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亏39.9亿元,还遭投资者现场维权,“信托王”能否浴火重生?

券业观察券业观察
发布时间:2020-05-06 12:08:49

一波风未平,一波浪又起。

一波风未平,一波浪又起。



作者 |  吴婷婷

来源 |  券业观察


它是上交所唯一一家上市信托公司,曾实现业绩六年连增,多项指标连续多年位居行业前列,由此被市场冠以“信托王”的称号。它就是安信信托(600816.SH),曾经风光无两。


然而,近几年安信信托常与“数百亿项目违约”“业绩巨亏”“被ST风险”等关键词联系在一起。


继2018年亏损18亿元后,安信信托4月30日公告称,公司2019年巨亏39.9亿元,2020年第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样为负(-6.65亿元)。*ST命运已成定局,5月6日之后,安信信托将变为“*ST安信”。


在年报发布前夕的4月28日,安信信托还被一群维权的投资者找上了门……



1

年报披露前夕曾遇投资者现场维权


4月30日,安信信托一连发布逾30份公告,信息量满满,市场一直关注的2019年业绩也正式出炉。


安信信托2019年报显示,2019年度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4.78亿元,同比下降79.07%;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9.9亿元,同比下降117.85%。截至2019年12月31日,安信信托的总资产为207.9亿元,同比减少34.06%。


2018年,安信信托亏损18亿元,2019年延续亏损命运。2020年第一季度,安信信托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65亿元,同比下降313.21%。连番亏损直接导致安信信托将在五一小长假之后将变更为“*ST安信”。


而在年报发布的前两天,4月28日,一批投资者聚集在安信信托上海总部门口,举着“安信信托还我血汗钱”的标语,喊着“安信还钱”。很快,这些维权的视频和照片不胫而走。



券业观察从知情人士处核实到,投资者聚集现场约1个小时。此次投资者维权涉及的产品为“安信·新农村建设发展基金集合信托计划”(以下简称“新农村信托计划”)。


公开资料显示,新农村信托计划成立于2013年,安信信托为托管人。该信托计划的资金投向为贵州宏能旗下的项目公司宏德置业和宏德温泉,用于“贵阳乐湾国际新农村建设项目”。2019年11月28日一份公告显示,该产品实收信托规模为41亿元。


新农村信托计划原本于2019年4月28日到期,因到期后未能足额兑付,延期一年。2020年4月28日正是延期后的兑付日。只是,该项目再次出现不能足额完成兑付的情况。


知情人士告诉券业观察,融资方曾开会提出了初步解决思路,安信信托也提出积极督促项目公司落实后续各个还款节点。然而,从部分投资者上述现场维权来看,显然各方仍未能达成一致。


事实上,安信信托需要面对的难题,也绝非仅此一件。



2

诉讼不断,旧的未了新的已露苗头


旧的官司还有不少悬而未决,新的纠纷已经露出苗头。


目前,安信信托已经停牌一个多月,曾一周内发布6次停牌公告。对于公司股票自3月31日起停牌的原因,公告称“由于部分信托项目未能按期兑付,出现了相关诉讼事项,面临较大流动性风险,为避免触发系统金融风险,筹划风险化解重大事项”。


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安信信托逾期未兑付的信托产品规模超200亿元。随之而来的诉讼不断。


安信信托2019年报显示,截止审计报告日,公司作为被告涉诉案件 64 宗,涉诉金额为 173.57 亿元。


(截图来源于安信信托2019年报)


2020年以来,安信信托新增涉诉案件的涉案金额就已超80亿元。


披露年报当天,安信信托另一则公告称,公司近日收到三份起诉书,合计涉诉金额约31亿元。



在此前的1月22日、3月13日、4月22日,安信信托分别公告称新收到7份、4份、3份起诉书,涉案金额分别为15.36亿元、22.7亿元、12.1亿元。上述14起诉讼合计涉诉金额为50.16亿元。


此外,今年4月初,中国银保监会上海监管局向安信信托出具《审慎监管强制措施决定书》、《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暂停安信信托自主管理类资金信托业务,并处罚款1400万元。


安信信托曾公告表示“公司股票最迟将于2020年6月1日复牌”。复牌之前,安信信托能否妥善处理这些风波,迎来逆风翻盘的契机呢?



3

“信托王”曾上演跌宕走势


安信信托前身为鞍山市信托投资公司,成立于1987年2月,由鞍山市财政局等4家单位共同出资设立。1994年1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经过多次股权转让、增发之后,2002年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国之杰”)成为安信信托第一大股东。


2003年、2004年,安信信托连续两年亏损,一度被“ST”。后来,经过多方努力,安信信托终于2005年摆脱了亏损的“噩梦”,成功“摘帽”。


2007年安信信托聘请职业经理人,同时业务也恰好进入快车道。


2012年至2017年间,安信信托的净利润分别为1.07亿元、2.79亿元、10.23亿元、17.22亿元、29亿元及35亿元,连续6年维持了倍数级的增长。2017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5.92亿元、净利润36.68亿元,分别位列行业第一、第二。


一时间,安信信托风光无两。然而,令投资者始料未及的事情从此接二连三。


2018年,安信信托实现营收2.04亿元,亏损18亿元,业绩断崖式下跌。因踩中印纪传媒等多个资本市场知名大雷,导致计提了21.56亿元资产减值。仅印纪传媒,就计提了10.55亿元减值。


业绩跳水,上交所问询函应声而至。


安信信托在回复函中披露:公司有25个项目逾期近120亿元,其中单一资金信托计划13个,涉及金额59.42亿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12个,涉及金额58.17亿元。


截至2019年9月30日,安信信托到期未清算的信托项目规模已扩大至276亿元。


面对到期的兑付产品,安信信托也在积极行动,一方面与委托人积极沟通协商信托计划延长期限;另一方面采取多种措施督促用款人及担保人还款。为尽快解决违约产品的兑付问题,还专门成立了清收工作领导小组,积极清收每个期末清算项目。


截至2019年末,安信信托存续信托项目294个,受托管理信托资产规模1940.48亿元;已完成清算的信托项目43个,清算信托规模237.57亿元。



4

重组传言不止,安信能否迎来涅槃?


此前,安信信托的311位自然投资人在网上发布公开信,其中240人实名署名,要求重组安信信托,不接受破产清算。


而不少业内人士分析称,安信信托此次停牌,大概率就是涉及到重组事项。


2019年末,安信信托的股权重组消息一度甚嚣尘上。甚至传出一种可能的方案是安信信托实际控制人高天国或将利用出售其股权获得资金,用以填补安信信托的资金窟窿。


财新网的报道也称,从2019年7月开始,监管层已经派人入驻安信信托,要求高天国出让安信信托等金融牌照股权,以求自救。


相比银行、证券和保险牌照,信托被称为“全能牌照”。我国的信托牌照无疑是稀缺资源,从2017年第五次行业整顿以来,68家的行业规模维持了十几年。曾有人根据近几年的股权交易估算,一块信托牌照价值逾百亿。


如今,安信信托寻求自救,牌照或是其重要筹码。


目前,关于安信信托重组的版本层出不穷,比如广东民营资本联合体收购、上海国资入场救火等。只是,目前并无官方回应。


二度被“ST”已经是铁板钉钉的安信信托,能否像当年一样逃出生天,迎来华丽丽的涅槃?对此,你有什么观点,欢迎评论区留言讨论。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