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亏损接近300亿 “烧钱大王”蔚来汽车的钱都去了哪里?

科技金融在线科技金融在线
发布时间:2020-03-23 16:44:49

2019年底,蔚来汽车账上的可用现金还有9.74亿,其一年内需要偿还的债务为12.08亿,虽然今年一季度蔚来完成了31亿人民币的可转债融资,但是前途依然未卜。

2019年底,蔚来汽车账上的可用现金还有9.74亿,其一年内需要偿还的债务为12.08亿,虽然今年一季度蔚来完成了31亿人民币的可转债融资,但是前途依然未卜。


2018年底,蔚来汽车账上的可用现金一共有82.89亿,包括现金与现金等价物31.34亿,短期投资51.55亿。2019年底,这一数字变成了9.74亿,减少了73亿。


烧钱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钱烧。


“烧钱大王”蔚来汽车现在正走到要无钱可烧的境地。



“烧钱大王”蔚来汽车 重压之下CFO离职


2019年第四季度,蔚来汽车第二次发出经营预警,称公司的现金余额不足以提供未来12个月持续经营所需的营运资金和流动性,公司的持续经营取决于本公司获得足够的外部股权或债务融资的能力。


这是蔚来汽车当前的真实写照。


蔚来汽车2018年9月上市,招股说明书显示,截止2018年6月30日,蔚来汽车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为44.23亿。蔚来IPO发行1.6亿股,融资1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0亿。两者合计汇总,蔚来汽车可用现金达到114亿。


2018年底,蔚来汽车账上的可用现金一共有82.89亿。比2017年底的75.06亿增加了7.83亿,而这是在当年IPO融资了70亿的基础之上。当年蔚来汽车的可用现金实际减少了大约62亿。


2019年底,蔚来汽车可用现金成为9.74亿,比2018年底又减少了73.15亿。两年可用现金减少了135.15亿。


2019年财报显示,其流动负债为8.86亿,一年内到期的长期负债为3.22亿,两者合计12.08亿。这不到10亿的可用现金还不够今年归还短期借款的。


对蔚来的CFO来说,找钱已经成为第一要务。而在2019年未能完成找钱任务的CFO谢东萤不得不宣布离职。


估计蔚来汽车的CFO是中概股里面最难干的CFO了。


好消息是今年2月和3月,蔚来总计发行了总额为4.35亿美元(约合30.88亿人民币)的可转换债券。


按照蔚来的现金流失速度,这30.88亿加上2019年底的9.74亿,大概够用半年左右的时间,而现在已经过去了3个月。



日前蔚来宣布在合肥建立自己的中国总部,合肥市政府也将提供资源和资金支持。有消息称,合肥市政府将给予蔚来超过100亿资金的支持。当然目前还只是一个框架协议,具体条款尚未落地。


找到地方政府作为金主,也许是蔚来迫不得已的选择。


蔚来的钱去了哪里?


1、售价抵不上车的制造成本


从蔚来公布的财报显示,从2016年到2019年末,蔚来用在研发上的费用为124.95亿,管理费用以及营销等费用为142.92亿。


研发费用投入高这也是一直以来蔚来强调自己亏损的主要原因,目的是为了向用户提供更优质的服务。


但这只是硬币的一面,造成蔚来巨额亏损的一个重要是其规模不够。对于制造业来说,没有形成规模化生产,就无法降低单价成本。


2018年和2019年,蔚来汽车的毛利润是负数,这意味着一辆车的收入还不够车的制造成本(包括原材料成本、厂房和设备折旧摊销、与制造直接相关的人工成本等等)。


自2018年6月开始交付以来至2020年2月份,蔚来全品牌累计交付34218台,其中2018年交付11348辆,2019年交付了20565台。


剔除服务成本之后,销售车的成本2018年为49.3亿,2019年为80.96亿。以此计算,每台车的销售成本分别为43.44万和39.38万。


2018年卖车的收入为48.52亿,平均每台车收入42.76万元。2019年卖车的收入为73.67亿,平均每台车的收入为35.82万元。


2018年和2019年仅仅卖车分别亏损了7800万和7.29亿。


随着销售数量增长,单车的成本在下降,2019年下降了9.35%。但是价格下降的幅度更大,下降了16.23%。


从季度数据看,蔚来汽车交付量大幅度提高,2019年第四季度交付量就达到了8224台,卖车收入为26.84亿,销售成本为28.45亿,单车收入和成本分别为32.64万和34.59万元。



