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储证券30亿产品踩雷8家上市公司,多少投资者被套牢?

发布时间:2021-05-08 20:54:11

风控错位,还是命途多舛?

图片


作者 | 武丽娟

编辑 | 吴婷婷

来源 | 独角金融


资管业务高速扩张,一年踩雷8家上市公司,联储证券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经纪类券商,到屡屡见诸报端。

雷爆了,火最终烧到了投资者身上。


近日,联储证券发布了一则涉及重大诉讼的进展公告,一位孙姓投资人曾1420万元认购了联储证券一款资管计划产品,因到期无法兑付起诉至法院,最后因投资人没有按时交纳受理费被撤销诉讼。


其实,这起案件是联储证券资管业务的历史遗留问题,也并非个例。联储证券资产管理业务规模一度增速迅猛,同时其风险管理压力也与日俱增。


近年来,联储证券频繁被投资人控诉风控缺失、不尽职尽责等问题,部分投资人还通过诉讼来推进兑付问题的解决。


截至2019年末,联储证券已累计有9只资管集合产品违约,涉及金额29.96亿元。


经历了所谓大资管行业的黄金时代到资管新时代的大洗牌,联储证券是风控错位,还是命途多舛?


1

融资人自身难保,管理人消极对待

千万损失谁来承担?


这份公告的涉诉产品为联储证券2017年2月成立的聚诚16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募资规模2.4亿元,通过渤海信托成立信托计划,融资方为盛运环保。而盛运环保2016年年度业绩已经预亏,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减少66.20%-72.96%。


这项产品成立不久后,盛运环保便处境堪忧,巨额债务缠身。2017-2019年连续三年净利润大幅亏损,2020年半年报净亏4.67 亿元,并于2020年8月25日退市。


2018年7月30日,联储证券曾发布清算方案公告,称此款资管计划于2018年5月21日提前终止,一众投资者也因此损失惨重。


图片


来源:上海证券交易所


为了追回损失,投资者们曾屡次集体和联储证券当面对峙,不过都无功而返,于是,部分投资者选择了诉讼途径。


例如,这位名为孙悦宁的投资人连带起诉了联储证券和渤海信托,2020年1月17日被立案,2020年8月,此案被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移送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审理,最终因投资人未按时交纳受理费而被撤销诉讼。


图片


来源:上海证券交易所


对于这一状况,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宋一欣律师表示,财产案件根据诉讼请求的金额或者价额,按比例分段累计交纳民事赔偿的受理费,按照1%来算,1400万也需要交14万元。类似这种坏账的诉讼,维权难度很大,诉讼成本也高,投资者必须有证据证明管理人未尽勤勉尽责,甚至存在欺诈,才可以追究其法律责任。


独角金融则注意到,自2015年以来,联储证券发起成立的多款集合资产管理计划集体违约,引发投资者诉讼维权的案件并不是个例,其中有不少投资者损失达千万。去年年底,联储证券公布的涉诉情况中就有同样投资聚诚16号、聚诚5号的投资人,投资金额分别为1069万元、1500万元。


图片

图片

来源:上海证券交易所


除了个人投资者,也有机构踩雷联储证券。


广东南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南海农商行”)投资2.88亿元,认购了聚诚7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2020年10月12日,因融资方违约,未能按资产合同约定兑付,南海农商行认为联储证券作为管理人未履行尽职尽责义务,将其诉讼至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诉请偿还投资款本金、利息及本案诉讼费用。

图片

来源:巨潮资讯


2

30亿产品违约,踩雷8家上市公司

风控错位or命运多舛?


