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镇银行百亿存款暴雷背后,神秘操盘人吕奕浮出水面

2022-06-21 15:20:27
雷达财经
关注
2022-06-21

经初步查明,2011年以来,以河南新财富集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河南新财富”)实控人吕某为首的犯罪团伙涉嫌利用村镇银行实施严重系列犯罪。目前公安机关已抓获一批犯罪嫌疑人,依法查封、扣押、冻结一批涉案资金、资产。

图片

  雷达财经出品 文|张凯旌 编|深海

上百亿存款无法提现、涉事储户被赋红码、幕后实控人涉嫌严重犯罪……围绕河南4家村镇银行展开的系列事件已发酵两月有余,但背后真相仍扑朔迷离。

6月18日,许昌市公安局通报称,经初步查明,2011年以来,以河南新财富集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河南新财富”)实控人吕某为首的犯罪团伙涉嫌利用村镇银行实施严重系列犯罪。目前公安机关已抓获一批犯罪嫌疑人,依法查封、扣押、冻结一批涉案资金、资产。

不过,许昌市公安局也提到,该案涉嫌犯罪行为持续时间长、参与人员多、案情十分复杂。公安机关还将进一步加大案件侦办力度、追赃挽损力度。

有媒体报道称,此次涉案的7家银行共波及40多万用户,资金超400亿。

无法取款的储户分散在全国各地,他们中有白手起家的温州商人,也有家中老人身患重疾的单亲母亲、失去土地和孩子的低保农民,虽然年龄、家庭背景、生活经历迥然不同,但如今无一例外都成了取不出钱的“难友”。甚至已经有人因此放弃了对病危母亲的治疗。

而这一切的操盘者吕奕,则疑似已经逃往美国。

百亿存款不翼而飞,储户被赋红码

“银行存款”、“保本保息”、“已参加存款保险”、“可随时全额支取”……2020年,不少储户看中了互联网金融平台中的新型存款产品。

与银行的活期存款相比,这些产品的年利率更高,但又没高到让风险偏好较低的投资者们拒绝的程度。唯一的不足可能是这些产品的发行者——小型村镇银行的背书效应没有大银行好,但长期随存随取都没出过问题,也就让储户们放下了戒心。

2021年,监管出台新规,禁止了区域性银行异地揽储的行为,不过这对于客户遍及全国的村镇银行来讲并不是末日。原来的互联网金融平台产品下线,还可以让储户去微信小程序买。再不济,还有金融掮客的推荐。

据了解,这些掮客会出面替银行揽客拉人,其会提前向储户转入约定好期限的利息,条件是等存款产品到期后再将钱全部取出。知情人士称,类似的一笔“贴息”由几个掮客来做,层级不同利润不同,基本上50天结算一次,利率在4.5%-10%左右。

对产品逐渐熟络后,不少储户开始加大投资的力度,他们中有人存入的是儿子去世时公司给的赔偿金、有人则是放入了为家人手术准备的救命钱,还有人搭上的是白手起家,打拼30年积攒下的4000万现金。

没人能想到,连P2P火热朝天时都稳若泰山,没轻易动心投资的储户,竟折在了村镇银行的存款上。

4月18日开始,成千上万的储户同时发现自己在河南、安徽等7家村镇银行的存款突然无法提现,甚至连银行账户和余额都不能查询。

焦急的储户们尝试给银行打电话,甚至不惜跨省前往银行线下网点咨询,但他们很快发现,自己的努力都是徒劳。银行方面根本无法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

涉事群体迅速扩大,网上流出的一份文件显示,仅东南部某省就有受损储户25593人,存款共计20.43亿元;更有报道称,全国受损储户40万,资金缺口400亿。

此事一度惊动了监管层,5月中旬银保监会有关负责人明确,4家河南村镇银行股东河南新财富集团存在通过内外勾结、利用第三方平台以及资金掮客等吸收公众资金的情况,公安机关已立案调查。

这并不能平息储户们的焦虑。他们依然前赴后继地去往河南,想要到当地讨个说法,然而此时却上演了一幕更为离奇的赋红码事件。

6月中旬,一批从低风险地区进入河南,或正在做高铁,甚至足不出户的人,都发现自己手机上的健康码变成了红码,而他们的共性只有一个,都是河南村镇银行存款事件的储户。

“各地的健康码只应用于纯粹的防疫目的,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被地方政府用于与防疫无关的其他社会治理目标,这一规则各地务需坚守。”《环球时报》特约评论员胡锡进发文表示。

储户的钱谁来还?

