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 联储证券连踩5雷,又遭维权,已被投资者举报至证监局

野马财经野马财经
发布时间:2018-09-29 10:19:53

资管狂欢之后,留下一地鸡毛。所谓的四道“防火墙”,实则麻烦缠身、自身难保。雷爆了,火还是烧到了投资者身上。然而,事已至此,谁来埋单?


作者|韩蕾

      来源|野马财经


资管狂欢之后,留下一地鸡毛。所谓的四道“防火墙”,实则麻烦缠身、自身难保。雷爆了,火还是烧到了投资者身上。


然而,事已至此,谁来埋单?



金秋9月,上海的天气晴空万里,可孙女士一行数十人的心中却一片寒凉。


孙女士等人是联储证券“中弘新奇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的投资者。由于项目逾期,他们从全国各地赶到上海讨要说法。


从上午到下午,孙女士一行人先后转战联储证券、上海证监局、上海信访办等多地。


投资者提供的举报材料


最后,他们不得不向联储证券管辖地深圳市证监局寄了一摞举报材料。


四道防火墙防不住一个“雷”


9月19日一大早,孙女士便强颜欢笑,从杭州出发乘坐火车前往上海讨要说法。她的首站目的地是位于陆家嘴的金砖大厦8楼,这里是联储证券上海资产管理总部。


联储证券原名众成证券,成立于2001年2月28日,注册资本25.731亿元,净资产56亿元,注册地为深圳。


这次投资者维权的逾期项目是联储证券2016年成立的一款资管计划,总共分为7期,到期日分布在2018年7月至2018年11月期间。目前,联储证券管理着这款资管计划将近5亿元的资产。


“中弘新奇1号”到期情况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获得的一份《集合资产管理合同》(下称:合同)显示,该计划投资于陕西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发行的“陕国投·联储证券中弘新奇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信托计划为事务管理类信托,以信托贷款方式投向于浙江新奇世界影视文化投资有限公司,用于补充新奇世界的流动资金。


天眼查数据显示,浙江新奇世界影视文化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注册资本2亿元,股东分别为上海电影集团影视文化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和A股上市公司中弘股份(000979.SZ)。


一份“中弘新奇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的宣传材料介绍,这款资管计划总共有四大还款来源,分别是新奇影视的经营收入、连带责任保证人中弘集团、中弘股份和自然人王永红。


联储证券推介材料(投资者提供)


维权代表赖玮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这款资管计划收益大概在8%左右,也不算很高。然而,当时恰逢2015年股市异动,市场上可选投资标的并不多,加上联储证券也有一定知名度,产品也有上市公司加持,于是投资者们才选择了投资。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早在2017年12月,新奇世界就出现过逾期未完成当期贷款利息的划转,联储证券发布公告,称资管计划会尽快进行收益分配。


再加上随着中弘股份的财务状况不断恶化,资管计划踩到的雷爆了,火还是烧到了投资者的身上。


尽管有四道“防火墙”,但是这四道“防火墙”并没能真正发挥作用。


伪防火墙“中弘系”


没能真正发挥作用的还有另外三道伪防火墙:中弘集团、中弘股份、自然人王永红。中弘集团、中弘股份实则关系密切,并且都由自然人王永红实际控制。自去年至今,中弘就一直麻烦缠身,实控人王永红则奔赴香港至今未归。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查阅中弘股份近年来的财务报表也发现,自2015年起,中弘股份的业绩就节节下跌。其中,2017年的公司净利润为-25.11亿元,较2016年下跌幅度达到1699.36%。9月26日,中弘股份最新披露,公司逾期债务本息合计52亿元。


2018年1月,有投资者关注到中弘股份控股股东中弘集团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已被轮候冻结的消息,便开始与联储分管该项目的汪姓经理沟通。


该项目经理对投资人称,“中弘资产很多,远大于负债。目前一积极卖资产还债、二资产公司在债务重组,上市公司重组相信很快会有结果。”


