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地茅”科沃斯大跌,扫地机器人的故事讲不出新花样了?

2021-08-02 14:31:03
翟菜花
关注
2021-08-02

“扫地茅”科沃斯大跌,扫地机器人的故事讲不出新花样了?

作者:翟菜花

提起智能家居,如今的的人们并不陌生,在上世纪末美国联合科技公司将建筑设备信息化、整合化概念应用在了康涅狄格州哈特佛市的城市建设时,智能家居的概念就已经走进用户心房,成为如今人们向往的未来生活场景。

而前几年比尔盖茨向世人展示其耗费上亿美元打造的“未来之家”时,又一次点燃了人们对于智能家居的热情,智能音箱、智能门锁、扫地机器人等智能家居产品一时间声名鹊起,孕育出一个又一个全新资本风口。

而近日,有着扫地机器人中“茅台”之称的科沃斯,却从7月16日起一路下跌,短短两周从最高的252.71元一路跌至190.21元,令不少人大跌眼镜,以扫地机器人为核心的科沃斯,“卡壳”了?


重发声的领先与声量过高的“反噬”


回顾近两年科沃斯的发展,稳稳的在快车道疾驰。根据天眼查APP数据显示,不到两年时间,科沃斯市值从当初的100多亿元一跃翻了14倍,一路高涨到1400亿元,实实在在的扫地机器人中的茅台。

而能让科沃斯飞速发展的原因,首先在于大环境的利好。根据全拓数据显示,目前扫地机器人在中国沿海城市家庭的渗透率只有5%,在内地城市只有0.4%,远低于日本、欧洲地区的10%和北美市场的13%。这意味着扫地机器人的未来市场还很广阔,这也是诸多资本愿意去向着这个新兴蓝海注资的原因之一。

除此之外,科沃斯也算是扫地机器人中最懂得发声的那个。财报数据显示,在2018~2020年同期的营销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8.83%、23.19%、21.58%。这个数字对于产品向制造业而言,不可谓不高。

《论工业社会及其未来》一书中写了这样一件事:一名FC成员几年前遇到了一个销售经理,此人坦率地告诉他,“我们的工作是让人购买他们不想要且不需要的东西。”然后他描述了一个未经训练的新手如何向人们介绍关于产品的事实却卖不出去,而一个训练有素,经验丰富的专业销售员却可以面向同一批人打开销路。

扫地机器人倒不至于是人们不需要的东西,但对于很多人而言,扫地机器人背后不是多么不可替代的刚需,也不是那般苛求匠心的技术,支撑起这个市场的就是一个字“懒”。

扫地机器人其实本身就是一种替代品,只不过其替代的并非是扫帚、吸尘器一类的清洁工具,而是人工。对人工的省却,对便利追求的懒人经济才是扫地机器人背后最有力的“刚需”。

对于移动互联网商业而言,懒不是一种负面评价,反而是一种积极且持续的促进因素,电商、外卖、打车等一系列热门行业的背后,其实就是源自于用户的“懒”,就是极致,智能家居整个生态,抛去个人喜好、健康、安全等因素,追求的就是这种便利性的“懒”。

同时科沃斯在扫地机器人领域可以说是最早的一批从业者,有资料显示,早在2017年扫地机器人尚未大火之前,科沃斯就已经卖出了超过1000万台家用服务机器人。也正是从业时间早加上重营销的模式,才能让科沃斯成为抓住风口的那个人,成为“扫地茅”。

在很多行业里,百度指数都是个很值得参考的指标。比如说在电商发展的初期,向别人解释自己在网上购买东西时可能会尝尝提及“网购”这个词,很多用户搜索也会聚焦到这个词之中。但是到了如今,更多人可能会说“逛淘宝”、“上京东”等词汇,当一个品牌词替代了这个行业词的时候,就说明这个公司在行业里的地位已经名列前茅,甚至登顶。

而科沃斯近年来能够一路飙升的部分原因也在于,其在从2019年至今的两年中几乎与扫地机器人的百度指数持平,甚至稍有领先,这也意味着在不少用户视野中,扫地机器人的代表者,就是科沃斯。


但纵观近半个月来科沃斯与扫地机器人的百度指数对比,可以明显看出,在7月16日前后,扫地机器人的关注度明显提升。伴随着7月中旬科沃斯的大跌,那就说明在这一区域时间段中,可能部分投资者和用户开始关注于扫地机器人整个领域的其他企业,而不再单单只关注于科沃斯了。



