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侵权再起争端,版权之争何时结束?

发布时间:2021-06-12 11:00:59

短视频侵权再起争端,版权之争何时结束?

日前,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爱优腾再指短视频侵权一事,尤其腾讯副总裁、在线视频首席执行官孙忠怀痛批短视频为猪食引发争议。

随后不久,慈文传媒、正午阳光影业等6家影视公司均在各自官方微博上发表对短视频侵权的反对意见,希望能创造一个良好的创作环境。而此前,爱优腾们以及众多影视公司联合行业协会已经发起数次对短视频侵权剪辑的“进攻”。

原始于短视频平台上影视侵权剪辑的控诉,也逐渐变成长短视频平台之间的争斗。短视频侵权剪辑已是事实,但侵权的背后很难说没有短视频的推波助澜,长视频的应对更是夹杂了网络视频竞争下更深的意味。

版权之争,实则利益之争

短视频上流行的影视剪辑,或者是“二创们”,多以影片内容剪辑、吐槽、影片梗概等形式为主,而以“3分钟说电影”的形式在短视频平台上更加普及,内容涉及一些胡乱拼接,甚至是某一特色片段来突出重点,来达到获取流量的目的。

影视剪辑吸引了这么大的流量,一方面由于剪辑的影视片段都较为突出,能够吸引到人们的眼光驻留,一方面是碎片化的时间满足了人们对于影视资源的欣赏需求。这大大加速了短视频影视剪辑的繁荣,也让短视频获得了更多的用户。

同时,影视剪辑们再通过一定的变现手段,包括广告,收徒,带货等将流量变成收入。而从这侵权的结果来看,受益的是影视剪辑手们,还有背后的短视频平台。但影视剪辑涉及到了影视侵权,触犯了长视频的利益。

根据《2020中国网络短视频版权监测报告》显示,从2019年至2020年10月间,累计监测疑似侵权的链接有1602.69万条,独家原创作者被侵权概率高达92.9%。影视剪辑侵权可谓是大行其道,长视频苦不堪言。

作为拥有影视资源版权的长视频,没有从中获取到更多的流量导流,反而是短视频平台一再兴荣,这一情况自然是长视频所不允许的。而随着侵权行为的加剧,影视创作的网络环境也受到了破坏,尤其是短视频的恶意搬运,使得影视盗版横行,创作者和版权拥有者则苦不堪言,更加不利于影视内容持续健康的产出。

而且长视频在乎的也不仅仅是自身拥有着影视版权,却无法拿到该有的版权收益,还有剪辑侵权导致产生的大量经济损失,更重要的是短视频对于长视频的威胁日渐增强。

短视频影视侵权导致了长视频收益的减少,也在影响长视频的用户量。在短短数年间,短视频兴起繁荣,充满了巨大的市场潜力。根据《2021网络视听报告》显示,我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达9.44亿,泛网络视听市场规模突破6000亿,短视频规模超过长视频(综合视频)。短视频用户的增加,则导致长视频用户的相对减少,对于GDT的争夺也更加激烈。这种结果对于长视频来说,自然是不忿的。

而且报告显示,短视频、长视频用户规模分别为8.73亿、7.04亿,日均使用时长分别为120分钟、97分钟。实际上早有数据显示,长视频月活低于短视频月活。在 2021年2月,抖音短视频月活为6亿,快手3亿,而爱奇艺、腾讯视频和优酷的月活分别只有2.5亿、1.8亿和8000万,用户活跃量的减少更使得长视频对短视频的不满加剧。

除此之外,由于短视频自身在人们安排碎片化休闲时间上有着很强的优势,覆盖面广且使用时间自由,也在加速人们对于视频平台选择上更向短视频上倾斜,尤其多达数十集的电视剧。这使得长视频的发展受到了很大的限制,自己的资源无法直接达到更多的受众面,且很大程度上分流在短视频上。花大价钱买的版权资源却在短视频身上体现,这对于长视频来说,更难以接受。

侵权的利益之争也不仅仅是长视频获得更大的发展,还隐含着长视频长久以来运营的困境。

争斗的背后是长视频盈利的艰辛

长视频的发展自新世纪初就已开始,早期涌现一批长视频平台,包括优酷、土豆等,后来逐渐形成以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为主的长视频平台。但长视频平台并未跑通盈利模式,仍陷入亏损的局面,在过去的十余年里,共烧掉1000多亿。

