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三次失败,坐拥两亿用户,唱吧怎么就掉队了?

发布时间:2021-06-11 21:07:38

这家创办于2012年的老牌网络K歌公司,自2015年全民K歌上线之后,就再无较大风浪,此次上市,会成为唱吧的第二春吗?

沉寂五年的唱吧,两亿用户的败退,去往何方的上市之路

“唱吧”又又又又准备上市了!

这已经是“唱吧”第三次冲击上市了。

这家创办于2012年的老牌网络K歌公司,自2015年全民K歌上线之后,就再无较大风浪,此次上市,会成为唱吧的第二春吗?

但唱吧所在的网络K歌赛道中,已经是一片红海。不论是背靠腾讯拿下三亿注册用户的全民K歌,还是短视频平台快手在5月17日上线的“小森”,亦或者字节跳动推出的“抖唱”、“飞乐”,更不必说还有阿里“唱鸭”、网易云的“音街”,在网络K歌的赛道中,已经挤满了来自各大厂的竞争对手。

巨头们摩拳擦掌,唱吧却悄悄掉了队,先是两次上市失败,又是业务增长停滞,用户被全民K歌超过,又被曝出抄袭“唱鸭”,如今的唱吧已经风头不在。

那么,唱吧是如何掉队的呢?曾经超两亿用户的选手怎么就被抛下?这口锅又得谁来背?

且看本文分解。

一、唱吧高光时刻:激流勇进

2012年,唱吧横空出世,上线首日注册用户突破十万,这在当时是一个非常高的成绩,上线五天就冲到了app store 免费榜单第一名,上线两年间就揽1.4亿用户,并且唱吧还被评为2012年增长最快的两个app,另一个是微信。

沉寂五年的唱吧,两亿用户的败退,去往何方的上市之路

此时的唱吧,没有微信和QQ等社交软件作为背书,但为了方便注册,唱吧开放了当时市面上几乎所有的社交平台的关联登陆,用户乐意从唱吧完成歌曲录制之后一键分享到人人、微博、微信中去。

2012年末,微信与唱吧展开合作举办线上K歌大赛,此时的微信还较为孱弱,和唱吧的联合为微信引入了新奇的玩法,也促成了后来朋友圈的诞生,另一方面微信也为唱吧导入了流量。

在之后的两年中,唱吧一路狂奔,在两年内唱吧不仅完成了三轮融资,红杉资本、蓝驰创投纷纷看好唱吧,其估值更是高达20亿,还在2014年第一季度,唱吧就斩获了2亿用户。

沉寂五年的唱吧,两亿用户的败退,去往何方的上市之路

唱吧CEO陈华高调的表示:唱吧要围绕音乐社交去做一个中国甚至世界上最牛的一个音乐生态型公司,

当时的唱吧,如日中天,但转折也很快到来。

二、唱吧转折时刻:保守且慎微

2014年夏,腾讯推出自家网络K歌软件全民K歌,借助微信社交关系链一键导流,以及朋友圈社交裂变传播,全民K歌很快就突破了一亿用户,全民K歌也被视为唱吧最大的对手。

但全民K歌也并没有以唱吧为目标,也只想做行业第二。唱吧也因其先入为主而积攒的海量用户池,搭配较有创意的玩法,其人气并未过多下降。

但唱吧的转折之处在于冲击上市失败,2015年,唱吧试图在美国上市,因估值原因回国拆VIE寻求借壳上市,紧接着在2016年开始上市辅导,两年后,唱吧上市辅导结束,在这期间,唱吧在资本市场的消息少之又少,外界普遍认为,唱吧要凉了。

沉寂五年的唱吧,两亿用户的败退,去往何方的上市之路

不仅在资本市场中反响平平,在产品迭代上,唱吧也趋于保守,不论是短视频还是直播,唱吧都仿佛很纠结是否会破坏“唱吧”的生态,于是在2016年直播大战和2018短视频大战之时,纷纷选择了观望,谨慎的陈华反而错失了良机,等到斗鱼虎牙一统直播赛道,快手抖音两强争霸短视频赛道之后,唱吧已无发展空间。

而就在唱吧沉寂的这几年,全民K歌的用户却借着微信一路高涨,2016年,全民K歌宣布注册用户破3亿,登顶移动K歌类App榜首。

那么在直播和短视频飞速发展的这几年,唱吧在干什么?

唱吧从2014年开始布局手游业务,不到一年就夭折,2014年,陈华还高调宣布涉足线下KTV,投资麦颂KTV,并且提出要在五年内开出2000家门店的计划,而据天眼查数据现实,2020年麦颂KTV仅开店500家,线下KTV市场早就开始萎缩,2020新冠疫情袭来,整个行业也遭受重创,KTV已经是妥妥的夕阳产业。

沉寂五年的唱吧,两亿用户的败退,去往何方的上市之路

2017年,陈华又投资线下miniKTV,即使被唱吧寄予厚望,但依旧面临着使用率低、设备故障率高、投诉率高的结果。

与此同时,唱吧还发力智能硬件团队,推出“小巨蛋麦克风”,2016年,该项业务对唱吧的贡献率在5%以上,并且还在不断上升中。

但陈华的保守在于,他始终认为,不论是线下KTV还是智能硬件,都只能算是唱吧的周边业务,不需要投入过多的精力去进行突破,而应该集中精力发展主营业务。但另一方面,唱吧的主营业务已经多年未曾进步了,其主要营收仅靠软件内打赏,使得唱吧的现金流很是吃紧嘛,也就进一步导致唱吧的容错率越来越低。

三、抉择时刻;唱吧还有未来吗?

2020年1月,一则“唱吧抄袭唱鸭”的消息让大众重新回忆起唱吧,他已经从一个时代佼佼者变成了“怀旧”类APP了。

唱吧的数据更为难看,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唱吧月独立设备数仅为4647万,而全民K歌的这一数据是1.7亿,足足相差了两倍。

沉寂五年的唱吧,两亿用户的败退,去往何方的上市之路

唱吧的对手不仅仅只是全民K歌,还有阿里、字节跳动、快手以及网易等巨头都瞄准了在线K歌市场。

阿里巴巴主要聚焦在大文娱,配合虾米音乐用以打造音视频社区,字节跳动则是依托于本就带有音乐属性的抖音,发布了一些列音频制作、编辑等软件,网易云音乐与虾米同理,快手则是认为音视频制作和发布有助于提高本平台音频作品质量,也有益于增强社交传播链。

纵观目前场上的选手,鲸唱、音街、回森各式各样的软件都来抢夺这块蛋糕,单纯的音频制作生意可能并不赚钱,依托平台创造“音乐人”才是财富密码,指不定就出现下一个毛不易。2021年初,网易丁磊提出要拿出两亿资金扶持百位原创音乐人,相比之下,唱吧要“抠门”的多。

沉寂五年的唱吧,两亿用户的败退,去往何方的上市之路

没有雄厚的资金作为倚杖,也没有具备创新性的业务增长,唱吧想要重回巅峰,可能仍需一些突破。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互联网那些事
关注
150
文章
0
评论
0
粉丝

热门作者

    • 摩根频道

      探寻商业本质,专注商业研究与故事。关注重大事件、典型公司,提供最专业的权威商业分析
    • 刘旷

      左手资本,右手人工智能
    • 智能相对论

      (ta)沒有留下签名
    • 互联网那些事

      深挖品牌故事,探寻商业逻辑 玉龙
    • 独角金融

      致力于涵盖银行、保险、信托、券商、基金、期货、互联网金融等大金融领域的报道,以独家视角观察金融,拆解市场,穿透迷雾。
金谷奖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