投资者们原本以为,收到利息、还能卖资产还债,能松一口气过年了,却没想到自己走入了另一个巨大的深渊。


今年6月,本该支付给孙女士的8万元投资利息迟迟没有支付。7月1日,在理财经理的陪同下,孙女士见到了自己资管计划的项目经理。


孙女士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这是我第一次去联储证券维权,接待的项目经理认为中弘加安吉项目的钱覆盖我们的债务绰绰有余。另外中弘当时的确在如意岛上有些动作,同时还在推进与新疆佳龙的重组。于是,我们就相信了。


可随后的7月19日——该资管计划的第一期到期日,投资者们再一次失望了。据孙女士称,她不仅没有收到利息,连本金的影儿也没见着。


与此同时,上市公司中弘股份重组的消息也以失败告终。随着情况进一步恶化,8月23日,20余位“中弘新奇1号”资管计划的投资者一同去联储证券讨要说法。


投资者在联储证券办公地金砖大厦维权


在沟通会上,投资人们见到了联储证券CEO张翔东,以及资管部门和法务部门的若干工作人员。其中一位高管对投资人表示,安吉项目估值10亿元,拍卖后或可覆盖“中弘新奇1号”的5亿元融资。


可是,有投资者和第三方曾去实地探访得知,安吉8亿住宅项目已经卖了4.5亿元,剩余即便全部卖出也只有3.5亿元回款,连投资者5亿的本金都覆盖不了。


《新京报》也曾报道,安吉项目进展大幅晚于预期,中弘在当地拖欠包括大型央企等在内的施工方资金,部分项目并未开工或已停工。


资管狂欢后的“后遗症”


这次沟通大约进行了4个小时,联储证券方面表示会及时给投资人汇报情况。


一天还没过,联储证券就说我们把消息透露给了媒体,从此便拒绝和我们沟通。”孙女士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为这件事我成宿成宿的睡不着,每次来上海维权还要强颜欢笑,跟家人说自己是去玩了,其实呢?


投资人在信访办(投资人供图)


为确认这一情况,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多次通过电话、邮件等方式联系联储证券方面,但均未能得到正面回复。


联储证券官网显示,作为一家全牌照券商,联储证券业务种类众多,具体包括:证券经纪、证券资产管理、金融产品代销、基金代销等。


自2015年起,联储证券经营规模不断扩大。目前全国已设立62家证券营业部、20家分公司和2家子公司,实现全国布局。公司的注册资本金在三年来也节节攀升,2015年2亿元,2016年14亿元,2017年则达到26亿元。


在资本实力不断增强的同时,联储证券资管计划数量也开始激增。


基金业协会网站显示,2015年-2017年,联储证券设立的集合资管计划产品数量分别为5只、41只和19只。也就是说,公司2016年的资管计划是2015年的8倍。


然而,联储证券可能也没有想到,资管计划产品的迅速增多带来的“后遗症”会如此快地显现。


据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不完全统计,近年来,除前文提到的“中弘新奇1号”踩雷中弘股份外,联储证券“聚诚9号”踩雷*ST凯迪(000939.SZ),“聚诚15号”踩雷东方金钰(600086.SH),“聚诚16号”踩雷盛运环保(300090.SZ)。这些上市公司都无一例外的深陷债务泥潭。


而据《中国证券报》报道,联储证券“聚诚1号”资管计划也在本月确认逾期,资金很可能流向了跟乐视网(300104.SZ)相关的易到用车。


一年之内出现5个资管产品兑付逾期,且这些产品均成立于2016年及2017年初,联储证券是风控错位,还是命途多舛呢?


北京一家金融机构资管部的张先生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分析:“一般来说资管计划的管理者要承担主动管理的职责,如果只是当做通道来做,风险缓释措施不到位,踩雷的几率就会很大。大环境不好,踩一两个雷就罢了,连踩五个自身就应该反思了。


对于“踩雷”资管计划的后续处理,联储证券曾对媒体表示,今年踩雷的4家上市公司项目,也都已经进入了相应的司法程序。


你对联储证券频频踩雷又是怎么看呢?欢迎评论区留言。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