从直观原因上,科沃斯此次股价大跌与首发股东泰怡凯电器有限公司减持不无关系,在7月13日,科沃斯披露了股东减持计划,首发股东泰怡凯电器有限公司拟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大宗交易等方式减持10,279,616股,预计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80%。


从以往的经历来看,其实早在2019年起泰怡凯电器有限公司就已经开始逐渐减持,按常理而言不应该会因其如此大的市场波动,但一方面是此次减持数额确实不少,另一方面也在于,重营销的科沃斯市场言值也日渐水涨船高,关注度高的科沃斯自然也容易随产生股价波动,不免让人怀疑是不是“套现跑路”。

上市本身就是将企业置于聚光灯之下,而在一众从业者之中,科沃斯是哪个最先也最会“说话”的那个,自然容易吸引人注目,但随之而来的一些缺点与举动也就容易被洞察,这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

上半场快车道已过,下半场的“安检”更考究

对于科沃斯而言,扫地机器人上半场的竞争已然获胜,一时涨跌的风波并不影响大盘收益,但想要更加平稳的接入下半场,继续在下半场的快车道疾驰,需要转换三个思路。

从营销到研发

前面我们提到过,科沃斯的营销开支占比很高,而且本身重营销的模式也让其在扫地机器人行业发展前期占尽优势,有效的抢夺市场。

在研发方面,科沃斯从2013年到2016年前三季度,科沃斯的研发费用占比分别为3.16%、3.19%、3.22%、3.32%。近两年,科沃斯在研发方面的投入有所增加,2018年、2019年研发费用占比达到3.60%、5.21%,有所提升,但紧接着的2020年只有3.38亿元,占营收比例为4.7%。

但是,同类型的国际知名扫地机器人企业iRobot从2013年开始,研发费用率就稳定在12%~13%之间,2020年虽然有所下滑,但研发投入占比也还有11%。可以说就目前的研发力度而言,科沃斯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而且就目前的市场风向来说,扫地机器人市场对技术与专利的追求也愈发强烈。

科沃斯也明白技术与专利会是扫地机器人下半场的竞争核心。早在去年5月19日,科沃斯发布公告表示公司与iRobot已签署产品购买和技术授权协议。协议约定,iRobot将向科沃斯独家购买基于科沃斯独有设计的扫拖一体型扫地机器人产品。同时,iRobot将向科沃斯授权其独有的 Aeroforce技术和相关知识产权。

从垂直到生态

智能家居的未来势必是生态化的,聚合的统一终端和入口势必是懒人经济的最重目标,单单一个品类往往容易在未来的竞争中陷入被动,要么自己开发全新生态,要么就得被动寻求合作,甚至被“招安”。

而且想要成长为巨头,就不能把鸡蛋只放在一个篮子里,巨头企业的生态效率,如亚马逊、阿里、美团,并不是所有业务都盈利,但整体上达到生态生产效率的提升。

如今科沃斯的核心侧重点只在扫地机器人一环,虽然自己也有发展像空气净化机器人、擦窗机器人等品类,但总体体量上还过小,完全无法与小米、海尔等一众老牌智能家居生态相媲美。

从专利到服务

如今的智能家居行业,技术专利固然重要,是智能的核心所在,但对于家居类产品而言,首先其必须具备自身的功能性与长期使用的价值保障,才能真正的替代掉传统家具,否则智能算是玩弄科技的空中楼阁。

家居类产品是一个很吃售后服务的品类,有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消费者协会组织受理家用电子电器类投诉事件共计94366件。其中因质量问题投诉的事件数量为30331件,占比约为32%;因售后服务问题投诉的事件总数为34614件,占比约为37%。

而且智能家居作为高技术类产品,与一般的家居产品相比维修供需更加复杂、且精准化要求程度更高,维修成本也就越高,因此对于智能家居下半场的竞争而言,良好的售后服务会是竞争的全新战场。

总的来说,置身于聚光灯下的科沃斯,荣耀与风险并存,一时的涨跌并不意味着什么,但对于科沃斯而言,未来扫地机器人下半场,或者说智能家居的下半场竞争才是核心,能否持续置身快车道,科沃斯要经受的“安检”还有很多。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翟菜花
289文章
·
0评论
·
0粉丝
(ta)沒有留下签名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