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亿债券遭降级!旅游业巨头脱身“海航系”,结缘京东能否救急?

债市观察债市观察
发布时间:2020-05-11 17:37:14

在国内旅行社行业,凯撒旅业是公认的主力军之一。此次疫情,它也受到冲击,急需“补血”。在脱离“海航系”控制之后,公司选择通过定增寻找援军,迎来京东加盟。

在国内旅行社行业,凯撒旅业是公认的主力军之一。此次疫情,它也受到冲击,急需“补血”。在脱离“海航系”控制之后,公司选择通过定增寻找援军,迎来京东加盟。


但即便这样,凯撒旅业也不得不面对评级被下调的尴尬,旗下7亿债券随即宣告停牌。

 


作者 | 王洪臣 雷晨

来源 | 债市观察


01

流动性承压!7亿债券评级遭降


5月6日,中诚信国际公告称,将凯撒同盛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凯撒旅业”,000796.SZ)主体和“17凯撒 03”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A-,继续列入可能降级的观察名单。


此外,“17凯撒03”将于5月6日起停牌两个交易日,5月8日复牌后仅采取协议大宗交易方式,符合相关规定的合格机构投资者可以买入,其他债券持有人仅能卖出或继续持有。

 

公开信息显示,“17凯撒03”发行规模为7亿元,票面利率7.2%,债券期限“3+2Y”,将于2022年6月到期,今年6月16日是这只债券的首个回售日。


值得注意的是,在存续期第3年末,凯撒旅业选择不调整票面利率,本期债券存续期后2年票面利率为7.2%固定不变。



中诚信国际认为,疫情对公司旅游及配餐业务冲击较大,同时3月末公司账面货币资金保有量有限,“17凯撒03”也将于2020年6月进入回售期,公司流动性压力将有所上升。



受疫情影响,2020年一季度凯撒旅业实现营业收入7.53亿元,同比下降58.3%,净利润-6422万元,同比下降312.41%;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2.93亿元,2019年这一指标为-4.05亿元。

 

实际上,凯撒旅业的业绩自去年起就开始下滑。据2019年报显示,公司2019年实现总营收60.36亿元,同比下降26.21%;利润总额2.03亿元,同比下降32.43%。

 

在业绩下滑、造血能力亟需提升的同时,凯撒旅业的偿债能力也开始释放不利信号。

 

资产负债方面,截至今年一季末,凯撒旅业总资产62.48亿元,总负债37.13亿元,资产负债率59.4%。凯撒旅业主要以流动负债为主,流动负债35.7亿元,占总负债的96.15%。

 

在流动负债中,包含短期借款7.08亿元、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9.78亿元、其他应付款项5.29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7.26亿元。

 

然而,公司同期账面货币资金仅为5.18亿元。此外,截至2019年末,公司授信总额7.02亿元也已全部使用完毕,资金链趋于紧张。



02

定增求援,“牵手”京东


凯撒旅业成立于1996年,主要从事出境游和航食、铁路配餐业务,2015年借壳易食股份上市,成为继众信旅游之后的国内第二家上市民营旅行社,是A股市场的“出境游龙头”。


疫情之下,旅游业首当其冲,凯撒旅业也难以独善其身。为了渡过难关,公司开始通过资本运作求援。

 

4月25日,凯撒旅业发布2020年度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拟定增11.6亿元,募资净额将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公告中,凯撒旅业直言,2016年至2018年期间,凯撒旅业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1.78%、63.98%和60.89%,公司面临较大的偿债压力,较高的利息支出水平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业绩的增长。

 


公告信息显示,在凯撒旅业的此次定增中,互联网巨头京东的全资子公司——宿迁涵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将斥资4.5亿元参与定增,占此次定增发行股份的38.79%,是五个认购方中认购股份最多的投资者。

 

定增完成后,京东持股比例将达到7.37%,有望成为凯撒旅业的第五大股东。而凯撒旅业实控人为公司董事长陈小兵,其与一致行动人所控制的公司股份占比为28.98%。



早在2015年5月,凯撒旅业曾成为京东旗下移动社交电商平台“拍拍”的首个旅游类战略合作伙伴。


此次“牵手”,据定增预案披露,双方的合作内容主要涉及两方面。一是凯撒旅业将商旅方面的大出行产品与精神消费类产品纳入京东生态系统;二是京东利用其线上平台的渠道资源促进凯撒旅业市场空间的拓展,凯撒旅业利用其线下门店优势,双方共同探索“互联网+门店”的营销模式。

 

凯撒旅业与京东的合作结果如何,目前还不得而知。而在京东加盟之前,凯撒旅业才刚脱离“海航系”控制不到半年。



03

第一个从“海航系”改旗易帜的公司


对凯撒旅业来说,2019年10月30日是个大日子。

 

当天,经董事会批准,这家A股上市公司的全称从“海航凯撒旅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凯撒同盛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将“海航”二字从公司名称中剔除,使凯撒旅业成为“海航系”10家A股上市公司中改旗易帜的第一个。

 

1993年,陈小兵在德国汉堡创立了凯撒旅业,最早主要负责组织和接待中国政府及商务人士来欧洲公务访问。2003年,公司与保利集团旗下的保利国旅合并,正式转型成为一家位于北京的组团社。

 

2011年6月,海航旅业以2.8亿元收购凯撒同盛合计51%的股权,控股凯撒旅业。2015年9月,在海航的加持下,凯撒旅业借壳易食股份成功登陆A股。


双方初期的合作,可以说非常成功。但热衷资本运作的海航,目标却并不仅仅局限在旅游业。

 

2015年11月,刚刚上市不满三个月的凯撒旅业推出对首都航空的收购计划。当时,首都航空飞机规模共45架,平均机龄不超过三年,是国内最年轻的机队和最大的空客运营机群之一。

 

消息一出,市场震动,但最终凯撒旅业的收购计划并未成功。此后公司又推出了多个资本运作方案,多数未见成效。

 

2017年下半年,“海航系”开始出现资金问题,凯撒旅业的业绩也开始放缓甚至负增长。

 

2019年3月以来,大量质押凯撒旅业股票的海航多次被动减持,到了当年9月,海航再度被动减持凯撒旅业股份,持股比例降至28.73%,而陈小兵系持股比例为28.98%。

 

正是因为拥有0.25%的股权优势,陈小兵得以重新掌舵凯撒旅业。

 

回归之后,陈小兵快速启动“去海航化”。短短三个月的时间,他就完成了高层调整、更名、迁址、产业布局,回购股权等一系列大动作。目前虽然海航仍是凯撒旅业第二大股东,两者实际已渐行渐远。

 

如今,疫情之下的凯撒旅业正面临着新的考验,“牵手”京东,评级下调对它的未来将有何影响?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