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市互保劫!10家500强连出状况,山东企业遭遇“火烧连营”

债市观察债市观察
发布时间:2019-12-11 21:11:47

从齐星集团到西王集团,从洪业化工到山东玉皇,再到东营4家民企巨头接连破产重整,近年来,热衷互保的山东民企多次遭遇“爆雷”。虽然山东各级政府积极行动,为企业伸出援手,但多米诺骨牌接连倒下。

导读


从齐星集团到西王集团,从洪业化工到山东玉皇,再到东营4家民企巨头接连破产重整,近年来,热衷互保的山东民企多次遭遇“爆雷”。


虽然山东各级政府积极行动,为企业伸出援手,但多米诺骨牌接连倒下。


当然,互保问题并非仅限于山东一地,民企众多的浙江2012年就曾爆发过互保危机。2019年即将过去,债券圈里致命的互保危机,会过去吗?


 


01

鲁西南“化工巨头”告急


12月5日,世界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惠誉将山东玉皇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玉皇化工”)长期发行人违约评级(IDR)从“CC”下调至“RD”。在此几天前,另一家评级机构标普也将玉皇化工的相关评级从“CC”下调到了“D”。

 

更早之前的11月20日,玉皇化工发行的5亿元公司债“16玉皇03”在回售日前突然宣布停牌,引发外界质疑。

 

而此次玉皇化工遭惠誉降级,关键原因正是惠誉认为,“16玉皇03”已发生事实上的违约。

 

公开信息显示,玉皇化工位于山东省菏泽市,是一家以石油化工为主体、多种化工相结合并向精细化工延伸的大型化工企业,为菏泽支柱企业之一,位列2019年中国企业500强之一,与东明石化、洪业化工并称菏泽化工领域“三巨头”。截至2019年6月末,公司总资产263亿元,总负债135.81亿元。

 

据小债了解,玉皇化工发行的债券之所以陷入困境,正是因为与“三巨头”之一的洪业化工之间的“互保”。

 

倒下之前,洪业化工于2015年也曾入选“中国企业500强”榜单。但是,2017年,洪业化工爆发债务危机导致破产重组,玉皇化工为洪业化工提供了约14亿元债务担保而受牵连。

 

据公开数据显示,玉皇化工最新对外担保余额为19.5亿,其中对洪业化工及其子公司的担保余额为8亿,在公司所有担保企业中占比仍为最高。

 

另外,2018年4月,玉皇化工还因不履行担保,被杭州市中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涉及未履行金额6000余万元。

 

因互保成为“老赖”的同时,在国内信贷环境收紧的情况下,玉皇化工自2017年起便已无法从国内债券市场融资。

 

小债似乎能感受到玉皇化工内心的憋屈,而在其隔壁城市济宁,另一家中国500强企业山东如意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如意集团”)也正陷入困境。

 

11月26日,大公国际资发布公告称,因如意集团近期面临多项财务风险,决定将该公司及其多只债券列入信用观察名单。并认为公司12月19日到期的3.45亿美元债券“兑付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从互保数据来看,截至2019年3月,如意集团对外担保余额为19.38亿元,被担保企业大部分为提供互保的民企,其中不乏多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的企业。

 

在此情况下,济宁市城建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在10月17日对如意集团“输血”35亿元,以帮助公司渡过难关。但如意集团能否摆脱困境,目前仍是未知数。

 

02

邹平“三大家”唇亡齿寒


如果说互保危机在鲁西南还只是少数企业的星星之火,在鲁东北的山东省邹平市,则已成气势。

 

邹平市为县级市,隶属于山东省滨州市,是中国排名前20的经济强县,民企众多。其中,有四大公司算得上邹平的名片,分别是山东魏桥,西王集团、三星集团以及齐星集团。

 

据小债了解,目前其中三家均深陷互保泥潭。这首先要从2017年3月齐星集团“爆雷”开始。

 

公开信息显示,同样是齐星集团破产重整后,同县“兄弟”西王集团对齐星集团及下属子公司提供担保金额达25亿元,是齐星集团债务的最大担保方。当时《上海证券报》就有报道指出,互保在邹平地区已相当普遍,"西王说不定就把自己搭进去了。"

 