2015年之前,联储证券还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经纪类券商。2016年随着正润金控入主,这家券商改头换面,业绩迅速实现惊人增长。不过,资产管理业务较快的规模增速使得其风险管理压力快速提升。


截至2019年末,根据Wind数据,联储证券已累计有9只集合产品发生违约,涉及29.96亿元。2016年、2017年是联储证券资管业务集中爆发期,违约的9款产品均为这期间发行。


仅2018年,联储证券资管业务就因踩雷八家上市公司,导致兑付危机。分别有聚诚1号、聚诚5号、聚诚9号、聚诚15号、聚诚16号、聚诚20号、中弘1号、众城13号产品,涉及到的中弘股份、凯迪生态、东方金钰、盛运环保、宏图高科,均为陷入债务危机或濒临退市的上市公司。


图片


这些项目的特点以及违约的情形类似,均是联储证券于2016年底至2017年初前后发行,资金投向均为上市公司流动性贷款,期限一般为2年,规模多在2亿元-5亿元。风控措施上,以聚诚9号为例,主要是由融资人上市公司的母公司提供无限连带责任担保,并没有抵质押等风控措施。


图片

投资人提供的聚诚9号推介材料


对于该业务部分产品发生违约,盈利情况有所下降的原因,联储证券在2019年年报中归结为“随着资管新规落地及受民企经营情况恶化的影响”。


聚诚16号的投资人易先生称自己投资了300万,合同约定资金投向为盛运环保公司宁阳垃圾发电厂建设项目,但事实上,资金转给信托计划融资人盛运环保公司,盛运环保公司又通过西安的银行账户将资金转移至北京润达环科公司。据其了解,已经有五、六个人采取了司法途径,他们认为联储证券未尽审慎和披露义务。


2021年4月1日,因盛运环保破产管理人申请,法院已对其名下财产解除查封和冻结,并裁定终结执行程序。


投资人想要追回本金恐怕遥遥无期了。


另外,聚诚15号(2017年1月成立)的投资人杨先生给独角金融(微信号:uni-fin)提供了一份部分投资人集体向深圳证监局提供的举证素材,他们认为委托人的风险完全是联储证券未履行管理人职责导致,甚至有联合融资人欺诈之嫌。主要原因如下:


联储证券在项目发行期间,对融资人内部已经出现并且其已经掌握的重大违法事件未做披露(融资方方金钰实际控制人因徐翔股票操纵案被立案刑事判决、二股东亦涉案且所持股票被冻结);


风控措施中提出融资人核心子公司的100%股权收益权转让至委托人,但未办理相关手续且事后继续对该股权进行多次质押和冻结;


融资人已经出现债务危机、资产被查封后没有及时告知委托人,未及时采取补救措施。


这次的集体维权行为也引起了监管的高度重视。2019年12月11日,深圳证监局因“部分资管计划存在信息披露不及时、销售不规范、份额种类划分不当、合同条款缺失、投资比例超标、资管业务内部控制不到位”六大问题,处以联储证券行政监管措施,要求其暂停私募资管业务6个月。


类似尽调报告与实际不符的情况,也发生在“聚诚1号”。这款产品成立于2016年,信托计划是给韬蕴资本提供贷款,并用于其补充流动性。而投资者纷纷质疑资金被转投挪用,该产品最终投向乐视网的关联企业“易到用车”而产生亏损,导致资金链紧张,项目无法还本付息。


联储证券于2016年5月披露的尽职报告显示,资金“最终用于韬蕴资本对外参加定向增发等投资项目”,拟投资项目包含首钢股份定增、中孚实业定增、上汽集团定增、北汽股份股权收购投资项目等,并未提及资金或将投向乐视及易到用车。


聚诚9号的投资人吴先生称,他和8位投资人一共投入3000多万,早前已经采取了司法途径,但至今没有妥善解决,联储证券爆雷产品涉及的投资者有千余人。


而聚诚9号的融资方凯迪生态,曾经是“生物质发电第一股”,2020年12月已退市。


另外,聚成7号(成立于2019年9月)的融资方亿阳集团曾进入中国民营企业500强。自2017年以来,亿阳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亿阳通讯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亿阳集团亦陷入债务危机,2018年第一季度开始连续亏损,2020年4月2日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眼下处于破产重组、司法拍卖的处境。


