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凉!身家曾超120亿的四川信托老板刘沧龙资本局瓦解

发布时间:2021-06-10 10:50:11

四川信托、宏达股份(600331.SH)实控人刘沧龙被公安机构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图片

作者 | 高远山

来源 | 独角金融

近日,四川信托、宏达股份(600331.SH)实控人刘沧龙被公安机构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刘沧龙,是原四川汉龙集团董事长刘汉的堂兄。刘汉2014年因黑社会组织罪等罪名被判死刑,同年刘沧龙出现长达20个月的 “失联”后,于2016年9月重新露面。

不过自此以后,刘沧龙的生意不再顺风顺水,“宏达系”开始走下坡路,2016年刘沧龙退出金路集团,2017年丢失千亿大矿控制权,2020年四川信托爆雷。

刘沧龙此次被刑拘后,四川信托的窟窿如何填补,“宏达系”又将何去何从?

四川信托实控人被刑拘

6月7日盘后,宏达股份发布公告,公司实控人刘沧龙先生因涉嫌背信运用受托财产罪被成都市公安局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刘沧龙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消息早前流传于四川信托维权群,上市公司一纸公告将流言证实。

图片

来源:公司公告

背信运用受托财产罪,是2006年6月刑法修正案(六)新增加的罪名,是指银行、证券交易所、保险公司、证券公司等金融机构违背受托义务,擅自运用客户资金或者其他委托、信托的财产,情节严重的行为。

四川盛豪律师事务所律师郝慧珍向独角金融(微信号:uni-fin)表示,查看中国裁判文书网,并未检索到因该罪名的判决,而我国对这类机构管控比较严格,因此不易犯该罪。

根据《刑法》,对于该罪名,情节严重的,对单位判处罚金,相关责任人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款;情节特别严重的,相关责任人可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款。

工商信息显示,四川信托的大股东为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宏达集团”)持股比例32.03%,宏达股份持股22.16%,两者合计对四川信托的持股超过55%。

监管部门去年曾统计,四川信托的TOT产品总计存续规模超过250亿元,存在大股东挪用项目资金的违规行为。

据财新获得的未经审计数据,四川信托主动管理的底层资产规模在剔除嵌套后共计688亿元,其中包括房地产开发项目137亿元、流动性贷款125亿元、资金池130亿元、理财及资本市场69亿元、政信类36亿元、川宏系87亿元、国之杰74亿元、万腾系30亿元;预计整体受偿率50%左右。

资深信托行业从业人员万国朝表示,从媒体披露的四川信托主动管理的底层资产看,其中房地产项目回收率预计最高,而TOT资金池项目预计整体回收率会偏低。

2010年,四川两家负债累累的信托公司——四川省信托投资公司、四川省建设信托投资公司经历11年的重整,诞生四川信托。

重组过程中,四川信托引入10位股东,其中两位为实业起家的四川资本大佬刘沧海“宏达系”公司——宏达集团、宏达股份。

天眼查显示,刘沧龙持股宏达股份为18.36%、持有宏达集团65.75%的股份。

四川信托发展巅峰是在2016年,当年凈利润为12.7亿元,此后业绩一路下滑。截至2019年,四川信托的凈利润仅5.21亿元,同比下降29.55%。2020年,四川信托百亿资金池兑付危机爆发。详情请戳链接:《四川信托遭管控背后,“宏达系”入主十年,违规操作留下百亿窟窿!》

图片

图片来源:四川新闻

对于委托人来说,兑付方案和时间表才是他们最为关心的。

“四川信托被管控后,工作小组和投资者代表开过两次会,但会议内容也没有录音录像,兑付方案和时间表都没有,只是在每个产品上不断加底层。”一位川信委托人称,刘沧龙被刑拘并未增添他对产品兑付的信心。

揭“三刘战四袁”往事

比刘沧龙更有名的,是他的堂弟刘汉,这位曾震动全国的四川黑社会大佬是宏达集团有意避开的名字。

刘汉1994年在“327”事件中一战成名,1997年成立四川汉龙集团。而辽宁富豪袁宝璟在四川期货生意受挫,与刘汉结下了冤仇,这起事件后,也让刘家二兄弟刘汉、刘维,以及袁家四兄弟以悲惨的方式谢幕。

