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皇帝”退位

2022-08-11 16:45:01
市值观察
关注
2022-08-11

只不过,杜伟民和前妻袁莉萍早已合计套现23亿,将财富果实落袋为安。

图片

图片


来源/市值观察


他是农民的儿子,也是“中国疫苗之王”,他曾任职在爆出惊天“丑闻”的长生生物,主导的江苏延申被曝出造假事件,甚至被带上“杀婴”的帽子,但最终都能金蝉脱壳,全身而退;他是疫苗江湖响当当的传奇人物,单是离婚付出的代价就超过235亿元,创造A股最高分手费纪录。

康泰生物创始人杜伟民,在中国疫苗产业的波澜起伏中,犹如弄潮儿。鲜有人知晓他的发迹之路,但其执掌的康泰生物于2020年创造了1700亿的最高市值。

受益于新冠疫苗的需求爆发,康泰生物赚的盆满钵满。但潮水退时,新冠疫苗资产减值高达5.5亿元,导致今年上半年利润预计下降超六成。

只不过,杜伟民和前妻袁莉萍早已合计套现23亿,将财富果实落袋为安。

一部“疫苗之王”炼成史

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出身的孩子,从基层防疫员下海经商,最终成长为“疫苗大王”。起于草莽到行业翘楚,这本是个极为励志的商业故事。

但杜伟民的辉煌之路背后却伴随着丑闻、贿赂、造假,更令人惊讶的是,这些本可能将其拖入深渊的重大事故,他全都很幸运地躲了过去。

上世纪90年代初,杜伟民决定从江西省卫生防疫站辞职下海,做起疫苗销售的工作。但这份工作并不容易,“最艰难的时候连5元钱的招待所都不舍得住”。

1995年,杜伟民加入长生生物,凭借一身闯劲和吃苦耐劳的品格,一路从部门经理晋升到销售总监,基本上每年上一个台阶。

六年后,杜伟民好友韩刚君用1932万元买下了长生生物30%的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而后,两人的合资公司广州盟源生物也成为长生生物股东。

2007年,韩刚君将股份卖给了高俊芳,杜伟民也退出了长生生物。十年后,高俊芳、杜伟民、韩刚君三人,掌握了中国疫苗半壁江山,他们被合称为“疫苗之王”。

2018年,长生生物造假轰动全国,董事长高俊芳等18名犯罪嫌疑人被批捕。次年,这家原中国第二大狂犬病疫苗企业破产清零,最终退市。

而这时的韩刚君和杜伟民早就全身而退,离开长生生物后,他们将目光锁定在刚拿到狂犬病疫苗生产批文的常州延申生物。两人以2000万元收购了常州延申90%的股份,韩刚君担任董事长。

但延申生物的过往也“不干净”。2009年,因销售伪劣产品,常州延申被罚款300万,总经理和5名员工坐牢。但杜伟民依然毫发无损,安然度过。

江苏延申很快东山再起,半年后,还获得了160万人份甲流订单,价值超亿元。而后,杜伟民把其持有的股份全部转让,套现两亿元,另谋新路。

2008年,深圳老国企康泰生物进行重组,杜伟民瞅准时机,吃下中国最大乙肝疫苗企业的大部分股权,成为其实际控制人,并在当年收购了北京民海生物,实现了产品多样化。

2013年,杜伟民遭遇人生中第一次最大危机。当年,17名婴儿在注射了康泰生物的乙肝疫苗后相继死亡。但官方调查显示,这些事故都为偶合性死亡,疫苗质量没有问题。

杜伟民再一次成功涉险,四年后,他带领康泰生物安然上市,市值从他入主时的6亿元飙升到上市时的400亿,再到2020年最高峰的1700亿。

康泰生物真正让杜伟民走上事业高峰,并成为国内疫苗行业举足轻重的一员。杜伟民财富值也借此倍增,以390亿元财富位列《2020胡润百富榜》119位。

图片


杜伟民的“疫苗之王”炼成史就像一部惊险刺激、跌宕诡异的电影。他从长生生物到江苏延申,再到康泰生物,期间多半个身子都已经被拖入“鬼门关”,却都能神奇的起死回生,令人啧啧称奇之余,更让外界陷入深深的费解和疑惑。

一次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

新冠疫情是疫苗企业的“集体狂欢”。

新冠疫苗销售暴增,直接将全球疫苗市场从以前的400亿美元拉升至1500亿美元。

科兴中维一家就赚了900多亿,国药、康希诺业绩炸裂,康泰生物虽不及上述三家,但也在2021年创造了历史最好的利润表现。

图片

▲康泰生物历年归母净利润  来源:企业财报

杜伟民自然没有错过这个机遇,和其他16家国内新冠疫苗“友商”不同,康泰生物一下子布局了4种——vero细胞灭活疫苗,阿斯利康授权的AZD1222腺病毒疫苗,与苏州艾棣维欣合作开发DNA疫苗,自研重组VSV病毒载体疫苗。

杜伟民的野心不小,但截至目前,重组VSV病毒载体疫苗没有什么进展,主攻的方向还是灭活和腺病毒载体两款。

康泰生物在新冠疫苗上的投入颇为激进,不惜大笔募资,杜伟民甚至表示:“要不惜成本、不计代价,投入研发和生产。”

