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来自于二级市场的高回报诱惑,为什么要拒绝?

2021-04-15 12:35:10
融中财经
关注
2021-04-15

弹药终究是要往外投的。基金、股票等二级市场产品泛着红彤彤的光,一边向投资人们挥手,一边招呼着“来吧,高回报不是梦”。这种诱惑,越是仓廪实的机构越难以拒绝。

图片


作者 | 艾露恩  编辑 | 吾人

来源 | 融中财经(ID:thecapital)


“有的机构在一级市场没赚到钱,在二级市场取得了近2000%的年回报率。”吴梧感慨如今二级市场更容易“钱生钱”,他是某家产业资本的PR,刚参加完一场聚焦二级市场的媒体举办的活动,“越来越多的机构把钱撒向二级市场了。”


既要低头赶路,又要抬头看天。


回首过去,移动互联网时代,徐小平、朱啸虎、张颖等投资人,凭借投资滴滴、饿了么、陌陌等企业,斩获了一个又一个周期短、回报高达上百倍的项目。如今,因周期长,投资回报慢等特征,一度不受资本待见的硬科技、医疗、企服等赛道站上“风口”,但优质项目份额难抢,估值泛起泡沫。


弹药终究是要往外投的。既然创投市场的结构型机会已不再,投资神话似乎很难再现,那不如投向回报更高的地方。君不见,基金、股票等二级市场产品泛着红彤彤的光,一边向投资人们挥手,一边招呼着“来吧,高回报不是梦”。这种诱惑,越是仓廪实的机构越难以拒绝。


再加上科创板注册制等一系列外部环境的影响,越来越多的投资人在嗅到了“做好投资,就要一二级市场通吃”的味道后,不再拘泥于一级市场,而是把子弹分散开,将部分子弹掷向二级市场。


01

二级市场成为机构比拼的新战场


一个令投资人们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摆在面前:优质企业,或以二级市场审美看起来优质的企业,投资人在其IPO前赚的越来越显微薄,反而是IPO后其成长性非常高,回报令人欣慰。


“现在公司的二级市场部门成了公司的‘香饽饽’,从去年年初到现在给公司创造了不少收益。相比之下,我们一级市场部门低调太多了。”沈锋告诉融中财经,他所在的投资机构从去年起将大部分精力投入了二级市场医药板块,几个月下来,便赚的盆满钵满。


这并非个例。VC/PE投资二级市场,多通过发行私募证券投资类基金、参与上市公司定增、收购等方式。做的好的基金,大多会被自家机构挂在私募排排网上,以显示有个好排名,为公信力填几分。“金牛奖”、“金阳光奖”、“金长江奖”、“英华奖”、“新财富”这些二级市场的主流奖项,成为VC/PE比拼投资能力的另一处“战场”。


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显示,包揽了“金牛奖”、“金阳光奖”、“金长江奖”、“英华奖”、“新财富”等五个奖项的景林,在二级市场在管基金数量为299只。泛海投资在管基金数量为176只,高瓴资本通过天津礼仁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在管基金数量69只,这三家机构的私募证券投资类基金管理规模均在100亿元以上。


中信资本在管基金数为31只,管理规模为20-50亿元;蓝石在管基金数为47只,旗下子公司管理规模分别为5-10亿元、50-100亿元、0-5亿元;天堂硅谷、同创伟业在管基金分别为11只、3只,管理规模均在0-5亿元之间。


据私募排排网显示,2020年12月份,新增备案的私募产品数量较11月份环比增长41.49%,高达3741只。由此可见,机构通过发行产品来布局2021年二级市场的积极性高涨。


“2020年证券类私募基金发行节奏较高,这与市场行情有关系,市场走出了结构性牛市行情,尤其是大消费行情演绎如火如荼,偏爱大消费的私募机构收获颇丰,在赚钱效应带动下,吸引资金蜂拥而入。”私募排排网资深研究员刘有华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另外,“与无风险收益率下降,市场风险偏好提升有关。”在房地产调控政策,类固收理财渠道被关闭等因素影响下,越来越多的资金流向权益市场。


02

去二级市场赌高回报,堵“神来之笔”


触及二级市场,有些机构的布局早已展开。


2014年6月,深创投100%出资的中国首家PE系基金公司红土创新基金(公募基金)获得证监会批复设立;7月,九泰基金成立,其中昆吾九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同创九鼎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拉萨昆吾九鼎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九州证券有限公司出资分别占注册资本的26%、25%、25%和24%。


2015年,弘毅投资旗下专事境内外二级市场投资管理的全资子公司金涌投资成立。同年,新沃资本发起设立新沃基金。中科科创发起设立中科沃土基金;2016年,隶属于广州基金的科金控股出资1亿元以大股东的身份设立富荣基金;同年,鼎晖投资通过关联公司润晖投资布局二级市场;2017年,弘毅投资持股比例100%的弘毅远方基金获批成立,正式进军公募领域......