而袁宝璟,曾经被称为“北京的李嘉诚”。

回顾上述事件,1994年-1997年,刘汉在期货市场上的获益让其成为亿万富翁。由于期货交易上的纠纷,让袁宝璟损失9000万,在袁宝璟的下属汪兴的提议下,并由汪兴亲自出面去杀刘汉。

据公开报道,在一家酒店门口,刘汉刚上车便连遭两枪,但均并未打中刘汉,汪兴此次行动以失败告终。

事件发生后,为了保护刘汉,弟弟刘维安排自己的司机为刘汉开车,并且给司机配备了防身器具。

事后,汪兴始终处于边缘状态。汪兴决定要为自己讨回 “公道”,以对外告发袁宝璟为由,多次威胁袁宝璟并索要钱财。几次三番下来,两人终于闹翻。

辽宁省辽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袁宝璟提供30万元的资金,经袁宝璟哥哥袁宝琦找到堂弟袁宝森与袁宝福,袁宝森在汪兴家附近刺了汪数刀,后被法医鉴定为重伤。

汪兴被扎伤后继续威胁。经上述法院审理查明,之后,袁宝璟对袁宝琦说“不行就办了他”。后来,袁宝琦向袁宝福说“把尾巴活干完”,并交给他18万元。2003年10月4日23时许,袁宝福与袁宝森密谋跟踪汪兴的行踪,将汪兴杀死在其家楼下。

因为汪兴曾为公安系统人员竟被刺杀,该案迅速在当地引起广泛关注,随后刘汉兄弟知悉了袁宝璟家族与汪兴的恩怨,竟然与买凶刺杀刘汉有关,于是开始动员社会关系干涉案件,这也是网传袁宝璟家族遭刘氏兄弟打击报复一说的由来。

2005年1月,辽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袁宝璟、袁宝琦、袁宝森死刑,袁宝福被判处死缓。

在《英才》记者的采访中,他的妻子、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著名舞蹈家卓玛表示,有人想让袁宝璟死,死者汪兴是从辽阳警方出来的,曾任辽阳市刑警大队专案中队队长,被害人的身份特殊,于是引起了当地警方的高度重视。

若干年前,袁宝璟辩护律师邬明安曾对野马财经创始人李晓晔谈到此案,提到关键细节,判袁宝璟死刑的关键证据是袁宝琦的证词,他提到说要做掉汪兴,袁宝璟说了一句:”行了,你注意点“。袁宝璟在法庭上曾辩称,这句话是制止袁宝琦杀人,但控方认为袁宝璟是在提醒袁宝琦杀人不要露出马脚。因此袁宝璟终获死刑。

亿万富豪袁宝璟死刑暂缓之谜

因为丈夫涉嫌雇凶杀人,卓玛四处找寻可能的关系,希望能改判。期间,形形色色的人也循着金钱的气味而来。

从2004年起,有不同背景的“领导”通过不同方式进入到卓玛的生活中,早在一审过程中,卓玛希望扭转丈夫的死局,还因此被骗近900万元,不过所有运作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虽然一审就已受挫,但卓玛并没有放弃。2005年10月14日,本该被执行死刑的袁宝璟被暂缓执行。据多个媒体曾报道,袁宝璟在狱中捐出了价值近500亿元的一家印度尼西亚石油公司。

然而,一审被判死刑,上诉失败,再被通知暂缓执行死刑,但袁宝璟终审仍然未能躲过死刑。2006年3月17日,因犯故意杀人罪,40岁的袁宝璟被辽宁省高院终审维持原判,并立即执行注射死刑。

同时被执行注射死刑的,还有袁宝琦和枪杀汪兴的袁宝森,三人命运就此定格,只有袁宝福被判处死缓。

图片

图片来源:公开资料

在终审现场,被带到庭审现场的袁宝璟戴的那条白色围巾,有人称是其妻卓玛所系的白色哈达,也有人称是当时可能涉及刑讯逼供脖子上带伤。直到如今,那条围巾仍然在人们的记忆中。