事实上,赋红码事件虽然影响甚广,但相比之下,储户们还是更担心自己的款项什么时候能回来,以及会不会被判定为非法集资。毕竟很多人在存款时,监管已经下达了禁止异地揽储的规矩,且大量的资金可能根本就没到银行的账上,而是直接转入了股东控制的账户。

对此,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李亚认为,储户在完成存储资金交付后资金的风险问题就已转移给了银行,资金损失的风险理应由银行承担。

“储户完成相应的存款后就与银行之间建立了储蓄存款合同的法律关系,银行必须遵循‘存款自愿,取款自由,存款有息,为储户保密’的原则,方便储户的取款自由,限制储户取款就是一种违约行为。”

针对监管提出的新规,李亚称法律上没有非法存款的定义,即便是储户通过互联网方式进行异地存款涉及到违规,那仅是银行应当承担的责任和储户没有关系,不影响储蓄存款合同关系的效力。

而银行如无法提供取款资金,则可以考虑适用存款保险条例由存款保险基金在一定范围内承担赔付,或由监管部门对该银行进行托管清算后对储户的资金进行赔付。

此外,本案中也有一些互联网平台起到了为存款产品引流的作用,如度小满、京东金融等。李亚表示,这些互联网平台有无责任关键看有没有过错,本案中主要责任应由银行承担。

“银行信用是整个社会信用的最高级别,银行无法兑付存款是对整个社会信用的挑战,也为我们的经营主体、控股银行和监管部门敲响了警钟。存款保险条例的出台就是为了保护存款人的合法权益,及时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从储户的角度来讲有两点建议:尽量选择全国性的大型金融机构办理相关存储业务;识别金融风险不要为高额利息所诱惑。”

神秘的河南新财富

雷达财经注意到,许昌市公安局通报中的河南新财富集团,在此次村镇银行暴雷前,鲜少见诸公开报道,甚至几乎未曾涉及法律案件和诉讼纠纷,但种种迹象表明,其牵涉到的股权和公司关系,并不简单。

据天眼查,河南新财富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金为1.16亿元,经营范围包括对实业投资、企业投资与管理。不过该公司已于2022年2月注销营业执照,注销前的实控人为余泽峰,企业的工商变更历史记录中,并无法找到吕奕的痕迹。

同样是在2011年,河南新财富还对外投资了三家公司,分别为河南新瑞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河南新汇通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及河南新银创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这三家公司注册地址都在郑州郑东新区同一栋大厦的1层或2层,也均已在2020年7月24日或28日注销。

事实上,即使是涉案的4家位于河南的村镇银行,从公开股权关系中也很难找到河南新财富的影子,只是有3家的大股东均为许昌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许昌农商行”)。

而进一步向上穿透,许昌农商行的股东则错综复杂,目前个人、企业股东共计73个,天眼查中只显示了其中19个的持股比例。在持股比例超过2%的14位股东中,有9位现在或曾经存在失信、被执行或者限制高消费等情况。

许昌农商行还存在隐形股东代持的情形,2016年6月以来,其共进行了89笔有效的股权出质,但出质人并非都是公司明面上的股东。

如长葛市华轩实业有限公司,其曾在2019年7月18日累计出质了4200万股许昌农商行股权,质权人均为开封宋都农村商业股份有限公司,但许昌农商行的73名股东、外加9名历史股东中,并无长葛华轩实业的身影。

凤凰网《风暴眼》统计称,许昌农商行共有12家隐形股东,合计出质许昌农商行股权7.58亿股,目前该行有超过75%的股权是通过他人代持的方式被隐形股东持有。股东隐形背后,或是为了方便进行质押融资。

河南新财富,或也是采取这种隐形股东间接持股的方式建立起与多家村镇银行的关联。财新的一篇报道中提到,有河南银行业人士透露,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原来的实控人也是河南新财富,后来新财富退出,由河南新郑农商行控股30%。

