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见股份巨亏115亿!背后是“煤老板”资本游戏

2021-07-07 16:04:16
深蓝财经
关注
2021-07-07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该来的还是要来。


来源:深蓝财经


7月5日晚,年报、一季度报“难产”许久的“区块链第一股”——易见股份(600093.SH),还是不得不披露其2020年年报。


果不其然:巨亏115亿!净资产为负34.77亿,即将被ST!去年8月正式入主易见股份,由云南国资委实控的云南工投君阳算是彻底掉坑里了。


此外,易见股份的年报还披露了一个惊人的事情:前控股股东九天控股占用资金42亿!而在此之前,九天控股已经套现了近40亿。


倒亏一个公司,即将被ST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该来的还是要来。


距离易见股份4月28日发布的“无法按时披露2020年年报及2021年第一季度公告”已经两个多月了。


两个月的停牌似乎并不能改变什么,易见股份显然还是要面对现实。但这份年报还是比我们预想的还要糟糕。


早在易见股份4月底年报难产之际,就有人猜测可能是存在巨大亏损。


7月5日晚,易见股份公布的年报数据果然不出预料,巨亏115亿元!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易见股份的市值才66.56亿元,也就是说,2020年相当于亏了接近两个易见股份的市值。不仅亏没了一个公司,还得再倒欠一个。


据年报显示,易见股份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90.94亿元,同比下降35.8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5.24亿元,同比下跌1401%。此外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数据也出现巨额亏损,亏损6787万元,同比下跌了172.02%。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报告期内末,易见股份的净资产为-35.49亿元。


同时,因为2020年财务会计报告被天圆全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2020年未经审计的净资产为负值,为-34.77亿元,根据《股票上市规则》相关规定,易见股份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值得注意的是,在营收和净利润都大幅度下降的同时,易见股份的管理费用和研发费用却增加了不少。


财报显示,2020年易见股份的管理费用为7233万元,同比增长了23.79%;研发费用为3763万元,同比增长了60.02%。2021年第一季度,公司的研发费用为800万,同比增加了219.53%;管理费用为1280万元,同比增长了42.45%。

 


易见股份表示,营收的减少主要是疫情导致;管理费用较去年同期增加是要是职工薪酬、租赁费较上年同期增加所致。


令人疑惑的是,疫情因素导致业务受到影响,开工不足的情况下,易见股份公司员工数量在2020年反而还增加了少,从2019年的168人增加至216人。


如此重大亏损之下,易见股份毫不意外的受到了上交所的监管工作函,要求易见股份追偿巨额损失、解释大额减值、资金占用、内控重大缺陷等问题。


而在今年5月14日,易见股份还受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为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且目前仍在调查中。


占用资金42亿,与客户存在特殊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告还透露,公司前控股股东云南九天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天控股”)通过公司的4家客户对公司及子公司构成了42.53亿元资金占用。


据其公告称,九天控股承诺在2023年6月30日前,分笔偿还占用资金及对应的资金占用费,并以资产抵押、个人无限连带责任保证等方式,为九天控股还款承诺提供担保。但九天控股的来函中,却并未对占用时点、占用性质、与4家客户的关系等关键信息进行说明。


据易见股份年报中披露,九天控股的来函提到的对易见股份及其子公司资金占用的四家客户公司分别为宣威市众泰能源有限公司、曲靖市图鑫商贸有限公司、云南富源县宏丰铁路货运有限公司以及曲靖市沾益区三鑫煤业有限责任公司。



从股权穿透图目前看不出上述四家公司与九天控股有什么关系,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家公司的注册地点均是在云南省曲靖市。


其中三鑫煤业还是易见股份2018年保理业务的第一大客户。值得注意的是,据天眼查显示,三鑫煤业的法人为李荣章,大股东和实控人为陈顺飞,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到该公司地址采访时却被工作人员告知,该公司并没有陈顺飞这个人。并且采访到的多位工作人员都表示,三鑫煤业表面上的法人是李荣章,但实际的老板是九天控股的实控人冷天辉。而目前,三鑫煤业已被众泰能源的前高管敖成广承租。


此外,在年报中,易见股份还强调,在核查过程中,公司发现大部分客户不具还款能力,企业经营状况与与业务规模不符,且部分客户可能与公司特定股东之间存在特殊关系。



据易见股份年报称,公司通过内部风险排查发现部分保理业务存在商业实质存疑的风险,报告期内部分保理业务的收入确认依据不足。其中,云南君宜智能物流账面预付款业务属性与公司预期供应链保理业务相似且合同客户高度重合,存在商业实质存疑的风险。


据天眼查显示,云南君宜智能物流有限公司的法人为冷天晴,控股股东为云南工投君阳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为80%,易见供应链持股20%。此外,冷天晴也是九天控股的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6.83%。


值得注意的是,冷天晴还曾是易见股份的董事,在今年3月,因“目前无法正常履行董事职责”辞去职务。



而从公开资料了解到,冷天晴为冷天辉的哥哥。


“煤老板”套现40亿


据了解,九天控股的前身为云南九天工贸,是云南最大的煤炭贸易商。从2012年6月,九天工贸斥资3.17亿元,收购禾嘉股份23.57%的股份,成为上市公司四川禾嘉的控股股东。而当时因为嘉禾集团的折价卖股,也让这笔交易存在几份悬疑的色彩。


2019年1月1日股权解禁后,九天控股就开始了减持之路。2019年11月,九天控股转让5%的易见股份给上海港通,转让价款6.47亿;2020年2月,九天控股又将其持有18%的易见股份转让给云南工投君阳;将其持有的8%的易见股份转让滇中集团。在2019年11月-2020年8月18日期间,还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42,910,186股,累计减持301,073,111股,合计减持套现约37亿元。


2020年9月,易见股份公告披露,九天控股还计划在2020年9月-2021年3月23日通过竞价交易减持不超过22,448,950股。在2020年底披露的公告显示,2020年9月-12月23日,九天控股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成功减持了7,145,430股,占总流通股本比例0.64%,再次套现7685万元。


一系列操作下来,九天控股的持股比例从31.44%减至10.56%,累计减持套现接近40亿元。


冷天辉是赚了,接锅的云南国资委则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7月6日下午,易见股份又受到云南证监局对股东责令改正措施的公告,责令大股东九天控股全面清查与易见股份业务对象的关系,清查与易见股份直接和间接的非经营性资金往来,核查各年度资金占用时间、方式和金额。


九天控股在背后究竟还与易见股份的客户有多少隐秘的交易?让我们看看九天控股会给出怎样一个回应。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2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深蓝财经
99文章
·
0评论
·
0粉丝
深蓝财经,发源于深蓝财经记者社区,由国内优秀财经记者联合打造,曾多次荣获财经媒体微博20强、经济观察报优秀新媒体等奖项。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