长视频在发展过程中并没有找到合适的盈利渠道,对于长视频来说,不仅要面对短视频侵权事件造成的破坏,还有影视版权高企和自身难以盈利的困境,无疑是雪上加霜。

以爱奇艺为例,从2015年到2020 年,爱奇艺净亏损累计已经超过 350 亿元。如今亏损仍在继续,财报显示,2021年一季度爱奇艺净利润为-12.67亿。这边长视频难盈利,那边凭借“二创”起势的B站市值却超过了爱奇艺。

影视版权成本也越来越大,爱奇艺在2017年到2019年总共投入了558亿的内容成本,优酷这一时间在版权上也大约花了300亿,而腾讯在2018年到2020年也投入超过500亿的版权成本。作为OGC内容主要产出的长视频平台,内容成本投入必不可少,否则也难有竞争力。

但内容成本的高企是制约着长视频平台的发展,即便在成本上有所控制,仍是避免不了版权上的高额投入。另外,在缓解成本上,长视频平台也有在打造自己的内容,但并没有缓解盈利困局。

最重要的是,长视频吸引度不够,内容无法获得更大的流量。在影视作品跟风严重的时代下,很难有差异化高的作品呈现,古装言情剧大行其道,即便是鲍鱼海参,也架不住天天不亦乐乎,何况是典型套路下量化生产,更难吸引到更多人群关注。内容同质化严重,运营方式也差别不大,这也是长视频平台之间很难获得更多发展的关键。

而内容产出同质也与影视作品的制作方有关系。影视制作和运作方向上的商业化更加成熟,动辄千万上亿的作品在最基本保证不能赔本太多的情况下,一般倾向于粉丝经济,影视作品也就一般由其粉丝买单,能在不亏本的前提下,甚至收益还不低。比如前段时间的“倒牛奶”事件,就是典型的粉丝经济,影视作品通过主演等人粉丝达到获利的目的,而这也加剧了演员的高片酬,比如郑爽的单片上亿酬劳,大幅提高影视成本。

成本反过来转接给播放平台,这也是长视频平台经营严峻的又一原因。在短视频的盛行下,长视频的生存也就更加步履维艰,这也是长视频与短视频争斗的重要因素。

争斗会结束吗?

盈利的困境桎梏着长视频的发展,而随着短视频的流行,以及对整个网络视频的冲击,将加剧长视频长久生存的困难。而短视频剪辑侵权也正式拉开了长短视频争斗的序幕,这场争斗并不会简单的结束。

一方面是OGC和UGC的争斗暂时不会有所结果。以UGC为主的短视频平台,虽然乘着影视资源的二次创作大步向前,但随着版权监管的加强,UGC的模式必然受到限制。而长视频的OGC模式相对于短视频,在版权上有着很大的优势,能很好的利用短视频的这一渠道。

另一方面是双方现阶段并没有一个较为平衡的方式解决创作的授权问题,短视频的竞争也在加剧。短视频的用户已经超过了长视频平台的用户,在影视的二次创作的授权上,必然不会大的让步,这不仅是版权的利益之争,也是长视频与短视频的影视话语权之争。

随着短视频的火热,长视频也在加码短视频,爱奇艺、优酷都在APP上增加短视频模块,尤其腾讯将在2021年投入10亿资金、百亿流量扶持微视。虽然很难影响到短视频头部企业,长视频仍不会将影视资源的短视频投放渠道放弃。

但长短视频的对立对双方并不都是有益的,并不能解决短视频剪辑侵权的问题,而且对立意味着长短视频的争斗浪费更多无用的时间和财力。长短视频的运作模式是两种不同的视频形式,短视频在流量获取上相当优秀,但长视频也有着自己优势,好故事不是三两句话就讲清楚的。这需要长短视频更好的弥补各自的劣势,在版权应用上更好的协作。

但归根结底,视频核心还是内容,内容产出的高低决定了用户的选择倾向以及用户粘性。打磨高质量的内容才是视频平台的核心竞争力,同时还要做好用户画像,察觉用户需求,增强不同年龄段的吸引力。

长短视频的争斗源于版权,却不会因版权而结束,长短视频的未来究竟如何,还需要时间给予答案。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灵猫财经
关注
69
文章
0
评论
0
粉丝

热门作者

    • 刘旷

      左手资本,右手人工智能
    • 摩根频道

      探寻商业本质,专注商业研究与故事。关注重大事件、典型公司,提供最专业的权威商业分析
    • 智能相对论

      (ta)沒有留下签名
    • 螳螂财经

      泛财经新媒体
    • 雷达财经

      把脉公司全方位,扫除雷点,发现价值!
金谷奖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