随着竞争对手特斯拉进一步降价,以及今年油价大幅度下跌,蔚来在2020年降价也是大势所趋。


如果单车的制造成本不能进一步降低,意味着2020年蔚来的毛利润会是惊人的亏损,这无异于雪上加霜。


与蔚来一样,特斯拉在成立初期也同样是极度的“资金饥渴症”,但是特斯拉在2008年10月交付第一批Roadster之前,已经经过了5年时间研发投入。


2008年10月,Tesla第一批Roadster下线并开始交付。当年特斯拉卖车收入0.1417亿美元,车的成本为0.159亿美元,毛利润为-114.12万美元。到了2009年,特斯拉的毛利润就转为正值,为950万美元。在一炮打响的Model S上线之前,特斯拉也保持了毛利润一直是正值。



2、4年研发费用与特斯拉10年研发费用相当


蔚来从2016年到2019年一共在研发上投入了124.95亿。这一数字与特斯拉从2006年到2015年10年的研发投入基本相当。2006年到2015年特斯拉共计研发投入21.52亿美元,以当时汇率计算约合人民币133亿人民币。


而实际上特斯拉研发费用总额猛增是在2012年Model S一炮打响之后。在Model S出来之前,从2006年到2011年,特斯拉研发费用只有4.63亿美元,约合28.71人民币。


这一数字比蔚来的研发费用少了100亿。



从2016年到2019年,蔚来的全部运营费用为267.77亿,研发费用占比为46.66%。


特斯拉在Model S出来之前,从2006年到2011年,总的运营费用为7.39亿美元,研发费用占比62.65%。


特斯拉早期在研发投入上的占比高于蔚来。但是相比于蔚来,特斯拉更好的控制了运营成本。


而从2017年开始,特斯拉研发费用大增,每年支出在14亿美元左右。2012年之后,研发在特斯拉运营费用中的占比快速下降,从2012年到2019年,研发费用在总运营费用中占比快速下降到36.55%。


3、服务亏损超过特斯拉


蔚来强调更好为用户服务,打造更好的用户体验,2018年和2019年,蔚来为了提供服务付出的成本为12.05亿,收入为5.57亿,亏损6.48亿。销售利润率为-53.78%。


由于服务收入太少,特斯拉直到2010年才将服务支出的成本单列出来,从2010年到2014年总计付出的成本才为6470万美元,远低于蔚来。不过在2015年开始,特斯拉通过服务获得的收入快速增长。从2010年到2019年,特斯拉通过服务获取收入为57.64亿美元,而为此付出的成本为67.03亿美元,亏损9.39亿美元。销售利润率为-16.29%。


从这个指标看,相较于特斯拉,蔚来为车主确实提供了更好的服务。但是蔚来也不得不为此承担进一步的亏损。


对比以上三个方面,可以看出特斯拉的财报较为明显划分成三个阶段:研发投入——销售爆发——服务成本支出增长。而且目前已基本顺利跨越了规模化与运营现金流转正这两座大山。


而蔚来则是三个阶段并发运行,在销售没有形成规模化情况下,一方面要承担了运营亏损,另外要投入大量研发和服务支出,这只能让其不堪重负。


蔚来有没有未来?


2019年蔚来亏损达到113亿,从2016年算起,亏损已经达到285亿,接近300亿。蔚来这种运营模式能否持久,投资者和用户将始终打上一个问号。


做企业毕竟不是孤注一掷的赌博,除了融资之外,蔚来如何把毛利率由负转正,使得公司具备自身的造血能力,这是蔚来必须思考解决的问题。


蔚来创始人李斌也表示,提高毛利率是蔚来2020年的核心目标之一,有信心实现第二季度(Q2)毛利率转正,年底毛利率达到二位数的目标。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1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