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员、总部保不住!泰禾还能指望谁?

发布时间:2021-05-14 17:39:09

还有一些债权人不愿给泰禾喘息时间,成为债务重组中的难啃的“硬骨头”,这也导致万科短期内不会出手救援,说到底,泰禾还是只能靠自己。

图片

本文由无冕财经(wumiancaijing)原创首发

作者:陈欣苗

编辑:陈涧

设计:布冬

编辑助理:朱智琪

泰禾集团(000732.SZ)冰火两重天。一面是积极“引战”、复工复产的官方利好不断释放,另一面却是裁员、总部大楼拟被查封等负面信息漫天飞。

5月11日,据自媒体“地产谈资”消息,泰禾近期正开展从集团到各个区域公司的大规模裁员行动,譬如南京区域公司将裁员90%,并于5月底完成人员离职,其他区域公司也有参照南京区域公司进行裁员的打算。

此前的5月8日,债主渤海信托一纸要求泰禾搬离办公点北京公馆、否则将“申请查封保全”的公告,令“泰禾总部被查封”的言论甚嚣尘上。而这,也仅是泰禾债务纠纷的一角。

图片

▲渤海国际信托公告。

泰禾的资金困局已非新鲜事,截至今年一季度,其已到期未归还的借款金额仍高达431.5亿元。去年7月万科拟入股的消息一度让市场对泰禾的希望重燃,泰禾亦持续释放出要打翻身仗的信号,而今10个月过去了,泰禾的千亿债权人、维权业主、合作商等相关方,到底等来了什么?

 万科等得起

在泰禾事件中,万科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这位向泰禾抛出橄榄枝的金主,当真能被寄予厚望吗?

从成立处理问题的工作小组、牵线协调债权人洽谈,到拟成立平台公司,万科对泰禾的介入确实在逐渐深入,但与此同时,万科的审慎、克制,也让这场救援的进程缓慢、收效甚微,而又充满变数。

此前,据多家媒体报道,万科内部成立了处理泰禾问题的工作小组,由曾担任财务负责人的董事长黄文金负责。重组期间,万科介入协调和参与泰禾与债权人的谈判,并取得一些成效。

据泰禾官方信息,去年下半年以来,其已得到多家主流金融机构的支持,旗下珠海、深圳、漳州等多地子公司与金融机构达成债务重组协议。

此外,万科还在项目梳理、融资筹资等方面做了不少工作。近期双方成立操盘公司有了新进展,此举便在于梳理并盘活泰禾旗下的部分资产。

据经济观察网4月6日消息,万科已调度一支团队协助泰禾操盘部分项目,首批推进项目也已选定。该团队将和泰禾在上海成立一家平台管理公司,负责项目对接、协调等相关事宜,目前该公司已开始启动注册;并将在华东和华南两个区域成立相应的项目操盘公司。

不过,无论是平台管理公司,还是项目操盘公司,都不会与万科有直接股权关系。

对应万科总裁祝九胜在3月31日举行的业绩会上的回应,双方正酝酿成立的是操盘公司,而非接盘公司。该公司是接受各方委托“干活的”,包括启动项目,建造和销售项目等,但不承担项目本身的债务。

图片

▲万科总裁祝九胜今年3月对入股泰禾作出回应,图片来自中国企业家。

他表示,泰禾问题的整体解决仍需很长时间,不排除少数项目先行“解套”。少数资源条件好、债权债务协议达成、各方都支持的项目,将成立操盘公司先行启动盘活,解决一部分债务问题,具体方案仍在探讨中。

可见,双方合作历时10个月,万科对泰禾的救援仍限于项目层面,所谓的操盘公司目前仍处于起步阶段。

“从万科的态度和举措来看,其对泰禾背后的债务窟窿是有充足认识的,所以会比较谨慎。从实际过程看,万科当前也需边走边看,若经营转好,后续才有合作的可能性。”知名地产分析师严跃进对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研究员表示。

他进一步指出,双方合作的效应是弱于预期的,万科目前的角色还不是战略投资的性质,而是一种股权方面的合作,故缓解压力的作用是偏弱的,但至少万科有可进可退的余地。

实际情况亦是如此。驰援泰禾,万科便是做好“防护”再出手,设置了严苛的前提条件,其中的核心是泰禾就债务重组达成各方认可的方案,而万科不对泰禾的经营及债务等承担任何责任。

换言之,要拿到24.27亿元的战投资金,关键仍在泰禾自身的偿债能力与债权人的抉择,而万科则将自身的风险降到了最低。

正如祝九胜所表态的,“帮人忙不会给自己添乱”,“解锁的钥匙还是在泰禾自身和债权人手上”。然而,按照目前的进度,“距离入股还有相当大的难度”。

至少从目前来看,万科在泰禾事件中的支持力度有限,实际发挥的作用或该重新审视。泰禾乐意向外界透露的积极引入战投的信息,也更像是“烟雾弹”,迟迟未有实质性进展。

难怪有业主形容,如今的泰禾犹如一位重症病人,刚刚走出ICU病房,需要休养恢复;而万科,黄其森最大的指望,却口惠而实不至。至于原因,泰禾内部人士对媒体称,合作还在积极进展中,只是需要泰禾达成的条件部分还没有兑现。

