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与松下10年恩怨情仇的背后

2021-07-06 12:51:30
市值观察
关注
2021-07-06

一切商业合作的恩怨皆为利益塑造。


图片


作 者 / 蓝色多瑙河

编 辑 / 小市妹

来源/市值观察


近日,媒体爆出松下清仓特斯拉,让双方的关系再度成为媒体焦点。


特斯拉和松下从初识合作到高度绑定,再到相互解套的动荡过程中,这十年都发生了什么样的恩怨故事,塑造这段奇幻旅程的因素到底是什么?


牵手


2008年秋天,埃隆·马斯克在交付特斯拉超跑电动车Roadster的现场差点被车主围晕,原因是他将原定10万美元的价格提高到11万美元。不过,这还倒贴1万美元,Roadster造价太高了。


据传Roadster中,仅电池管理系统的造价就达2万美元。失控的成本严重限制了特斯拉的前景,马斯克需要压低成本,而除了继续探索低成本技术外,Roadster需要通过量产来摊薄成本。这其中采购量最大就是电池,据悉,一辆Roadster的电池包包含6831节18650锂电池。


特斯拉首先需要确定电池供应商,在对比了300多种电池后,其最终将目光锁定在松下的18650锂电池身上。该电池在“一致性、能量密度、安全、成本”等方面均无可挑剔,用特斯拉原电池技术总监凯尔帝的话来说就是:“完全符合要求”。


图片

▲松下用于特斯拉Model S的18650锂电池


和特斯拉合作,松下不得不感谢三洋。2008年11月,松下收购三洋,获得对方核心的太阳能电池与手机锂电池等新能源业务,直接晋升到电池行业第一梯队。


就这样,特斯拉与松下走到了一起。


确切来讲,松下当时也需要特斯拉这样一个兄弟。2009年,松下因押注等离子电视失败等亏损40亿美元,公司需要在新的业务方向开辟道路。当年,双方就开始车载电池的研发工作。


2010年,松下以3000万美元入股特斯拉。次年,双方签订了首份合作协议,约定未来4年,松下为特斯拉新款电动车Model S车型供应6.4亿颗18650电池。两年后,双方续约,将合作数量提升到18亿颗,松下成为特斯拉独家战略供应商。


即便这样,松下也未能跟上特斯拉的节奏,当时特斯拉Model S因电池产能问题,周产量仅有550辆,面对供不应求的尴尬局面,特斯拉表示:“限制我们生产速度的不是市场,而是电池供应商的供货速度。”


彼时,特斯拉需要松下这位兄弟做得更多,包括把电池工厂搬到美国去。


渐入佳境


马斯克一向以“敢于立下宏愿并奋力实现”闻名,在推动特斯拉超级电池工厂的建设上亦是如此。


在看到松下“拉胯”的电池产能供应后,马斯克提出与松下在美国共建超级电池工厂的构想。2014年8月,双方签订合作协议,规定松下在特斯拉超级工厂里生产和供应圆柱形锂电芯,以及投资机械和工具。


两年后,特斯拉Gigafactory 1落地美国内华达州,该工厂总造价50亿美元,其中松下投入16亿美元,工厂的目标是在2018年生产出35吉瓦/时的电力,这一数字比当时全球所有的锂电池工厂加起来还要多。


当时分析人士称,将电池制造业纳入自己的生产线,是特斯拉的一个明智之举,与松下合作坚持把松下的生产线搬迁到超级工厂一号,避免了运输的延误和消耗,对成本及效率的影响都是巨大的。


图片

▲特斯拉超级电池工厂Gigafactory 1


2017年初,松下联合特斯拉推出更高效,更快捷的新产品——21700锂电池。该电池相较于18650电池,单体容量提升35%,能量密度提升了20%,系统售价下降约9%,后来装载在Model 3上,引起一股21700电池热。


图片

▲特斯拉与松下合作开发的21700电池


马斯克对其赞不绝口,他称21700型电池电量密度世界上最高,售价更平易近人。当年10月,松下拿下特斯拉位于布法罗的超级电池工厂二号用于生产太阳能屋顶用电池的订单,双方的关系驶入空前的广度。


急转直下


2018年,中国工厂建厂计划让松下与特斯拉之间的关系开始出现松动。


在听闻特斯拉有意在中国建立工厂的计划后,松下多次暗示成为特斯拉中国工厂的电池供应商。为顺利拿到该订单,松下加大了对Gigafactory 1的投资,还不惜以亏损换取特斯拉Model 3的产能达标。


2018年下半年,Model 3的产能达到5000辆/周,同时特斯拉在第三季度实现盈利,但松下却因应收账款曾所等连续两个季度(Q2、Q3)合计亏损0.76亿美元。