2020年,一级市场寒意料峭。一批投研能力足以覆盖一、二级市场的投资机构,在红利诱惑下,奔去二级市场赌赛道、赌高回报。他们看中优质企业在登陆二级市场后,仍会释放出巨大能量。


2020年2月,高瓴资本首次对外发行证券私募基金-卓越长青基金。卓越长青基金成立于2018年7月,之前基金出资人包括国内家族基金、机构投资人、上市公司,以及高瓴内部投资团队,曾创下至2019年底累计回报率逾40%的好成绩。如今首次通过外部渠道发行,被众多业内人士解读为高瓴资本大举进入二级市场赛道的举动。


高瓴秉持全阶段投资策略,抓赛道头部项目,抓取尽可能多的企业成长红利。曾在港股长期重仓持有的药明生物、美团、京东健康,在美股重仓的拼多多、百济神州、京东,以及截至2021年2月,高瓴在A股重仓的格力电器、宁德时代、隆基股份等,均为所在行业龙头。


不同于一级市场的长周期,在二级市场持有、抛售股票属常态。比如,高瓴在一级市场投资了蔚来汽车,蔚来上市后高瓴持有了一段时间进行了退出。虽然在高瓴卖出所持股份时,曾引发市场对双方关系的众多揣测,但低买高卖的操作也毋庸置疑。


VC/PE在二级市场的押注在某一时刻也会成为神来一笔。


以“投资之神”孙正义为例,2020年8月,软银进一步挺进二级市场,拟成立新投资部门,购买100亿美元上市公司股票。孙正义表示,软银已经买入部分FAANG(Facebook、亚马逊、苹果、Netflix和谷歌)股票。“作为一家投资公司,我需要展开多方面的探索和拓展。”


即便被称为“投资之神”,也难免会打眼遇到亏损项目。Wework、Uber这两个项目曾将孙正义一度拉下神坛,但软银持有的部分上市公司股票使其在2020年净利润高达3.551万亿日元(约1870亿元人民币)。关键时刻,二级市场的押注成为孙正义可以提的起的一“壶”。


03

盯盘有趣,还是寻找下一个拼多多、快手有趣?


一级市场投资机构涉足二级市场,还可用基石投资者的身份。近年来,在中概股、港股IPO中,PE成为基石投资者的新生力量。


“要有足够的基石投资人肯买你的股票,保证顺利发行,不然无论你把自己说的多么优秀都是毫无意义的。”基岩资本副总裁岑赛铟曾表示,有了基石投资者的参与,发行大概率都会顺利完成。


但在一二级市场倒挂的情况下,基石投资人是否存在“跳入火坑”的可能?


“有些基石投资人是在企业IPO前突击入股的,这对顺利发行、稳定股价确实起到了一定作用。但有些投资机构会在私下与企业签有协议约束和补偿,以保证基石投资人的利益。当然,这些协议大多不会放在明面上。”某投资机构合伙人王川表示。可见,即便股票破发,基石投资人大多也能平安着陆。


不过,一级市场投资人入局二级市场,挑战同样存在。


“尽管这两个市场的底层逻辑有相通的地方,比如说对产业的认知等,但它们是完全不同的投资逻辑,市场规则也不同。两边能同时做得好非常不容易。毕竟每家机构都有自己的能力圈,作为资管机构,永远不要太冒险。”曦域资本创始人黄晓黎告诉融中财经。


这和吴梧的观点不谋而合。


“在一级市场要做营收模型、盈利模型预测,进军二级市场,除了要持有相应牌照,还要熟悉二级市场操作规则,具备分析团队,做好资金池配置,设置好产品投资仓位等。”吴梧称,并非所有的机构都适合布局二级市场。


从目前情况看,做到头部,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掘金二级市场更有优势,而中小机构更适合,或者更安于把原有一级市场投资业务做好。至于以后,随着注册制推行等诸多因素影响,大概率会有越来越多的机构水到渠成的将crossover和cornerstone的投资打通。


那些把时间分配到“募投管退”四环节中的一级市场投资人,或将在办公桌上摆上显示不同K线的多台电脑。是盯盘更有趣,还是带着苹果电脑,揣着星巴克会员卡,走下飞机,坐上汽车、三轮车,只为“把钱和技术带到三四五线城市,期望能投出下一个快手和拼多多”更有趣?如何投资才能兼具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的最大化?这是一个值得思考和期待的问题。


(文中吴梧、沈锋、王川为化名)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融中财经
145文章
·
0评论
·
0粉丝
中国领先的股权投资与产业投资媒体平台。聚焦报道中国新经济发展和创新投资全产业链。通过全媒体资讯平台、品牌活动、研究服务、专家咨询、投资顾问等业务,为政府、企业、投资机构提供一站式专业服务。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