至于万科入股后泰禾的发展前景,那更是后话了。

 债务重组缓慢推进

重组路漫漫,万科的真金白银并不好拿。

据2020年年报,泰禾已与大部分主要债权人就已到期未归还借款达成和解,主要方式包括延长借款的还款期限、对资金成本给予一定的优惠以及豁免违约金。

但总体规模不到200亿的展期规模,与泰禾高达1967亿(截至2020年底)的债务相比,仍是杯水车薪。到今年一季度末,泰禾已到期未归还借款金额已进一步攀升至431.55亿元。

“泰禾的债权人繁多,因不同项目的实际情况有别,加之不同公司有各自诉求,使得谈判进度不一,要在短期内达成一致十分困难。从项目层面推进债务重组,是相对务实的做法,但这个过程有可能会较为漫长。”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分析师陈霄对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研究员表示。

并非所有债权人都愿进行债务展期,予以泰禾喘息空间。

渤海信托的查封声明之前,5月5日,泰禾公告披露,其被上海金融法院判决归还四川信托本息42.55亿元及违约金。

图片

▲泰禾集团上月被判归还四川信托巨额资金。

此前4月29日的公告显示,仍有14宗重大诉讼、仲裁事项,总金额超过140亿元;其中9宗为金融借款纠纷。这些诉讼的具体影响尚难预估。

据自媒体“风云地产界”援引泰禾内部人士消息,债务重组目前已经完成了大部分,少部分还在积极沟通中,容易解决的基本都已经解决了,剩下一些“硬骨头”,需要一定时间。

由此可见,泰禾与债权人的斡旋还将持续,债务重组仍处“爬坡期”。要走出流动性危机,万科的作用有限,即便是债权人同意债务展期,也仅是以时间换空间,泰禾仍要靠自己。

在现金流几近枯竭、“三道红线”全踩中的情况下,泰禾亟待证明的,是它的卖房能力,以此来获得增量资金,这对于推进债务重组也有积极意义。

实际上,泰禾也在积极复工复产复销。

据泰禾官方信息,除未启动的储备项目外,泰禾目前在售在建的项目分为现房准现房产品、始终未停工或在建已复工项目、待复工项目。

这其中,现房准现房产品是重点。按照泰禾的说法,其在北京、福州、厦门、上海、南京、杭州和广深区域等有中国院子、福州湾、福州金府大院、厦门红树湾院子等20余个项目,有望在五六月份满足销售条件。

复工复产关乎其销售及回款,亦是业主们关心的重点。自泰禾陷入资金危局,多地业主因项目停工、延期交付等原因维权四起,他们的购房款多数在百万乃至上千万元。

图片

▲去年,深圳泰禾院子营销中心门口出现维权者,图片来自“深圳新房马良”。

不过,在复工复产这件事上,泰禾也饱受争议。

据多家媒体报道,年报出炉后,部分业主质疑,泰禾是“云复工”,实际上很多项目仍然是停工、未开工状态。譬如泰禾北京院子二期的业主投诉泰禾造假,称年报里泰禾北京院子二期工程的完工进度为“86.57%”与事实不符。

此外,泰禾未在财报中公布销售和回款。至2020年年底,公司账上余留了大量未销的存货,金额达1544亿元,占总资产的71.21%。其中,有552亿元存货处于借款抵押状态。

对于入股泰禾,万科管理层曾公开表示,泰禾的问题在于资金和融资,公司本身的产品力和基础能力是不错的。

“品质是泰禾的底线。”这是泰禾董事长黄其森乐于向外界传递的信息,很大程度上,泰禾的院子是他的底气和骄傲。

截至2020年底,泰禾土储总建筑面积3239.91万平方米,总货值约4000亿元;剩余可开发建筑面积923.87万平方米。

接下来,要看黄其森的带货能力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无冕财经
关注
236
文章
0
评论
3
粉丝

热门作者

    • 野马财经

      野马财经——穿透资本迷雾
    • 金融街侦探

      生活不开心,那是还没关注侦探君!
    • 债市观察

      债券市场最具影响力的新媒体平台。
    • 券业观察

      深入透视券商业前沿走向,观察券业、资本圈最新变化
    • 独角金融

      致力于涵盖银行、保险、信托、券商、基金、期货、互联网金融等大金融领域的报道,以独家视角观察金融,拆解市场,穿透迷雾。
金谷奖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