连环踩雷引发的违约潮,也连累了联储证券的分类评级。在2018-2019年证券公司分类评价中,联储证券连续两年由此前的BBB级别,下调至BB级别,2020年则继续下调为B级别。该评级正是反映公司在行业内风险管理能力及合规管理的相对水平。


事实上,针对聚诚9号、聚诚15号、聚诚16号以及中弘1号产品违约,联储证券也曾给出引入第三方金融机构接手的方案,不过最终却成了“不能说的秘密”。


前述杨先生表示,该方案至今没有一份公开的文字说明,均为联储证券接待投资者人士的口头表述。“他们说分三年偿还本金的30%,并且前提条件是放弃诉讼途径。2019年和2020年出过两次方案,只有有签署意向的投资人才有机会看到具体方案内容。有位投资者本想去签署,但看到第三方是济南一家注册资本只有40万元的公司,并质疑其是否有偿还几十个亿债务的能力,最终放弃了调解。”他还透露。


上述产品的投资人孔女士也反应,联储证券一直未披露接盘方的情况,多数投资人对于这个方案并不能接受,至今她仍旧在苦苦等待消息。


独角金融(微信号:uni-fin)多次电话联系联储证券方面,但均未能得到正面回复。


3

多次违约后加速扩张

联储证券未来资管路能否畅通?


联储证券成立于2001年2月28日,前身为众成证券,由山东、河南、湖南、沈阳、西安五家证券交易中心联合改组设立。2015年引入新股东后,联储证券进入了快速扩张期,注册资本猛增四倍至25.731亿元人民币。资本实力激增的同时,资管计划数量也开始激增。


据中国证券业协会公布的数据,2015年联储证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仅分别为2.49亿元和0.12亿元,在125家证券公司中,排名分别为第119位和第123位,处于行业下游水平。


2016年,联储证券实现营收翻番,达4.85亿元,排名上升至第86位,净利润1.55亿元,排名上升至第77位,同比增长率为1423.29%,净利增长幅度居业内之首。


资管业务方面,联储证券2015年-2020年的资管业务手续费净收入分别为88.5万元、1.96亿元、1.22亿元、2959.90万元、1929.91万元、2899.73万元。


可以看出,2016、2017年的联储证券在资管业务方面保持高速前进,2018年多款产品违约之后便猛然刹车。


如今,联储证券已成为一家全牌照券商,业务范围涵盖证券经纪、证券资产管理、融资融券、股票质押式回购和基金代销等,截至2020年末,设有58家证券营业部。


值得注意的是,继集体违约后,如今联储证券的资管业务似乎又有风生水起的架势。


2020年度,联储证券的利润总额、净利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和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同比下降61.48%、59.62%、58.41%和59.62%。不过,在上述主要经营指标均为下降趋势的情况下,其资产管理业务营业收入却较上年同期增长50%,公告称主要因2020年持续优化产品和结构,主动管理产品规模继续增长。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信息显示,2015年联储证券共设立资管产品5只,2016年设立资管产品41只,2017年设立资管产品19只,2018年设立资管产品2只,2019年设立21只资管产品,共计88只。据独角金融观察,最新设立的这21只产品,投资期限基本均长达9年。


你对联储证券踩雷怎么看呢?你买过券商资管产品吗,收成怎么样?欢迎评论区留言。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独角金融
关注
568
文章
0
评论
96
粉丝

热门作者

    • 野马财经

      野马财经——穿透资本迷雾
    • 金融街侦探

      生活不开心,那是还没关注侦探君!
    • 债市观察

      债券市场最具影响力的新媒体平台。
    • 券业观察

      深入透视券商业前沿走向,观察券业、资本圈最新变化
    • 独角金融

      致力于涵盖银行、保险、信托、券商、基金、期货、互联网金融等大金融领域的报道,以独家视角观察金融,拆解市场,穿透迷雾。
金谷奖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