值得一提的是,河南新财富集团曾卷入郑州银行原副行长乔均安受贿一案。相关案件的判决书披露,吕奕为寻求贷款,曾向乔均安借款900多万,后又行贿2300多万,而且两人还一起做起了吃息差的生意,由乔均安负责搞定银行批准,吕奕借款后再放贷给一些关联公司。

更重要的是,这份判决书中河南新财富集团曾出具证明称,河南海菱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河南航天家电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博奥森电器有限公司、河南鼎佳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河南新世纪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等10家公司均由吕奕实际控制。

与许昌农商行相同,这些公司的工商变更历史记录、历史股东等信息中,也没有吕奕或是河南新财富等字眼,但这些公司的对外投资中,已经出现了此次涉案的村镇银行。

如郑州博奥森电器,持有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8.75%的股份;河南航天家电,持有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9%的股份;此外,包括河南汝南农商行、开封汴西新区民生小贷公司、河南民权农商行、开封宋都农商行等金融机构,也在新财富的投资标的之列。

有媒体经不完全统计发现,吕奕及其新财富集团盘踞的银行高达30家。

不过,雷达财经在裁判文书网中搜索,只发现了乔均安执行实施类执行裁定书,并没有找到受贿案判决书的踪迹。

一个塞浦路斯人的河南发家之路

吕奕的一生,是放贷的一生。

1974年出生的吕奕,国籍是塞浦路斯,他介绍自己是利比里亚驻中国商务投资代表,塞浦路斯阿芙罗赛达投资集团董事长。不过一位与其有过业务往来的河南金融人士透露,吕奕的老家是河南南阳。

据第一财经报道,吕奕身后的吕氏家族最初从事的是家电流通生意,早在国美、苏宁等家电零售巨头尚未进入开封时,河南航天家电已经在当地具备了一定的影响力。

吕奕崛起的关键一步,是拿到了兰尉高速这个项目。后者是国家重点公路建设规划日照至南阳公路中的一段,由开封市政府组织企业投资建设,路线全长61.03公里。

彼时,吕奕以兰尉高速的收费权为抵押,从金融机构贷出了高出投资预算的巨额资金。具体而言,原本预计总投资24亿元的兰尉高速,吕奕等人却拿着一纸高速公路收费权,先后从国开行、工行共计贷出了24.7亿元。

时至今日,在吕奕实控的河南祺旺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历史对外投资中,仍能找到标的开封市兰尉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开封兰尉”)。

项目开工后不久,吕奕开始涉足金融业,并成立了河南新财富集团。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借助大量马甲公司,参股国内城商行、农商行,再以所持金融机构股权为抵押进行投资已经成了吕奕惯用的操盘手段。

2017年,吕奕上演空手套白狼的代表作。当年,其分别在4月、7月找到此前曾与自己合伙石家庄乐城国际贸易城项目的浙江乐城实控人林乐平,称自己资金紧张要借钱,先是让林乐平转让30%石家庄乐城公司的股份,以质押担保借款25亿元,后又转让50%股份至开封兰尉公司,以向恒丰银行申请贷款35亿。两通操作后,兰尉公司成为了石家庄乐城公司的大股东。

时任恒丰银行董事长的蔡国华亲自对这笔贷款开了绿灯,直到蔡国华落马,这笔贷款也没有归还。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网上曾流传一封自称林乐平妻子针对吕奕的“控告信”,信中称吕奕找人假扮广州农商行工作人员,骗走了石家庄乐城公司的公章和证照,随后办理了法人变更手续,并向公安机关举报林乐平职务侵占、挪用石家庄乐城公司资金犯罪,林乐平也因此被送入监狱。

而最近有关吕奕活动的报道,则是其在境外以“久安电视国际传媒集团”理事长的名头现身纽约时报广场,举行庆祝中国农历春节的公开活动。

“无论吕奕换了什么国籍,都逃脱不了中国法律的制裁。”有律师表示。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雷达财经
318文章
·
0评论
·
0粉丝
把脉公司全方位,扫除雷点,发现价值!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