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家上市公司卷入一场900亿“专网通信”骗局,背后都指向了神秘人隋田力?

2021-08-02 15:24:05
环球老虎财经
关注
2021-08-02

“专网通信”成A股“惊天大雷”,牵涉十余家上市公司。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APP


“专网通信”成A股“惊天大雷”,牵涉十余家上市公司。而这背后都指向神秘操盘手隋田力,隋田力是以何种手法,将如此大规模供应链“套利局”藏在水下?


“专网通信”成A股惊天大雷。


截止7月31日,近期通讯行业的“连环雷”已牵涉至少15家上市公司,规模超900亿。


而事件曝光的导火索,是近期多家看似“毫无关联”的上市公司,密集发布了“极为类似”的重大风险提示公告。牵扯其中的上市公司,均先后开辟了名为“专网通信业务”的新业务,并且该业务收入迅猛增加后又快速下跌。


图片

(来源于网络)


有媒体整理发现,这些上市公司的上下游供应链均有重叠,且似乎都是“影子公司”或者“皮包公司”,难以找到经营实体。“凡是我接触过的这个贸易链条里的所有主体,其实都搞不清楚他们在买卖些啥,以及他们卖的东西到底能起到啥作用,最终用户是谁。”根据相关知情人士透露,这背后或是有人通过供应链“套利”。


随着事件的不断发酵,这个巨大融资网络背后的操控者——神秘人隋田力也逐渐浮出水面。


牵连15家上市公司


7月23日,汇鸿集团公告称,子公司中锦公司经营的电子通信设备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相关业务风险事项涉及金额合计5.51亿元。


同日,凯乐科技公告称,公司向供应商采购通信业务,预付账款余额62.27亿元,其中出现供应商逾期供货合同金额11.51亿元。经公司多次催讨,对方至今仍未履行相关义务。


7月21日,中天科技公告称,控股子公司存在部分高端通信业务相关的合同执行异常。截至6月30日,公司合并口径预付款项21.35亿元对应的原材料供应商交付不及预期,存在预付款项损失风险;5.12亿元应收账款逾期,存在坏账风险;扣除已收到的预收款项后,剩余未交付存货货值11.07亿元,存在无法足额变现风险。


7月13日,国瑞科技公告称,公司经营的多网状云数据处理通信机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扣除已收到的预收款项或定金后对应的存货约0.98亿元)以及应收账款约1.67亿元逾期,可能导致公司发生损失的风险。


可怕的是,以上只是冰山一角。不足2个月内发布公告的8家公司,合计可能损失金额已高达240亿元。


据相关调查报道进一步整理,自2014年起,至少有15家上市公司——新海宜、华讯方舟、凯乐科技、中利集团、亨通光电、宁通信B、飞利信、瑞斯康达、宏达新材、中天科技、国瑞科技、上海电气、汇鸿集团、合众思壮、浙大网新(含A股14家、B股一家)牵涉其中。


这些公司的共同点是,均先后开辟了一块新业务,命名为“专网通信业务”,少数公司则命名为“特种通讯产品”、“高端通信产品”、“物联网与智能化”等。


图片

(来源于网络)


并且,其中11家上市公司合计的专网通信业务收入经历了迅猛增加又快速下降的过程,且是影响11家上市公司总营业收入的重要因素;而预付款项变化趋势,与合计的专网通信业务规模变化也基本趋同。


从这块“神秘业务”流入上市公司的资金有多少呢?


据上述11家公司的年报披露统计,在业务最高峰的2018年,11家上市公司的专网通信业务收入合计达到230亿元,预付款项也达到196亿元的峰值。


供应链“套利局”


据统计,上述上市公司在“专网通信业务”的上下游公司也具有较高重叠性。上游供应商主要涉及上海星地通、新一代专网、重庆博琨、宁波鸿孜、浙江鑫网等5家;下游客户主要涉及富申实业、普天信息、环球景行、航天神禾、南京长江电子等5家。


不过,据媒体报道,这些上下游公司似乎都是“影子公司”或者“皮包公司”,难以找到经营实体。


有相关知情人士透露,公司销往的下游都是“指定的”,而下游再销往的下游也一样。货物从商家发出后,被直接运往了某相关公司仓库。而产品的最终去向无人知晓,产品的最终用户在哪也无人知晓。


其进一步表示:“凡是我接触过的这个贸易链条里的所有主体,其实都搞不清楚他们在买卖些啥,以及他们卖的东西到底能起到啥作用,最终用户是谁。”


这些上下游的“神秘公司”又拿了多少钱呢?


