询机构艾瑞《2021年中国素质教育行业趋势洞察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素质教育行业市场规模为5050.0亿元。到2023年,这一数字或达到7151.5亿元。

图片


从中不难看出,素质教育行业规模包含了艺术教育、数学思维、科学教育以及体育、户外等细分领域,但却依旧远不及中小学线上线下的学科培训规模。

另一家机构Frost & Sullivan 曾预测,2023 年中小学线上线下的市场规模将达到上万亿元。不过,到2021年“双减”之后,这一规模势必锐减。但素质教育的规模却很难成为“替补”。

此外,素质教育的资本化将会很难。目前的情形来看,教育行业资本化的路基本被“切断”,对投资人的打击非常大,他们需要推翻之前的投资逻辑,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毕竟不知道政策的下一个监管重点会落在哪里。”

“只不过没有更好的选择罢了。”一位行业分析师对壹DU财经说道,“一些企业砍掉了所有学科类教育业务,但对于没有融资的创业公司,接下来的路会很难走。”

也因此,扎堆素质教育的教育公司,基本很难再造一个千亿公司。但素质教育非刚需,市场体量不够大也是市场共识。

结语

当前K12教育的转型处处透着艰难与未知。但毫无疑问的是,在“双减”政策的指引下,教育领域将面对的是行业与市场的重塑。在此过程中,谁能真正回归教育本质,谁走得更稳,谁才能笑到最后。

毕竟,此前的K12教育被人诟病:“沦为生意”、“只有培训不见教育”!

素质教育再走老路,必然不通。

图片来源于公开网络,侵删。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壹DU财经
63文章
·
0评论
·
0粉丝
多一度热爱,深一度观察。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