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富商刘沧龙凉了!趟过黑社会堂弟刘汉的坎儿,最终折在四川信托上

发布时间:2021-06-08 15:55:53

今日(6月7日),A股上市公司宏达股份披露公告,称公司实控人刘沧龙已被成都公安局采取刑事拘留措施,罪名是涉嫌背信运用受托财产罪。

来源:科技金融在线

今日,A股上市公司宏达股份公告,称公司实控人刘沧龙已被采取刑事拘留措施,罪名是涉嫌背信运用受托财产罪。说到刘沧龙,其不仅是四川信托大股东宏达集团、三股东宏达股份的掌舵者,还是四川黑老大刘汉的堂兄......

都说商场如战场,不光输赢无定,有时生死也无常。曾经风头无两的川商风云人物刘沧龙,如今人生随着四川信托的爆雷黯然落幕!

今日(6月7日),A股上市公司宏达股份披露公告,称公司实控人刘沧龙已被成都公安局采取刑事拘留措施,罪名是涉嫌背信运用受托财产罪。

图片

事实上,早在6月4日,有四川信托投资人交流群传出消息:“据可靠信息得知,公安对川信风险涉案高管及股东共计4人,采取了强制措施,具体人名待进一步核实后告知。”

图片

后经求证得到的肯定答复是:四川信托实控人刘沧龙,监事会主席孔维文,风控副总裁陈洪亮及财务总监胡应福被正式刑拘。这四人担任的职务和手中掌握的权利,正是四川信托参与违法违规的必由之路。

图片

说到刘沧龙,其不仅是四川信托大股东宏达集团、三股东宏达股份的掌舵者,还是四川黑老大刘汉的堂兄......

图片

四川信托已被立案

自去年6月被上市公司杭锅股份一纸公告揭开四川信托的“底裤”后,这家曾管理资产超千亿的信托公司便不断有新料曝出。

5月14日,银保监会公开重大违法违规股东,四川信托四大股东——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宏达集团”)、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宏达股份”,600331.SH)、四川濠吉食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濠吉集团”)、汇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汇源集团”)赫然在列。

图片

银保监会表示,本次公开坚持依法合规的原则,结合近期执法情况,对违法违规情节严重且社会影响恶劣的股东,坚决予以公开。

这是四川信托发生兑付危机后,银保监会首次公开披露四川信托四股东违法违规情况。据悉,本次公布股东的违法违规行为主要包括:

一是入股资金来源不符合监管规定;

二是存在涉黑涉恶等违法犯罪行为;

三是编制提供虚假材料;

四是股东及其关联方违规占用信托公司固有资金或信托资金;

五是拒不按照监管意见进行整改,不配合监管部门开展风险处置;

六是违规将所持股权进行质押融资。

事实上,早在今年3月12日,四川银保监局公布了四川信托13宗罪,3490万的罚款刷新了信托史上罚款的新高。其中,罚单第一条也提到了公司治理不健全,违规开展固有贷款及信托业务,资金流向股东及其关联方等情况。

图片

彼时,就有委托人向银保监会提交申请,请求公开“天价罚单”中涉及到的多项违法违规事实的具体情节,包括股东违法违规事实;最终处理决定;是否已将违法行为证据向公安机关移交、移交时间及受理机关。

但随后委托人收到银保监会四川监管局答复:决定不予公开,理由是申请公开的事项涉及正在进行的风险处置工作,公开后可能危及社会稳定。

图片

据此前媒体报道,多位四川信托内部人士表示,公司经营已基本停滞,员工没活儿,就发基本工资。成都警方4月初对他们口头表示,四川信托已被立案调查,实际立案时间应是今年1月份。

富商刘沧龙与宏达系的前尘往事

值得关注的是,银保监会公开披露四川信托股东违法违规行为的第二条便是“存在涉黑涉恶等违法犯罪行为”。

事实上,作为四川信托的实控人,刘沧龙正是四川黑老大刘汉的堂兄,比刘汉大10岁。

提到“二刘”,不禁让人想起当年“二刘战三袁”的往事,也让人想起今年4月周正毅出狱大宴宾朋,“折了”上海东方卫视6名主持人的艳事。

这些人物大都与327国债事件相关。在327事件里,总共流失国有资产32亿,却造就了一大批亿万富翁。而“证券教父”管金生被捕入狱,辽国发高岭兄弟人间蒸发,四大赢家28岁的魏东、29岁的袁宝璟、34岁的周正毅以及30岁的刘汉,四人一举实现资本原始积累,各自称霸一方。

但好景不长,四人最终悲剧谢幕:魏东跳楼身亡、袁宝璟四兄弟三人死刑一人死缓、周正毅锒铛入狱16年、刘沧龙的堂弟刘汉则被判极刑。

今年4月18日,出狱后的周正毅在一家上海五星级酒店举办60大寿,广邀沪上一众名流,其中就有程雷、陈蓉、朱桢、倪琳、房海燕、戴刘菲6位上海广播电视台节目主持人参加了这次活动。

然而,该事件被爆料后,影响非常恶劣,其中有5个人被上海卫视给予处罚,直接被无限期地吊销了主持人证。

沪上这位热闹未散,四川那位又气氛紧张。

说到刘沧龙,1979年借着改革开放的东风,辞去乡镇企业厂长下海创业,开了一家磷肥厂。刘沧龙便是从这家小小的磷肥厂积累了自己的企业经营经验和第一桶金。

1996年前后,刘沧龙接连并购其他化肥厂,并且开始涉足矿山、房地产等行业。彼时,“宏达系”的核心资产——宏达集团成立。

两年后,刘沧龙以四川宏达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为母公司,以四川广汉平原实业总公司、四川省蜀星企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四川省石棉选矿厂三单位为控股公司,联合组成了四川宏达集团。

