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思维,能化解在线教育寒冬吗?

2021-07-05 16:24:15
灵猫财经
关注
2021-07-05

火花思维,能化解在线教育寒冬吗?

日前,火花思维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正式递交了招股书,股票代码为“SPRK”,欲在纳斯达克上市,承销商包括瑞士信贷、花旗集团、中金公司、富途、老虎证券。

去年因为疫情黑天鹅的影响,在线教育迎来巨大发展,而今年因为政策的不断紧缩,在线教育早已没了往日风光。此时火花思维赴美IPO,丝毫不在意当下的市场环境,难道是找到了破局的新思路?

既然对火花思维上市存有疑问,我们不妨从起招股书入手,来分析一下火花思维有何凭依,有何问题。

招股书里铺开问题

火花思维自2018年上线第一个在线教育课程,到拟赴美IPO,短短数年时间成长为国内在线教育小班课龙头,占据七成市场份额。根据灼识咨询的数据,根据2020年营收和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学生人数,火花思维是中国最大的在线小班教育公司。

火花思维取得的成绩不可谓不华丽,但在急速的发展过程当中,诸多问题自然暴露的更加明显,且在线教育整体环境下行下,火花思维面临的考验并不小。

根据招股书披露,火花思维2019年、2020年、2021年一季度的营收分别为1.95亿元、11.74亿元、4.537亿元。受益于在线教育整体红利和自身运营,火花思维营收得到大幅增长。

与之相比的是净亏损的巨幅扩大。招股书显示,火花思维2019年、2020年、2021年一季度净亏损分别是7.71亿元、9.52亿元、3.74亿元,亏损率分别达395.4%、81.1%、82.4%。

亏损的增加还是由于火花思维的巨幅营销拉动其营收增长,2019年、2020年、2021年一季度火花思维营销费用分别是2.36亿元,7.98亿元、3.43亿,占同期营收的120%、68%、76%。而火花思维创始人罗剑曾宣称火花思维不会去烧钱换营收,这些数据无一不在打脸。

从火花思维所开课程来看,主要是数理思维、语文、英语三部分,数理课程是绝对的核心。小班课程是火花思维的主要授课方式,占据着营收大头。数据显示,2019年、2020年、2021年一季度,在线小班课程占总净收入比例分别为99.2%、95.6%、92.3%。

火花思维不仅面临着盈利的艰辛,还有单一盈利点带来的成本加剧以及造成整个营收体系的非健康性,盈利的单一性所造成危险会随着企业的发展表现的更加致命。

而且火花思维在招股书的风险提示里,再次表明公司会因未来的发展投入,盈利可能无法预期。

根据天眼查APP数据显示,在过去的一年里,火花思维共完成了E轮的3次融资,总金额超过4亿美元。火花思维在一级资本市场的融资依旧可观,赖于小班模式的市场表现,或是火花思维受到资本青睐的原因。而此时赴美上市,可能是减少对一级市场的依赖,亦或许是火花思维背后投资人的推动。

根据招股书显示,创始人兼CEO罗剑持股13.6%;CTO单泽兵持股1.4%。红杉中国持股为最大的机构股东,持股10.5%,还有GGV纪源资本、IDG资本、KKR、挚信资本、山行资本、光速中国等,持股均不低于5%,机构持股比例大于管理层,或会影响到企业的长期经营。

谋求上市就意味着财务数据公开,在火花思维的招股书中,可以看到火花思维的诸多问题,而火花思维解决问题的思路则朝向了素质教育。

素质教育恐难接棒

今年在线教育监管加强,相关政策的不断出台,各教培机构不同程度地受到影响,整体环境寒意紧迫,由此传出的裁员,应届生入职取消等负面消息不绝于耳。与此同时,港股教育板块多次下跌,多家上市的教育企业股价跳水,新东方、好未来、高途集团从年初高点下跌超过50%,高途市值更是下跌了90%,在线教育寒冬不为过。

随着新《未成年人保护法》在2021年6月1日起施行,以及双减政策的影响下,在线教育又迎来新的政策限制,学龄前儿童禁止进行小学课程教育和严查校外K12教育培训机构。各家机构不约而同地走向素质教育,猿辅导的斑马、好未来的小猴启蒙、高途的小早启蒙、作业帮的鸭鸭启蒙等等,火花思维旗下产品“小火花AI课”也改名为“小火花启蒙”。