不过,一心想拿大订单的松下并不在意,该年10月份,松下宣布计划与特斯拉进一步对特斯拉超级电池工厂一号投资9-13.5亿美元,将次年的产能提高50%。


但此后不久,双方在中国建厂合作的问题上出现戏剧性一幕。


当被问及是否有意投资特斯拉计划在中国建设的工厂时,原松下CEO津贺一宏在财报会议上表示,公司“将优先考虑增加特斯拉超级工厂的产能”。而马斯克则通过推特表示,中国工厂的电芯将由包括松下在内的几家公司本土化供应。


图片

▲图源:推特


分析人士称,特斯拉之所以倾向电池本地化供应,是因其在成本与产能方面有着更长远的打算。一方面,中国产的Model 3是一款面向大众化的车型,而本土化的采购才能让价格大幅降低,提升销量;另一方面,特斯拉此前深受产能之困,上海工厂的产能是50万辆/年,按照松下目前的产能,是无法满足其电池供应需求的。


中国工厂的合作泡汤,成为松下与特斯拉合作关系的转折点。


2019年1月21日,丰田与松下宣布,计划2020年年底前成立合资公司。另一边的特斯拉也被传出正在接洽中国工厂的潜在电池供应商,对象包括天津力神电池股份有限公司、宁德时代等。


4月11日,外媒报道松下因财务原因将冻结超级工厂扩张产能的开支计划。马斯克于4月13日推特回应道“超级工厂的电芯产能只有24GWh,从7月份开始一直限制Model 3的产能,在产能到达35GWh之前,特斯拉不会再投钱进去。”


图片

▲图源:推特


同年9月份,津贺一宏在一次接受采访被问到,“是否后悔投资特斯拉超级工厂”时,他回答“是的,当然”。同年11月,他在战略简报会上提到,公司低估了和特斯拉的合作风险,目前其难以从现有的电池业务中赚取利润。


这位曾经的马斯克铁杆支持者,此时完全站到了特斯拉的对面。


走向多边


进入2020年,松下与特斯拉找到了各自的“新欢”。


1月,特斯拉在发布四季报时公布,公司已与韩国LG化学和中国宁德时代就中国工厂电池供应达成合作。


2月,松下与丰田拟定2020年4月1日成立新合资公司“泰星能源解决方案有限公司”,总部设在日本东京都。


事实上,松下很早就建立了成熟的多边车载电池供应关系,据广发证券研报统计,除特斯拉外,松下现为大众、福特、丰田、奥迪等多家整车厂商提供动力电池,如大众e-UP、e-Golf、奥迪Q3、Q5、福特C-MAX、Fusion、丰田Prius 等。


看到中国工厂电池合作出局的结果后,松下在2月份宣布将结束与特斯拉超级工厂2号太阳能电池联合生产的合作关系,并计划在9月底前彻底退出。


分析人士称:2号工厂的合作终止其实在意料之中,一方面是特斯拉自家的太阳能屋顶技术发展不及预期,不怎么采购太阳能电池,松下生产完电池还得自己找买家;另一方面,太阳能电池行业发展不及预期,松下在战略收缩。


经历了为期两年的关系波动后,2020年下半年,松下与特斯拉的关系有所回暖。当年12月底双方签订了2021年定价协议,该协议将从2020年10月1日起生效,至2022年3月31日止。


至此,特斯拉的电池供应商名单拓展到松下、LG化学、宁德时代三家。其中,松下主要负责美国市场,LG化学、宁德时代则为上海工厂供应电池。考虑到特斯拉德国工厂正在建成,特斯拉或许还会在欧洲市场引进本地的电池供应商。届时,这一名单还将得到延展。


值得一提的是,近日,特斯拉为宁德时代送上了一封延长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双方合作供货的时间从2022年1月到2025年12月。


并未放松


本次,松下清仓特斯拉股票,被许多媒体认为是双方关系遇冷的再次升级,其实有过度解读的成分。


据日经社报道,松下打算用清仓特斯拉的资金(约36亿美元)来收购人工智能软件开发商Blue Yonder。而收购理由是这家公司的软件和松下自家的传感器技术,可以分析操作现场的低效之处,大幅提升效率。


此前,松下方面称,过去在为特斯拉供应电池时,遇到的许多困难都源于产能不足,无法满足特斯拉的需求,收购有助于解决这一问题。


2020年,松下与特斯拉延长协议,还在特斯拉新一代锂电池46800的供货上占尽了先机。


这意味着特斯拉与松下关系尽管有撕扯,但合作的力度并未放松。


特斯拉与松下的恩怨情仇还将演绎下去。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2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市值观察
84文章
·
0评论
·
0粉丝
聚焦上市公司市值与价值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