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月暴涨50%的“瑞德西韦”幸运儿,深陷占用资金、虚增利润谜团

野马财经野马财经
发布时间:2020-05-18 18:53:21

因涉新冠疫情“瑞德西韦概念”,股价在四个月中暴涨55.03%的博腾股份(300363,SZ),接连因年报虚假披露、违规占用资金等问题被监管部门处罚。

 

作者 | 宋冠宇

来源 | 野马财经


因涉新冠疫情“瑞德西韦概念”,股价在四个月中暴涨55.03%的博腾股份(300363,SZ),接连因年报虚假披露、违规占用资金等问题被监管部门处罚。


更加重要的是,其在现金流保持81.48%的增长下,募集的14.62亿元资金中,却有过半用以补充流动性,这一反常现象尤其受到了深交所的密切关注。



天降罚单,牵出实控人违法占资案


2020年5月14日,博腾股份发布《关于收到中国证券监督委员会重庆监管局行政处罚决议书的公告》,为这场实控人虚假披露,违法占用上市公司巨额资金的事件划上了句号。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注意到,根据决议,博腾股份有限公司被罚30万元,集实控人、董事和财务总监为一体的陶荣被警告且罚款90万,其一致行动人居年丰、张和兵分别被警告并罚款30万、20万。另外,对以李毅、郑培敏、曾会、兰志银等为代表的的未尽勤勉义务的董监高各自处以10万至3万不等的处罚。

 

之所以对绝大部分高管都进行了惩处,主要在于以下几个原因:

 

其一,未及时披露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关联交易情况。

 

2018年4月至2019年4月期间,在博腾股份实际控制人陶荣指使及组织下,博腾股份以预付款、备用金等形式通过多家供应商及公司员工累计提供资金5.34亿元。最终划转至实际控制人陶荣、居年丰、张和兵个人账户以及实际控制人银行的债权人银行账户,博腾股份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其二,披露过程中存在虚假记录和重大遗漏的情况。

 

2018年4月18日至6月30日期间,博腾股份在累计向实际控制人提供了占前一年度净资产16.18%,高达2.23亿元资金的情况下,未履行披露义务;该情况导致博腾股份2018年半年度报告披露的财务报表虚增利润总额928.85万元。

 

无独有偶,2018年4月18日至9月30日期间,博腾股份累计向实际控制人提供资金26,474万元,占博腾股份2017年底经审计净资产的19.25%,该事项同样被刻意隐瞒,造成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披露的财务报表存在虚假记载,最终虚增利润总额867.12万元。

 

换言之,短短一年光景,博腾股份控股股东累计占用资金数亿元,再考虑到三位一致行动的实控人每位平均接近90%,共占公司总股本31.16%的股票质押率和以前期间的减值套现所得,可谓“收获满满”。

 

而作为博腾股份其他的管理者,由于在这段时间以来未能做到“明察秋毫”,虽然没获得什么利益,但也跟着受到了相应处罚。

 

 


“瑞德西韦”带动股价飙升,深交所问询关注

 

其实,早在1月14日,博腾股份就已经发布了《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的公告》,报告中也披露了遭受处罚的事由及初步处罚结果。

 

按常理,类似公告的出现往往意味着投资者接下来四散奔逃跳船自保。可这次却一反常态,博腾股份股价非但没受影响,反而从1月15日的15.61元/股上升至5月15日的24.20元/股。更令人诧异的是,在这期间,公司因为连续涨停多次发布《关于股票交易异常波动的公告》。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


而在背后推动公司股价不降反增的重要因素,就是“瑞德西韦”。

 

2020年,在新冠肺炎爆发后,1月31日正式发布在权威医学期刊上的论文称一名新冠患者在接受了8天的瑞德西韦静脉注射后症状大大缓解,基本恢复正常,给千百万生命带来希望。

 

一时间,瑞德西韦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而其研发商吉利德科学公司也被推上了前台。与同时段的口罩概念企业一样,“瑞德西韦”概念相关的企业一并股价暴涨。

 

博腾股份称,作为吉利德科学公司在药品中间体方面的合作伙伴,一旦官方确定“瑞德西韦”对于新冠治愈确有奇效,双方很有可能就此物研发生产继续展开合作。

 

