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信期货股权多次流拍后终迎新股东,这位入局者不一般

券业观察券业观察
发布时间:2020-01-19 17:58:10
券业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样的戏码,在资本市场上似乎并不罕见。


自2018年华信系实控人被调查后,曾风光无限的“华信系”商业帝国开始分崩离析。继甬兴证券选择接盘被撤消全部业务许可、进行行政清算的华信证券资产后,股权多次流拍的华信期货也迎来了一个全新的股东阵营。


如今,神秘新股东的面纱终于揭开。


外界不少人认为,这也意味着庞大的“华信系”能源、金融帝国资产处置工作日渐进入尾声。


拥抱两位大佬


1月15日,河南证监局公告,核准华信期货变更股权的申请,并自本批复下发之日起6个月内完成工商变更登记工作。

据公告显示,股权变更后,中国信达(04607.HK)将持有华信期货17.31%的股份,为华信期货第二大股东中国华融则为第一大股东,持有59.26%股份;上海华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华信”)为第三大股东。

华信期货股东列表赫然出现这两位重量级股东。


仔细梳理这两位大佬的入局过程,还能够发现其中的“难言之隐”。

债权人变大股东


2016年11月17日,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上海自贸试验区分公司(简称“华融自贸”)与海南华信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简称“海南华信”)、上海华信集团财务有限公司(简称“华信财务”)签署《债权转让协议》,华融自贸出资4.24亿受让海南华信持有的对华信财务4.24亿不良债权并进行重组。

 

此外,华信财务和上海华信共同承担还款义务,上海华信还用自己持有的1.87亿股华信期货股份为上述债务提供质押担保。

 

2018年3月,“华信系”实控人被调查,华信帝国危机爆发,华信财务与上海华信未能如约支付华融自贸相应款项,构成违约。华融自贸便向法院提起申请,要求拍卖或变卖上海华信持有的1.87亿华信期货股份,并所得款享有相应优先受偿权。

 

2019年5月,上海华信两次在拍卖平台上拍卖其所持的1.87亿股华信期货股份,价格分别定为4.74亿元和3.79亿元。不过,两次均以流拍告终。


除此之外,上海华信与中国华融旗下杭州翀元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翀元企业”)、华融汇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华融汇通”)也曾有过类似上述的债权交易。同样因上海华信违约,翀元企业、华融汇通分别要求拍卖、变卖上海华信持有的7.56亿股、1.42亿股华信期货股票。


2019年3月3日,上海华信所持华信期货股权分两笔——7.56亿股和1.42亿股股份进行拍卖,拍卖价格定为19.13亿元和3.58亿元,但无人问津。后又分别以15.3亿元和2.87亿元的价格拍卖,依旧无人理会。


三份股权均遭流拍,中国华融要求以股抵债,一跃成为持有华信期货59.26%股权的控股股东。


信达“入局”如出一辙


华信期货的股权变动并没有结束。


2016年12月27日,中国信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市分公司(简称“信达上海分公司”)与山东华信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山东华信”)、上海中能联合商业有限公司(简称“上海中能”)签署《债权收购暨债务重组协议》。信达上海分公司出资10.06亿元受让山东华信持有的对上海中能10.06亿不良债权并进行重组同时,上海华信将持有华信期货3.17亿股份上述债务提供质押担保。海南华信、上海华信为上述重组债务提供连带保证。

 

后因债务人多次没有按照协议进行还款,2018年12月11日,信达上海分公司按照协议约定宣布全部重组债务提前到期,并将上海华信告上法庭,要求拍卖、变卖上海华信持有的3.17亿股股份。


2019年5月7日上海华信将自己所持3.17亿股华信期货股份,以6.95亿元的价格进行拍卖,以流拍收场。二十天后,打八折出售,依旧流拍。


同中国华融一样,中国信达也从债权人摇身一变成了股东,持有华信期货17.3%股权的第二大股东。


华信期货的颠沛流年


期货牌照的价值不言而喻,本应该是资本眼中的香饽饽,华信期货的股权却多次流拍。

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业内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表示,华信期货股份拍卖遭到流拍,或许与监管层新推出的期货公司股东“标准”提高有关。

2019年3月,证监会颁布了修订后的《期货公司监督管理办法》。期货公司主要股东(持股5%以上股东)为法人或非法人组织的,实收资本和净资产均不低于1亿元人民币;同时具备持续盈利能力,持续经营3个以上完整的会计年度,最近3个会计年度连续盈利。期货公司主要股东为自然人的,个人金融资产不低于人民币3000万元。

期货公司控股股东、第一大股东,净资本不低于人民币5亿元;股东不适用净资本或者类似指标的,净资产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具备对期货公司持续的资本补充能力,对期货公司可能发生风险导致无法正常经营的情况具有妥善风险处置的能力。



想当年,要“入手”华信期货那可是要排队的。事实上,如今华信期货的处境确实略显尴尬,再加上政策对股东身份的限制,入驻确实需要一些魄力和实力。

华信期货成立于1993年,注册地在河南郑州,是全国最早成立的大型期货公司之一。它早年其实叫万达期货,不过这个万达和“小目标”那个万达没有直接关系,成立之初的第一大股东为河南省粮食厅。

2014年,万达期货6位股东、合计65%的股权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董事长张岩向《期货日报》透露,当时想要进入万达期货的不乏券商、银行、保险等公司。可见,万达期货还是比较抢手的。

不过,万达期货这65%的股权最终“花落”上海华信。当时,业内不少声音认为,万达期货本就想要战略投资而非单纯的财务投资,有能源背景的上海华信能给其提供资源、发展特色业务;对华信来说,金融牌照布局即将圆满。而上海华信正是华信系在国内金融布局的重要运作平台(想熟悉上海华信在国内金融布局的同学可以在微信公号“券业观察”后台回复“布局”调取)。

上海华信入驻万达期货后砸进去不少真金白银,先后两次向万达期货增资30亿元左右,持股比例也一跃超过90%。2017年9月,万达期货也一路从“华信万达期货”正式更名为“华信期货”,深深打上了“华信”的烙印。

华信期货那些年的业绩也没让人失望过,且连续多年的评级为A或AA。2016年、2017年,华信期货的营收分别为38.54亿元、82.5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9308万元、3.1445亿元。

然而,次(2018)年3月,华信系实控人被调查,华信商业帝国开始崩裂,华信期货才进入新身份状态不久,就被置于风雨中独自飘摇。

2018年4月和6月,华信期货先后两次被监管点名先是因为华信期货存放于上海华信的存款、利息等共计29.86亿元资金短期内无法收回,导致华信期货净资本与净资产的比例低于监管标准被河南证监局要求整改;后又因分公司存在违规行为、内控不足被“公开谴责”。

业绩突然变脸,华信期货2018年前10个月亏损高达50.45亿元。净资产从上一年的64.26亿元下滑至1.73亿元。评级直接被下调至CC级。

除此之外,上海华信所持的华信期货股权几乎全部处于质押状态,且被司法冻结。

在华信期货2018新年贺辞中有这样一句话,“回首2018年,华信期货也经历了考验,但我们人和心齐,共克时艰,即将迎来新的春天”。2019岁末迎来如此重量级新股东,不知是不是“新的春天”。

你是否还知道或感兴趣华信系其它资产的现状?评论区聊聊呗。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