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万达一样减免租金”,与商户休戚与共|棱镜

棱镜棱镜
发布时间:2020-02-22 17:24:30

2月14日,情人节这天,杭州西溪印象城中唯一还在营业的商户是沃尔玛山姆会员店。

作者:郭亦非

来源:棱镜(lengjing_qqfinance)


2月14日,情人节这天,杭州西溪印象城中唯一还在营业的商户是沃尔玛山姆会员店。


西溪印象城紧邻杭州西溪湿地,总建筑面积25万平方米,2220多家品牌商户入驻,往年客流量超过1500万人次、销售额超过20亿元。


该商场隶属于万科旗下的商业平台印力集团,该集团已经决定减半收取在营商业项目二月份的租金,涉及86个商场、超过1万家商户。


商业地产与旗下商户休戚与共,都在积极自救,比如争取政府税费减免与补贴政策、帮助商户线上卖货,为日后可能出现的“报复性消费”做着准备。


但一个原本遥远的转型课题提前到来——线上线下流量边界的日益模糊,商业地产不再局限于线下,毕竟线上流量同样不容小觑。


杭州西溪印象城迪卡侬等商户贴出临时闭店通知,恢复营业时间仍未确定。


万达的示范效应


1月28日,万达商管集团宣布,自1月24日-2月25日期间,对全国各地所有万达广场的商户租金及物业费实行全免政策。


按照2019年该集团全年384亿元的租金收入来折算,此次33天减免租金近35亿元。央视新闻联播栏目对此事进行了报道。


“万达作为行业第一名都减了,如果你不减,面子上过不去,商户也会不高兴。”一名华南区域商业运营商人士告诉《棱镜》。


包括华润、龙湖、新城控股、凯德等公司纷纷跟进。据《棱镜》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超百家商业地产宣布减免租金,涉及2000余个项目,免租或减半期限从5天至67天不等。


由于上市的商业地产数量并不多,疫情影响还在延续,因此对于公司业绩难以精准测算。除万达之外,减半67天租金的龙湖,预计减免5亿多元。新城控股旗下的吾悦广场减半20天房租,预计减免租金1亿多元。


“银泰宣布商场闭店期间租金全免,重新开业的时间,要根据疫情情况和政府要求决定。”银泰商业集团总裁何相国在湖畔大学分享时表示,物业资产虽属于自己,但还要承担其他成本,“一个是银行贷款,要定期还款付息,第二个是员工的工资。”


一家央企旗下商业地产公司高管表示,其商业运营团队按照悲观、乐观、中性三种情况做过测算,以中性结果来看,若疫情在3月份底结束,二季度就能作为过渡期,下半年再发力,依旧有信心完成全年业绩目标。


另以宝龙商业为例,作为体量TOP 5的商业地产运营商,刚从宝龙地产中分拆上市,对旗下购物中心减半9天租金。


中信建投在对宝龙商业的一份研报中指出,“公司收入主要来自固定零售商业物管费,受9日的租金减半影响较小,最终影响的评估仍有赖于后续对疫情持续时间,以及疫情对零售行业的冲击程度。”


上述报告指出,从宝龙商业2018年收入结构来看,有4.9%的租金管理费收入、17.2%的物业租赁服务收入会受到影响,这部分收入在9天内减半,最终只能影响全年收入的约0.3%。


呼吁加大减免力度


“希望商场延长减免租金时间,不要竭泽而渔。”餐饮品牌嘉和一品创始人刘京京对《棱镜》表示。


刘京京称,春节期间是餐饮企业结算账款、发放年终奖、提前备货等节点,手里现金不多,而房租成本普遍占到两成左右,“现在有些商场确定好减免租金时长,要求商户在2月底前签订协议,然后就要继续缴纳租金,否则不予减免。”


魅KTV投资人吴海就撰文称,对于已经减免租金的商场,“真正有远见的是万达这些业主,他们知道企业交不起房租,干脆给免掉……帮企业活下去。”


戴德梁行中国区商业顾问部主管孟祎对《棱镜》分析称,商业地产一般提前收取租金,比如押一付三或押二付三,所以短期内对他们的现金流不会产生太大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除万达、印力等超百家商业地产商减免租金之外,还有大量商业地产仍未出台类似政策。


一位湖南长沙喜盈门范城商场的商户告诉《棱镜》,自家店面每月租金1.5万元,商场往年全年无休,今年第一次关门,“但目前商场没有通知免租,我们商户准备等开业后跟商场协商。”


如果商业地产商坚持不减免租金,后续影响几何?