大家转向素质教育的背后,并不仅仅是因为此块并没有受到政策太多的影响,方便业务的转型以及满足在线教育企业们“从娃娃抓起”培养用户习惯,“收获”用户十余年的教育消费愿望,拉长每个用户的消费时长,增加单用户的LTV。

还由于素质教育市场潜力巨大,细分赛道众多,包括语文、英语、艺术等多赛道。根据艾瑞咨询《2021年中国素质教育行业趋势洞察报告》显示,在竞争、科技、资本等多重因素促进下,素质教育行业正处于快速崛起阶段。预计2021年素质教育市场规模将达5050亿元,市场规模增速将达55.8%。

但从目前的阶段看来,火花思维的素质教育所面临情况是极为不利的。

一方面是竞争加大,火花思维并不占优势。政策的缩紧导致各机构在素质教育上加码,未来竞争必然是激烈的,相对于K12头部企业的大体量和影响力,并不是火花思维能够对抗的。而在数理赛道以及传统的AI赛道,火花思维还面临着豌豆思维,瓜瓜龙等强敌,高额的亏损能否抵挡住正在加剧的竞争压力,仍是火花思维思考的重点。

另一方面是素质教育在商业领域真实情况仍然是不明朗的。艾媒咨询曾在2019年做了一个《在线素质教育用户前景感知调查》,发现超过20 %在线教育用户对在线素质教育前景发展持负面态度,还有近45%的用户持观望状态。总体上用户对在线素质教育的前景发展并不乐观。

此外,素质教育在学校教育上的表现仍有疑问,且素质教育商业上的持续性和吸引力在与升学压力的对比下,用户并不一定会买账等等原因,很难成为火花思维的解决方案。

在线教育前景不明,未来挑战更加严峻

除了在素质教育上考虑外,火花思维也试图从扩科上寻找解决亏损的方法,比如在数理课程的基础上增加语文、英语,以及在AI赛道上下功夫。扩科一方面能弥补营收的亏损,降低思维课程带来的业绩风险,增强营收生态的健康性;一方面增加课程品类的丰富度和营收活力,增强新用户的吸引力,扩大新的营收途径。

但火花思维的核心是数理课程,创收的大头仍集中于此,扩科仍需要时间发展。此外根据招股书显示,火花思维拟募资1亿美元,并未披露相关的发售股份数目,上市仍存在较大的未知数,能否通过上市缓解盈利周期存在疑问。

而且数理思维的智商税问题仍然是悬而未决的,恐影响到火花思维的核心战略。主要是由于数理思维并没有科学的证明,其会影响到儿童数学成绩的提升,且国内多数家长并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仍处于一个市场从众状态。

另外,数理思维教育需要更大、更高的成本,能否持续从用户口袋中拿到钱,仍然是较大的疑虑。一旦用户认识到数理思维很难助于学习成长,较高的成本支出必然影响到数理课程上课量,可能导致整个数理思维需求上的必要性减弱,火花思维会受到严重影响。

在今年5月份的互联网媒体广告监测上,教育培训广告涉嫌违法量高居榜首。以往火花思维靠口碑传播,如今广告打得风生水起。较高的获客成本和竞争的激烈,或是火花思维做广告的原因,也可能因此受到政策监管。

此外,整体环境的紧缩,有可能导致新的问题产生,火花思维未来前景仍在一片迷雾当中。现阶段监管主要针对的是一些学科前置化和企业运营层面上的问题,而政策对于思维类课程暂无表态。但火花思维部分教师没有教师资格证以及火花思维部分课程本质上还属于K12教育的问题,未来并不能保证政策监管忽略此块。

数据显示,2020年在线教育CR5为15.2%,头部效应愈发明显。而火花思维仍存在以亏损换用户和营收增长以及处在细分赛道影响力有限等问题,能否在行业竞争中取得主动权,仍然存疑。

或许,此时流血上市的火花思维,想要的不仅是为盈利延缓时间,还有想从严酷的政策寒冬中走出去,但诸多问题下,火花思维或难如愿。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灵猫财经
79文章
·
0评论
·
0粉丝
(ta)沒有留下签名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