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鹤“折翼”,盈利下滑怎么“飞”?

2022-09-06 12:07:30
翟菜花
关注
2022-09-06

飞鹤“折翼”,盈利下滑怎么“飞”?

来源/翟菜花


2022年8月29日晚,中国飞鹤发布2022半年报,实现营收96.73亿元,同比减少16.2%;毛利为65.36亿元,同比减少22.7%;净利润为22.72亿元,同比减少39.7%。

据此数据看来,向来以国产高端奶粉自居的飞鹤奶粉似乎也开始“飞”不动了,营业收入、毛利、净利润齐齐下滑。

尽管盈利能力开始疲软,但是飞鹤奶粉贵出市场平均价格是有目共睹的,毕竟飞鹤董事长冷友斌曾直言不讳:“折成公斤价,我(飞鹤奶粉)全世界最贵”,这不禁让人联想,如果连开始下降的盈利都是靠单品价格涨价而堆砌,那么飞鹤奶粉的真实价值,是否又配得上其“飞鹤奶粉更适合中国宝宝的体质”的宣传标语?

清库存,也是“牺牲”营收和利润

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上半年飞鹤奶粉市场增长明显乏力,上升空间受限,由此出现业绩下滑的尴尬局面。

对于半年度业绩的不及预期,飞鹤解释称,主要由于出生率下滑、降低星飞帆等产品的渠道库存,以及公司主力产品——婴幼儿配方奶粉收入的下滑所导致,这也是飞鹤奶粉2019年以来半年报中首次录得业绩下滑。

此中提及的库存问题,是奶粉行业早期为了抢占市场采用的激进“压货”模式所导致的后遗症,为及时清库存,飞鹤奶粉今年上半年已经开始以牺牲增速的方式来主动去库存,今年4、5月份,飞鹤奶粉启动了一轮新鲜战略,减少对高库存经销商发货,以降低渠道库存进行减压。到今年6月底,飞鹤全国库存水平较2021年末有所下降。

尽管针对库存问题已经采取相应措施解决,但从结果上来看还是不尽如人意,仍然存在尾大不掉的问题,拆分来看,2022年上半年,飞鹤奶粉库存金额超15亿元,占总资产319.46亿元的比重约为4.7%,同时,飞鹤奶粉的存货周转天数为93.66天,处于近年来最高点,压货问题较为明显。

要知道的是,飞鹤奶粉旗下的高端品牌“星飞帆”,在2021年为飞鹤带来了50%的收入,已经占据了飞鹤收入的一半。为进行库存的调整,在其降价战略中,首先便是向“星飞帆”发起冲击。尽管清库存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星飞帆”在上半年的营收却出现了下降,这也是导致了飞鹤上半年来的业绩增速放缓的主要原因。

市值缩水7成,机构减持“跑路”

飞鹤奶粉业绩的不及市场预期,带来了一系列连锁反应,其中最影响最大的还要数资本市场上的接连唱衰。

自从飞鹤奶粉登陆香港资本市场以来,以其曾引以为傲高达70%以上的高毛利,被誉为“奶粉茅”也不为过。就在去年五月,飞鹤奶粉的股价曾一度创下已破20港元的历史新高,但在此后开始大幅下跌,截止9月2日收盘,飞鹤奶粉收盘价为5.97港元/股,成交量为3785万股,成交金额为2.3亿元,换手率为0.43%,市盈率为8.1倍,总市值仅为530亿元,较去年5月最高的千亿市值相比已跌去近7成,缩水几百亿港元。以此看来,“奶粉茅”的价值并不被资本市场所认同。

股价的下跌只是资本市场不看好飞鹤奶粉的其中一环,6月20日-24日,香港上海汇丰银行累计减持中国飞鹤2397.22万股,花旗银行累计减持1284.26万股,港股通(深)也减持了513.80万股。

人口红利收窄,飞鹤将何去何从?

事实上,从2014年开始,国内婴幼儿配方奶粉的市场规模增速已大幅下降,并逐步步入了单位数量缓慢增长的时期。

2020年以来,由于疫情的影响,国内婴幼儿配方奶粉市场规模已处于一个较小的单位数增长阶段,据wind数据显示,2020年和2021年的婴幼儿配方奶粉市场增幅分别为4.4%和2.2%。截至今年上半年,更以罕见的负增长速度下滑4%。

而对我国婴儿配方粉市场产生长远影响的,则是人口出生率的变化。过去,婴儿配方粉的快速发展,主要得益于婴儿出生数量一直维持在较高的水平以及国家生育政策的推行,在年轻人更倾向于晚婚晚育的Z时代,以往“传宗接代”的思想已渐行渐远,这表明着曾经奶粉行业的人口红利肥沃土壤优势已不再。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国内新出生人口从2016年的1883万,逐步下滑到2019年的1465万人,到2020年的1200万人,再到2021年全年出生人口为1062万人,这更加的引发了婴幼儿配方奶粉消费市场总规模的萎缩。

目前婴配奶粉销售中,主流销售产品为3段奶粉,而3段奶粉一般是12个月到36个月的幼儿食用,在人口红利收窄后,奶粉行业的主力选手也将受到制约。在此大背景下,或许飞鹤奶粉的苦日子还只是开始,后面的日子还会越来越难。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翟菜花
477文章
·
0评论
·
0粉丝
(ta)沒有留下签名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