据上述11家上市公司年报的不完全统计,2014年至今,“专网通信业务”累计预付款总额达到了735亿元,其中预付给这5家供应商的金额累计就达到了439亿元,占比接近60%。


从上文罗列的证据可以看出,诸多信息似乎指向了一起盘根错节的“重大骗局”。业内人士指出,这属于“融资性贸易”的典型表现。


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在这个庞大的融资性贸易网络中,公司资金以预付货款的方式流向供应商,若干时间之后,供应商或其隐性关联方,将资金通过一层或多层下游客户,以销售回款的方式回流公司,短期内,上市公司业绩便可以得到提升。


而对于操盘手来说,则能够轻松“套利”,稳赚不赔。让国企客户先付10%的货款,要求上市公司预付100%货款,从隋田力控制的星地通等供应商处采购设备。一旦国企客户欠款,则由上市公司承担高昂的坏账。


纸终究包不住火,左手倒右手空转资金的“危险游戏”,一旦资金链出现问题,就会全面崩盘。于是,曾经与其有过接触的上市公司,接连形成巨额坏账,遭遇ST、年报问询函、监管函,一片狼藉。


风险彻底暴露后,尽管相关上市公司皆表示,已经起诉或将起诉相关违约方,以讨回款项。但从该等上市公司公告的措辞表达来看,这些风险大概率将全额损失,如果上述关于“融资性贸易”的推断为真,那么讨回款项前景不容乐观。


背后的神秘人隋田力


抽丝剥茧后,涉嫌“融资性贸易”的相关公司均指向一个神秘人物——隋田力。


公开资料显示,隋田力,1961年8月出生,江苏人,大专学历,对于那个年代来说已算不错。毕业后,隋田力在江苏当过兵,做过公务员。履历显示,其1979年1月至1994年5月,在部队服役;1994年5月至1998年10月,任江苏省政府公务员。


1998年11月,也就是从体制内离开的第一个月,隋田力名下第一家工商主体——星地研究所正式成立,由其100%持股并担任所长,开启下海经商之旅。


2011年7月,隋田力、邹荀一出资设立上海星地通,分别持股90%、10%,公司注册资本3000万元,其中,隋田力持股90%,邹旬一持股10%。隋田力担任执行董事至今,这也是其手中最重要的工商主体。


此后,隋田力进一步延伸触角,通过上海星地通控制了至少22家公司,范围遍及江苏、宁波、哈尔滨、北京、重庆、上海、深圳等地。


若单从上市公司来看,其目前仅控制了一家新三板企业海高通信,主要从事通信软件。不过海高通信经营质量不佳,2016年营收仅为3.2亿元,到2020年已跌至7719万元,当前其市值仅有1.2亿元。


2015至2016年,隋田力通过上海星地通及北京赛普,以总计511万元的对价购入海高通信36%股权,并成为海高通信实际控制人。当年9月,海高通信便在新三板挂牌,这也是隋田力实际控制的唯一一家“水面上”的公众公司。


能够在通讯设备行业扎根如此之深,并让十余家国企客户全力配合,与隋田力深厚的政府背景不无关联。有市场人士评论称:即使初步拼出隋田力的资本图谱,也震惊于他的能量。


另外,隋田力还非常聪明地利用了“军工涉密信息披露豁免”,让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处于隐秘状态。调查中,许多上市公司历年年报所披露的前五大客户、前五大供应商、前五大预付款对象等,都是以一、二、三、四、五或者A、B、C、D、E代替,完全不予披露名称。


多年来,这个隐秘的网络默默运行着,不仅滋养了从中投机获利的“吸血鬼”,还使得一众上市公司的业绩风险长期掩盖,对资本市场的正常运行,以及投资者的利益造成了极大的危害。


至于是否涉嫌虚增收入、业绩造假,有待监管部门进一步调查认定。而随着相关部门调查的深入,相信也会有更多的真相将大白于天下。


责任编辑 | 陈斌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环球老虎财经
29文章
·
0评论
·
0粉丝
让你成为战胜市场的人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