随后,西王集团遭遇公司主体信用等级下调,2018年第一期短融债也被迫暂时取消。后来在当地政府的干预下,法院裁定解除了西王集团与齐星集团的担保关系,只承担了担保金额的10%。

 

此时,西王集团松了口气,董事长王勇曾说,这是“从泥潭里拔出腿儿了。”但事实证明,西王集团刚拔出一条腿,另一条腿又陷了进去。

 

据小债了解,为齐星集团提供担保的企业中还有一家公司,即邹平县供电公司,担保金额为10.28亿元。而西王集团也是邹平县供电公司对外贷款的担保人。

 

 

在犬牙交错的互联互保中,西王集团想要全身而退已非常困难。

 

2019年10月24日,西王集团10亿元的债券“18西王CP001”实质性违约。随后,湖南省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最终判定,查封、扣押、冻结西王集团有限公司及其董事长王勇银行存款3167.76万元或同等价值的其他财产。

 

最终,西王集团还是倒在了互保的泥潭里,没能拔出腿来。

 

而与西王集团同样起家于邹平市西王村的另一家大型民企,山东三星集团同样也面临着互保的问题。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底,山东三星集团对外担保余额为6.25亿元,其中对山东恩贝科技有限公司的5笔担保债务共1.30亿元已经逾期,另一个被担保人山东广富集团有限公司为失信被执行人。

 

就在不久前,山东三星集团也遭到标普降级,长期主体信用及其担保债券均被列入负面信用观察名单。

 

唇亡齿寒,邹平民企当下肯定可以体会到这句成语的含义。而理解更为深刻的,小债觉得还不是它们,而是东营民企。

 

03

东营互保圈“火烧连营”


中国第二大油田胜利油田就位于山东省东营市,凭借这一优势,东营崛起了一大批民营企业,是山东乃至整个北方地区的民营经济重镇。2017年,东营曾有18家民营企业同时入选500强,均为石化、纺织以及轮胎等上下游企业。

 

而在这些民营企业中,互保现象极为普遍,内外相套,盘根错节。

 

 

据2019年5月《南方周末》援引联合信用的调研显示,东营互保圈可以分为核心互保圈和外围互保圈,核心互保圈包括山东万达集团、胜通集团、东辰集团、大海集团、东营方圆、海科化工、富海集团、金茂集团及垦利石化等9家企业,外围互保圈则包括万通石化、齐成石化以及多家资质较弱、规模较小的石油化工企业。

 

正是因为互保圈的彼此依存,其中一旦出现断裂,后果都将发生连锁反应。

 

2019年3月16日,东辰集团、胜通集团同时被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破产重整的申请。这两家都曾入选“中国民企500强”的东营市胜坨镇“兄弟企业”,在同一天破产,实属罕见。

 

从统计的对外担保余额来看,东辰集团和胜通集团的对外担保规模最大,分别为38.05亿元和38.59亿元。

 

而在他们之前,东营已有3家民企500强企业:天信集团、大海集团、金茂集团进入破产重整。此外,曾位列全球轮胎行业75强的永泰集团也已在2018年宣告破产清算。

 

公开资料显示,这六家企业主要集中在东营市大王镇和胜坨镇,且存在互保关系。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其中,最先倒下的是2017年进入破产重整的天信集团,而金茂集团、大海集团、永泰集团都曾是天信集团的担保人。

 

另外,胜通集团申请破产重整后,为其担保的山东万达集团、东辰集团和垦利石化均面临代偿债务的压力。而东辰集团已经倒下,大火已然烧到了山东万达、垦利石化的家门口。

 

公开数据显示,山东万达集团为胜通集团担保了12.79亿元,垦利石化则为其担保了15.79亿元。

 

这种情况下,幸亏东营市政府及时行动,对山东万达伸出援手,称山东万达只需承担20%的胜通集团担保债务,剩余80%由政府协商解决,才让山东万达暂时躲过一劫。

 

小债了解到,早在2012年,同样互保风行的浙江民企也爆发过互保危机,众多民企纷纷倒下。期间一度发生过600家知名民营企业联名上书,向浙江省政府紧急求助的事情。

 

 

此后,浙江民企涅槃重生,焕发出新的生机。相信山东民企面对眼前的困境,也能找到新的出路。对此你有什么看法,欢迎在下发留言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