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富豪资本局:18亿卖掉金徽酒,又推金徽矿业上市

2021-05-26 21:25:42
野马财经
关注
2021-05-26

募资13亿,4亿来还贷?

作者|刘钦文

 来源|野马财经

《2020年胡润百富榜》中甘肃省内排名第三的富豪李明最近连连失血,先是于2020年5月,在白酒股涨潮之前,将手中唯一一家上市公司金徽酒卖身于“复星系”,后又因金徽矿业业绩不达标,对赌失败支付了7800余万元的补偿款。

许是为达到补血目的,李明的金徽矿业于近日递交招股说明书冲刺上市,梳理金徽矿业的招股书后发现,在过去的2020年,金徽矿业有着高达62.39%的负债率,而此次上市的募资用途之一为偿还银行贷款,此项占比达到三分之一。

高负债率,客户集中度高

“啥家庭啊?家里有矿啊”赵本山的一句台词经网友调侃,成了一句网络流行语,讽刺家里有钱,乱花败家。

在网友眼中,“有矿”和“有钱”似乎划了等号。对于李明家族来说,有没有钱不知道,但有矿是事实。李明控制下的金徽矿业共有4座矿,其中两座拥有采矿权,两座拥有探矿权。

▲图片来源:金徽矿业宣传片

4座矿中其中3座为铅锌矿,1座为地铜矿,其主要产品也以此为主,包括锌精矿、铅精矿(含银)等。锌精矿是生产金属锌、锌化合物等的主要原料,金属锌主要用于钢铁、冶金、机械、轻工、军事和医药等领域。铅精矿是生产金属铅、铅合金、铅化合物等的主要原料,金属铅主要用于电气工业、机械工业、军事工业、冶金工业、石油工业和医药业等领域。

有矿看似风光,但其实金徽矿业也面临不少问题。传统的投资理念讲究“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目的在于分散风险。对于企业而言,过多依赖大客户,也同样意味着高风险。招股书显示,金徽矿业2018年—2020年,前五大客户的销售占比逐年上升,分别为83.37%、93.46%和96.48%。

“在销售政策上,公司主要采取先款后货的策略,采用信用政策比较谨慎,客户主要为规模较大、资金实力雄厚的厂家,加之国内冶炼厂家集中度不断提高,从而使得公司的客户较为集中。”金徽矿业表示。

▲图片来源:金徽矿业官网

同时由于开采过程造成的成本高,一直使得金徽矿业的资产负债率处于较高水平,2018年至2020年,金徽矿业资产负债率(母公司)分别为83.67%、70.2%和62.39%。

对此金徽矿业解释,“公司资产负债率较高,主要是由于公司矿山建设的起步标准高,按国家级绿色矿山标准建设,固定资产投入大,建设资金来源以银行贷款为主。”

与同行业的A股上市公司进行对比,2019年资产负债率最低的为国城矿业(000688.SZ),仅7.18%,最高的为ST华钰(601020.SH),为47.65%,而金徽矿业远高于平均值24.78%,达到了70.2%。

▲图片来源:招股书

“较高的资产负债率,将影响公司的长期偿债能力和债务融资能力。”金徽矿业在招股书中承认。

值得注意的是,金徽矿业此次上市的募资总金额为13.05亿元,其中4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

实际上,在尝试上市融资的方式前,金徽矿业就曾两次签订对赌协议试图引入资金,最终均因业绩不达标,不仅未获得资金,而且还需额外支付补偿款。

两次对赌失败,赔偿金合计7800万元

面对资金压力,金徽矿业分别在2018年底及2019年初签订了两份对赌协议。

2018年12月,金徽矿业与绿矿基金签订《增资扩股协议书》,其中约定由绿矿基金以人民币7.2亿元认购金徽矿业新增注册资本8000万元,增资完成后绿矿基金持股9.09%。

对应增资,金徽矿业则需要完成指定业绩。该份协议对于业绩的规定十分详细,规定2019年上半年,金徽矿业需实现净利润不少于2.5亿元,全年不少于5亿元,2020年上半年净利润不少4亿元,全年不少于8亿元。

▲图片来源:金徽矿业官网

最终金徽矿业2019年仅实现1.61亿元的净利润,2020年实现3.62亿元的净利润,未达到业绩要求,按规定于2019年7月、12月,2020年7月、10月、12月分别向绿矿基金支付业绩补偿款1032万元、2340万元、2340万元、1572万元和610万元,总计7894万元。

或许当时金徽矿业对其业绩较有信心,2019年1月,金徽矿业再次尝试引入资金,第四大股东奥亚实业(控股股东为李明侄女周军梅)与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下称“中改院”)签订了《股权转让合同》,约定将奥亚实业所持公司1.3%的股权以1.16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中改院,关于业绩的规定与绿矿基金规定相同。

但最终因未完成业绩,双方签订《补充协议》,补充协议规定,中改院的第二笔款项9168万元支付时间延长至2022年12月31日,如金徽矿业未能在2022年12月31日前上市,则无需支付,并返还第一笔款项2500万元。