一位头部地产商业运营公司人士对《棱镜》称,公司需要重新招商,“这更不划算,一般商业综合体或街区商业有1-6个月的免租期,比如零售配套(衣帽鞋服、餐饮、首饰类)一般1-3个月,主力店(电影院、超市、电玩城等)一般3-6个月。”


商业地产咨询机构CBRE在近期的一份报告中判断,疫情不会对现有商场的出租率造成严重影响,但新商场或将推迟开业,并需提供更灵活的招商条款。


商业地产对商户减免租金称得上是道义关怀,从法律角度来说,商场与商户就租金减免争议尚缺少案例支持,法律界对此观点莫衷一是。


以2003年非典时期发生的类似案例观看,当时最高人民法院更愿把这种影响定性为不可抗力。


按照《民法总则》、《合同法》等法律规定,不可抗力和情势变更是在发生不可预见的“重大情况”后,当事人用于免除和减轻自身不能履行合同义务之责任的抗辩理由,两者均可用来解除合同。前者多为地震、台风、战争等事件,后者则多为意外事件、社会经济形势的急剧变化、物价飞涨、货币严重贬值、金融危机和国家政策的转变等。


以不可抗力这一法定免责事由来说,中伦律师事务所孙彬彬、徐卓两位律师撰文称,此次疫情之下,国家采取了公共场所管制、延长休假等严格防控措施,对合同履行的影响比较显著,“运用不可抗力作为抗辩理由有更大的适用空间。”


浙江利群律师事务所王新平律师则认为,如果债务人既无迟延履行的过错,又积极采取补救措施以减少不可抗力造成的损失,那么令其承担违约责任,就使不可抗力造成的绝大部分损失都落在债务人身上,而债权人只是丧失了履行利益,这有违公平原则。


王新平建议,一旦商场与商户产生租金争议,合理解决方法是“债务人不负违约责任,债权人和债务人分担风险”。


具体到租金如何减免,由于商户类型、租金收取模式不同,其中涉及诸多现实操作细节。


《棱镜》获悉,优衣库、zara、H&M这类强势的快时尚品牌,溢价能力强,业绩稳定,一般会采用较低的保底租金+抽成模式,抽成比例相当于销售额的7%-10%,小米、华为这类科技零售品牌由于营业额高,倾向于采用按照面积缴纳较高的固定租金方式,而中小品牌商户也多以固定租金为主。


刘京京对《棱镜》表示,现在很多餐饮企业开通外卖服务,堂食仍旧关闭,商户承担着包括食堂在内的全部人工、房租、防疫消毒用品支出等成本,外卖业务的销售额算在整体销售流水当中,按照合同约定,商场业主继续享有抽成的权利。


争议线上卖货


目前,各地政府已经陆续推出帮助企业复工复产的政策,这对于商业地产公司来说可谓利好。


比如北京规定,鼓励大型商务楼宇、商场、市场运营方对中小微租户适度减免疫情期间的租金,各区对采取减免租金措施的租赁企业可给予适度财政补贴。


杭州的政策则更为细化,对承租市属及以下国有经营用房的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免收2、3月份房租;对租用其他经营用房的,鼓励业主(房东)为租户减免租金,对免租金2个月以上的,政府按免租金月份数给予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减免。


一家央企旗下商业公司高管介绍,公司内部已经以城市项目为单位,讨论各地的扶持政策,比如减免租金补贴、房产税及水电费优惠减免、延期付土地款等,“还要充分发挥央企本身的融资优势,降低资金成本。”


银泰集团回复《棱镜》时提到若干政策建议,比如推进“税费减免”,适当减免一季度受疫情影响严重企业的增值税,亏损金额抵减盈利月份金额以降低所得税;对疫情期间参与捐赠的企业予以所得税抵扣,不受企业所得税税前利润12%的约束等。


反观商户一方,由于餐饮类门店大多属于民营类商业地产公司及个人房东,嘉和一品创始人刘京京建议,政府企业商户三方联动,比如希望商场减免疫情期间房租,再由承租方出具减免证明,税务部门能够免受这期间商场的房产税及所得税。


截至目前,已有商业地产开始延长减租时间。


《棱镜》获悉,继酌情减免春节期间部分租金后,2月11日,中粮集团旗下的大悦城控股宣布延长至整个疫情期间,时间或为2月份免租,另加15天。


与减免租金相比,正常营业是商场和商户的命脉。当线下客流停滞时,他们开始尝试线上带货,试图挽回损失。


一位TOP 10商业地产运营人士对《棱镜》表示,近期复工后,自己就忙着盘点商家库存情况,整合商场现有资源,帮助商户进行品牌露出,线上卖货,“比如建秒杀群、折扣群等”。


不过他承认,对于迪卡侬、优衣库这类零售大品牌来说,会员维护、线上渠道搭建得比较完善,有自己的私域流量,电商销售的效果不错,但对于那些依靠商场客流的中小商户来说,效果不算太好,“眼下,部分餐饮商户已经恢复营业。”


凯德集团提供给《棱镜》的资料显示,集团通过凯德星商城平台,对商户线上销售费用减免,最多可达3个月的线上扣点减免,并组织大量人员分区分类对商户进行线上销售培训、疑难解答,以及演示各类线上营销工具的使用方式,让商户有效管理运营自己的线上后台。


在银泰商业集团总裁何相国看来,虽然要坚定做数字化升级,但不能因为线下业务受挫,就匆忙调转方向转型线上。


“有些线下零售企业为了应对危机,着急开发线上的销售,去建微信群、做社群营销,我说这个事我们做不了,我们的强项就是线下的体验感、空间感、互动感。企业是要做长久的,相比十年、二十年的稳健经营,疫情的影响始终还是短暂的。”何相国表示。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