不难理解,在世界性难题面前,行业监管机构处罚公告,并没有能够对博腾股份的股价造成立竿见影的影响,而这便是博腾股份受命运眷顾得以续命起飞的原因所在。


 

正当势头反转前景看似一片光明的时候,深交所于4月又传来2019年年报问询函一封,给博腾股份再敲警钟。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发现,深交所本次的问询事项里,就有涉及上述事项的方面。

 

深交所要求博腾股份结合实际控制人质押比例较高、公司被立案调查等情况,对近一年以来是否存在应披露未披露信息以及是否存在主动迎合市场热点、炒作公司股价情形进行自查并予以说明;同时还要求企业补充说明与吉利德合作进展情况以及对公司业绩的影响。

 

会计师事务所资深审计员杨一佳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不出意外,博腾股份在回复中表示自已从未有过主动迎合市场热点,炒作公司的行为,之所以股票价格高,完全归功于自己多年来技术进步实力强大而获得的青睐。至于与吉利德科技有限公司,只是志同道合的研发小伙伴罢了。想必深入关注这份询证函的人会发现,这应该是所有问题中相对最好回答的那个了。

 

 

现金流暴涨下募资补血,博腾股份到底缺不缺钱?

 

众所周知,在上市公司的众多融资渠道中,以公开、非公开方式进行的权益性融资是企业不会轻易使用的终极武器。

 

可博腾股份恰恰反其道而行之,在最近几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流表现优秀、经营状况良好的情况下,依然选择了在2018年通过非公开募集资金的方式,筹得14.62亿。

 

图片来源:同花顺


纵观问询函的内容,相对尖锐的问题集中在2018年募集资金的利用情况及转型到CRO业务的发展成果两个方面。

 

在近几年现流状况持续良好,其中2019年现金流保持81.48%增长的前提下,博腾股份2018年通过非公开发行实际募集到的14.62亿元资金,其中有9亿元是用来补充营运资金,剩余资金中的1.73亿拟用来筹建“东邦药业阿扎那韦等9个产品建设项目”,后更改该部分资金用途,转而投身于“109车间GMP多功能车间项目”的筹建。

 

对此项变动,深交所表示了关切,要求企业提供关于变更后项目的进度情况。

 

通过理顺博腾控股的回复逻辑,可以发现一些端倪。按照公司回复,自2017年起公司便开始了由CMO向CDMO的战略转型,基于股东利益最大化原则,现在将2018年为之募集资金的目标项目于2020年正式废止变更。

 

深思上述概括,有几个问题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首先,既然从2017年就已经开始战略转型,为什么在2018年时还要上架不符合转型趋势的“东邦药业阿扎那韦等9个产品建设项目”?

 

其次,从2018年4月资金筹集到手直至2020年1月项目正式变更的时间里,1.73亿资金基本原封不动的躺在专户银行中,如此大额的专项募集资金蹊跷的放置在企业账户,投资者的利益与企业资金的安全与使用效率由谁来负责?是前期调研计划的失策还是蓄意的非法募集资金?

 

而对于变更后的新项目,博腾股份表示已实际投入募集资金48万元,已签订与该项目建设相关的合同总金额共计446.85 万元,资金利用率不言自明。

 

另一方面,博腾股份转型之路也并不顺遂。


虽然自2017年开始便试图转向CRO业务,但CMO业务仍是公司最主要的营收和利润来源。报告期内,公司CMO业务实现收入10.27 亿元,同比增长21.05%,而CRO中的CDMO2019年却亏损1096万。对此,深交所也传来问询。

 

博腾股份这部分的回答倒是很直接。他们认为自己的CMO业务不存在大客户依赖等情况,运作平稳。而CRO作为一个方兴未艾的细分领域,公司目前的战略重点是抢占市场份额,所以出现的一些暂时亏损不足为虑。公司目前已经形成了完善的布局,相信结合蓬勃发展的市场,CRO和CMO业务可以做到互为表里,共同发展。

 

虽然博腾股份的经营业绩着实让人眼前一亮,但是对于这家年报多次被怀疑存在虚假陈述,如今重回旧路的企业来说,如何走出后“瑞德西韦”概念的辉煌,重新取信于市场应该是重中之重。你看好博腾股份的发展前景吗?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