刘汉逃过此劫并未善终。2015年2月9日,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刘汉、其弟刘维等36人因涉嫌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以及故意杀人罪等一审被判处死刑,二审维持原判。

在庭审现场,刘汉并没有表现得镇定自若,而是情绪失控,嚎啕大哭。

图片

图片来源:视频资料

其中的公司,随着这些人物命运的沉浮,或引吭高歌、或湮没在历史的长河。

刘沧龙的投资版图,连失千亿大矿和两家上市公司

在刘汉涉黑被判处死刑的那段日子,有传言称刘沧龙也被带走过。腾讯棱镜此前报道,刘沧龙于2014年曾 “失联”长达20个月。

2016年9月,刘沧龙重新现身于公众面前。这时候,距离刘汉被执行死刑已经过去一年半。

刘沧龙所掌舵的“宏达系”,包括宏达实业、宏达集团、四川信托、以宏信证券等多家公司。“宏达系”最重要的资产,是1998年成立的四川宏达集团。

据宏达集团官网介绍,在巅峰时期,宏达资产涵盖工业、矿业、金融、地产、贸易和投资6大板块,37家企业成员,管理资产5000亿元。刘沧龙因此成为四川大名鼎鼎的富豪,身家一度超过120亿元。

图片

图片来源:官网

宏达曾在并购战场上大肆并购。2003年刘沧龙盯上了云南金鼎锌业,最后仅花费10亿元,拿下了其60%的股份。金鼎锌业拥有亚洲储量最大的铅锌矿,号称价值数千亿,此后10多年金鼎锌业源源不断为宏达提供近90%的利润,曾是宏达的核心利润来源。

涉及诸多实业后,刘沧龙还将目光瞄向了金融产业。2001年,刘沧龙首次涉足金融产业,宏达入股德阳银行。2005年,“宏达系”作为大股东对四川信托进行重组,并且与中海信托分别出资7亿元和3.9亿元,2010年重组的四川信托成立。

宏达股份上市时,刘汉作为股东参与其中,而宏达旗下四川广汉平原公司,其法人代表正是刘汉。此外,宏达内部人士向《华夏时报》证实,刘沧龙的第二家上市公司金路集团也是从刘汉手中接管而来。

接过金路集团后,刘沧龙坐拥两家上市公司,一时风光无两。

自2013年开始,宏达风波不断。最近5年之内,“宏达系”一路下滑,各条战线相继滑坡。

2013年9月,宏达将其持有金路集团的相关股东权利,授予德阳市国资公司代为行使,授权期至2015年12月31日。

2016年,金路集团一季报显示,宏达通过减持,退出了金路前十大股东行列,刘沧龙失去一家上市公司。这一年,四川信托业绩出现滑坡。

2017年1月,云南冶金集团等将宏达股份和宏达集团告上法庭。两年后的2019年1月,法院判决,宏达股份持有的60%金鼎锌业股权被判无效。此时,刘沧龙被迫退出了长达10年持续提供巨大利润的富矿金鼎锌业。

资本大鳄刘沧龙打造的商业帝国逐渐塌陷。2020年,四川信托这颗雷也因几百亿的资金窟窿被彻底引爆,虽然监管已经介入,但风险化解工作仍然需要时间。对于”三刘战四袁“人物最终的命运,你有何想说?欢迎留言讨论。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独角金融
关注
568
文章
0
评论
96
粉丝

热门作者

    • 野马财经

      野马财经——穿透资本迷雾
    • 金融街侦探

      生活不开心,那是还没关注侦探君!
    • 债市观察

      债券市场最具影响力的新媒体平台。
    • 券业观察

      深入透视券商业前沿走向,观察券业、资本圈最新变化
    • 独角金融

      致力于涵盖银行、保险、信托、券商、基金、期货、互联网金融等大金融领域的报道,以独家视角观察金融,拆解市场,穿透迷雾。
金谷奖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