四川宏达集团形成后,刘沧龙的野心愈发膨胀。2003年,刘沧龙盯上了云南金鼎锌业。据悉,该公司背后是亚洲最大的铅锌矿——兰坪铅锌矿,被认为价值高达数千亿元。

然而,蹊跷的是刘沧龙后来只用10亿就拿下了其60%的股份。此后,金鼎锌业为宏达集团贡献了近90%的利润。

涉及诸多实业后,刘沧龙也深知金融在实业中的重要性。刘沧龙首次涉足金融是在2001年,彼时宏达集团成功入股德阳银行。

四年后,“宏达系”又着手重组停业多年的四川信托。最后,四川信托于2010年成立,宏达集团持股32.04%为第一大股东,中海信托持股30.25%为第二股东,上市公司宏达股份持股22.16%为第三大股东。而宏达集团与宏达股份的实际控制人均为刘沧龙。

值得注意的是,宏达股份2001年上市时,刘汉作为股东也参与其中,而四川宏达集团旗下的四川广汉平原实业总公司,法人代表也正是刘汉,不过目前该公司已被注销。

事实上,刘沧龙的第二家上市公司也是来自于堂弟刘汉的手中。

2009年11月,刘汉控制的汉龙实业,因经营流动资金需要而减持上市公司金路集团的股份,从而持股比例低于宏达集团的股份比例5.144%,致使刘沧龙的宏达集团成为第一大股东。

在坐拥两家上市公司后,刘沧龙一时风头无两,成为四川大名鼎鼎的富豪,此后还当上了全国政协委员。

图片

在宏达集团巅峰时期,领域涵盖工业、矿业、金融、地产、贸易和投资六大板块,总资产超300亿,管理资产达5000亿。

躲过黑老大堂弟的坎儿 却折在了四川信托

然而,这一切似乎都随着堂弟刘汉的倒台而渐渐走上下坡路。

提到刘沧龙的堂弟刘汉,1994年到1997年,其在期货市场上炒作大豆、钢材成了亿万富翁。期间,刘汉与大连的老板袁宝璟结下了冤仇。袁宝璟曾经被称为“北京的李嘉诚”,个人资产上千亿。

据媒体报道,在得罪袁宝璟之后,1997年,袁宝璟的下属汪兴雇了两个杀手来到成都教训刘汉。等刘汉从酒店出来,事先埋伏的杀手向刘汉开了两枪,但都没有打中。

事后,汪兴被袁宝璟边缘化。觉得受到了冷落,汪兴后来离开袁宝璟自己创业。不过,袁宝璟给了汪兴100万很快被赔光,他又向袁宝璟要钱,最终导致两人翻脸。后来汪兴威胁袁宝璟,不给钱就把雇佣杀手的事抖落出去。袁宝璟的哥哥袁宝琦、堂弟袁宝森得知后,决定“办”了汪兴。

2003年10月,汪兴被袁宝森用双筒猎枪打死。2006年,袁宝璟、袁宝琦、袁宝森三人也被执行死刑,另一个堂弟袁宝福被判死缓。

2014年,躲过袁宝璟雇佣的杀手的刘汉,由于涉黑也被判处死刑,并且于2015年2月9日执行。

作为刘汉的堂兄弟,因与其在生意上多有交集,那段时间有传言称刘沧龙也被带走过。腾讯财经《棱镜》报道,刘沧龙于2014年曾 “失联”长达20个月。

不过,刘沧龙后来还是全身而退,得保清白之身。只是,在堂弟刘汉被枪毙之后,刘沧龙的生意已大不如前。

2013年9月,宏达集团将所持的金路集团全部股份的相关股东权利,授予德阳市国资公司代为行使,授权期经过两轮延期,一直延长至2015年12月31日。

到了2016年,金路集团一季报显示,宏达集团通过减持已退出了金路集团的前十大股东行列。至此,刘沧龙失去了一家上市公司。

祸不单行!2017年1月,云南冶金集团等将宏达股份及宏达集团又告上法庭,要求返还18.9亿的本金和利息,请求确认宏达方面持有的60%的股权无效,确认金鼎锌业100%的股权分别由四位原告所有。

两年后的2019年1月,法院判决宏达股份持有的60%金鼎锌业股权被判无效。至此,刘沧龙再次失去“现金奶牛”金鼎锌业。

这还远没有结束。据刘沧龙旗下另一家上市公司宏达股份2020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2.8亿元,同比减少10.3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2.5亿元,上年同期0.85亿元,由盈转亏。

在此之前,宏达股份在业绩预告中,一度将所持四川信托的股权减值为0元,因此还收到监管的问询函。

截至6月7日收盘,宏达股份的股价为2.29元,较前一交易日下跌4.18%,较历史最高点38.05元已跌去94%。

图片

昔日的四川富商,躲过了涉黑堂弟的坎儿,最终未能逃过四川信托的雷!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科技金融在线
关注
23
文章
0
评论
0
粉丝

热门作者

    • 野马财经

      野马财经——穿透资本迷雾
    • 金融街侦探

      生活不开心,那是还没关注侦探君!
    • 债市观察

      债券市场最具影响力的新媒体平台。
    • 券业观察

      深入透视券商业前沿走向,观察券业、资本圈最新变化
    • 独角金融

      致力于涵盖银行、保险、信托、券商、基金、期货、互联网金融等大金融领域的报道,以独家视角观察金融,拆解市场,穿透迷雾。
金谷奖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