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聪蹦迪、投行高管打碟?酒吧女老板身价过亿,承包工体一条街

金融街侦探金融街侦探
发布时间:2020-04-29 12:03:32

金融圈里最会打碟的CEO当属高盛的大卫·所罗门。下班后,所罗门在夜店俨然一副职业DJ。他还曾在迈阿密、纽约等音乐节上“大展身手”。在“副业”上赚的钱,他全部捐给与戒毒相关的慈善机构。


 

金融圈里最会打碟的CEO当属高盛的大卫·所罗门。下班后,所罗门在夜店俨然一副职业DJ。他还曾在迈阿密、纽约等音乐节上“大展身手”。在“副业”上赚的钱,他全部捐给与戒毒相关的慈善机构。


近日,有网友在杭州OT酒吧偶遇王思聪,随行的还有一大群网红和保镖。

 

前不久,思聪持有的普思投资股权刚刚解除冻结,重回公众视野的王校长,网红,蹦迪,夜店......这么多年了,还是熟悉的配方。

 

 

王思聪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01

   夜店女王“十三姨”


常年混迹于各大蹦迪场所的人,想必对OT酒吧并不陌生。

 

它不仅是真假网红、各线明星聚集地,也吸引了不少金融、互联网圈大佬。

 

去年8月,腾讯网曾报道,有网友在虎扑社区爆料:“昨晚杭州OT蹦迪,丁磊坐在隔壁桌。”

 

该网友表示,丁磊点了一柜子黑桃A,价值50万左右,一口没喝,坐了一会就走了。后来来了一波年轻人,才把酒喝完。不过,丁磊本人并未作出回应。


 

丁磊 图片来源:虎扑社区

 

第一家OT酒吧,开在号称“代表全国夜店生活最高水平”的北京工体。

 

早年间,MIX、VICS被称为“工体黄金双枪”,当时流行一句话:北京求姻缘最灵的不是红螺寺,而是“蜜克寺”和“威克寺”。

 

而现在,这条街的夜店三巨头,当属13(Sir Teen)、E(Elements Club)、OT(Oen Third)。

 

有意思的是,三巨头背后站着同一个女人,那就是江湖人称“十三姨”的刘婷婷。

 

刘婷婷 图片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

 

站在工体北路上,刘婷婷颇为“豪横”:"这条街是因为我才堵车的!"

 

这股霸气,也是她被称为“十三姨”的来由之一。

 

据中国青年网报道,刘婷婷毕业于北师大,在进入夜店行业前,卖过服装、洋酒,也卖过健身卡、楼盘。2007年,她入职搜浩,是13位股东中唯一一个女性成员。因为和《黄飞鸿》中“十三姨”的性格颇为相似,从此便有了“十三姨”的昵称。

 

OT酒吧的灵感来源于林传奇夜店Berghain。

 

刘婷婷表示:“那家店没什么装修,像个地下工厂,但是非常有特色。One Third就想要变成北京的新工厂,有点像把798往二环里搬的感觉。”


OT酒吧内景 图片来源:官网

 

2017年11月,北京OT酒吧开业。走轻工厂路线的OT,不仅吸引了大批95后、00后,成为很多影视剧的酒吧取材地,还多次上榜“世界百大俱乐部”。

 

这样的酒吧消费也不便宜,据官网介绍,北京OT平时的最低消费在1388-4588元,周末最低消费在1988-18000元。


 

OT酒吧酒水套餐 图片来源:官网


刘婷婷曾对媒体表示,自己喜欢夜店这份工作,是因为凌晨1点以后,在酒醉或微醺状态下,人性的本能都会散发出来。“每个人喝完酒的状态都不一样,有哭的、有闹的、有睡觉的、各种发泄的。去看他们的人生,特别有意思。”

 

前不久,受疫情影响,各大酒吧暂停营业,OT也开启了“云蹦迪”模式。

 

据OT官方数据显示,当晚(2月9日)直播5小时,累计在线人数超过 121万,音浪总数突破了1931万。也就是说,OT一场直播下来,收入近200万元。


不过,仍有不少网友表示:没有Live的蹦迪是没有灵魂的。怀念那些年,和朋友一起蹦迪的日子。

 

02

   商业大佬“在线打碟”


相比于场下看客,台上最闪耀的DJ,才是大佬们的最爱。

 

“白天养猪,晚上打碟。”网易放刺FEVER CEO王缜曾在某活动现场提到丁磊的愿望,还开玩笑说要给他改名叫“网易DJ丁磊”。

 

丁三石也确实“出道”过。

 

“DJ丁磊”把第一次出道的机会,献给了魔都夜店TAXX。

 

DJ丁磊,在线打碟 图片来源:优酷视频截图

 

用几万块一瓶的“黑桃A”用来装饰,TAXX可谓“壕气十足”。据了解,演员郑恺是该店的老板之一,开业时,《前任3》剧组曾一起来这里庆祝。


2018年11月,丁磊现身TAXX,变身DJ,在线打碟。“如果我是DJ,你会爱我吗?”丁磊在现场玩得不亦乐乎,还不忘调侃自己:“一出道就去中国最好的场子练手,靠的是技术吗?当然不是,主要是靠不怕丢脸。”