同时,金徽矿业控股股东亚特投资向中改院作出承诺:如果金徽矿业不能在2022年12月31日前完成上市,则双倍返还出具本承诺前收到中改院支付的股权转让款。

也就是说,如果金徽矿业在2022年年底上市失败,还需支付一笔5000万元的赔偿款。

有意思的是,亚特投资的实际控制人是李明,持股98%,而中改院的股东之一是海南亚特投资有限公司,持股20%,是亚特投资子公司之一,也就是说李明间接持股中改院19.4%。

探究金徽矿业对赌失败的原因,与有色金属市场的波动有着分不开的关系。招股书显示,自2018年起,不论是锌腚月均价的SMM(上海有色金属网下的价格指数缩写,即铜价参数,类似于股票中的沪指),还是锌精矿销售价格均呈现下降趋势。

▲图片来源:招股书

以金徽矿业锌精矿销售价格为例,2018年1月至2020年1月,价格从约2万元/吨降至约1万元/吨,直接腰斩。即使2020年后呈现抬头趋势,但2020年的业绩完成情况依然并不理想。

针对上述财务问题,野马财经致电金徽矿业,金徽矿业表示目前处于上市前的静默期,不便回应太多,一切以招股书为准。

李明家族共控制29家公司

金徽矿业的控股股东为亚特投资,李明拥有亚特投资98%股权,为金徽矿业的实际控制人,《2020年胡润百富榜》显示,李明以42亿元人民币财富位列《2020年胡润百富榜》第1322位,在甘肃省位列第三。

而亚特投资则是非常明显的家族式企业,以金徽矿业为例,前十大股东中,第二大股东中铭国际的实控人是李明的侄子周小东,第四大股东奥亚实业的实控人是李明的侄女周军梅,第七大股东中改院,李明持股19.4%,第八大股东为自然人李雄,则是李明的哥哥。以上公司持股比例相加,累计93%。

▲图片来源:招股书

除了金徽矿业,李明家族的不同成员还拥有许多公司,李明侄子李锁银控制9家公司,其次为其弟弟李杰、妻子杜楠各控制5家公司,李明侄女周军梅控制3家公司,施加重大影响的其他社会组织一个,还担任一家公司董事职务;李明儿子李海鹏、弟妹江育琳、侄子周小东各控制2家公司,侄子李海波则控制一家酒店管理公司。

以上公司主要涉及房地产开发、物业管理、汽车销售、文娱业、体育业、农林牧渔业、批发与零售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科技研究与技术服务业和产业投资等多行业。

细细对比这些行业会发现,和李明所处行业多处存在交叉关系。亚特投资集团旗下共拥有28个成员公司,房地产开发公司在甘肃兰州有多个楼盘在建并在售,配套的物业管理也一并涉及,除此之外还有矿业开采、销售、农林牧渔业等多个行业。

李明家族涉及的公司和行业虽多,最为知名的还要属金徽酒(603919.SH)。

▲图片来源:京东金徽酒旗舰店

金徽酒2016年在上交所成功上市,白酒股在过去一年可谓是热门股,被不断追捧,但李明却在涨潮出现之前,就转让了部分股权,最终失去控制权。

2020年5月,“复星系”的豫园股份(600655.SH)以18.37亿元收购甘肃亚特投资集团持有的金徽酒1.53亿股股份,占金徽酒总股份的29.99%。本次交易完成后,豫园股份取代甘肃亚特投资集团成为金徽酒控股股东。截至目前,亚特投资集团持有金徽酒13.57%股份,是金徽酒的第二大股东。

了解此交易人士透露:“复星从2019年就开始和金徽谈判,并非看到白酒大涨才跟风买。”

事实证明,复星的这笔投资确实为其带来很大收益,仅一年时间,金徽酒就从2020年5月的最高15.30元/股涨至2021年5月26日的44.63元/股。酿酒行业也从2020年3月的23824.01点涨至2021年5月26日的62703.84点,翻了近三倍。

▲图为酿酒行业K线图 来源东方财富网

“复星系除了资金之外,还会带来管理、人才和营销上的改变。但外资入驻总有双面性,在带来新鲜血液的时候,也会产生排异反应。”酒行业资深评论家程万松对此向野马财经表示。

复星系通过金徽酒投资获利颇丰的同时,放手的李明却完美错过了白酒股的热潮期,依然陷于资金链紧张的局面。除了转让股份外,亚特投资集团还多次质押金徽酒股权,截至4月6日,亚特投资集团累计质押金徽酒股份5433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78.94%,占公司总股本的10.71%。

从卖掉金徽酒套现,到金徽矿业对赌失败,再到推动金徽矿业闯关IPO,李明是这些资本腾挪的掌舵者。如果,金徽矿业能够成功上市,李明家族或收获新的财富盛宴。

你之前了解金徽矿业吗?你是否听说过其幕后的李明家族?欢迎下方留言评论。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野马财经
1217文章
·
0评论
·
105粉丝
野马财经——穿透资本迷雾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