去年7月,康泰生物发行可转债募资20亿元,单做灭活的百旺信基地砸下了13亿;深圳光明基地负责腺病毒疫苗,杜伟民计划投资6亿多。

其中,灭活疫苗市场在国内,腺病毒疫苗主要销往海外,疫苗销售直接拉动公司业绩大增。

2021年,康泰生物净利润大增86.01%,达到历史最高的12.63亿;今年一季度继续爆发,净利润斩获2.74亿,同比增长近10倍。

这些激进的投入,换来了股价暴涨和创历史的业绩。但也为其业绩暴雷,埋下了伏笔。

疫情带动新冠疫苗销售,但杜伟民没有意识到这种短期的爆发并不具备持续性。潮水退去,重归平静,Airfinity的预测数据认为,2022年全球疫苗产量将超过90亿剂,但2023年之后,随着疫苗接种的全民化普及,全球疫苗需求量将会断崖式下降至22亿至44亿剂/年。

杜伟民的这次扩张正好站在了行业景气度的转折点,康泰生物过剩产能利剑高悬,最终反噬自身。

今年上半年业绩预告中,康泰生物彻底“摊牌”,新冠疫苗卖不动了,预计归母净利仅有1亿元-1.3亿元,只是去年同期的3成至4成的水平。

市场环境骤然变冷,康泰生物对疫苗库存、原辅料、半成品及二季度研发费用进行资产减值计提和费用化处理,共计高达5.5亿,导致利润减少4.5亿。

但需要注意的是,本次减值仅是对存货、原材料、二季度研发费用进行计提,并未涉及生产设备等资产,这意味着康泰生物可能还有雷。

一场惊险的财富游戏

毛利率接近90%,暴利的疫苗是A股市场罕见的能与茅台比肩的“印钞机”。

疫苗是兼具高科技和消费属性的行业,其前期研发周期长、资源资本投入大、注册审批繁琐严苛,可一旦获得审批,便可以躺着挣钱。

防疫工作出身的杜伟民深知此中奥秘,他以极低的价格拿下陷入困境的疫苗企业,随即想尽各种办法获取各类疫苗批文,再将其推向资本市场,赚取巨额利润。

1989年9月,美国默克公司以700万美元的“白菜价”将乙肝疫苗技术转让给中国,默克CEO罗伊·瓦杰洛斯深信50年后,中国将根除乙肝。

凭借这个充满人性光辉的“礼物”,康泰生物在杜伟民入主后,成长为国内最大的乙肝疫苗企业。

根据法院公开审判书,2010年到2014年间,杜伟民曾贿赂原药监局副主任尹红章,方便其获得药品审批,在这期间,康泰生物旗下Hib疫苗、麻风疫苗、四联疫苗获准生产,先后上市。

有国际友人馈赠的技术,集齐生产资质,康泰这家深圳老国企,摇身一变成为疫苗大佬的“赚钱机器”。

令人惊诧的是,杜伟民“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企业经营不仅没有遭受重大影响,反而在新冠疫情中再度大赚一笔。

“杜伟民身上的谜,只能交给时间来解答。”

他在刀尖上跳舞,在悬崖边徘徊,但每一次都能化险为夷,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他的一生都在功名利禄中周旋,就连婚姻也裹着一层财富的面纱。

他和糟糠之妻袁莉萍同创业,共奋斗,曾为解决疫苗物资进口周期长的问题,袁莉萍选择加入加拿大国籍,物资进口随之畅通,公司发展进入快车道。

2009年,江苏延申深陷狂犬疫苗造假丑闻,袁莉萍在背后默默支持他,而后更是与杜伟民一同出资收购泰康生物。

但突然在去年5月,双方同时宣布离婚,并十分默契地表示“感情不和”。随后,两人迅速分割财产,杜将235亿元股份转给袁莉萍,创下A股最贵离婚记录,后者更是一举跻身加拿大第三女富豪。

蹊跷的是,感情已经破裂,但利益却依然绑定在一起,两人至今依然是一致行动人。2021年,在康泰生物股价的历史高点,杜伟民和前妻袁莉萍大幅套现,袁莉萍更是疯狂减持近22亿元。因此,杜伟民的离婚一直被外界质疑是“变相套现”。

今年5月中旬,杜伟民甚至还在淘宝上公开打折拍卖他的524万股份,由于和限价倒挂,导致当日股价大跌13%。

图片

▲杜伟民拍卖公司股票情况来源:康泰生物公告

讽刺的是,实控人和高管纷纷减持,杜伟民却号召员工高点增持,若产生亏损,由杜伟民自己补偿亏损。据悉共有126名员工累计增持4200多万元,购入均价在112元附近,而当前股价几乎在此基础上腰斩再腰斩。

这是一副极为“神奇”的景象,实控人一边高唱“前景美好”,一边“明目张胆”的以各种方式大笔减持。一边是机构悄悄离场,一边实控人却号召员工增持。

随着“疫苗之王”的神话破灭,二级市场用脚投票,1700亿市值的白马股迅速坍塌,如今仅有300亿。杜伟民的身家在2022年缩水36%,仅剩180亿。

图片

▲2022胡润全球富豪榜

然而对他来说,“疫苗皇帝”的名号似乎只是虚名,落袋为安才是正道。即便财富锐减,这场危险的财富游戏仍在继续。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市值观察
188文章
·
0评论
·
1粉丝
聚焦上市公司市值与价值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