 

当晚,王思聪也去捧场了。


有业内人士说,丁磊这番卖力电音,主要是为宣传网易云音乐新上线的“DI电音”电台。尽管如此,网友倒也捧场,纷纷留言:“今夜,丁总是最会打碟的CEO。” 

 

但真要说“最会打碟的CEO”,还属高盛的大卫·所罗门(David Solomon)。

 

所罗门 图片来源:《财富》杂志

 

从高盛下班后,所罗门会前往迈阿密的LIV夜店。他头戴白色耳机,径直走向打碟机,熟练地操作着声音表盘和电缆板,俨然一副职业DJ的样子。结束“工作”后,他习惯在夜店喝一杯龙舌兰。

 

不仅如此,他还曾在迈阿密、纽约等音乐节上“大展身手”。他在Spotify上发布的首支电子舞曲《Don"t Stop》,月活听众人数多达40万。

 

所罗门给自己起了个艺名:D.J. D-Sol。据了解,他在“副业”上赚的钱,全部捐给了与戒毒相关的慈善机构。

 

有人去夜店为打碟,有人在夜店蹦出了真爱。

 

2018年10月,刘强东和奶茶妹妹出席了英国女王孙女尤金妮公主的婚礼。她是安德鲁王子与前妻莎拉·弗格森的小女儿。

 

尤金妮公主婚礼 图片来源:搜狐网

 

相比其他王室成员,尤金妮公主可以说是最接地气的公主了。大学期间住宿舍,找兼职,平时就喜欢去夜店蹦个迪,泡个吧。

 

尤金妮公主的男友杰克·布鲁克斯班克是一名夜店经理,经常有媒体拍到两人从夜店走出的照片。

 

其实,多数大佬忙于赚钱,平时很少有时间出来蹦迪、嗨皮。


独行侠球队老板马克·库班曾表示:“我的梦想就是可以提早退休,环游世界,像摇滚明星那样去开party、蹦迪。”


(侦探君曾写过“世界第一夜店”Hakkasan Night Club,背后大佬不仅打造出“最性感的米其林中餐厅”,还是承包英国伙食的男人,想了解更多, 搜索新金融街侦探(ID:JRJZT2019)或扫描文末二维码添加关注,后台留言“吃饭”获取。)

 

03

   夜店的治愈性消费


昏暗的灯光,聒噪的音响,空气中夹杂着酒味、香水味,以及荷尔蒙发酵的味道......说起夜店,很多人会联想到“不务正业”、“花天酒地”。


中国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夜店,诞生于1932年,是位于上海戈登路(今江宁路)的“百乐门”。

 

老上海的百乐门 图片来源:搜狐网

 

“十里洋场不夜城”,当时百乐门的常客还有慕名而来的卓别林夫妇。

 

不知何时,夜店开始被“妖魔化”,甚至成为“糜烂”文化的代表。


混沌天涯客在《豪门怨女录:夜店飞不出金凤凰》中提到过一些案例,对于有些人,夜店是他们锻炼自我,踏上人生巅峰的舞台。


在日本东京,有位老奶奶叫岩室纯子。白天,她在餐馆里揉面团、包饺子;晚上,她就涂上口红,到夜店里打碟。


岩室纯子 图片来源:搜狐网

 

82岁才开始做DJ的纯子,每个月都会在最时髦的新宿夜店做DJ演出。


“身为一名DJ的时候,我彻底忘却了自己有多老,剩下的只有自由的感觉。”纯子说,自己其实很早就对音乐有了兴趣,只是足足用了大半辈子,才终于做了自己喜欢的事情。


对于很多人来说,白天属于工作,夜晚才属于自己。

 

你见过半夜12点的工体吗?这里充斥着各种昼伏夜出的人,有各路网红、真假富二代,也有中年大叔、佛系青年......

 

他们或展露舞姿,或醉心某段音乐,亦或是只想一个人独坐角落,感受这场狂欢。

 

据“十三姨”介绍,疫情期间,她曾创办“十三姨援助会”,为湖北黄梅县捐献物资。没想到,短短几个小时,夜店里的几个VIP就捐了40多万。


“很多我都不太熟,就喝过酒打过招呼。”和平日里人们印象中的夜店常客不同,“十三姨”表示,这一刻,她看到了不同的一面。

 

图片来源:杭州OT官网


侦探君有个朋友,唯一一次去夜店,是因为自己喜欢的独立乐队要在那里表演。从未踏入过夜店大门的他,此前脑子里的想法是“去夜店是不可能去夜店的,这辈子不可能去夜店。”

 

但自从蹦过迪,还拿到偶像的亲笔签名后,这货都不用“老司机”带了,周末一有时间,自己就去蹦迪了。

 

夜店本无好坏,蹦的人多了,也就变得复杂了。

 

你去夜店蹦过迪吗?是否在夜店吃过什么套路?请在留言处开始你的表演!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